第四十章 争执(求红票与收藏!)

    那灵云说道:“如何?我说这杜子平没有问题吧,在这种千钧一发的情况下,也没见他运用什么别派秘法来。”

    田化镜沉吟片刻,说道:“现在还为时过早,玉师兄的性子,你也不是不知道,他当年两次落败于欧阳师兄之手,便发誓不结丹不覆宗门,怎能无缘无故收了这么一个弟子?”

    “更何况还传了化血大\法这种本门无上大\法?而且这小子肉身一点也不比同阶妖兽差,力气更是大得异乎寻常,若是没有别派功法,能做到这一步?”原来杜子平来到血魔宗,血魔宗对他学过化血大\法之事,便有争议。一派认为是玉道人见杜子平资质奇佳,因此动了收徒之念,一派认为他来历可疑,力主斩杀或囚禁。

    灵云自是认定杜子平是玉道人的弟子,而田化镜则是后一派的支持者。

    灵云哼了一声,说道:“那请问田师兄,这杜子平这肉身是修炼的什么功法啊?却将法力掩饰得一丝迹象都找不到?”

    田化镜面露尴尬之色,说道:“修炼界这么多的功法神通,愚兄我又如何都能了解得清清楚楚?”

    灵云说道:“世间之事,无奇不有,咱们所见所闻,委实太少,被称为井底之蛙也并不过份。杜子平方才出手,除了本门道法之外,并无其它法力波动,只是力气极大,肉身强悍而已。因此他定是天生肉身强大之人,这才被玉师兄所看重,破例收他为徒的。要知道玉师兄对本门一向是忠心耿耿,怎能放过这等奇才?”

    不提这二人争执,杜子平方才一瞬间,不亚于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看着两臂上的几道碧角鳄獠牙所留下的伤口,心下后怕不已。他并不知道,他没有动用斩龙诀,更是让他逃掉一场杀身之祸。

    这碧角鳄的血肉渐渐化为无形,只剩下一层带着鳞甲包着骨架。水草这才松开,让碧角鳄的尸骨缓缓沉下。杜子平见了,心中更是骇然,知道这水草也有吸食血肉之能,否则单以血魔刺,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血肉化个干净。

    他回头向方殷二人望去,见那殷可秀花容失色,方怀真扶着她,低声安慰不已,至于那头碧角鳄,身上开了个大洞,已死得不能再死了,尸体离二人颇远。当下他瞧出便宜,身体在水中一晃,催起一个浪花,便来到那碧角鳄尸体旁,收入法宝囊中。

    他在血河里这几次斗法,外加观摩杨梦同与阳群等人神通,对化血大\法的运用,又多了几分体会,这才会施展催浪等法术神通。虽然尚不熟炼,但化血大\法威力远胜旁人,在方殷二人看来,到似修炼多年一般。

    方怀真见这头碧角鳄也被杜子平收起,面色一沉,说道:“杜师弟,你开始时暗算我们二人,我就不与你计较了。如今你还要将战利品独吞不成?”

    杜子平微微一笑,说道:“方师兄居然如此伶牙利齿?你二人被这三头碧角鳄追得上天无门,入地无洞,非要拉我下水,却变成你不与我计较?若非有我帮忙,你二人焉能杀掉这只碧角鳄?我便独占这战利品,也是理所应当。”

    方怀真大怒,有意动手,转念一想,这杜子平斩杀第一头碧角鳄可是实打实地斗法,己方二人联手,未必有胜算,更何况他们二人法力已经大耗。他冷笑一声道:“看来杜师弟是吃定我们二人了,难道以为我手中的神通符只有一张吗?”说完,他从怀中又取出一张金色符箓。

    杜子平闻言,心中一动,这张金色符箓就是所谓的神通符。只是这种符箓,他手头还是有十余张的,都是那屠龙神魔与玉道人留下的。他右手一张,手中也出现一张血色符箓。这张血色符箓上面画着一只手掌,手掌上还有一层血光隐隐地流转,竟似活物一般。

    方怀真脸色一变,他瞧得清楚,杜子平手中这张符箓,也是神通符,而且灵气浓厚,竟似胎动后期修士所制作,威力远胜于他手中这张。而且他现在也只剩下这一下神通符,哪肯轻易浪费。方怀真恨恨地看了一眼,拉着殷可秀转身走了。

    所谓神通符,就是胎动期修士将自身修炼的神通封印在一张空白符箓里,激发出去,如同胎动期修士施法一般。只是胎动初期修士手中一般都有灵器,这种神通符用处便不是很大,难以伤及同阶修士,往往都会赠给晚辈,以作防身之用。

    杜子平见二人消失不见,却将化血刀在身前盘旋,向最后一只碧角鳄尸骨处游去。来到水草攻击圈外,他停了下来,把手一招,将血鲨尸骨摄入手中,放进法宝囊内。但在这时,他却看见一处洞**,居然隐隐霞光露出。

    这处洞**恰好在那水草的攻击范围之内,杜子平刚吃过苦头,哪敢再进入其中,而且那洞**里面有什么古怪也是不知。倘若其中有两三个引气层八\九层的妖兽,杜子平进去,那便被妖兽当成点心裹腹了。

    杜子平思忖片刻,便准备继续前行。却异变陡生,背后斜刺里钻出一条两三丈长,水桶粗细的水蛇,向他卷了过来。他瞳孔一缩,这条水蛇竟然是引气九层的妖兽,而且在这血河当中,还占有地利,他哪里敢有半分怠慢,立即人刀合一,向那条水蛇迎了过去。

    那条水蛇不避不让,一张口,喷出一股毒液来,却被化血刀从中劈开,分为两半。杜子平虽未中毒,但这化血刀前去之势,也微微放缓,力道也小了几分。

    这水蛇修为虽然不差,但灵智未开,脑子有些不够用。它那毒液毒性极强,向来无往不利,弱些的敌人,只要嗅上这毒液的气味,便晕了过去,成为它的口中之食;即便是法力高强之辈,被这毒液淋上,莫说是血肉之躯,就是一般法器,也会被腐蚀得千创百孔。

    哪知这化血刀是玉道人炼制,品质极佳,而杜子平的肉身更是坚硬无比,竟然丝毫无损。它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竟让这化血刀斩在头部。

    这手神通何等了得,饶是它身躯坚韧,也被深深地斩入头中。它发出一声痛楚的大吼,身躯向前猛窜,连带杜子平一起进入那水草的攻击范围之内。

    杜子平大骇,只是这水蛇濒死之前,力道大得惊人,速度也快得惊人。多数水草连碰都没有碰上,只有几根缠住这条水蛇与杜子平,不过瞬间便被扯断。杜子平用力前劈,拟将化血刀取出,以逃出这片区域,身体却带这条水蛇撞得向后疾退,轰的一声,却无巧不巧,进入那洞**之中。

    这块血河本来水流平稳,却突然掀起数尺高的大浪。那田化镜与灵云正自争执,见到这般情景,微吃一惊,向那镜中望去,杜子平已是踪影皆无。

    田化镜见了,向那镜中打入一道法诀,只见镜内景色人影变换,不多时,其余十四人均一一显露其中,唯独杜子平不见。

    灵云一怔,问道:“杜子平呢?”

    田化镜沉思片刻,说道:“此镜名为万里烛光照,虽然我的法力不足,但这片区域内,即便是一丝一毫的动静,也别想避开。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已经不在这片区域之内。”

    灵云急道:“这怎么可能?即使他有威力强大的遁术,逃离这片水域,宗门也会有警示符告知。”

    田化镜说道:“杜子平只怕没有到了别的水域。如果他进入地下超过十里,或有禁制之处,我法力不足,便无法查到。”

    却说杜子平进入洞中,砰的一声,撞在石壁之上,身体竟然深陷石壁一寸有余,那条水蛇瘫倒在他身旁,头颅至颈部七寸之处已被劈成两半,已然丧命。

    杜子平从石壁上下来,只觉全身上下无一不痛,幸好没有受到严重的伤害。他一面揉\搓身上疼痛不已的肌肉,一面四下打量这个洞**。此洞**方圆数十丈大小,在他的左侧还有一条通道,深入里面。

    这洞**入口处有一处法阵,微泛霞光,正是杜子平在外所看到的霞光。血河水从洞口流过,却一滴也没有进入洞**当中。

    杜子平见洞内无人,便将运起化血大\法,将这条水蛇的精血炼化。不过半个时辰,他便觉浑身精力充沛,身上的伤势也开始有所好转。他又将这条水蛇蛇皮剥下,却找出两粒血晶来。这两粒血晶丝毫不逊于田化镜的那枚。他又将那三条碧角鳄的尸骨取出,从中找到六枚血晶。

    只不过,这六枚血晶三大三小,大的可以与田化镜那枚比肩,小的与那只引气六层妖兽的血晶相仿,二枚合在一起到也可以比得上田化镜那枚。他将这两具妖兽的尸骨收起,沿道这条通道向下走去。外面是那些杀人水草,他实在没有信心可以闯过,只能先探一下这个洞**了。

    这条通道极长,杜子平足足走了半个时辰左右,依然不见尽头。他展尽目力,也只是看到这条通道弯弯曲曲,斜向下而去,无法发现尽头,不过,这么长的时间,只怕已深入河底十数里了。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