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出洞(求收藏,求红票!)

    第四只玉匣,里面只有二三十颗血晶,除此之外,再无它物。每一颗血晶的大小与品质皆不下于此次测试的标准,与前几只玉匣相比,这些血晶的价值就微不足道了。只是现在对杜子平来说,这却是最需要的。这些血晶便足以令他通过此次内门测试,甚至夺取排名首位,也未尝可知。

    第五只玉匣里面放着一块玉牌,有微弱的灵气波动,但这灵气波动之弱,竟然连普通的法器都颇有不如。杜子平不禁大为失望,本想将其弃之不顾,不过转念一想,此物被萧白如此郑重地藏在身上,想必有特别的用处,这才又放回玉匣当中。

    那只玉瓶里面装的是黑色液体,这黑色液体极为冰冷,杜子平甫一打开,一股寒意迎面而来。以他现在的肉身,竟然也有些禁受不起,接连打了几个寒噤,忙运起化龙诀来,过了半柱香时分,方将这股寒意驱除体外。

    杜子平自然也不清楚这是何物,便又置之一旁,一招手,便将那玉简摄入手中,一股法力输入进去。那玉简便发出一道霞光,悬在空中,里面有一篇百余字的法诀来。

    杜子平读完之后,这才明白那类似血晶的圆珠与那瓶黑色液体是什么物事。那类似血晶的圆珠名为血魂珠,与血晶都是血魔宗的特产。由于血河与血魂山中含有大量的精血之气,这里面的妖兽与外界不同,只有它们的体内才会生出这血晶与血魂珠来。

    只不过引气期的妖兽体内只会生成血晶,到了胎动期之后,血晶才会进阶为血魂珠。象这种血魂珠,已含有部份妖兽的精魂,到了这一步,那定是胎动后期的妖兽方可做到。等妖兽进阶至金丹期,这血魂珠便化为金丹,并将魂魄元神全部融入其中。

    那黑色液体名为万载玄冰水,采自极北深处雪玉\峰下亘古不化的万载玄冰,再与六种炽热的灵药一同炼化,才会得出这万载玄冰水来。单以万载玄冰而言,这便是炼器上品灵器的最佳材料之一。

    这万载玄冰水的用处便是将那些血魂珠化开,然后用特殊的心法将其祭炼,吸取到足够的五金精气,再将一柄飞剑法宝的灵性融入,就会炼化为血魄魔光,稍加祭炼,就是一道先天剑气!那篇文字就是炼制血魄魔光的心法。

    杜子平这才知道那柄九转金刚斩的用途何在,费了这么多的代价,仅仅就为了得到一道先天剑气,若是别派修士定会仔细斟酌,这到底是否划算。但对于杜子平来说,这势在必行,先天剑气对剑修而言,就是无价之宝,飞剑法宝虽然难得,但也是远远比不上的。

    对于血魔宗的修士而言,也是多半会选择血魄魔光,只是飞剑法宝难得,因此拥有者也是极少,当年玉道人也不知走了什么运道,居然也凝了一道血魄魔光来。

    对现在的杜子平来说,由于修为太浅,还无法炼制。单以那九转金刚斩而言,他便没有能力将其灵性取出,而且他在夺取这飞剑法宝的灵性时,只怕还不待施法,便会被飞剑斩成两截。

    除了那些血晶外,杜子平将这些物事都放入天晶珠内,盘算出洞之法。那夺命水草还在洞外,杜子平哪里敢随意杀出。

    他来到洞口处,向外张望,希望来上几只妖兽,可以吸引一下这夺命水草,只是过了半日,只有一只一人左右的巨大蟾蜍路过,再无第二只妖兽来此。那蟾蜍居然是引气九层的修为,杜子平自忖不是对手,也不敢打它的主意。

    而那些水草似乎也有些灵智,这蟾蜍修为高深,却也按兵不动。之前那条血鲨,也是在被杜子平血魔刺所伤之后,这才被水草所吞噬。

    杜子平也无法可想,颇有些郁闷,过了良久,却听见不远处传来斗法的声音。他运足目力,却发现那金氏兄弟正与那只引气九层的蟾蜍恶斗。

    金氏兄弟原来的法器已被杜子平毁掉,这次两人一人拿着一柄飞叉,与那只蟾蜍交手。虽然金氏兄弟联手,但也绝不是这种引气九层妖兽的对手,更何况那蟾蜍还在水中,更具优势。

    这两柄飞叉的威力甚是平常,那蟾蜍轻轻一拍,便将飞叉拍得东倒西歪。金氏兄弟暗暗叫苦,只得边斗边退,幸亏两人手中还有些符箓,暂时可以抵挡一二,但也撑不了多久。

    杜子平见了,立时想起一个主意来,回想了一下杨梦同的声音,尽力模仿,张口呼道:“两位金师弟快到这边来。”

    那金氏兄弟根本没有听出是何人,虽没有见到人影,但仍闻言大喜,便向杜子平的方向游来。只是刚到这水草的攻击范围,只见漫天的水草,已将二人紧紧缠住。那蟾蜍更是将血盆大口张开,吐出那条长舌,向二人卷去。

    这二人心中一凉,只道必死无疑,耳旁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叫道:“快捏碎玉佩!”在此情景之下,金氏兄弟也无余暇思索,手掌用力,两只玉佩立时粉碎。

    与此同时,只见一只巨大的手掌从水面上击来,河水四溅飞射,这只蟾蜍的头颅立即便被个粉碎。那只巨手一捞,便将金氏兄弟抓住,倏地便将二人拽出水面,连那水草也扯下一大片来。

    杜子平借此机会,立即从洞口钻出,片刻间便游出那夺命水草的攻击范围,顺手还将那只蟾蜍的尸体收入法宝囊中。

    天空中站着一个中年文士,脚下踏着一朵血云,金氏兄弟站在此人身旁。这中年文士见杜子平逃脱,不由得笑道:“这小子到是不慢,这机会也能让他抓得住。”他只道是杜子平借机逃出,哪里想得到会是他算计别人。

    金氏兄弟向这中年文士施了一礼,说道:“多谢欧阳真人救命之恩。”

    “罢了,这本就是宗门应该做的,更何况我还与你们二人有一面之缘,只是我实在想不到,才过了四日,你们两个就被淘汰,”这欧阳真人说道,

    金氏兄弟面露尴尬之色,那金不换略一沉思,说道:“欧阳真人,难道刚才水面之下还有其他人吗?”

    “有啊,一个有趣的小子,他应该躲在一旁,也不知用了什么法子,没让那食血魔草发现。我救你们二人脱身时毁掉了大半的食血魔草,他趁此机会逃脱,还把那只蟾蜍的尸体带走,这一下又能得两枚血晶。这小子反应很快,是个可造之材,”欧阳真人面带欣赏之色说道。

    他又向金氏兄弟说道:“这个人你们两人认识吗?”

    “我二人没见到他,也不知是谁,”金氏兄弟恭恭敬敬地说道。

    欧阳真人略一觉吟,便将这两人带到岸上,见田化镜与灵云正在守着那万里烛光照,便说道:“这两名弟子试炼失败,你看一下,现在还剩下几人?”

    当万里烛光照显示出杜子平时,欧阳真人对金氏兄弟说道:“刚才在食血魔草中趁机逃脱的就是此人,你们认识他吗?”这时他听见一种奇怪的声音,仿佛是有人在咬牙,只是他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的声音,这声音较磨刀之声更为尖锐,更为刺耳,竟让他有一种感觉,仿佛一块精钢,也会被咬得稀烂。

    身后传来金氏兄弟的回答:“他就是杜子平,此次测试中唯一一没有过虹桥便直接参加内门测试的弟子。”金氏兄弟的声音中饱含着悲愤,虽然他二人尽力掩饰,但欧阳真人与田化镜依然听得清清楚楚。

    这金氏兄弟又不是傻子,当欧阳真人说道有弟子借机逃出之时,便明白之前是上了此人的恶当,只是不知是何人。现在发现竟然杜子平,险些活生生地气死。

    杜子平将那蟾蜍体内的两粒血晶收起,心下盘算,现在手头的血晶已是足够,这二百余里的血河里危险重重,还是快些过去吧。他浮出水面,取出一只三寸大小的玉船来,向空中一抛,立即便成一只丈许长短的小船。他轻轻一跃,便站上船上,一催法力,御风而行,片刻便来到对岸。

    对岸处站有一个三十岁上下的青年,修为也是引气九层,只是气息深沉,远非杨梦同凤七等人可比,较陈升也差不了多少。

    这青年见了杜子平,眼中到露出惊异之色。他到不是惊异杜子平的修为,而且那只玉船。象杜子平这般过血河的,那几乎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飞行法器,便是他也没有,更不用说那些外门弟子了。

    他沉着脸道:“你得到足够的血晶了吗?如果没有,还是回对岸吧,否则你不能再进入血河,猎取血晶了。”

    杜子平收起玉船,施了一礼,说道:“多谢师兄关心,小弟已得到足够的血晶了。”

    那青年点了点头,说道:“你向前去,有一座广场,里面有一排房间,你挑一个休息吧,等七日后,田师叔来考验你们的成绩。”

    那田化镜在万里烛光照中看得清楚,说道:“这杜子平以引气六层的修为,可以提前过血河,资质确实不差。只是他性子不够坚韧,日后在修炼一途上怕还得多加磨炼。”

    那欧阳真人却笑道:“这小子倒与那玉道人的性子有几分相似,过一个血河,也要这般拉风。看来这玉道人士还是挺喜欢他的,居然还找了一件飞行法器给他。”

    灵云与田化镜闻言,脸色齐变,只不过灵云是面露笑容,田化镜却是一脸悻悻之色。原来这欧阳真人便是杨梦同口中的欧阳亭,他在灵云这一代弟子中,极有威望,而且与玉道人还有几分不和。他现在都认可杜子平为玉道人的徒弟,田化镜那一派便不好再坚持了。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