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夺取首位(求收藏,求红票!)

    杜子平走了不多时,便看见那座广场,这广场中央极为空旷,周围到有数十间青竹搭建的房间。他随意挑了一间,便进入其中,服下一枚丹药,疗起伤来。

    他与那三条碧角鳄交手,便受了伤,后来又被水蛇撞击,伤势委实不轻,虽然他当时吸纳了那水蛇的精血,但也只是暂时压住了伤势,对身体的疗养作用不大。

    一晃三日过后,杜子平只觉伤势尽去,体内一股生机弥漫开来,就连化龙诀似乎都有些进益。这时耳边传来田化镜的声音:“你们这些小辈,来广场瞧瞧你们的成绩。”

    杜子平走出房间,却见广场中央摆着一张桌案,田化镜坐在桌案后,那名青年与阳赤符一左一右,站在田化镜的身后,便走到他们身前,施了一礼,垂手待在一旁。片刻后,陆陆续续又有七人走了出来。只是个个面色苍白,神情委顿,显然都受伤不轻。

    这七人分别是阳群、凤七、杨梦同、方怀真、殷可秀、那名引气九层的络腮胡子与引气七层的少年。周子明与范仲不在其中,想必已是被淘汰了。

    杜子平不由得微微一怔,那引气九层面带病容的弟子居然被刷下,这个修为才引气七层的少年到是通过了。

    田化镜扫了一眼众人,说道:“你们依次把自家得到的血晶拿出来,看看排名如何。”

    众人互望一眼,那名引气七层的少年率先走了出去,从法宝囊中摸出六枚血晶,放在桌案上,田化镜看了一眼,说道:“你通过了,下一位。”

    方怀真与殷可秀并肩走上前来,每人手中都握着一把血晶。阳赤符看了一眼,说道:“十枚。”田化镜闻言微一颔首,示意已经知道了。

    接下来,那名引气九层的络腮胡子走上前去,却拿出十一枚血晶来。方怀真见了,暗恨不已,倘若那三条碧角鳄,杜子平与他们二人平分,这络腮胡子的成绩可比不了他们。

    田化镜点了点头,又对杜子平等四人说道:“就剩下你们四人了,谁先来啊?”

    凤七微微一笑,说道:“小弟不才,得到的血晶应该最少,就率先献宝了。”说完走了上去,从法宝囊中取出一小堆血晶来。他把手一张,这些血晶便一粒粒地落在桌案之上,发出叮叮的清脆之声。

    田化镜眼前一亮,说道:“十六枚,不错。”众人听了,均想:“还是凤师兄手段高强,一样是引气九层,他的血晶就比人家多出近半来。”就是阳赤符与那个青年面上也露出诧异之色来。

    阳群看了一眼杨梦同,见他无意上前,微微一笑,走到田化镜身旁,说道:“弟子比凤师兄得到的血晶多一些。”说完,手掌摊开,里面有一小堆血晶,放到桌案之上。田化镜瞅了一眼,说道:“十七枚,比凤七多一枚。”

    杨梦同这时才缓步走了上来,将法宝囊解开,从中掏出一只玉盒。他将这只玉盒打开,里面赫然全是血晶。田化镜微微一怔,说道:“你居然获得了二十七枚血晶?”

    这时众人都吃了一惊,那阳群的实力比杨梦同还略高一线,成绩却差了这么多,实在难以相信。

    杨梦同恭恭敬敬地回道:“侥幸而已。”田化镜摇了摇头道:“你比阳群多出十枚来,这就不能靠运气了。”

    殷可秀自语道:“杨梦同师兄也不知从什么地方弄到这么多血晶来?”

    方怀真说道:“昨天我看见周子明与范仲来见杨师兄,递过一个玉盒,看是这次杨师兄可以抢到首位了。”

    众人一听,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周范二人自知被淘汰,便将血晶给予杨梦同,以便让他能夺取首位。只是这血晶对修炼极有好处,就算没有通过入门测试,一般人也不肯拿出来,也不知杨梦同给了周范二人什么好处,这才让这两人让出血晶来。

    “那可不一定,”方怀真却听到身旁有人接了一句。他抬头一看,正是凤七,便问道:“凤师兄,你与阳师兄还有血晶不成?”

    凤七微微一笑,道:“杜子平师弟修为虽差,但实力却是独占鳌头,此次定是他夺得首位。”

    方怀真问道:“凤师兄能否说得详细些?”

    凤七低声说道:“杜子平师弟曾经在这血河中得到一块凛血寒晶,即便将这块凛血寒晶一分为二,也不是几十枚血晶可以比得了的。”他声音虽轻,却让众人每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

    杨梦同本来洋洋得意,闻言面色陡变。凛血寒晶是什么,别的外门弟子不清楚,他可是知道其中价值的。

    杜子平听见,心下明白,这是凤七故意对外泄露凛血寒晶的消息,让众人掂记。就是玉道人与屠龙神魔这个层次的修士,对这凛血寒晶也是极为罕见之物。

    他却一言不发,走上前来,先取出一只玉盒,又拿出零零碎碎的一堆血晶来。杨梦同见了,舒了一口气,暗想:“杜子平只怕舍不得拿凛血寒晶来换血晶,那么我还有机会。”

    田化镜看了一眼说道:“你这一堆零散的血晶到也有十枚,那玉盒中有多少啊。”

    杜子平答道:“玉盒**有三十枚血晶。”说完,他将玉盒打开奉上。众人大哗,本来听说杜子平得到凛血寒晶,本以为他会以此来兑换血晶,哪曾想此人的血晶数量也如此之多。杨梦同更是面色铁青。

    阳群与凤七到是颇为吃惊,他们也未料杜子平居然获取了这么多的血晶,瞧着杜子平的眼光中,第一次有了些许敬佩与惊惧之意。

    田化镜身后的青年一怔,他本以为杜子平仅四天便上了岸,也就是刚刚凑够了过关的数量而已,却没想到居然获得一个第一。

    田化镜则面露笑容,说道:“不错,你居然得了四十枚血晶。我宣布,杜子平是此次内门测试的第一名。”话音一落,那阳群走上前来,拍了一下杜子平的肩膀,说道:“恭喜杜师弟。”

    在这种场合下,杨梦同与凤七亦不肯自毁形象,双双走上前来贺喜,语气之真诚,竟似多年好友一般。那方怀真也只得与殷可秀、那络腮胡子、那名引气七层的少年前来恭贺,只是他那张俊脸上的笑容极为勉强。

    田化镜在旁捻须不语,面上带有几分亲切的笑容。只是他身后的青年是他的弟子,随他日久,明白这笑容的背后另有含意,不由得暗想,莫非师尊在打那块凛血寒晶的主意?

    其实他也只是猜对了一半。田化镜想起杜子平曾经消失过一段时间,估计定是误入什么洞府之中,才在里面得了大量的血晶。他进一步想到,这洞府之中只怕还有更多宝物,心下便有些火热。

    他轻咳一声,说道:“此次测试的前三名,宗门准许可以进入血池修炼一次,并赐下三件宝物。你们先休息三日,然后我会来给你颁发宝物,再带领你们前去血池。”

    “血池修炼一次?”杜子平听到这里,脑海时一团雾水,也不知在血池里修练有何好处。阳群对他微微一笑说道:“血池是本门修炼圣地之一。本日里,最算是内门弟子轻易也无法进入修炼。对外门弟子而言,由于功法问题,身上的血煞之气微薄,进入血池修炼可以夯实基础,提升实力。”

    杜子平点了一下头,又想起一事来,问道:“多谢阳师兄指点,不过,象凤七这种修士,所修功法非化血大\法一系,不需要血煞之气,在血池里修炼,也会有什么好处吗?”

    阳群笑道:“非化血大\法之类的道法,在血池中修炼没有什么特别作用。不过,如果凤七进了前三,他会到水云洞内修炼,因为他所修炼的功法是云雾诀一系。若是殷可秀师妹修炼的幻春诀一脉,就会到万花谷中修炼。倘若有人修炼的功法别具一格的话,宗门就会赐下灵丹妙药了。”两人闲聊几句后,便各回房间修炼去了。

    到了晚上,杜子平正在房间内修炼,却听见耳边一个声音响起:“杜子平,老夫深夜来访,有件事与你打个商量。”杜子平闻言,站起身来,推门一看,正是田化镜。他心下明白几分,说道:“田师叔,请进。”

    田化镜也不客气,迈步便走了进来。杜子平将门关好,说道:“田师叔,不知何事,劳您大驾?”

    田化镜微微一笑,说道:“不瞒杜师侄,我听说你了得一块凛血寒晶,师叔我正需要此物,你不妨提个条件,咱们做个交易如何?”

    杜子平面露难色,说道:“不是弟子不肯,只是此物已被别人抢先一步给拿走了。”

    田化镜笑道:“你不用瞒我,今日里无人来你这里,你那来的时间进行交易?而且此物对你现在毫无用处,还让人觊觎,与我交换正是两利之事。”

    杜子平说道:“田师叔,你实在是来得晚了,你是今天才知道这个消息,而此人在前天晚上,便与我交易,而且还不准我说出他的名字来。不是我不肯交换,而是此物真的没在我身上。”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