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血兽九变(上)(求收藏,求红票!)

    只是后来血魔宗发现,就是以这种方法修炼化血大\法,仍有不少资质不错的弟子丧命于化血大\法反噬之下。虽然此法诀威力无穷,但后来弟子对它已是谈虎色变,在这种情况下,经过历代血魔宗长老们的研究,将化血大\法又分为两种功法。

    一种便是炼血诀之类的法诀,这类功法注重根基,以便进入内门的弟子可以尽快的修炼化血大\法。而且在修炼过程中,发现修炼此法诀的弟子有性命之忧的情况下,便删减功法,这样就使得弟子不至于在修炼的过程中出现危险。

    这种功法虽然保证了弟子的安全,但又出现新的问题。这就是一些弟子在修炼中途不得不放弃修炼全套化血大\法,但初期还是打下了许多的根基,不得不放弃。这样一来耽搁的修炼进展,因此第二种功法便诞生了。

    这种功法就是杨梦同所修炼的血蛟功之类的法诀。在修炼的最初,便只传授部份扎根基的法诀,进入内门后,也只是传授相应部份的心法,这样既不会有性命之忧,又不至于在修炼初期耽搁进展,只是也就再没有机会修炼全套的化血大\法了。不过,血魔宗弟子大多数还是选择修炼这类功法,只有少数人与阳群一样,选择炼血诀之类的法诀。

    因此,这两类功法在进入内门时,便显示出不同来。杨梦同修炼的血蛟功便出现血影虚化,日后他将这功法修炼大成之际,便可根据法力的强弱,幻化巨蟒或蛟龙来。而阳群却只是显示一双血翅,只是化血大\法的一门神通初级形态来,以后随着修为的精进,还可以修炼其它神通。

    不过,这双血翅便是他的根基神通,威力比后来自身修炼的要强上许多。化血大\法的根基神通,最多可以达到九种,阳群日后还有机会增加根基神通,而杨梦同却只有血蛟这一种,再无可选的了。这根基神通,在弥补根基与进阶时,才有形成的可能,所以修炼化血大\法的修士都极希望在引气期扎根基时进入血池修炼,不过,如果资质太差,实力太弱,也一样有可能无法形成根基神通。

    但是,在血魔宗里,多数人不过拥有二到三种根基神通,拥有四种根基神通的往往都是天纵之才。不过这些人一旦发现无法修炼完整版本的化血大\法,其中不少根基神通还有中途而废的可能性,因此这两类功法到底哪个更好,是谁也说不清的。

    那范姓修士说道:“纪师弟,你如果不想收下阳群这个弟子的话,由我来教他。”

    纪云笑道:“我就等着范师兄这句话呢,我现在实在没有精力教徒弟,你就收下吧。”

    足足过了十八日,杜子平在血池内,终于有了反应。只见他周身的血池水上下翻滚,慢慢地竟形了一朵血水莲花,托起他的身体。这时,他身上突然荡起一层血色波纹,竟似火焰般地跳动。

    范姓修士见了,失色道:“蚀血魔光!杜子平居然修炼出这门神通来!”

    纪云也是满脸惊讶之色,说道:“这蚀血魔光目前本门除太上长老血煞祖师外,再无人修炼出这种神通!只因这门神通威力虽大,但修炼极难,除非是扎基神通,才有人肯去修炼,不然白白浪费时间,连修行也耽搁下来。”

    杜子平在血池之中,只觉得法力与精血一同翻滚,犹如煮沸的开水一般,在体内流倘。原来杜子平资质虽然还不错,但若非化龙诀令他肉身强悍不弱于普通的上品法器,也绝计不能下到这么深的地方。

    随着血池的血气进入体内,他体内又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化龙诀第一步是将龙身炼化于体内,第二步是将龙身与自家的身体完全融合。他之前虽然体内精血与龙血稍有融合,但只是一个开头而已。

    但这次血气入体,竟然令他体内精血与龙血开始融合。他虽然知道不对,但却无法控制,随着体内精血的融合,法力流动越来越快,他身上的血芒越来越盛,到后来,竟似身上仿佛镶上了玉石一般。

    纪云与范姓修士眉头皱起,因为杜子平现在的变化,也不是蚀血魔光了。这时,杜子平的血芒突然暴涨,接着血芒翻滚,形成了一头巨虎的形状。

    纪云面露迟疑之色,慢慢地说道:“这是血兽吞天?没听说蚀血魔光会转化成这门神通啊?”片刻后,那血虎越来越清晰,突然昂首长啸一声,迅速收缩起来,化为数寸大小,落在杜子平的头部血芒之上,融为一体。看上去,好象是有人在杜子平头部的血芒中画了一只小虎。

    纪云面色转为骇然叫道:“这是血兽九变!”那范姓修士闻言,眉头皱起,向纪云问道:“纪师弟,你博览群书,据说这血兽九变需在蚀血魔光的基础上修炼,因此无人肯在这门神通上浪费时间,不知可否?”

    纪云叹道:“这话只说对了一部份,这蚀血魔光只须修炼到第二层,便可修炼这灵兽九变神通,而且随着灵兽九变的精进,蚀血魔光也随之加深,因此没有人修炼这本门神通到不是这个原因。”

    范姓修士点了点头,说道:“不错,蚀血魔光只修炼到第二层,费不了多长时间的,可那是为什么没有人肯修炼这血兽九变啊?而且这杜子平蚀血魔光不可能达到第二层吧?”

    纪云缓缓地道:“这血兽九变是根基神通,蚀血魔光到不需要炼到第二层,否则,单凭这蚀血魔光第二层的威力,就可以横扫多数胎动期的修士了。至于血兽九变这门神通,无人肯修炼的原因,还是它过于怪异。”

    话音刚落,杜子平身上的血芒一阵翻滚,又生出一只巨狼的虚影来。这头巨狼在空中一纵,也迅速缩小,与那头巨虎并肩印在血芒之上。紧接着,巨象、天马、飞豹等数只妖兽的虚影,纷纷跃起。

    纪云又说道:“倘若杜子平此次能凝成三十六只妖兽虚影来,这血兽九变名字就唤作天罡血兽变,在化血大\法中已是一等一的神通了,威力还在蚀血魔光之上。只是倘若凝成不了三十六只妖兽虚影,威力便普通之极,尚不及杨梦同的血兽吞天。”

    纪云接着说道:“这血兽九变的神通,在凝成第一头妖兽虚影之后,每再凝成一头妖兽虚影,难度都加大几分。只要凝成十头八头的妖兽虚影,所耗费的时间与法力较血兽吞天多出何止一倍,而威力却不及血兽吞天的一半。别说三十六妖兽虚影,绝大多数人连三十头都凑不齐,便寿元耗尽了,这才是无人肯修炼此神通的真正原因。”

    说话期间,杜子平血芒中已生有十三头妖兽图案,将整个头部遮盖得严严实实,而且身上的血芒还在翻滚不停。范姓修士又问道:“象杜子平这样将血兽九变化为根基神通,以后修炼会不会要容易一些?”

    纪云点了点头,说道:“道理到是如此,只是他此次若不能一下子凝成二十头以上妖兽虚影,这门神通继续修炼,便会牵扯他大量的时间,而且到了胎动期的时候,所耗的时间精力,与引气期相比,更是天地之差。所以他如果不能一下子凝成三十六头妖兽虚影,这门神通便得不偿失了。”

    范姓修士听到这里,叹道:“我虽然对这门神通了解极少,但一下子凝成三十六头妖兽虚影,只怕不会那么容易吧?”

    纪云说道:“除了开派祖师血天真人外,再无第二人一次凝成三十六头妖兽虚影。杜子平资质虽佳,但与血天真人相比……”他说到这里,摇了摇头,便不再说下去了。

    又过了一柱香时分,范纪二人的脸色越来越凝重。原来这杜子平已凝成了二十三头妖兽虚影,尽是虎豹狼虫之物,连大半个后背都覆盖上了。这连续二十三声的吼声,已经令此座山峰上的血魔宗修士惊疑不定。

    一个面目儒雅的中年文士听到这声音,极目向血池方向望去,自语道:“难道此次内门又出现了罕见的天才?也罢,我就去一次,如果有合适的人选,不妨再多收一个弟子。”言罢,一朵血云将他托起直奔血池而来。

    他来到大殿之中,却只见到杨梦同与阳群在殿中端坐等待。那杨梦同一见此人,急忙上前施礼说道:“弟子杨梦同拜见欧阳真人。”原来此人正是欧阳亭。

    欧阳亭说道:“不必多礼了。”不过,眼睛到对阳群多瞧了几眼,暗想:这个年轻人资质不错。那阳群听见杨梦同如此称呼,也急忙过来拜见。

    欧阳亭道:“还有谁在血池之中啊。”

    杨梦同道:“还有一人,名为杜子平。”

    “杜子平,这个名字我到有些印象,只是一时想不起来,”欧阳亭寻思了一下,说道。

    “就是那个被玉道人师叔在外收的弟子,”杨梦同回道。

    “原来是他,”欧阳亭点了点头,迈步向一间密室走去,推门而入,里面坐着的正是范纪二人。这两人见了欧阳亭,一齐站起身来,说道:“这是哪阵风把欧阳师兄的大驾请来了?”

    欧阳亭笑道:“这次有好苗子,纪云你也不知会我一声,却只拉着范松过来。”

    纪云忙道:“我也不知道这里会有什么资质的弟子,范师兄也不过是随便过来瞧一眼。”那范松暗自心想,这欧阳亭来到这里,八成是瞧上了杜子平,不过这阳群可别让他搂草打兔子,也给收入门下了。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