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血兽九变(下)(求收藏,求红票!)

    欧阳亭也不多话,抬头向那水晶忘了一眼,面露惊讶之色道:“居然是血兽九变,已凝成二十多道妖兽虚影了。这人的资质还真是非同小可。”

    纪云道:“只是他若不能一次性凝成三十六头妖兽虚影,这门神通修炼还是极难,只怕就会辜负了这资质了。”

    欧阳亭摇了摇头,说道:“纪师弟,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此人既然在扎根基时,形成这种根基神通,日后绝对还会修炼出其它根基神通来。只要有人将利弊向他讲得清楚,他定会做出明智的决断,充其量少一门根基神通罢了。”

    范纪二人一听,也觉得有理。这时殿外,又落下两道遁光来,其中一人是五十上下的老者,正是田化镜去而复返,另一人是一位极美的道姑,却是灵云。这二人互相瞧了一眼,都没有想到居然又撞到一起来。

    纪云见了,不由得苦笑道:“看来今天我这里大殿的门槛都会被踏破啊。”话刚说完,又有几道遁光落了下来。

    这几人均是胎动期的修士,来到密室之内,与欧阳亭等三人寒暄了几句,便将目光都瞧向那水晶球。这里即便有人如范松一般,对血兽九变不甚了解的,听了别人的解说,也都面色凝重起来。

    不多时,有人低声说道:“这是第三十三头妖兽了,难道这杜子平真要凝出三十六头来不成?”

    有人开始低低地数了起来,“三十四、三十五、第三十六头!”这里密室里已聚集二三十人,不约而同发出一阵惊叹欢呼之声,这可是自血天老祖后,第一次有人做到这一步。

    大殿中的杨梦同与阳群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这么多的胎动期修士聚在此地,早已将他俩吓得大气也不敢喘了,听到这一阵欢呼,更是摸不着头脑,均想:这杜子平又创造了什么奇迹吗?

    正当密室里的众人以为杜子平该从血池中出来之际,却见他身下的血色莲花滴溜溜一转。他身上的血芒又是一阵翻滚,一声鹤唳传了出来,杜子平身上又浮现一只仙鹤的虚影。

    欧阳亭与纪云等数人惊叹一声,说道:“怎么会这样?”有人并不清楚,便将目光投向了欧阳亭等人。欧阳亭看了一眼,对纪云说道:“纪师弟你就向大家解释一下吧。”

    纪云点了点头,说道:“这血兽九变到了天罡血兽变这里,大家都应该明白了。只是这门神通并不是到三十六头妖兽,便大功告成,还可以继续凝成妖兽。”

    这时有人说道:“既然如此,这杜子平的资质岂不是还胜过了血天祖师,这门神通到他手中,这才是真正的发扬光大。”

    纪云苦笑道:“这血兽九变怪异就怪异在这里了。如果你凝成第三十七只妖兽虚影,那么这门神通的威力,就相当于凝成第一只妖兽时的水准,而耗费的时间与法力却不知多出多少倍。”

    又有一人补充道:“如果只修炼到天罡血兽变,除了凝成三十六头妖兽时耗费的时间与法力惊人外,日后修炼却又相当容易得多,但凝成第三十七头妖兽,日后的修炼也要难十倍,甚至百倍也不希奇。”

    屋内众人面面相觑,有人问道:“那为什么还会继续凝出妖兽来,这岂不是在害人吗?”

    纪云说道:“也不尽然,倘若凝成第七十二头妖兽,那么这门神通便唤作地煞血兽变,只是威力与天罡血兽变相当。只不过,这血兽九变到了天罡血兽变时,据说进阶步虚期以后,又有了新的变化,那地煞血兽变强于天罡血兽变的地方便能显示出来了。”

    众人均想:这元婴之祸都无法避开,还提什么步虚期啊。有人好奇地问道:“到了步虚期以后,这门神通又有什么变化?咱们血天祖师这门神通都只修炼到天罡血兽变,为什么会有地煞血兽变的法诀呢?”

    纪云苦笑道:“本门对这门神通的记载只到步虚期为止,具体有什么变化,我也不知道。至于为什么会有地煞血兽变,本门之中也没有记载,估计最多只有掌门与太上长老等寥寥数人才能知道原因了。”

    众人听到这里,不由得都发出了一声叹息。杨梦同与阳群在外面,更是奇怪,一会儿欢呼,一会叹息,这些人到底是怎么了?

    说话间,杜子平已凝出四十九头妖兽虚影来,整个后背都印满了各类妖兽的图案,只是杜子平身上的血芒依旧闪烁不停,身下的血莲花更加鲜红。现在这密室里的人均已经知道杜子平已是玉道人的弟子,早已熄了收徒之念,但这血兽九变的奇景,却都是第一次看到。因此谁也不肯走,都想瞧瞧这杜子平到底能凝出几头妖兽的虚影来。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杜子平身上的妖兽虚影,越来越多,连真龙与凤凰这两种神兽的虚影都凝了出来。

    “六十九、七十、七十一、七十二头!地煞血兽变!”室内又传出来阵阵的惊叹欢呼之声。杨梦同听到这里,心中暗想,怎么血魔宗里会有这么多的神经病?其实,他心下也是知道,定是杜子平做出了什么数千年难遇之事,这才惹得众人如此。但他与杜子平已结下梁子,自然不愿见到杜子平得势。

    众人惊叹之声尚未结束,杜子平身上的莲花又是一转,又传出咻的一声,一只大鹏鸟的虚影浮现出来。这只大鹏鸟虽是虚影,但那股顾盼自雄之姿,桀骜不驯之意,睥睨天下之态,无论如何也是遮掩不住,当真是栩栩如生。

    只是屋内众人面色齐变,这次大家已经经受了数次波折,终归没有发出大声,但仍有少数人轻轻叹了一口气。

    纪云瞧了瞧大家,摇头道:“今日之事,当真波诡云谲。这地煞血兽变也不是血兽九变的尽头,只要再凝出三十六头妖兽虚影来,这血兽九变的名字就唤作天罡地煞血兽变。只是凝出这第七十三头妖兽虚影,这门神通的威力便又如刚凝成第一头妖兽时的威力。”

    众人听到这里,心下均想,我一见第七十三头妖兽虚影浮现出来,就料到是这么一回事,也不知当年血天祖师留下这门诡异的神通是何用意?

    那纪云继续说道:“当然第七十三头妖兽虚影凝成所耗费的时间与法力,与第一头以及第三第三十七头妖兽虚影,不可同日而语,而且日后修炼更加费力。不过,倘若修炼到天罡地煞血兽变时,威力也远非天罡血兽变与地煞血兽变可比。”

    众人点了点头,暗想,若还是威力与天罡血兽变相仿,这门神通就别叫什么天罡地煞血兽变,直接改名为天罡地煞僵尸变吧,活活得把修炼都气得死去活来。

    现在杜子平头胸腹背已遍是妖兽图案,新凝成的妖兽图案都落在手臂腿脚臀等处。他不知道身上居然出现如此巨变,否则在天罡血兽变化,便会强行钻出血池来。他体内的血液融合越来越深,连同五爪金龙的筋骨也开始出现融合之状。

    这一下番融合,杜子平只觉得身上的真龙之气又增厚了许多,体内的斩龙诀,却也突然在经脉之处运转起来,将真龙之气吸摄于三百六十五处窍空中去。幸亏这真龙之气与斩龙诀与众不同,运转起来,一般修士也看不出异样来,而且这些胎动期的修士又是透过水晶球来观看,到也无人发觉。

    又过了好一会儿,他只觉体内的精血与筋骨也不再继续融合,斩龙诀也慢慢地安稳下来,只是剑芒精元又凝练了许多,肉身似乎又更上一层楼,血液流动也开始慢了下来。

    室内众人瞧着那水晶球,默默地数着,八十五、八十六、八十七、八十八,心中却同时涌出一个想法,这杜子平难道会凝成一百零八个妖兽虚影,达到天罡地煞血兽变的层次不成?虽然大家都觉得这个想过于异想天开,但却都有了几分期盼。

    当第九十四只妖兽虚影形成之际,众人发现杜子平身上的血芒有了几分黯淡,身下的血色莲花也略有些透明了。众人的心一下子便提了起来,多了几分担忧。室内的气息陡然凝得起来,连大殿中的杨梦同与阳群都觉察到了。二人只觉身上的压力突然大增,不约而同地出了一身冷汗。

    一百零七、一百零八!天罡地煞血兽变!当杜子平身上浮现出第一百零八头妖兽虚影,一头麒麟时,密室里再也忍耐不住,一阵震天价响欢呼之声传了出来,声浪之高远远超过了前两次。只是那杨梦同与阳群尚未反应过来,突然之间,欢呼声又停了下来。

    原来,那头麒麟虚影落到杜子平右脚血芒之上时,身上几乎已成透明状的血色莲花突然又是一转,众人心内一惊,又有变化?纪云两眼圆睁,喃喃地说道:“没听说到了这天罡地煞血兽变之后,血兽九变还有变化啊?”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