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试炼峡谷(求收藏,求红票!)

    却见这莲花慢慢合拢,将杜子平全身裹住。又过了片刻,这莲花都慢慢地没入杜子平体内。他体外的血芒突然又亮了起来,这一百零八道妖兽虚影依次闪亮,在杜子平全身上下游动起来。

    不一刻,那血芒连同妖兽图案便化作血色符文,没入杜子平的体内。到了这一步,这天罡地煞血兽变才彻底完成。当然杜子平现在的修为,还不能激发这门神通,即便百分一二的威力也施展不出来。

    杜子平被那道霞光裹住,卷入殿内,他睁眼一看,吓了一跳,这里面竟然有二三十个胎动期的修士在瞧着他,仿佛在看什么千奇百怪之物一般,一个个居然还啧啧个不停。众人均想,当年我在外时,为什么就没碰到这样一个苗子,却让玉道人抢了先?

    杜子平被瞧得有些发毛,躬身道:“弟子杜子平拜见各位师伯师叔。”众人这才觉得在小辈面前有些失态。欧阳亭转身对纪云等胎动期修士说道:“这杜子平既然已是玉师弟的弟子,那我就把阳群收于门下,这杨梦同当年我曾经答应过他,只要他进入内门,便许他列入门墙,各位师弟,还没有收下这两个弟子吧。”

    这些胎动期修士来此的目的,全都是为杜子平,虽然收徒无望,但看阳群也是不错。不过,为了这么一个弟子,谁也不愿意得罪欧阳亭,只有范松心下恼怒。阳群在血池中的表现,旁人不知,他却是从头到尾全瞧在眼中,虽不及杜子平这般惊才绝艳,但也是难得一见的资质。

    这范松实力与资质虽不及玉道人与欧阳亭,但在胎动期中也是一名好手。他说道:“欧阳师兄,你门下弟子众多,此次又收了杨梦同。阳群这个弟子,我一见他就觉得投缘,论先来后到,也该是我啊。”

    欧阳亭一笑,说道:“这样吧,大家谁也不能空手而归,让阳群自己来选吧,在座里的各位,有收徒意愿的,只要他拜谁为师,谁就收他为弟子,如何?”

    此言一出,其余众人纷纷道:“我等无意收徒,欧阳师兄与范师兄就你们两人吧。”众人中到是有不少想收徒的,但自忖资历无法与欧阳亭与范松相比,便都退让了。

    范松点了点头,说道:“这样也好。”他又转向阳群说道:“小子,我是范松,那位就是大名鼎鼎的欧阳亭真人,你想拜在谁的门下?”

    阳群在外门也待了数载,对这两人都有一定的了解。单以修为与门中权势地位言,欧阳亭不做第二人想,只是他门下弟子已经不少,倘若拜在他的门下,只怕得到他亲自指点的机会并不多,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他的大弟子杨梦圜代师传艺;范松虽然实力逊了一筹,但却从未收过弟子,定然会得到悉心教导。

    阳群又想到自己已与杨梦同结怨,拜入欧阳亭门下,只怕杨梦圜还会给穿小鞋。即使杨梦圜大公无私,又如何比得了一名胎动后期修士亲自指点?当下,他走到范松跟前,拜倒在地,说道:“师父在上,受弟子阳群一拜。”

    那范松面露满意之色,显然阳群此举令他颇有面子,呵呵笑道:“欧阳师兄,这可不是我抢你的徒弟。”接着,他又转头对阳君说道:“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大弟子。”言罢,从袖中取出一个血红色的巴掌大小的盾牌来,递给阳群。

    “看你现在还缺少一件防御法器,这是为师早年曾用过的血云盾,威力倒还不错,”范松说道。

    欧阳亭面色如常,呵呵笑道:“恭喜范师弟收此佳徒,我先告辞了。”说完,大袖一甩,脚下生起一朵血云,将杨梦同一齐带到空中,直奔山脚,片刻后,便不见踪影。其余众人也纷纷祝贺,不多时,尽数散去,那灵云走时,还特别关注了一下杜子平,眼中流露出鼓励的眼神。

    此时大殿之中只留下两人,一个是纪云,一个便是杜子平。那纪云说道:“你去山脚下的入仙阁吧,在那里办一下进入内门的手续,以后便是我血魔宗的内门弟子了。”杜子平谢过纪云,踏着一艘飞舟便向山脚下而去。

    这入仙阁分为三层,通体青色,竟是青玉所建,甚是显眼,杜子平丝毫没有费力便找到了。门外站着两名少年修士,年纪与杜子平相仿,但修为均为引气七层,而且血煞之气极为浓厚,显然是内门弟子。

    杜子平刚来到这入仙阁,这两名少年问道:“来者留步,请问有何事造访入仙阁?”

    杜子平拱了拱手,说道:“在下杜子平,刚入内门,特来此办理手续。”

    那两名少年点了点头,说道:“请进吧,杨师兄正在等你。”

    杜子平走入其中,只见一个三十左右的道士,正端坐在中央的桌案后。这道士面目之间倒与杨梦同有几分相似,只是这修为可是极为深厚。杜子平一望便知,此人定是杨梦同的兄长杨梦圜。

    他也不过是引气九层的修为,但血煞之气竟丝毫不露。杜子平用真龙之目望去,这才隐隐发现他身上有一层极淡的血光,若非杜子平之前已认出此人,定然不会发现。他见杜子平进来,抬头瞅了一眼,竟然令杜子平心头泛起一层寒意。

    杜子平暗吃一惊,在他所见的引气期弟子中,实力便以此人为首。陈升固然也是引气九层,修炼得也是化血大\法,但较此人逊了不止一筹。那日争夺升龙果时,若有此人,范起龙、心禅、温如玉之流,捆在一起也绝不是对手。

    杜子平暗忖,化血大\法练到引气期第九层,到陈升这个地步也就是尽头了。此人能达到这个地步,若非天生异禀,便是服用过什么天才地宝易筋伐髓,只是还进阶不了胎动期。

    他猜得倒也不算错,原来血魔宗内有一种丹药,名为血灵丹,可以改变人体质。只是需得多服几粒,才可彻底易筋伐髓,直接进阶胎动期;倘若得到的丹药不足,那就得再依靠苦修来进阶了。

    血魔宗为天一门等三大派所围攻,引气期弟子基本上不得离开宗门,除非象陈升那种,有了获得天材地宝的门路,加上有高阶修士带领,这才出门一次。门内修士几乎全部都靠这血灵丹进阶。这血灵丹极为难得,众人往往是一面服用血灵丹,一面苦修这才进阶。

    这杨梦圜如果有机会再服用一粒血灵丹,便有把握在三个月内进阶胎动。单靠苦修,就得十年之功,但在引气期的修士中,法力已是极为罕见的了。

    杜子平走上前去,施礼道:“请问这位可是杨梦圜师兄,在下……”

    他话还未说完,那杨梦圜便微笑着接口道:“在下正是杨梦圜,杜师弟大名,我可是如雷贯耳了,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

    杜子平不由得一怔,只听见杨梦圜继续说道:“这些琐碎之事,我已经办好,就等杜师弟你了。”说完,递过来一块紫色玉牌。这玉牌三寸多高,一寸多宽,居然是一件法器。

    杨梦圜道:“这是宗门下发的身份令牌,师弟你滴一滴鲜血,便会认主。”杜子平接了过来,那杨梦圜搓了搓手,有些不太好意思地说道:“只是有件事,有些对不住师弟了。”

    杜子平微讶道:“请杨师兄明示。”

    杨梦圜道:“按照门内不成文的规定,以杜师弟入门的成绩,本应赠予一个上好的洞府。只是舍弟由家师亲自带入阁中,阳群师弟也是由范师叔亲自办理入门手续的,连洞府都是由家师与范师叔亲自挑选。”

    杜子平听到这里,暗叹了一口气,知道好的洞府已被挑走。只是见这杨梦圜与杨梦同竟似是两种人。这杨梦圜似是一个苦修之士,做事并无机心,这种事情他只要不说,杜子平又如何能知晓,就算事后知道,也无可奈何。

    那杨梦圜用手在墙壁上一抹,一道霞光过后,墙壁上露出一张地图,上面有数十个亮点。他指着地图说道:“这是引气期弟子的洞府分布图,如今杜师弟有两个选择。一个选择是其它弟子的洞府在一起,这里面虽然空置的洞府不少,但里面的灵气稀薄;另一种选择,便是这个洞府。”

    他一面说着,一面用手指着一个与众弟子居住区极远洞府说道:“这个洞府若论灵气浓度,在引气期中可算得上数一数二了。只是这里濒临试炼峡谷,极为危险。”

    杜子平闻言道:“杨师兄可否讲得明白些。”

    杨梦圜道:“杜师弟回到本门时间尚短,还不清楚具体情况,我就给你介绍一下吧。血魄山七峰以玉龙峰为首,也就是这座山峰,是本门核心所在。外面六座山峰,由东至北,依次为青云峰、紫阳峰、落云峰、万竹峰、无极峰与落雁峰。”

    “七大主峰,以及各峰之间的峡谷中妖兽极多。为了给弟子一个锻炼的机会,宗门内的前辈们便没有铲除这些妖兽,让弟子们自行去探索。这样一来,这些地带便危险重重,这些峡谷便被称为试炼峡谷,不过,在这里试炼的收获也极大,”杨梦圜道。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