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入谷(求收藏,求红票!)

    杜子平微一沉吟,说道:“杨师兄,我就选这个试炼峡谷旁边的洞府吧。”

    杨梦圜说道:“好吧,你把身份令牌给我,我给你标注一下。不过,这洞府邻近试炼峡谷,有可能会受到妖兽袭击,有一定的危险性。”他接过杜子平递过来的玉牌,向其中打了一道法诀。

    “这洞府外面布有一个四象血杀阵,较其他弟子的护洞大阵还要强上三分,可以抵挡妖兽的攻击。但实力强大的妖兽,一样可以破开此阵,不过是要花费一些时间的。你既然选了这个洞府,门内每年会赐你十块血晶,”杨梦圜说道,拿出十块血晶来,与身份令牌一同交还给杜子平。

    杨梦圜继续道:“这枚身份令牌中有门规与注意事项,还有洞府的信息等相关内容。”

    杜子平听完这些后,便滴了一滴鲜血在身份令牌上,那身份令牌立时放出数寸长短的紫色光芒,他只觉脑海中立即多了许多东西。他也来不及细细阅读,扫了一下洞府信息,猛然间又想起一事,问道:“不知陈升师兄洞府在何处?”

    杨梦圜道:“所有师兄弟的洞府在你身份令牌之中均为记录。不过,陈升师弟运气不错,出门获得了天才地宝,有望成为这一代弟子中第一位胎动期修士。近日他正在闭关冲击胎动期,估计一年之内,你是见不到他的。”杜子平闻言,向杨梦圜施了一礼,便出了入仙阁。

    不一刻,他便来到自家的洞府门前。洞府所处之地极为空旷,正对着那试炼峡谷的入口,门前栽有几颗松柏,配上那半圆形的洞门,实在没有丝毫仙家气象,到颇有几分鬼气森森。倘若在门前奉上几盘果品,那便是十成十的坟墓了。

    杜子平随遇而安早已惯了,对此到也不在意。他选择这个洞府的原因无它,只因这里偏僻,无人关注,自家这些秘密便没有被人看破之虞。

    这洞府虽然就在眼前,只是杜子平欲迈步而入,却在洞外数十丈外升起一道红光,将他挡在外面。他这才想起洞府外还有一个四象血杀阵,便取出身份令牌,将化血大\法注入其中。这令牌亦升起一道紫光,与护阵红光甫一相接,这护阵红光就是一阵震荡,闪出一条路来。

    杜子平进入这洞府之内,其中甚是宽敞,里面竟有七八间空屋,石桌石椅等应有尽有。直到此刻,他才放下心来,盘算起日后的修行计划。

    倘若为了尽快进阶胎动,那么他就应该接着修炼冥王诀,这是最佳的途径;倘若为了以后走的更远,那么还是修炼化龙诀与斩龙诀,要知道尽管天龙上人霞举飞升,但并非所有修炼这两门法诀的人都能达到这一步。甚至除了天龙上人之外,这么多年来,竟无第二人借着这两门绝学规避了元婴之祸。

    实际上,天龙上人不仅在将这两们功法都修炼到元婴期的地步,同时这两门功法的多种神通也修炼到极深的境界,这才是他避开元婴之祸的真正原因。他的弟子却无此天才,神通不济,元婴之祸终归没有避开。

    尽管斩龙诀他尚未得到全套,但也深知,斩龙七十二诀,化龙三十六式,共对应一百零八种神通。在修炼这两门功法之际,还要将这一百零八种神通统统修炼到极深境界,难度何等之大?哪里敢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

    只是现在在血魔宗,他若是以冥王诀或化龙诀进阶胎动,摆明了脸上写着奸细两个字。他现在冥王诀引气九层,化龙诀引气八层,化血大\法才引气六层,却只能用化血大\法来进阶,心中委实不甘。

    而且这化血大\法,要吸摄鲜血,令他心中颇有反感。他便在心中打定了主意,有机会定要逃离此处。他细细读了令牌中的内容,其中门规到也没什么不尽人情之处,不过这里面关于进阶胎动期,以及血魄山中的天才地宝与妖兽之类的信息到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从中得知,若非在外界有了相当的把握可以找到天才地宝,血魔宗是不允许引气期弟子出外历练的。那么想要进阶胎动,除了从宗门那里购买血灵丹外,再就是在试炼峡谷等地获取天材地宝。

    看到这里,杜子平不由得仰天长叹,手中这升灵果还不好服用呢,对自己这次抢夺龙渊壶之事,更是后悔不已。这龙渊壶虽然是罕见的宝物,但因为它却实在耽搁了他的修行。不过,令牌中有一条信息到引起了他的注意。

    血魔宗每隔十年有一次宗门大比,倘若能夺取引气期弟子第一,就可以获得血灵丹一枚,最近的一次大比,便在一年之后。而且每名弟子最多可以参加两次。这样算下来,那杨梦圜等许多实力雄厚的老弟子,便不能参加此次大比。

    杜子平暗暗估计,经过两次化龙诀的易筋伐髓之后,他只需服用一枚血灵丹,三年内便可进阶胎动期,届时便可以离开血魔宗了。只是他也深知,自己化血大\法才引气六层,实力还尚弱。

    想到这里,他按下起伏的心绪,慢慢地运起化血大\法来。当日他刚入外门时,化血大\法引气六层就已圆满,加上又在血池增厚根基,突破引气后期的瓶颈对他来说,早已不成问题。岂知这一打坐修炼,身体仿佛是一个无底洞一般,天地灵气蜂拥而至,却怎么也填不满。

    转瞬七日过去,杜子平这才觉得体内灵力充沛之极,开始冲击引气后期的瓶颈。只见他身上笼罩一层淡淡的血光,其中夹杂有百余个亮点,忽明忽暗,闪烁不停,竟似天上的繁星,只不过这星光也是血红色的。

    这血光中的亮点,越来越明晰,后来竟显示出百余种妖兽模样。原来化血大\法每次进阶,其根基神通必将相伴,这样就不会出现修为与神通脱节的局面。不过,这样一来,化血大\法每次进阶,吸纳的灵力就会多上几分。

    其实,对大多数的修士来说,多出的这一点灵力,影响甚微,但杜子平的根基神通却是天罡地煞血兽变,这门神通所需要的灵力就相当可怕了。这也是他一连吸纳了七日天地灵气的原因。

    等他迈入引气第七层后,不由得吃了一惊,只觉前后法力相差,几乎可以说是天地之别。他不明所以,还道化血大\法进阶引气后期,本应如此。接下来,他又面临一个新的问题,便是要吸纳足够的血煞之气。

    本来,龙渊壶中有大量的低阶妖兽,他大可从其中汲取。只是他为人谨慎,生恐被人发觉,只得进入那试炼峡谷。而且他虽然可以辟谷,但时间也只能维持数月,他也正好借机补充些食物。

    他将有关试炼峡谷的信息仔细阅读完毕,又将身上的物品整理一番。当他看到那几只在血河中所杀的妖兽尸体时,不由得心中一动,将这些妖兽的兽皮全部剥了下来,并分割成大小相等的百余块。他又用法力提炼一遍,都化为巴掌大小后,放入法宝囊中。

    第二天一早,他直奔试炼峡谷而去。这试炼峡谷颇为平静,杜子平进入其中已过整整一天。他行进的速度并不快,这一天,才走了一百里路左右,因此也只是遇到几只普通的野兽。不过,他心中却愈加小心了,现在已经到了妖兽出没的外围地带了。

    这试炼峡谷无边无际。其中生长了几百年,甚至是几千年的古树比比皆是,各种杂草荆棘丛生。杜子平运起真龙之目,向四周望去。不多时,他就从左侧百丈外的草丛中发现一头好似犀牛的妖兽,这妖兽与普通牛马大小相仿,头上长着一只银白色独角,不过修为才引气三层。

    “原来只是一头普通的银角犀牛,也罢,就拿它发个利市吧,”想到这里,杜子平一跃而起,直扑过去。这头银角犀牛灵智极为低下,远远地看见杜子平,居然先发出一声大吼,以为可以将敌人吓走。

    转瞬间,杜子平便来到它的面前。这时,它似乎觉得不妙,方才掉头就跑。只见一道血光闪过,它那颗兽头骨碌一声,落在地上,无头的的身子也撞在一颗大树之上。

    杜子平将化血刀收起,却一捏法诀,这银角犀牛的血液喷涌而出,片刻后,便凝成一个直径两尺有余的大血球,落到他的手上。

    杜子平身上光芒大盛,掌心也射出一道血光,将这个血球笼罩其中。不多时,这血球便消失不见。杜子平摇了摇头,看了看那兀自抖动不已的银角犀牛尸体,自语道:“这引气三层的妖兽,血液效果太差。”

    蓦地,他想起一事来,左手捏了一个怪异的法诀,右手捏成锥形,虚空划了个圆圈,然后点在这银角犀牛的尸体上。随着他手指从那银角犀牛尸体上离开,指尖冒出一缕绿光,绿光中隐约有一头数寸大小的银角犀牛虚影,正是这头妖兽的魂魄。

    他又从袖中取出一块巴掌大小的兽皮来,口中大喝一声,“疾!”右手五指一弹,那只银角犀牛的魂魄便飞入这兽皮当中。他左手这时在兽皮上画了几个图形,然后双掌一合,一道绿光将这块兽皮裹住。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