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异变(求收藏,求红票!)

    这三只怪鸟时不时地射出数十道黑色光芒,杜子平左躲右闪,仍被数道黑芒击中。饶是他有化血大\法护身,肉身又强悍无比,挨上一下,也觉得半身酸麻。地面上也不时地钻出几头绿鳞蟒来,向空中吼个不停。

    杜子平心下纳闷之极,这绿鳞蟒不是群居性妖兽,均有各自的领地,为何都聚集在这个山谷之中。而且这三只怪鸟更是奇特,却也出现在这个山谷,这里难道有什么奥秘不成?

    眼看这三只怪鸟越追越近,杜子平心下着急,三只怪鸟却突然长啸一声,向他右侧飞了过去,竟然放弃了追击。他这次死里逃生,长舒了一口气,运起真龙之目向那三只怪鸟飞走的方向望去。这一望,不禁令他大吃一惊。

    但见数十里外,竟有无数头蛇类、蜥蜴类妖兽聚集在一起,围成一个圆圈,圆圈的中间有一株小树,树上结有一颗黑白双色的果子。他本想借机离去,只是一望见这果子,体内登时血液翻涌,那果子对他的血脉竟然有莫大的吸引力。

    他不明所以,但本能告诉他,绝不可放弃这枚果子,便踩着玉船慢慢地飞了过去。距那株小树尚有里许,鼻端便闻到阵阵的腥臭之气,令**呕,只见地面上尽是大大小小的蛇类妖兽,只是这些妖兽个个紧盯着那枚黑白双色的果子,对他全然不见。

    猛然间,他又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这香味虽淡,但那些妖兽散发的浓烈腥臭之气也无法掩盖,令他血脉贲张,体内的法力也加速流转起来。这时,这些妖兽不约而同地发出一声大吼,个个加速向那枚果子扑了过去。

    那三头怪鸟更不甘落后,它们的速度极快,转瞬间便掠过大批妖兽,有几只蜥蜴状妖兽冲天跃起,竟然要攻击这三只怪鸟。这三怪鸟到了此刻,早已散了联手的阵势,不过在空中,这几头蜥蜴仍不是对手,交手几下,这几头蜥蜴就已经遍体鳞伤,但这三只怪鸟也被拦了下来。

    这些妖兽个个都想抢到前头争夺果子,但前面的妖兽也拚命护着位置,于是便展开全面的混战。但见数百道黑气纵横,瞬间数里之内全部笼罩其中,其中还夹杂些金光火星,想必当中有金火属性的妖兽。

    杜子平现在正在那株小树上方数百丈之的空中,当初为了躲避这些妖兽,他一直在离地面极高。也就是妖兽的灵智初开,再加上会飞行的妖兽,不过只是那三只怪鸟,又被妖兽缠住,否则他早已经被发现,陷入苦战当中。

    他悄悄下探百余丈,猛地一加速,从这株小树旁掠过,将这枚果子摘下,向远处遁去。刹那之间,那群妖兽齐声大吼,再也不互相攻击,奋力追去。只是杜子平在空中,除了那三只怪鸟之后,其余妖兽狂吼连连,却也无可奈何。

    这三头怪鸟却也知道杜子平的厉害,身上黑烟冒起,顿时又连成一体,急追而去。杜子平飞出山谷,那三只怪鸟仍紧追不舍。他一眼望去,见前方有一处湖泊。他那块身份令牌里面记载着,这湖泊奇寒无比,名为玄冰湖。

    当下,他将那枚黑白双色的果子放入口中,那果子入口即化,顺着喉咙流入腹中。他顾不上这些,瞬间飞到湖边,一头便扎了下去。那三只怪鸟在空中吼声连连,却不敢进入。他大喜过望,进入这湖泊本是无奈之举,同时也做了万一之打算。倘若这三只怪鸟进入水中,速度定会大减,或许令他有脱身之望。

    这玄冰湖被血魔宗很多人士的探过,里面寸草不生,更不用说什么妖兽了。这里面虽然寒冷,较龙渊壶的寒室还要逊色许多。但杜子平进入水中,初时尚觉得寒,不久之后,便觉得全身火热。

    他知道是那枚果子功效发挥出来,当下沉到湖底,在斜坡处,用力挖出一个数尺见方的洞来,自身钻了进去,又找出一块大石遮住。他一捏法诀,转身便进了龙渊壶,来到那间寒室里,全力炼化那枚果子来。

    片刻后,他只觉全身滚烫,身上却又泛出淡淡的金光,正是那真龙之气,在全身三百六十五处窍**中凝聚。他心念一动,莫非这果子可以促生真龙血脉不成?他试着运行化龙诀,只觉炼化那五爪金龙骨骼比之前要容易得多,便将余下龙骨炼化起来。

    不多时,杜子平竟然将这真龙之骨大半炼化,化龙诀也扶摇而上,达到引气九层的巅峰,要向胎动期进阶。他知道不好,倘若就这么进阶,回到血魔宗,实在不好解释,急忙停下化龙诀。

    但是这样一来,这股法力在他体内流转,血液流速越来越快,全身直欲爆裂开来。他心下暗暗叫苦,万万没有想到这果子的效力如此之大,只得运转起斩龙诀来。斩龙诀刚运转一个大周天,体内的真龙之气更盛,身上便又出现一层金光,这金光越来越浓,登时将洞外的天地灵气摄入进来,随即出了一身大汗,又排出一层杂质来。

    这斩龙诀得到这股助力,不多时也升至引气九层的巅峰。杜子平心中大急,要知他体内已完全洗毛伐髓,只要法力一到,自然便会进阶胎动期。

    大骇之下,杜子平又将斩龙诀停了下来,但这股法力与真龙之气、天地灵气却仍在体内流转,他只觉体内犹如天翻地覆一般,脑中轰隆作响。就在此时,他全身上下三百六十五精剑芒精元,却自行运转起来,将这股法力与真龙之气及天地灵气吸纳起来。随着剑芒精元不断的增大,体内的真龙之气终于被全部吸纳。

    但杜子平体内吸收的天地灵气却越来越多,剑芒精元也在体内不停的运转,每一次的运转,经脉便硬生生的拓宽一分。饶是他现在肉身坚固,经脉之间剧痛无比。无奈之下,杜子平运起化血大\法,引气七气的瓶颈转瞬突破,就升到引气八层。随即化血大\法便达到引气八层的巅峰,一下子又进入了引气九层,这时,他方觉得经脉上的痛楚稍减。

    又过了好一阵,化血大\法也升至引气九层的颠峰,这股法力这才消耗殆尽,不再吸收天地灵气。只是他仍然觉得全身奇热无比,血液仍然飞速运转。突然之间,他只觉后背双肩处一阵剧痛,一下子便晕了过去。

    这时,玄冰湖畔聚集了大量的蛇类与蜥蜴类妖兽,死死的盯着那湖面,却没有一只妖兽进入湖中。

    七日过后,杜子平终于醒了过来。他盘膝坐起,想起晕到之前的事情,急忙施展内视之术,发现自己还是引气九层的修为,并没有突破那关健的一步。他如释重负般地舒了一口气,一眼瞥见自家的双手。

    他双手上面竟然布满金色的鳞片,大骇之下,他跳了起来,却觉后背有异,忙回头一看,这一看,险些又令他晕了过去。他后背肩部竟然生出一对翅膀来,这对翅膀上面也布满金鳞,看上去,竟与那三只怪鸟的翅膀有几分相似之处。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遇到这种可怖之事,一咬舌尖,立即传来一阵剧痛,他知道不是幻觉,更是惊骇。方才他情急之下,一咬的力道不少,血液竟在渗出嘴边,他用手一擦,却发现手脸相触,竟发出金铁相擦之声。

    他急忙左手捏了一个法诀,右手虚空一画,立即在空中便出了一个镜子。他对镜一看,额头面颊也生有鳞片,不过没有布满,还能认出他原来的样子。他低下头来,却发现头上又生出两只龙角来,挽起袖子,只见双腕双臂之上,全部生有金色鳞片。

    他这时已不象初时那般惊骇,寻思片刻,又伸出双脚,果不其然,双腿双脚也生满鳞片。他索性将衣服尽数褪了下来。却见全身上下尽数布满金色鳞片,唯有脸部大部份还保持原样。

    据化龙诀记载,倘若他结成金丹,或者所炼化妖兽的真龙血脉过于浓厚,在进阶胎动期之后,才有可能出现变身龙躯。但在引气期,是绝对不会如此的,而且即使化身龙躯,也不应有这两翅。那化龙诀中有一个法诀,可以将这龙躯隐现如意,但修为必须是在胎动期或以上。

    现在他惶然无策,要么修炼化龙诀,进阶胎动期,再运用那个法门,消除这一身怪象,要么就这么回到血魔宗,让人当成怪物。他思索良久,决定先这样回到血魔宗,看看血魔宗是否有什么办法,倘若仍无计可施,便用化血大\法直接进阶胎动,再寻找机会出去,用化龙诀来解决此事。否则他现在进阶胎动期,化血大\法还得吸摄大量的血煞之气,这番样子,也会让人发觉。

    他又想起化血大\法中的易形来,便施法变化。只是令他失望的是,他的身材高矮、面目五官均可变化,但这鳞片、双翅与龙角却依然如故。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