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万竹峰主(求收藏,求红票!)

    万竹峰风景雅致,一路上风吹寂寂,竹径幽幽,杜子平虽满怀心事,但慢慢地走来,面前佳人如玉,周围景色怡人,心情到也开朗不少。

    峰顶之上,一片竹林中,有一座精致的阁楼,里面有三个盘膝坐在其中,哦,不,准确的来说,是两个人一只妖兽,正是万竹峰主云重、琼娘与杜子平。

    那万竹峰主云重四十上下,一身青衫,面貌清癯俊朗,整个人看上去也如青竹一般挺拔。他听完杜子平二人的所述,沉吟半晌道:“杜子平,非我不想救你,实是无能为力。”

    琼娘听到这里不禁插口道:“爹爹,难道你一个法子也不知道吗?”

    云重叹道:“法子到不是没有,只是难度极大,几乎不可行。”

    杜子平躬身说道:“还请师叔祖明言,终归是聊胜于无。”

    云重说道:“据你们所述,那个果子名为龙血果,有龙之血脉的妖兽服用之后,可以提升血脉,因此那些妖兽不畏生死,在那里苦苦等候。不过,常人服用,一般毫无用处。”

    琼娘又道:“那杜师弟为何变成这个模样?”

    云重道:“那是他天生异禀,体内竟含有真龙血脉,而且血脉相当浓厚,否则不会出现这对翅膀。古老相传,虽然真龙都身具各种属性,血脉也极为相似,但种类也是不少,如浑身法宝难伤的五爪金龙,举手投足便可破碎虚空的青龙,天生便何操纵幻术的蜃龙,背生双翅可飞天入地的应龙……”

    琼娘听到这里,叫道:“我知道了,杜师弟身具应龙血脉,这才变身这般模样。”

    杜子平却是心中暗暗纳闷,他炼化的是五爪金龙,却为何生出这双翅来?

    云重摇头道:“也未必是应龙血脉,他只要身具真龙血脉,都会生出异象,这就是看机率了。只是这些都是古藉所载,真龙本来就不是此界所有,古藉所载真真假假也是无从分辨。”

    云重拿起桌面的茶杯,饮了一口灵茶,继续说道:“若要令这一身龙鳞、龙甲与龙翅隐现自如,据我所知,有两个法子。第一个,便是找到当年霞举飞升的天龙逸士所传下的化龙诀,这化龙诀中有这门神通。”

    “只是这化龙诀的功法早已失传,我也不知谁人手中有此功法,而且据说这门功法修炼上还有极大的难处,倘若一个不慎,便会爆体而亡,其中这门神通是否要以化龙诀为基础,我也不知,”云重解释道。

    琼娘急道:“爹爹,你这个法子,说了等于没说。这天下之大,化龙诀到何处找去?而且找到之后,可不可以修炼还是未知之数。还有没有其它的法子?”

    杜子平却暗暗佩服,这云重果然渊博之极,连化龙诀都了解几分。却听见云重接着说道:“还有一个法子,只是这法子就比不上上一种了,有一种丹药,叫做隐龙丹。炼制此丹药的人与杜子平有过同样的遭遇,他也身具龙之血脉,也服了龙血果,化为龙身。他是一个炼丹大师,便创出这种丹药来。”

    “只是我虽然有这隐龙丹的丹方,但其中有一味主药天星竹,手头没有,如果你能得到此物,我可以为你炼一炉丹。只是这隐龙丹一枚只能让你暂时恢复原样三个月。三个月后,你还得继续服用此丹。”

    琼娘道:“这天星竹何等难得,即便偶尔有坊市出售此物,金丹期的修士就会抢得精光。”

    云重道:“不错,这隐龙丹的效用只有这一种,而且这天星竹一节只能炼制三到四枚的隐龙丹。其实最好的法子还是修炼那化龙诀的神通,因为龙身隐现随心,这龙身的神通也可以施展,隐龙丹将龙身隐去,相应的神通也一样无法施展。”

    他又说道:“其实你现在除了难看些外,实力反而大增。这应龙的双翅不但可以飞天入地,而且据说修炼到高深之处,便可随意进入九幽界。此外你这一身龙鳞,法器难伤,随你修为的精进,便是灵器法宝只怕也能抵挡得住。”

    琼娘道:“如果是我,宁可实力大损,也不要这副妖兽的样子。”

    杜子平叹道:“看来只好等我进阶胎动期后,再出宗门碰碰运气,看看能否得化龙诀,或是天星竹了。”

    云重又思索片刻,说道:“这天星竹也不是不能弄到那么一节两节,不过,这得看你自身的实力与运气了。”

    琼娘闻言说道:“爹爹你也真是,有什么还不快些说出来,却在这里兜圈子。”

    云重微微一笑道:“一千年前,有人在云海中获得过天星竹。只不过,这云海不是门内弟子可以随意进出的。倘若杜子平是我的弟子,我到可以将万竹峰这个名额赠予他。”

    琼娘说道:“杜师弟又不能转投咱们门下,这定是不成了。不过杜师弟是玉龙峰的弟子,玉龙峰也有名额,不知爹爹你能不能想个法子,让玉龙峰把这名额赠予杜师弟?”

    云重摇摇头道:“这云海的名额,向来是给胎动期的修士,就算我有法子,让玉龙峰赐给杜子平一个名额,只怕他日后在玉龙峰也不好过,而且还要等上二十年。不过,还有一个法子,可以获得这个名额,就是今年的宗门大比,倘若杜子平可以一举杀入前三,便可以光明正大地进入云海,在其中可以待上三月之久。”

    琼娘道:“杜师弟刚刚进入内门,夺取宗门大比前三,谈何容易?”

    云重道:“那也不一定,首先,许多老弟子无法参加这次大比,对手没有那么强劲;其次,杜子平服了这枚龙血果后,实力可非同小可,便是所有引气期的老弟子参加,他亦有夺冠的可能。你别忘了,今日还是他救你一命呢。”

    琼娘闻言,点了点头,忽然又道:“爹爹,你要不说,我差点忘了问你,那三头怪鸟是什么妖兽,居然可以联手结成阵势,合为一体与我交战?”

    云重眼睛一亮,说道:“你仔细给我讲一讲这妖兽的样子。”

    杜子平说道:“师叔祖,弟子到是把这三只怪鸟的尸体带来了。”说完,从法宝囊中取出这三只怪鸟来。

    云重看了一眼,说道:“这是墨龙飞鳞,怪不得会结阵攻敌。虽说所有的蛇类与蜥蜴类妖兽都含有龙之血脉,但绝大多数血脉之力都极为微薄,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别说是龙之血脉,便是蛟螭等血脉稍微浓厚些,那都是极了不得的妖兽了。”

    他又道:“不过,有一些妖兽却可以将真龙等血脉之力保留部份下来,如这墨龙飞鳞,因此天生就会结阵迎敌,这种妖兽便被称为灵兽。其实并不是只有龙之血脉的灵兽可以结阵,含有凤凰血脉的灵兽火翼鸟、含有三足金乌血脉的异种火鸦、含有玄武血脉的玄灵龟,都有这般本事。”

    杜子平听了,心中一动,他那龙渊壶中还有会结阵的火鸦,想必就是云重所说的异种火鸦了。他对修炼界许多常识一窍不通,当日碰上会结阵的异种火鸦,只道妖兽天生本能,哪想到竟然是天生异种。

    琼娘忽然道:“这样说来,那蛟龙、寒螭、火凤、雷鹏、三足火鸦、覆海龟等天地灵兽也会结阵了?”

    云重笑道:“这天地灵兽身上的血脉之力自然远胜这些灵兽,当然精通这种结阵之法。只是天地灵兽数目极少,再加上极具傲气,向来独来独往,哪里会轻易结成阵势?即便偶尔有三五只天地灵兽聚集在一起,种类不一,也是无法结阵。”

    琼娘点了点头道:“怪不得四十年前,爹爹等几人能合力杀了三头结丹期的蛟龙,原来是这三头蛟龙种类不一,无法结阵。”

    杜子平见云重对这些灵兽颇感兴趣,张口说道:“师叔祖,这三只墨龙飞鳞倘若你要有用,尽管留下便是,弟子也没有什么用处。”

    云重笑道:“这种灵兽极难驯服,我本以为你们知道下落,我捉几只幼兽,或妖卵加以培育,日后也能做个帮手之用。谁知都被你们杀了,虽然它们的尸体也有些价值,但对我却是毫无用处。”

    琼娘说道:“不是我们杀的,都是杜师弟杀的。”

    云重微一思索道:“原来如此,杜子平服用这龙血果后,身具龙威,对这些妖兽有天生的血脉压迫之力。否则这三只墨龙飞鳞结阵之后,就算不及胎动期修士,相差也是不远。你二人的实力虽然不弱,但如何能够一举斩杀?”

    杜子平恍然道:“怪不得这三只墨龙飞鳞一见我,便散了阵势,战战兢兢,任我斩杀。若不是师叔祖解释,我便是有三个脑袋,一齐想破了,也想不明白。”

    云重笑道:“杜子平修炼固然重要,但这些常识也要多多了解,以后你炼丹、炼器、制符与布阵这些都应该了解一些。要知道散修不及你这种大门派弟子的原因之一,便是缺少这些知识,在修炼路上说不定哪天就会遇到难以解决的难关,耽搁了修为,以后就越拉越远了。”

    杜子平低头道:“师叔祖教训得对,我一直在外修行,与散修区别也是不大,刚刚进入内门,尚来不及阅读本门典籍。日后在这方面定要多下些工夫。”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