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雪玉鸟(求收藏,求红票!)

    杜子平见到这冰魄寒光的秘技,心中暗暗感激,连这种神通都摆在这里,这云重果然没有藏私。他读完这枚玉简后,轻叹了口气,这冰魄寒光的修炼方法,果然极为艰难,较获得天然的冰魄寒光也差不了多少。

    根据这玉简所述,这冰魄寒光第一步,是找一些极寒之物,或是在极寒的环境里,吸纳寒气,屯于丹田之中。这一步便颇为凶险,这丹田何等重要,极寒之气屯入其中,稍有不慎,便是一个身死道消的结局。

    第二步则需要用丹田里的寒气炼化一个冰属性天地灵兽的魂魄,如冰蛟、寒螭、冰雪蚕王等,以生成灵冰魄寒光中的灵性。这冰属性的天地灵兽的修为到是没有限制,因为用这种方法炼制的冰魄寒光可以自行吸纳天地间的冰灵力,以提升这妖兽魂魄的修为。

    当然,这冰属性天地灵兽的修为自然是越高越好,可以大大缩短这冰魄寒光形成的时间。倘若直接炼化一只结丹期天地灵兽的魂魄,立即便可以炼成这冰魄寒光。但一来天地灵兽极为难得,二来限于修士的修为,所获取的天地灵兽的修为只怕都不高,如果得到一只引气期的天地灵兽魂魄,只怕要花上数百年方能炼成冰魄寒光。

    因此,这玉简中还有一种方法可以提升这些天地灵兽魂魄的方法,便是找冰属性的天才地宝。如万载冰精、玄冥寒铁等,哪怕是万载寒冰效果也不错。

    杜子平暗暗盘算,这天地灵兽的魂魄与万载冰精、玄冥寒铁等物极难寻找。按这种法子,较寻到天然冰魄寒光的难度也不相上下,不过,危险到是降了许多。但即便如此,就是胎动期的修士若依法修法,也是九死一生。

    不过,创此方法的人,也算是用尽心思了。这玉简中提到,如果有赤阳火玉,便可大大降低危险。而且按这种方法炼成的冰魄寒光,再炼化成先天剑气,在没有与法宝融合之前,释放出来伤敌,也不会被消耗殆尽,只是也不能运用过于频繁,以免造成过大的损伤。

    不管如何,这玉简所载的内容也是非同小可,他便也记录下来。这时,他身上那块玉牌突然又生出一股霞光来,将其移出书房。

    那云重见他出来说道:“你每次进入我这书房共有三个时辰,如今时辰已到。”

    杜子平躬身谢过,便飞回洞府。这一路上,虽然又碰上一些同门,但他的经历早在门中传开,这些人见了,虽仍有些惊骇,到也没有什么麻烦。只是在他的洞府门前,却站着一个白衣女子,肌肤若雪,眉目如画,一双水盈盈的清眸,一眼望去,竟令人再也舍不得移开,正是琼娘。

    杜子平一怔,张口问道:“不知师姐来此,有何贵干?”

    “怎么?师弟也不请我进去坐坐,难道师姐这么令人生厌吗?”琼娘嫣然一笑。

    杜子平不由得脸色一红,幸亏面生金鳞,也没有被琼娘发现,便说道:“这是哪里话,小弟这次到是失礼了,师姐快快请进。我刚从云师叔祖那里离开,却如何想得到师祖会在这里等我?”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杜子平的洞府之中。杜子平说道:“我这里过于简陋,实在不是待客之道,连一杯清茶都欠奉。”

    琼娘微笑道:“杜师弟果然是苦修之士,这里虽然坚苦些,到是最能磨砺道心。”

    杜子平闻言道:“师姐有何贵干?”

    琼娘嗔道:“没事,我就不能来了吗?我闲着无聊,来你这里玩耍解闷,不成吗?”

    杜子平笑道:“师姐若要来此,随时我都欢迎,只是我这人无趣之极,与我耍子解闷,师姐可就失望之极了。”

    琼娘说道:“没关系,你权当一个锯嘴葫芦,只管听就罢了,我说完了,自然就解闷了。”两人又聊了一会儿,琼娘这才把来意说出。

    原来她发现一处巢**,里面有两只引气九层的雪玉鸟。她想夺取这雪玉鸟的尾翎,只是这两只雪玉鸟,虽然不是她的对手,但飞遁之速极快,她也无法伤得对方,便想起杜子平来。

    杜子平闻言说道:“这是小事一桩,只是这两只雪玉鸟的精血与魂魄,不知师姐可否容我留下来?”

    琼娘笑道:“这有可不可,你修炼化血大\法,本就需血煞之气,就是不知这雪玉鸟的精魂,你又有何用?”

    杜子平说道:“我在未拜师之前,曾得到过一个散修的衣钵,那散修的功法虽然比不了本门所传,但里面有一种神通,威力还是不错,到是用得着妖兽的魂魄。现在天气尚早,师姐可否带路,让小弟也见识一下那雪玉鸟。”

    两人便出了洞府,手拉着手,直奔试炼峡谷而去。只是杜子平二人刚刚飞走,山脚下走出一个人来,正是杨梦圜。他看着杜子平二人,口中喃喃地说道:“这杜子平果然化身为妖兽,只是这番模样,居然还能把云师妹泡上?不过,他胆子也真不小。”

    不多时,两人便飞了数百里,那琼娘说道:“放慢些,前面便是那雪玉鸟的巢**,莫要被它们发现了。”前面数十丈外,有一株参天古树,占地数十丈,树顶有一个亩许大小的鸟巢。还未待杜子平二人准备好,那鸟巢传出一声长啸,两只雪白的大鸟便飞到空中。

    这两只大鸟似雕非雕,似鸩非鸩,见了杜子平二人,两对翅膀用力一扇,空中便生出数十道风刃,迅捷无伦地斩了过来。杜子平见了,松开琼娘,嗖的一下,就迎了上去。

    琼娘吃了一惊,叫道:“那是裂风斩,锋利之处,不亚于飞剑。”话音未落,杜数十只风刃尽数斩在杜子平身上。只听得叮叮一阵乱响,杜子平竟然毫发无伤。他反手一抓,便将十余只风刃捏个粉碎。

    琼娘暗暗咋舌,心道:“这杜师弟一身金鳞竟然坚硬至此。”她哪里知道,就算没有这金鳞,杜子平的肉身也可以硬接上品法器,只是这么多风刃,连他的衣衫都没有斩破,足见这金鳞的护身之效了。

    一只雪玉鸟已来到杜子平的身前,双爪带着数道白色光芒,向他咽喉抓来。杜子平身体微侧,让过咽喉,也是一手抓了过去。这只雪玉鸟这一抓,就落到杜子平后颈之上,只见火星四冒,那金鳞丝毫损,这雪玉鸟到是一声惨叫,背上出现几道血痕,数只羽毛从空中落下。

    原来杜子平也趁机抓到这只雪玉鸟的背部,幸亏另一只雪玉鸟也抓了一下他的手掌,否则刚才那一抓,足以击毙先前那只雪玉鸟来。

    这两只雪玉鸟围绕杜子平上下翻飞,见裂风斩无效,同时一声长鸣,从嘴中射出两道白光来,正击在杜子平的身上。杜子平只觉两道寒气透体而入,心念一动,想起今日那冰魄寒光的心法来。

    他体内法力一转,这两道寒气便纳入丹田之中。杜子平见丹田之中并无异常,却见那雪玉鸟口中又射出数道白光,便一一收入体内。琼娘见了,急忙叫道:“这是雪玉鸟的本命神通寒霜冰煞,最是阴毒不过,师弟你要小心。”

    杜子平大笑道:“无妨。”双翅一展,带着一串残影,便来到雪玉鸟的身前。这寒霜冰煞可透过法器直接攻击对手,只是极为耗费法力,这雪玉鸟一时之间,也无法再释放出来。这两只雪玉鸟知道不是对手,便掉头飞去。

    这两只妖禽到也有些智慧,居然欲分为两个方向逃窜,杜子平一捏法诀,身上升起一层红光来,化为两道长虹,分头射了过去。这两只雪玉鸟躲闪不及,被这两道长虹透体而过,瞬间便化为两具干尸,从空中坠落。

    杜子平一招手,便将这两只雪玉鸟的尸体抓到手中,在空中一个盘旋,飞到琼娘身前,递了过去。同时,他另一只手在这两只雪玉鸟的尸体迅速地画了一个圆圈,便将这两只妖禽的魂魄摄入手中。

    琼娘一怔,顺手便接过这两只雪玉鸟的尸体。却见杜子平拿出一张兽皮来,将一只雪玉鸟的魂魄封印其中,双手一合,双掌之间冒出一道霞光。过了片刻,杜子平又取出一张兽皮来,依照前法,将另一只雪玉鸟的魂魄也炼化其中。

    琼娘道:“你这手制符之术,从何处学来?”

    杜子平奇道:“这是制符术吗?我只是修炼一种神通而已。”

    琼娘道:“不错,这是兽魂符,只不过你制作的方法过于粗糙,我爹爹那里有这套制符之术。一来这兽魂符制作极难,二来我没有制符的天份,也不知如何炼制。”

    杜子平道:“这神通的成功率实在太低,我现在才勉强达到五成。这次居然一举制成两枚兽魂符,实在是运气不错。”

    琼娘叫道:“成功率达五成?这兽魂符炼制极难,便是胎动期的修士成功率也不过如此,而且你这种手法过于粗糙,哪里及得制符士千锤百练的手段?我以为你能有一成,就不错了呢。想不到,你还是一个制符的天才。”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