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与美同行(求收藏,求红票!)

    杜子平心头一动,暗想:只怕我不是什么制符天才,这兽魂符之所以成功率这么高,真正的原因可能还在于冥王诀。

    他不欲在此事上多做纠缠,便叉开话头,说道:“咱们看看那雪玉鸟的巢**中还有什么瞧得上眼的物事。”说完,便飞向那树顶的巨巢。

    琼娘急忙跟上,却见这巢**中有四只半人多高的鸟卵。琼娘见了,美目一亮,说道:“这是雪玉鸟的卵,孵化之后,到是不错的帮手。”

    杜子平道:“那我先恭喜师姐得到四个帮手。”

    琼娘白了他一眼,说道:“这雪玉鸟是你一个人斩杀的,我如何能将这四枚鸟卵全都收下?看你这样子,想必如何孵化,你是全然不懂的。我便收回洞内,一起孵化,到时分你两只。至于如何让妖兽认主,你到我爹爹书房中的灵兽阁里找去吧。”

    说完,琼娘将这四枚鸟卵收起,与杜子平掉头飞往血魔宗。那琼娘问道:“子平,你刚才击杀那两头雪玉鸟的神通似蚀血魔光又非蚀血魔光,分头击敌,法力凝而不散,威力似竟不稍减,不知道是不是天罡地煞血兽变?”

    杜子平听她将称呼改了,也不以为意,回道:“师姐好眼力,就是这门神通。我今日也是第一次试着分击对敌,想不到威力居然丝毫不减。”

    琼娘又道:“子平,我与你打个商量。你猎杀飞禽容易,只是这试炼峡谷中妖兽藏身之所,你所知甚少,这段时间,我带你去猎杀妖禽,只是飞禽的尸首都得给我留下,如何?”

    杜子平道:“那敢情好,我对试炼峡谷不熟,有师姐指路,自是事半功倍,同时也避免碰上高阶妖兽,枉自送了性命。”

    琼娘笑道:“我虽然比你熟悉这试炼峡谷,但妖兽可不是原地不动的,说不定咱们就会碰上一个胎动期的妖兽,到是还得靠你带我逃命呢。”

    引气期妖兽所处的地带离宗门不远,两人正说话间,就离开了试炼峡谷。琼娘忙着回去孵化雪玉鸟之卵,便径自回到万竹峰。

    杜子平回到洞府,将护洞法阵激发,转身便进入龙渊壶中的寒室里修行。他现在在血魔宗地位稳固,已不再担心有人窥测于他。若不是他暗自揣测这龙渊壶中的妖兽,都是异种,早已进入其中捕杀,以获取血煞之气。

    他白日里炼化了那雪玉鸟的寒霜冰煞,便想起这寒室来。这寒室用了大量的万载寒冰,若非当年天龙逸士设有禁制,只释放出一小部份寒气,以杜子平现在的修为,片刻间便会冻成冰陀。

    杜子平依照冰魄寒光的修炼方法,将一股股寒气吸入体内,运行一个大周天后,化为一缕极细微寒气,进入丹田之中。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只觉丹田中的寒气越来越多,渐渐凝成一团透明冰雾,与那道幻影神光一左一右,随着他的呼吸一起一伏。

    他睁开双眼,见全身覆盖了一层寸许厚的冰霜,四股也有些僵硬,便收了功,走出密室,来到大厅之中。他捏了一个法诀,只见一道霞光闪过,面前出现一个金甲卫士来。他炼化了这龙渊壶后,这金甲卫士已可以随意幻化而出。

    这金甲卫士正是引气九层的修为,将一柄飞剑祭出,那飞剑在空中一顿,生出无数道剑光,化为层层鳞甲,如大浪一般向杜子平涌来。杜子平一捏法诀,一道剑芒在空中凝出,夹杂着龙吟,迎了过去。

    这剑芒斩过,如金甲卫士的剑光如波开浪裂,金甲卫士那柄飞剑一横,这才将这道剑芒挡住。杜子平双翅一展,从金甲卫士头顶掠过,掌中又是一道剑芒闪过,金甲卫士立即被斩成两截。

    杜子平虽然知道这引气九层的金甲卫士己不是他的对手,但也没有想到这斩龙诀威力如此之大。他又一捏法诀,霞光过后,出现一个胎动一层的金甲卫士。这金甲卫士一如之前,将剑光凝成层层鳞甲。

    杜子平一见这胎动期的卫士,便感到一股威压,几乎压得他透不过气来。当下他双掌一拍,在空中凝出两道剑芒,迎了过去。只是这次两道斩龙剑芒与那鳞甲一碰,如摧枯拉朽一般,登时被击个粉碎,那剑光鳞甲只是在空中微微一顿,便向杜子平直击过去。

    杜子平大骇,双翅一展,急忙飞到空中,金甲卫士的剑光擦身而过。透过身上的金鳞,几缕剑气刺得他肌肤生疼。他忙一捏法诀,将这个金甲卫士移出大厅。

    这金甲卫士所施展的法诀虽然被斩龙诀所克制,但它在剑术上的修为却仍远高于杜子平,加上它的修为又高出杜子平一级。杜子平毫无还手之力,若非他反应灵敏,背上双翅遁速奇快,刚才只怕就会要了他的性命。

    杜子平只觉一股冷汗透过金鳞,竟将他的衣衫都湿透了。他摇了摇头,现在引气九层的金甲卫士在磨炼剑术方面已毫无用处,而胎动期的卫士,实力太高,对他的剑术也一样毫无助力。

    次日一早,他又来到万竹峰,云重的书房。这次他率先进入的就是仙符阁,翻阅起兽魂符的制作方法来。这兽魂符的炼制原理,就是将妖兽魂魄融入符纸当中。只是原理虽相同,便炼制手法却有高下。

    按照这制符之术,这兽魂符炼制与普通符箓不同。普通的符箓,制符所用材料只需符纸即可。兽魂符除了符纸之外,还需要一些妖兽的精血所炼制的魂砂。若无此物,妖兽魂魄能封入符纸之中的机率连一成都没有,而且就算封入,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兽魂符的灵力也会散尽。

    杜子平读到这里,便将身上的兽魂符取出,仔细端详,却没有发现灵力消散的现象。他暗自琢磨,猜想可能是冥王诀之故。因为那制符术上写道,修炼鬼道功法的修士,炼制兽魂符的成功率更高,而且威力更大。

    他暗记这兽魂符的炼制手法,又翻阅了制符术最基本的常识后,来到灵兽阁。在这里,他记下了妖兽的培育方法,以及如何令妖兽认主的法诀。三个时辰转眼即过,他便又回到自家的洞府,却发现琼娘仍在洞府前等他。

    他笑道:“师姐以后不妨在万竹峰等我,我有空时都到那里去阅览典籍。”

    琼娘道:“我是一个闲不住的,每日出来修炼,八成都不在万竹峰,所以便在你这洞府处等你。”

    杜子平道:“既然师姐己经修炼结束,我也没有什么可准备的,咱们便去试炼峡谷吧。”

    琼琅点了点头,却伸手递过来一只玉瓶,说道:“这个玉瓶法器,是专门盛放魂魄的。看你昨日炼制兽魂符,我就知道你没有这等法器。”

    杜子平一喜,说道:“多谢师姐,这个法器倒是帮了我大忙。”

    琼娘道:“这次咱们要猎取的妖兽是血凤,距离相当远,因为要绕一个大弯,而且还不能直接飞过去。所以可能要花上个三五日。”

    杜子平奇道:“咱们直接飞过去,不就成了,何必要绕远呢?”

    琼娘白了他一眼,说道:“你以为别人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想不到吗?咱们绕的那块区域,里面有胎动期妖兽出没,如果嫌死得不快,你不妨试上一试。”

    这血凤名字中虽带有一个凤字,但与上古神兽凤凰却无半分关系,只是长得与凤凰有几分相似。它以血液为食,因此血煞之气较其它妖兽更为浓厚。对于修炼化血大\法的修士而言,实在是大补之物。

    两人一路之上,虽然遇到一些妖兽,但修为都不高,最多的才是引气三层。无论是杜子平还是琼娘,碰上这样的妖兽,实在没出手的**。两人在路上便谈论些道法来,杜子平这才发现,琼娘剑术修为相当不弱,根基扎得极牢,便虚心向她请益。

    琼娘到也不藏私,将云重所传的剑术要诀,一一向杜子平讲解。只是初时,杜子平有些问题还颇为浅显,但谈了没有多久,她便对杜子平完全改观,只觉杜子平剑术极为精湛,有的方面己超越引气期的水准。

    她想道:是了,这杜子平只跟了玉道人几个月,没有得到什么传授,只得自家埋头苦修。因此有些最基础的东西居然都会搞错,但他的天份实在太高,对剑术的领悟已达相当的水准。

    其实,她也只猜对了一半,杜子平自家修炼不假,但斩龙诀剑术天下无双,他又有金甲卫士陪炼,再加上他的天份也确实不错,这才达到这个地步。看看天晚,琼娘说道:“咱们找处地方,休息一晚。”

    两人四处寻找,不多时,便寻到一个山洞。这山洞里面虽不**,但血腥之气甚浓,琼娘便有些不喜。杜子平道:“无妨,我来把这些血腥气除去。”只见他身上升起一道红光,在这山洞之中一转,便将这血腥之气尽数吸取。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