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血煞魔尸(求收藏,求红票!)

    琼娘见了,说道:“想不到你这化血大\法还有这等用处。”说完,她取出一叠符箓来,在洞外百余丈外布下。

    “这是预警符,此洞颇有古怪,这里不见野兽与妖兽的粪便,因此应该不是妖兽的巢**,但里面血腥之气甚浓,还是要加些小心,”她做完这些后,便盘膝坐起,捏了一个法诀修炼起来。

    杜子平也打坐修炼,只是每当他刚入定之时,却总有一股血煞之气直冲头顶百会窍**,令他从入定状态中醒来。初时他并未在意,一连三次都是如此,心下不免有些骇然。那《化血真经》里记载,化血大\法固然威力极大,但易为心魔所乘,一不小心便会走火入魔。

    他暗自寻思,莫非这化血大\法不能再修炼下去了?就在此刻,他觉察到有一股极细微的阴寒煞气从尾闾**透入体内,体内的法力又是一阵翻涌。这股煞气与化血大\法的法力有几分相似,凶戾之处虽有所不及,但狂暴之处犹有过之。

    杜子平站起身来,却见地面慢慢地隆起,并发出土石翻动之声。琼娘听见异动,也睁开双眼,向这边望了过来。只听她口中发出一声低呼,用手一指,叫道:“你看!”杜子平顺着她手指方面望去,却见那边地上又隆起六处凸起。

    两人对望一眼,均从对方脸上看出谨慎之色。琼娘暗自想道:“当时只顾担心外面,没想到这祸患居到是在地下。”哗拉拉一阵响,这七处凸起四分五裂,从中钻出七只妖兽来。

    杜子平咦地一声,说道:“这两头是追风豹,那两只是大力金刚猿,这两头又是火焰熊,这只居然是雷电鹰。它们没有一个身具土属性,怎么会躲在地下?”这幸亏他去了灵阁,这才把这些妖兽都认了出来。

    琼娘面露郑重之色,说道:“这七只是炼尸,不是妖兽。”这时杜子平鼻端也闻到浓厚的尸臭之味,顿时也醒悟过来。

    他又仔细地看了一眼,心中一动,突然说道:“这是血煞魔尸!”原来那《化血真经》里记载一种炼尸之术,所炼的就是这种血煞魔尸。这血煞魔尸威力虽然奇大,但炼制过程极为血腥,而且杜子平手头也没有尸体可用,一直也没有试过这种神通。

    琼娘修炼的不是化血大\法,对血煞魔尸了解不多,因此最初也没有认了出来。但她毕竟是血魔宗的弟子,听到血煞魔尸这四个字,她更是吃惊非小,叫道:“这是玉龙峰上那位同位炼制的?难道他不这知道现在这血煞魔尸已是禁止低阶弟子祭炼的吗?”

    血煞魔尸威力无穷,轻易便可力压同阶修士,原本是血魔宗中修炼化血大\法一系的弟子最爱修炼的神通之一。只是这血煞魔尸要时常以鲜血喂养,暴戾异常,即便是引气期的魔尸,轻易也会屠尽一村一镇之人。

    血魔宗遭受三大门派打压,低阶弟子不能随意出宗门。在这种情况下,若有低阶弟子祭炼血煞魔尸,只怕在宗门内便打杀起来。因此已禁止胎动与引气期的弟子祭炼。只是杜子平平日里苦修,又不与别人交往,因此才不知此事。

    琼娘到不担心这七只魔尸是金丹期以上的本门前辈所祭炼。若是这样,这七只魔尸体根本不会放在这里,早已领回宗门了。杜子平则运起真龙之目,扫了一眼这魔尸的修为,居然均是引气九层。

    二人虽然吃惊,却不慌乱。这两人已是引气绝顶的人物,这七只魔尸实力固然强悍,只是无人指挥,灵智低下,应是不难对付。这时,琼娘面色突变,低声道:“预警符有反应。”

    两人同时想道:“莫非这炼尸的主人来了?”琼娘又道:“如果是炼尸之人,只怕他会杀人灭口。”

    杜子平微一沉吟,说道:“师姐,那预警符是你布下的,你到外面看一看,倘若来人实力太强,咱们就先避上一避,只要有一人逃了出去。那人就不敢对余下之人下杀手。”

    杜子平这话实际上就是告诉琼娘,倘若对方是胎动期高手,她就快些逃跑,不要管他了。琼娘心下感动,说道:“这块玉牌你拿好,如果有反应,便快些离开。”说完,她抛出一块绿色玉牌来。

    不提琼娘出去应敌,杜子平知道需要痛下杀手,快些结束这场战斗。他双掌一分,两道剑芒劈了过去。琼娘不在眼前,这斩龙诀施展便无顾虑。当头那只火焰熊把嘴一张,喷出一股火焰来。

    这股火焰还夹着浓浓的腥臭之味,显然蕴有剧毒,只是又如何能挡得住斩龙剑芒,立时将火焰从中劈开,斩在这头熊尸双肩之上。但见黑血飞溅,两只熊臂也飞了出去。但这头熊尸,似乎丝毫没有觉得痛楚,大踏步走了上来,又是一条火舌,向杜子平卷去。

    杜子平虽然不惧这火焰,但这火焰中的剧毒能否抵挡得住,却是没有把握,双翅一展,人飞到半空之中。这时那只雷电鹰却逼了上来,一只黑黝黝的巨爪,向杜子平面上抓来,这巨爪也带着腥臭之气。

    杜子平身体横移,那两只追风豹吐出十余道风刃,尽数斩向他的前胸。这风刃没有任何尸毒,杜子平不躲不闪,任凭这风刃击在身上。

    风刃一触即碎,那两只大力金刚猿纵身一跃,抓住杜子平的双臂,欲将其从空中扯下来。杜子平没有想到这两只猿尸行动如此之快,当下双臂用力,双翅一扇,反将这两头大力金刚猿扯得双足离地。

    那头火焰熊大吼一声,也从地面上跃起,磨盘大小的拳头便击了过来。那拳上裹着一层厚厚的尸气,与寸许长短的的火焰。那只雷电鹰也闪电般从杜子平后面攻来。杜子平大喝一声,身上泛起一层金光,双臂一轮,将这两头大力金刚猿轮起,挡住那头火焰熊的双拳。

    他现在肉身的力量极大,这次又施展了化龙诀,这两只大力金刚猿虽以力大闻名,却也抵挡不住。轰的一下,又听见喀嚓数声,这两只巨猿的脊椎似乎都被打断,但这二猿依然不肯放手。

    这几只妖兽被炼成魔尸之后,灵智较生前更为低下,但却丝毫不知痛楚。就在此时,那只雷电鹰双爪也到了杜子平的身前。杜子平身上升起一道红光,穿过这只雷电鹰身体。那雷电鹰惨叫一声,从空中坠落于地。

    这天罡地煞血兽变霸道异常,饶是这只雷电鹰已被炼成血煞魔尸,这一身毒血也被尽数吸摄。杜子平双臂一抖,又是两道斩龙剑芒,将这两只大力金刚猿斩成两截。身上红光又闪,化出两道血光,将这两具猿尸的尸血亦摄入其中。

    杜子平一得自由,双掌拍出一道斩龙剑芒,化为一条剑河,向那两头追风豹卷去.他却将身子一抖,一道血网将那头断臂火焰熊困住。那两头追风豹灵智似乎更高,不似其它妖兽,只知道勇猛向前,便分头一窜,拟避开这道剑河。

    谁知这条剑河在空中一个转弯,便将一头追风豹围住。这时杜子平已将那头断臂熊尸结果,便直接另一头熊尸而去。那大力金刚猿刚才那一抓,也带有尸毒,杜子平却安然无恙,对这些魔尸再无畏惧。

    那头熊尸见杜子平直奔它而来,不但不躲,反而迎了过去。它刚来到杜子平的面前,只见人影一花,眼前已失去了敌人的踪影。杜子平虚空一点,一道血光没入这熊尸体内。这时。那道剑河已将那只追风豹斩成一堆碎肉。

    但见血光一闪,那追风豹的血肉之间便飞出一缕黑血来。转瞬间,那追风豹的碎尸便成一堆肉干。

    当杜子平解决了最后一只追风豹后,琼娘从外面进来。她见杜子平居然这么短的时间内将这七只魔尸全部斩杀,不由得大吃一惊,说道:“子平,想不到你现在实力如此雄厚,即便是胎动期的修士,斩杀这些魔尸,也不过如此吧。”

    杜子平摇了摇了头,说道:“这些魔尸生前都是妖兽,本来灵智就已低下,现在脑子更加不清楚了。没有人来指挥,它们的实力,十成能发挥个两三成就不错。”

    琼娘说道:“外面刚才来了两只妖兽,我把它们斩了,想来助你一臂之力,谁知你下手这么快。”

    她又看了看这七个土坑,“咦”的一声。

    杜子平问道:“怎么了?”

    琼娘道:“这七个埋尸地点,到颇有讲究,居然布了一下七煞追魂阵来。这地下只怕还有些其它物事。”

    杜子平对阵法尚不了解,闻言道:“咱们是否要来一个掘地三尺?我来当苦力,师姐你在旁指点我一二。”

    琼娘笑道:“用不着你来出苦力,我自有办法。”只见她把手一扬,一张符箓飞到空中,射出一道霞光来,这霞光中便走出数十个大汉来。她娇喝一声,说道:“你们在这个地方向下挖。”说完,她用手一指这七个洞**围绕的中央某处,划了一个直径三尺左右的圆圈。

    杜子平一怔,这居然是撒豆成兵符,威力与他从那几个散修手中得到的也相差无几。只是那些散修符箓所化士兵,却不会那些大汉一般,对琼娘言听计从。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