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火云雀(求收藏,求红票!)

    三只火云雀六只羽翼一展,空中便出现一片丈许方圆的火云,一字排开,向两人激射而来。同时,空中又形成数十只三尺见方的鸟爪,紧跟着火云之后。施展完上述神通之后,这四只火云雀双翅一扇,瞬间便来到二人头顶之上,寻隙攻击。

    杜子平暗赞一声,这火云雀果然厉害,这两道神通,修为略差些的,一不小心便会身死道消。即使能避开,只怕也会手忙脚乱,它们定然会趁机攻来。哪里象那七只魔尸,全然不知如何利用自家的本事。

    其实那七只魔尸的实力,以一对一,就算不及这火云雀,也不会如此不济。之所以被杜子平片刻间杀个落花流水,其主要原因就是这七只魔尸尚未祭炼完成,灵智过于低下。

    杜子平反手抓住琼娘,身体在空中一拔,便避开这三朵火云,另一只手一点,空中便出现一柄化血刀,化为一道长虹,将那些爪影全都斩碎。

    琼娘将手一挣,从杜子平手中抽出,说道:“不用管我,我也有自保之道。现在少一只火云雀,正好快些将它们斩杀。”

    这时,那三只火云雀却已绕到二人身后,并成一排,身上火焰四射,连成一大片火云,将这三只妖禽隐入其中。这片火云随即便攻了过来,虽然这三只火云雀不会结阵之术,但这番联手,声势也是浩大之极。

    杜子平身上血光大盛,一头便扎进这火云之中。琼娘将飞剑祭起,却只在头上盘旋,不敢刺入火云之中。那火云已将杜子平团团裹住,令她无法分清杜子平身在何处。这飞剑化做一道长虹,在她周围布下一道剑光圈子。

    那三只妖禽在火云之中飞来飞去,释放出朵朵火焰,与火云一起尽数攻向杜子平,偶尔有些许火云扑向琼娘,也尽数被她的剑光圈子排开。只是杜子平却觉得法力流失加快,不由得微吃一惊。他昨日进入那寒冰地煞之中,尚无这种现象出现,这火云雀的威力居然还在寒冰地煞之上。

    这三中妖禽藏身于火云之中,本来是极难被发现,但在杜子平的真龙之目下,看得清清楚楚,只是在火云之中,这三只火云雀来去自如,杜子平几次攻击均未得手。他心中一动,将化血刀也护在身前,故意偶尔露出空当,让火云雀的爪影与火焰击在血光之上。每次击中,都令那护身血光一阵波动。

    又见几道爪影击在杜子平身上,将他的护体血光削得只剩下薄薄一层。他一捏法诀,化血刀向前斩去,双翅一展,身体却向上飞去,便要冲出这火云之中。一只火云雀恰好就在他的头上,双爪径直奔他头顶抓来。

    杜子平陡然大喝一声,这只火云雀在空中微微一晃,护体血光化为一张血网将烈焰与它紧紧围住。他的身前立即便露出一块空隙,没有了护体血光,虽然这火云一样不能对他构成伤害,但这衣衫定会彻底烧毁,外面还有一个琼娘呢,他自是不肯露丑,急忙趁机从火云中钻出。

    这妖禽毕竟不是人类,没有看出杜子平那是诱敌之计,如今只得释放出朵朵火焰,拟破开血网。杜子平一击得手,哪肯放过,一捏法诀,血网越收越紧,将这只妖禽从火云中扯出。另外两只火云雀见势不妙,便驾驭着火云追了过来。

    琼娘见了,知道这天罡地煞血兽变一击之下,那火云雀定然陨落,现在杜子平引而不发,是怕这火云雀的尸体被火云吞噬。当下一声娇叱,飞剑在空中旋转起来,化为一个光盾,将火云拦下。

    这时,那张血网猛然一收,便没入这只火云雀的体内。饶是这妖禽身体已是法器难伤,也无法挡得住这化血大\法中的第一神通,立即化为一具干尸,向地面坠去。杜子平一招手,就将这具妖禽尸体收入法宝囊中。

    这火云雀少了一只,火云的威力顿时大减。杜子平一声长啸,掉转头来,再次钻入火云当中,这次就没有出现法力加速流失的现象。他心中大定,化血刀化为一条血蛟向一只火云雀斩去。

    那火云雀喷出一道火焰,瞬间就被血蛟淹没,它展翅急飞,向旁窜出数丈。不过它身躯果然坚硬,刀光激荡之下,连羽毛都没掉落一只。只是这样一来,两只火云雀联手之势立时便被瓦解。

    琼娘看上去温柔可人,实际上也颇为自负。她在血魔宗门引气期也是顶尖的高手之一,但这一路而来,杜子平却把她当成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女子看待,令她颇为郁闷。这时,对手只有一只火云雀,飞剑一圈,竟化为一个剑光囚笼,将那只火云雀困在当中。

    杜子平一捏法诀,那条血蛟身体一舒,张牙舞爪,横冲直撞,但见刀光闪烁,向那只火云雀劈头盖脸地砸将下来。那只火云雀双爪一迎,也化出七八只赤红爪影,将这条血蛟拦下。一声巨响之后,那妖禽立即便被击飞。杜子平羽翼展动,化做一道金光,立即便赶到上头,右手一伸,一道血网,便将这火云雀困住,片刻又化为一具干尸。

    杜子平料理了这火云雀,回头观看琼娘斗法。只见剑光如真似幻,若有若无,火云雀的护体火光,如狂风中的烛光,随时都能熄灭。杜子平暗想,琼娘这幻剑诀,果然不愧为一个幻字,犹如万花筒一般,若换了自己,只能凭借肉身强横,或斩龙剑诀与天罡地煞血兽变,正面硬抗,若是防御,是护不周全的。

    与琼娘交手的火云雀,也知道大势不好,向空中一钻,便撞出了这剑光囚笼。这妖禽的肉身坚固,但琼娘岂是庸手,立即在它身上划出十余道伤口。只是这火云雀钻到剑光之外,琼娘便暗暗叹了一口气,情知这妖禽遁速极快,单凭自家,已是无法留下它了。

    杜子平在旁早做好准备,倏地一下,便来到这只火云雀的面前。一只带着数寸长短血芒的大手当头罩下,转瞬就将它血肉吸个干净。杜子平将这三只火云雀的魂魄摄入玉瓶之中,就将这三只妖禽的尸体交给琼娘。

    琼娘接过来,说道:“趁那只火云雀尚未回来,咱们再探一下它们巢**。”杜子平自是应允,两人飞到一株大树之上。

    这颗大树通体火红,高入云霄,其盖如伞,也不知是什么异种,杜子平不禁多瞅了两眼。琼娘笑道:“此树名为赤红木,只是少见,对修道之人却是没有什么用处。否则门中长老早就砍伐了,哪里轮得到火云雀在这里筑巢。”

    火云雀的巢**也如雪玉鸟一般巨大,二人刚进入其中,就觉得一股强横之极的威压。两人一惊,不约而同地叫道:“胎动期的妖兽!”

    只见巢**之中还卧着一只火云雀,这只火云雀身体将其余三只要大得多,那股威压便是从它身上发出。杜子平暗暗叫苦,这番只怕是死定了。只是琼娘却眼睛一亮,说道:“你看它灵气微弱,想必是刚刚进阶,尚处于虚弱期。”

    琼娘一边说着,一边将飞剑祭出,只一闪,便到了那只火云雀的头上。那火云雀把嘴一张,喷出一道细若游丝的红光,叮的一下,那飞剑便击飞出去,轰的一声,插入墙壁之上。这一刹那,琼娘竟然失去了对飞剑的控制。

    这道红光看似弱不禁风,威力却是极大,余势未衰,向琼娘击了过来。琼娘还来不及惊骇,只见红光一闪,便已来到身前。这时她身上冒起一道白光,将这道红光挡下,但琼娘身体也凌空飞起,跌落在地,晕了过去。

    杜子平大骇,身形一闪,拦在琼娘的身前。他一眼瞥去,便知琼娘虽然昏迷不醒,却无大碍。他也瞧得清楚,这只火云雀气息萎靡,的确是处于虚弱期。若是在外面,他自然抱起琼娘,能逃多远,就逃多远。只是现在在这火云雀的巢**中,除了硬拚,别无他选。

    他一捏法诀,两道青色龙形剑芒,隐隐夹杂着龙吟之声,刺了过去,身上红光一闪,形成一朵血云,落向那火云雀。同时,那柄化血刀也呼啸着斩去,仿佛是一只噬血的恶魔一般。做了这些,杜子平犹如觉得不足,双掌一拍,空中便落下数道雷光。

    若是引气期的妖兽,他定当扑了过去,施展龙神拳来,但他唯恐对方还有什么其它手段。自家这般冲去,那就是羊入虎口。那火云雀依然是一道纤细的红光迎了过去,将斩龙剑芒、天罡地煞血兽变所化血云与化血刀尽数拦下。

    只是这三种神通威力也极大,那道红光在空中微微一颤,发出极细微的一声,断成数截,化为点点灵光,消失在空中。那数道雷光没有任何抵挡,正落在这妖禽的身上,只听得噼噼啪啪一阵数响,那妖禽发出一声惨叫,身上的翎羽也根根树起。显然即便没有受伤,这妖禽也是疼痛难当。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