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认主(求收藏,求红票!)

    他叹道:“我这等小伤养上几日便好了,有什么打紧的,居然让师姐这般劳累,替我炼丹。”

    琼娘笑道:“我这也是为我自己考虑,你的伤好了,也好早日陪我前去猎杀妖禽啊。”

    杜子平道:“这样的话,若能得师姐玉手亲自为我炼丹,我多受几次伤到也值得。”

    琼娘嗔道:“少贫嘴,对了,我已经向门内禀告了那处寒冰地煞。宗门记了咱俩一功,不日里就会有赏赐发下,而且还会允许咱们无偿使用。还有过几日,你到我洞府去一趟,那四枚雪玉鸟快孵化了,你得先准备一下认主。”

    琼娘与杜子平聊了几句,便告辞飞回万竹峰去了。杜子平回到洞内,取出一枚天心丹来,只觉这灵丹散发的药香之中,似乎还淡淡地有几分琼娘身上的香气。

    他反复看了几眼这天心丹,便吞入口中。这天心丹入口时又香又甜,咽到腹中之后,口中的余味又变成又苦又涩。杜子平砸了一下嘴,只觉一股酸酸的味道又泛了上来。

    这天心丹的药效果然极佳,不多时,杜子平便觉得一股暧意从丹田中升起,瞬间便流向四肢百骸与奇经八脉当中。这股暧意随即便变得火热,令杜子平全身上下感到极为舒爽,身上的血痂脱落下来,连体外的金鳞也开始弥补细缝,又变得光彩起来。

    同时,杜子平只觉得体内经脉也略略拓宽了些,骨骼似乎也变得更加轻便坚固。杜子平由于无人指点,自行修炼,不免有时会过于激进,对身体造成些暗伤。平日里他并不知晓,只是这次天心丹服用之后,将这些暗伤清理完毕,这才让他觉察到骨骼经脉之间的异变。

    他又进入龙渊壶的寒室之内,修炼那冰魄寒光。那道玄阴神煞早已经放置其中,这次杜子平见到,觉得这玄阴神煞似乎灵性与威力双略微地增加了一丝。虽然这幅度极其微弱,但杜子平仍切实地感受到了。他暗暗心想,照此下去,这道玄阴神煞不出十年,品级便会上升。

    服用了天心丹,又过三日,杜子平只觉伤势尽复。不过,令他有些郁闷的是,尽管他吸摄了那么多妖兽的精血,但天罡地煞血兽变威力却丝毫没有增加。他的化血大\法在引气期已经修炼到头了,因此所吸摄的妖兽精血,全部用于天罡地煞血兽变的修炼之上。

    他觉察到这些血煞之气全部被那天罡地煞血兽变所吸纳,但任凭这血煞之气如何增加,天罡地煞血兽变仍无半分变化。期间,他将那飞天果服下一枚,那飞天果味道不差,进入腹中,却生出一股微凉之意。他足足费了一夜工夫,这才将飞天果彻底炼化。

    杜子平站起身来,背上双翅微微扇动,身形立时消失不见,几乎与此同时,百步之外他的身形显露出来。他心头一喜,这飞速果然又快上三分,似乎较当年禇岳也差不了多少。

    在龙渊壶的山谷之中,一阵微风吹过,半空中显露出杜子平的身影来。他微微一笑道:“这飞天果果然有助于风遁术的修炼,之前我修炼多次,这风遁术总是有一层阻碍。这次却一举成功。”言罢,他身体一转,便又回到洞府之中。

    他伤势好转之后,想起琼娘所说的雪玉鸟快要孵化之事,便直奔万竹峰而来。那琼娘洞府在万竹峰灵花谷之中,鉴于她地位超然,一个人就独占了整个灵花谷,整个万竹峰却也无人反对。杜子平飞到了灵花谷外,便落到地面上,缓步向前走去。

    杜子平步入谷中,但见眼前百花如锦,是一片锦簇山谷,山谷右面一道瀑布自山巅飞挂而下,飞珠溅玉,灿烂如银,泻入下方的水潭中,水声并不震耳,反而如鸣琴奏玉,听来但觉神清气爽,潭水溢出,汇成一道溪流,瓣瓣桃花沿着溪水流下,微风吹过,花香极是醉人,好一处洞天福地!

    走不多时,花丛间隐隐露出一些亭台茅舍,杜子平知道那必是琼娘洞府所在,便快步走上前去,取出一枚玉简,说道:“琼娘师姐,杜子平求见。”说完,玉简便化为一道白光,飞入其中,片刻之后,只听见一个娇美的声音:“子平来了,快快有请。”

    话音刚落,只见远远一声鹤唳,三五白鹤,从空中落了下来,杜子平一怔,这些白鹤都是引气期四五层的妖禽,居然都被琼娘驯服作为接引使者。白鹤到了他的身边,衔起了他的衣袂,领着他走入繁花深处。刚转了个弯,眼前突然出现一间木屋。

    杜子平不由得心中一动,这灵花谷的阵法非同小可,以他的真龙之目,之前竟然没有发现这间木屋。只见一名少女俏生生的站在门口,乌黑的长发松松地挽了一个发髻,一身轻纱皎白如雪,一双美目,竟似比天上的晨星还要明亮几分,正是琼娘。她嘴角噙着笑意,盈盈地走了过来。

    琼娘笑道:“子平今日怎生有空,到我这里来啊,请入内一叙。”说完,玉手一挥,那木屋的门吱的一声,自动开了。

    杜子平随琼娘进入其中。屋内到是极为简洁,中间一张青玉案,案上一只香炉,袅袅地冒着青烟,散发出淡淡的香味,地上有一个pu+tuan,除此之外,竟一无所有。

    琼娘衣袖轻轻虚空一拂,凭空便现出两张白色玉椅,与一张玉桌,桌上摆着两杯清茶,还丝丝地冒着热气。“这茶是本山特产,名为七玄灵花茶,对提升修为有一定的补益的,”琼娘做了一个请用的手势。

    杜子平饮了一口,只觉满嘴生香,入喉之后,竟察觉了体内的灵气似乎增加了那么一丝,不由得连连赞叹:“好茶,师姐好手段。”

    “师弟既然喜欢,一会儿离去时,便带回去些,”琼娘微微笑道。

    杜子平放下茶杯,说道:“我也不瞒师姐,前些日子,师姐说那雪玉鸟卵快要孵化了,我特意过来瞧上一眼。”

    琼娘斜睨他一眼,口中说道:“我就知道你无事不登三宝殿,平日里从不见你过来。”她嘴里这般说着,却转身向一间密室走去。

    杜子平跟在身后,只见那密室之中放有四只巨卵。琼娘道:“这认主仪式,你都知道吗?”

    杜子平点了点头,说道:“前些日子,在云师叔祖那里已经记下了。”

    琼娘道:“看来你是有准备的了,这四只卵,你选哪两只?”

    杜子平道:“随师姐怎么安排都可,我这里是没有什么主意的。”

    琼娘微一沉吟,说道:“妖兽未孵化出来之前,任谁也分不出来品质高低。也罢,左面那两只归你了,右面那两只便是我的。你布下认主仪式吧。”

    杜子平走上前去,在地面画了两个复杂的阵形,然后将这两枚巨卵置于其中。他咬破食指,向这两枚巨卵各滴上数滴,又捏了一个法诀,那数滴血液便滴入巨卵之中。

    琼娘见杜子平这认主仪式毫无错误,便也依照杜之平的方法将剩余两枚巨卵认主。

    杜子平道:“琼娘师姐,我的伤势已好。倘若你没有什么事情,明日咱们便可再去猎杀妖禽了。”

    琼娘道:“也不差这几天,你还是把伤在将养几日吧。”

    杜子平道:“师姐的灵丹妙用无穷,我现在不但伤势尽去,犹胜之前,而且我也想磨炼一下我的法术神通,也好在宗门大比中夺魁,见识一下云海是何般模样。”

    琼娘嫣然一笑,说道:“好吧,明天你从书房中出来,咱们便去猎杀妖禽。只是这次宗门大比,我也会参加,炼制出百花羽衣,我的实力也大增,到时我可不会让你的。只怕你辛辛苦苦为我猎杀的妖禽,反而到成了你在宗门大比中的一大对手。”

    杜子平微微一怔,说道:“不是老弟子不能参加吗?师姐怎生获得这个机会?”

    琼娘啐道:“宗门大比十年一次,每个内门弟子可以参加两次,除非他已经进阶胎动期。你以为师姐会这般老吗?”

    杜子平笑道:“这到是我唐突了,不过进入云海只需宗门大比进入前三即可。师姐倘若想夺魁,小弟自当退避三舍。”

    琼娘嗔道:“我才不想让你让我呢,你要是让我,我便夺魁,也不会喜欢。”

    从第二天起,杜子平又恢复之前修炼生活,白日里与琼娘一同猎杀妖兽,或是在万竹峰阅读典籍,晚上苦修各项法术神通。

    一晃数月过去,那琼娘百花羽衣所缺的一十三种妖禽早已经猎取完毕,但她依旧带领杜子平猎杀各种妖兽。只是早已不限于妖禽了,杜子平到也习惯这种生活,这数月间,他猎杀妖兽数十种,共百余头,虽然天罡地煞血兽变所积赞的血煞之气又浓厚许多,但这门神通的威力到未见有什么进展。

    自从他在云重那里学得炼制兽魂符之法后,这兽魂符炼制的成功率居然达到百分之百。只是这兽魂符对他现在的用处也是不大,他又炼制了十几张后,就不再炼制。余下妖兽的魂灾尽数封存到玉瓶法器之中。

    这日他正待前往万竹峰,却听到洞外一个声音传了进来:“杜子平师弟可在否?愚兄陈升来访。”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