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情之一物(求收藏,求红票)

    雷昊道:“初时我以为他是妖兽,因此便一刀斩去。后来听说他就是杜子平,是本宗创始以来,唯一一个修炼天罡地煞血兽变的修士,便想试试他的实力。”

    云重笑道:“当面扯谎,你要是知道杜子平这个人,开始时就不会把他当成妖兽。杜子平这孩子人到是挺不错的,两次救了琼娘,我便允许他到我的书房里阅览典籍。即便他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为了琼娘,你也应该报答他才对,而不应视若仇敌。”

    雷昊听到这里,微微一怔,心下却更是不愉,看来琼娘与杜子平近段时间走得很近,绝非空**来风。但云重这话在情在理,他只得口内答应。云重察言观色,知道雷昊口不应心,也不拆穿,却询问起修为上的事来。

    两人聊了一个时辰左右,雷昊始终想不出什么法子,来迂回探讨云重的口风,不过云重对他的态度一如既往的亲热,到让他心下稍宁。

    就在此时,竹楼外又传来一个声音,“师父,弟子万鹤有事求见。”这万鹤是云重的亲传弟子之一,平日里甚得云重的欢心。

    云重道:“你进来吧。”话音一落,一个四旬上下的中年文士便走了进来。云重见了,说道:“你又有什么事啊。”

    这万鹤一眼瞧到雷昊,说道:“雷师兄也在这里,那太好了。我这次来,其实是找师父向雷师兄那里求个情。”

    云重说道:“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万鹤说道:“万竹峰有两个内门弟子,名字唤作方白与朱洪,今日里得罪了雷师兄,要被罚云黑风崖面避三年。那方白与我是同乡,他的兄长方云与我颇有交情,所以找上我来,希望能雷师兄能饶了他们两个。尤其是那个方白,他实在是冤枉。”

    云重奇道:“他们两个因为什么事情得罪了雷昊?居然雷昊不经过刑罚堂,便要直接处罚他们?”说到后一句时,云重的目光瞧向了雷昊。

    雷昊说道:“这两个弟子嘴巴里不干不净,居然对琼娘师妹无礼。”

    云重一怔,说道:“到底是如何一回事?仔细讲给我听。”

    雷昊一咬牙,便将这两人所说的话一五一十的转述出来。云重听完,面色一沉,说道:“就这种人物,万鹤你还敢到我这里求情?雷昊罚得轻了,我看这两人得去面壁十年。”

    万鹤施了一礼,说道:“师父,那方白口中对琼娘师妹丝毫没有不敬之意啊,而且这两人不过是引气八层的修为,根甚尚未扎好,面壁三年,一身修为就会化掉大半,倘若是十年,只怕连尸骨都找不到了。”

    云重想了想,说道:“这方白是有些冤枉,就放他一马吧,你回去告诉他,没事就不要乱嚼舌根。那个朱洪,老老实实地在黑内崖上待三年罢。雷昊,你看这么做,怎么样啊?”

    雷昊道:“但凭师叔做主,小侄无话可说。”

    待万鹤走后,云重说道:“我道你今日为何对杜子平出手,原来是因为这个。我一般不出万竹峰,所以很多事情也不清楚,只是杜子平在书房的时候,琼娘从来就没有来过这里,而且在我的灵识感应的范围内,从来就没见过,他们二人在一起过。”

    云重又道:“因此,只怕你是误听人言。也罢,你在这里等着,我把琼娘叫来,问上一问,便清楚了。”

    雷昊道:“方才我去过琼娘的洞府,她说正在炼器,不能分身,所以没有见我。”

    云重眉头一皱,说道:“炼器?就算她炼制那百花羽衣,也不至于不能分身啊。”说道,拿出一枚玉牌,说道:“琼娘,为父有事要找你,你快些过来。”说完,云重将手一放,那玉牌化作一道青光,飞出竹楼之外,在空中闪了两闪,便消失不见了。

    雷昊见了,暗想,云师叔三年不见,这修为似乎又有长进,这手飞剑传书的神通,就比三年前要强上几分。

    不多时,只见竹门一开,一道清丽无双的倩影走了进来,正是琼娘。只见她玉容清减,更显窈窕轻柔。雷昊一见她,登时热血翻涌,却说不出什么话来。

    琼娘见了雷昊,面上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说道:“雷师兄也在这里啊,不知爹爹,你找我何事啊?”

    云重道:“你最近是不是与杜子平走得很近?”

    琼娘心中一突,说道:“我要炼制百花羽衣,他需要大量的妖兽精血来修炼他那门天罡地煞血兽变神通,因此我与他联手进入试炼峡谷多次,怎么了?”

    云重道:“你可知道,门内弟子人人都言,你对杜子平有意,你行事从来不瞻前顾后,就是这样鲁莽,连累了你自己的名声不说,还害得人家雷昊脸上无光。”

    琼娘脸色一板,对雷昊说道:“原来我的一举一动已经令雷师兄声名扫地。这样的话,你不妨退婚,以免让你日后抬不起头来。”

    雷昊满头大汗,说道:“不是这个意思……”他平日里到也不是笨嘴拙舌之人,只在一到了琼娘面前,却连话也不会说了。

    云重喝道:“胡说,我问你,你好好说话便是了,为何又要呛雷昊?你与杜子平若没有私情,以后就走得远些,以免让旁人说三道四。”

    琼娘正色道:“杜师弟对我有两次救命之恩,我帮他一把,同时也为了我自己,我们之间光风霁月,坦坦荡荡,又碍着谁了?哪里想得到雷师兄还为此打翻了醋坛子?”

    雷昊听到这里,半信半疑,只是这心里到是有些放下了。他又聊了几句,便起身告辞。琼娘却对他说道:“雷师兄,我也要回洞府了,咱们三年没有见面,你送我回去,好吗?”雷昊闻言大喜,忙不迭地答应下来。云重望着他二人走出竹楼,面色却越发沉重。

    两人慢慢步行下山,雷昊几次想张口说话,却不知说什么好。琼娘看了他一眼,嫣然笑道:“雷师兄,怎么几年不见,还生份了不成?”

    雷昊瞠目结舌,更是无言以对,口中嗫嚅道:“没,没有。”

    琼娘抬起头,望着雷昊,柔声道:“雷师兄,你年经比我大,经历的事情比我多,怎么会连这点事,都看不出来?”

    雷昊一怔,未及答话,琼娘又道:“你想,倘若我移情别恋,就算不顾忌你,也得顾忌雷伯父,怎会让这么多弟子看到?你可不能被那些乱嚼舌根的人蒙骗。”

    雷昊见琼娘星眸带露,俏眼含情,心下一阵迷糊,只听见琼娘又说道:“雷师兄,我一直敬你是一个光明磊落的男子汉,而且你也一向胸怀宽阔。可不要因此去找杜子平的麻烦。这样一来,不但会被人说你恩怨不明,只怕对你日后执掌本门还会有些障碍,我还要当未来的掌门夫人呢。”

    雷昊见琼娘如此为自己着想,心头一热,冲口而出,“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再去找杜子平的麻烦。”

    琼娘幽幽地道:“只怕你到时脑子一热,又什么都不顾了。”

    雷昊正色道:“琼娘,我答应你的事情,什么时候没有做过?倘若你还不信,我便发下血道誓言。”

    琼娘道:“不用你发什么血道誓言,我信得过你。只是你一定要记住,你伤了杜子平,不但有可能毁了你在本门的大好前程,同时也会让我背上望恩负义的名声。”

    两人又说了几句,琼娘道:“雷师兄,你回去吧,我还要炼制百花羽衣。这百花羽衣是改进版,我打算再将一件宝物融入其内,因此也是心中有些没底,等我炼好了这件羽衣,咱们再见面,好吗?”雷昊点了点头,望着琼娘的身影消失,也飞到空中,心中畅美难言,直奔玉龙峰的自家洞府而去。

    琼娘来到自己的洞府之内,却见云重安坐于洞内。她不由得一怔,说道:“爹爹,你怎么来了?”

    云重哼了一声,说道:“你骗得了雷昊那个傻小子,骗不了我。”

    琼娘闻言,面露扭捏之色,低头不语。她深知父亲精细过人,刚才那番做作,瞒不过去。

    云重看了她一眼,柔声道:“琼娘,那杜子平虽然不错,但雷昊是掌门之子,这口气就算他能咽下去,雷九天也咽不下去。更何况杜子平现在这副样子,你又如何能嫁给他?”

    琼娘闻言,抬起头来,仍是一言不发,只是神色凄苦,目光之中却又是缠绵万状、难分难舍之情,让云重不由得感到心中隐隐做痛。云重叹了口气,知她对杜子平已是情根深种,爱之入骨,心想这正是她天生任性痴情的性子,怕是难以化解。

    他站起身来,喟然说道:“若是别的事情,为父也能帮你。只是此事牵扯到雷九天。我要是出面退婚,定然害了杜子平。”

    琼娘一怔,说道:“爹爹,雷昊己答应我,不会伤害子平。子平也说了,等过了宗门大比,他便要进阶胎动期,然后便离开宗门,寻找化龙诀。只是我还是有些不放心,爹爹,你能不能暗暗帮他一把,别让他出事。”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