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凤七落败(求收藏,求红票!)

    杜子平把手一松,孙玉立即瘫倒在地。那老者面露惊异之色,说道:“杜子平获胜。”这时从台下上来两人,将孙玉扶起,抬了下去。杜子平也下了擂台,回到自己的位置。

    这时台下有人说道:“杜子平那是什么神通,怎么这么了得,孙玉用的是高级金刚符,居然如此不堪一击。”

    另一人说道:“杜子平遁术极快,谁要是与他交手还真得小心。”

    那雷鸣也吃了一惊,向雷昊问道:“昊哥,这杜子平用的是什么神通?”

    雷昊道:“没什么神通,只不过他那一对翅膀,速度太快,孙玉措手不及罢了。他那一抓,完全是肉身的力气。”

    “肉身力气?那孙玉用的可是高级金刚符啊,”雷鸣说道。

    “那杜子平的速度太快,那张高级金刚符还没来得及将威力全部释放,便被破了。你要是与杜子平交手,要小心他的飞遁之术,”雷昊又提醒了一句。

    杜子平斗法之前,陈升便已经飞到空中,坐在胎动期修士的席位之上,看到杜子平轻松取胜,点了点头,以示鼓励。杜子平微微一笑,抬头向其他三座擂台望去。南侧第二座与北侧第一座擂台斗法,他只瞧上一眼,便没有兴趣继续观看了。

    那北侧第二座擂台上斗法的两人,是一男一女,到是引起了他的注意,那男修士正是凤七,对面的女修士则是落雁峰的一名女弟子。杜子平刚才斗法实在太快,凤七与那名女弟子只不过刚试探性地过了一招,彼此之间换了个位置,谁也没有占到上风。

    凤七面色凝重,左手捏诀,右手一伸,那枚紫金七杀镜腾空而起,从镜面上涌出一股白色云雾来,霎时就将他的身形隐匿其中,随即蔓延开来。杜子平暗忖,这一年来凤七的实力颇有长进,显然是下了苦功。

    那女子轻启樱唇,吐出一柄寸许长短的扇子来,她一手捏了一个兰花指状的法诀,那柄扇子立即变成三尺多长的一个团扇。那团扇向前一扇,一道旋风直卷了过去,将身前的烟雾吹散开来。

    这时,左侧突然射出一支冰锥,直奔那女子而来。那女子早有准备,团扇一扇,便形成一道风刃,砰的一声,冰锥风刃撞在一起,同时化为乌有。与此同时,那女子的右侧又飞出一道剑光,闪电般的向那女子的后心刺来。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那女子身后突然出现一道旋风,将那道剑光卷在一旁,叮的一下,落在她身侧不到一尺远的地上。只听得有人说道:“云雾诀擅于隐匿身形,正是幻春诀的对手,否则换另外一人上去,在落雁峰幻春诀的影响下,实力立即便减上三分。”

    另一人道:“那个凤七用的铜镜也不是凡品,所释放出的白雾,不但可以隐匿身形,让别人不知道他藏身何处。还能将白雾凝成冰锥剑光进行攻击,而且威力还不弱于普通的上品法器。”

    那女子见这白雾越来越浓,这团扇所发出的旋风竟然驱之不散,面色变得沉重起来,口中念念有词,那道旋风瞬间退了回来,竟将她全身裹住。只见她在旋风之中衣袂飘飘,一下子便冲入那白雾之中,所过之处,白雾尽皆散开,不过,她前头刚过,后面又被白雾掩盖住了。

    凤七藏身其中,不时地放出冰锥剑芒来,不过都被那女子护身旋风卷在一旁。旁人瞧得清楚,这般斗下去,凤七则大占便宜。那女子护身旋风时刻不停,否则便有可能受到攻击而受伤,凤七则躲在一旁,以逸待劳,法力消耗要少得多。

    果然,双方缠斗了大半个时辰,凤七的白雾不见减少,但那女子的护身旋风却向内收缩了三寸左右。只见落云峰的弟子见凤七胜券在握,便开始为凤七喝彩起来。那落雁峰的女弟子却仍不见有任何焦急之色,依旧在旁嬉笑个不停,浑不在意。

    杜子平运起真龙之目,仔细看去,却发觉凤七有些不妙起来。只见他脸色潮红,呼吸急促,一面捏着一个法诀,似乎在压制着什么。杜子平暗暗奇怪,这凤七是什么时候着得道?又过片刻,凤七再也忍耐不住,一声长啸,从白雾中窜出。他右手一抓,将紫金七杀镜握在手中,一摧法决,紫金七杀镜光芒大放,飞出一道碗口粗细的耀眼金色光柱,向那女子射去。

    那女子嫣然一笑,身体微微一晃,转瞬间就已离开,只是这金色光柱来得太快,几乎是与此同时便击在原地。凤七喝了一声,“疾!”那道光柱立时在空中散开,化为十道细若游丝的金光,向那女子疾射过去。落云峰的弟子有人喝道:“好”,只是这些人兀自感到奇怪,凤七本已经大占上风,只要继续耗下去,取胜只是时间问题,为何要冒险一击呢?

    那女子也没有想到那凤七还有这一手,娇叱一声,那柄团扇放大十倍有余,挡在身前。一声叮叮轻响之后,那女子踉踉跄跄到退十余步,摔倒在地。这时落雁峰的女弟子们脸色大变,但这时凤七却双眼赤红,直扑了过去。那女子忍着痛楚,放出一道霞光,立即便将凤七击晕了过去。

    落云峰的弟子目蹬口呆,万万没有想到居然形势会出现这样的逆转。那擂台旁边的老者道:“落雁峰弟子雪燕获胜。”说完,手指一点,一点星光没入凤七体内,片刻后,凤七醒来,知道已经落败,站起身来,向那名为雪燕的女子施了一礼,说道:“多谢师姐手下留情。”

    这女子已经站起来,发现身上到无什么严重伤势,团扇也安然无损,这团扇威力虽然不错,但却不是防御类法器,她本也没有把握能挡住这一击,这才吁了一口气。听到凤七如此说来,回礼道:“承认。”凤七又向那老者谢过相救之情,这才下了擂台。

    这时,有人说道:“这雪燕用的居然是春风扇。”杜子平回头一看,却是一个四十上下的中年人,看他的服饰,应该是青云峰的弟子。杜子平拱了拱手,说道:“在下玉龙峰的杜子平,不知这位师兄如何称呼?”

    那人道:“在下姓凌名休,杜师弟的大名,我早就知道了。”

    杜子平问道:“请问凌师兄,这春风扇是什么法器?能否给我介绍一下。”

    凌休道:“这春风扇是一件风属性法器,更关键的是,它暗自散发一种香气。这香气平时对人无害,但可以将媚术效果大幅提升,而且在媚术的作用下,便转化为媚毒,令人深中其害而茫然不知。”

    杜子平这才明白凤七是如何落败的,心下对落雁峰的弟子更增添了一分警惕。这时另一座擂台上又出现了另一个他所熟悉的人物,杨梦同。那杨梦同依然是引气九层的修为,只是身上的血煞之气极为浓厚,实力较之前要强大了许多。

    他相貌英俊,站在擂台之上,更显得玉树临风,他向对面的弟子施了一礼道:“玉龙峰杨梦同,请孔师兄赐教。”对面的弟子圆圆胖胖,三十上下,还礼道:“紫阳峰孔明,请。”

    说话之间,那孔明全身骨骼咔咔作响,声音越来越大,到后来竟似蛰雷惊起,一发便不可收拾。他的四肢与躯体也慢慢地胀了起来,身上涌出一层血芒。只听得凌休说道:“这血魔锻体神功练到这个地步,这个孔明也是下了一番苦功。”

    血魔宗内可以修炼完整化血大\法的弟子稀少,十人有九个半只能修习其中部份心法。但这数万年来,血魔宗也出现了无数惊才绝艳之人,将这部份化血大\法发扬光大,博采多家之长,创出许多厉害的功法。只是这样一来,这些功法便与化血大\法有所不同来,有的功法甚至核心部份大半都与化血大\\法无关。

    杜子平在血魔宗待了一年,这些事情到也尽知。这血魔锻体神功便是其中之一。其实杨梦同的血蛟功也属于这类功法,只是血蛟功与那些功法却是不同,讲究精纯,一直走的是化血大\法的路子,只是增加了许多异想天开的法子,令这部份化血大\法威力更强,更为凶戾而已。

    那杨梦同取出一副手套,身上同时生出许多细小的鳞片来,一如他在血河时的模样。只是无论他所发出的刀光剑气拳影飞锥,较一年前威力大了何止一倍?杜子平看到这里,这才见识到血池修炼功效。

    在进入内门之际,那凤七的实力丝毫不逊于杨梦同,但是现在他二人一眼便可分出高下来。不过那孔明虽然没有进入血池修炼,但进入内门比杨梦同还早上六七年,单以修为之深厚,实是在杨梦同之上。

    这孔明的法器却是一团火焰,是碧灵血焰的仿制品,名天都火。这团火焰上下翻飞,将杨梦同发出诸般法术,尽数挡在外面。这血魔锻体神功属于炼体系的功法,擅长于近身作战,这孔明仗着天都火便迅速逼近。杨梦同一步步地倒退,神色之间却不见任何慌乱。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