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百花羽衣(求收藏,求红票!)

    孔明又近前数步,见双方距离已近,大喝一声,那天都火化为一条火蛇,只一闪,便到了杨梦同的身前。杨梦同双拳挥出,两道拳影击在这火蛇之上。

    这火蛇在空中微微一滞,便又飞了过去。杨梦同吃了一惊,身上血光一闪,双掌拍出一道血色光柱来,这才将天都火拦在外面。只是这样一来,那孔明距杨梦同不过数丈之远,他虎吼一声,身体猛然暴涨了一丈多高。

    他身体状似陀螺一般一转,全身犹如一团血云,身上的血芒又生出了数条手臂,向杨梦同击来。杨梦同若是挡下这一击,那天都火便是乘虚而入,但若要拦住天都火,孔明这一击,定会将其重创。

    正等台下诸人认为杨梦同必败无疑时,杨梦同身上陡然升起一道蛟龙虚影,直冲云霄。这条蛟龙虚影仰天长啸,声势浩大之极,在空中一个盘旋,巨口一张,孔明身上的血芒脱体而出,全部被吸入腹内。

    “这是根基神通,这杨梦同在血池修炼时,竟然炼出了根基神通!”那凌休失声叫道。擂台之下也是一阵惊诧之声。在一个无人关注的角落,凤七更是脸色大变。

    那孔明似也失却全身的法力,立时摊软在地,天都火也恢复成一团火焰的形状,被杨梦同血色光柱一击,倒飞而回。只见这天都火击在孔明身上,只听扑的一声,这天都火透体而过,落在擂台之上,将孔明打得四分五裂,化为数道残影消失不见。

    “血魔化劫!”杨梦同也吃了一惊,台下众人也万万没有想到,这孔明还有这样一手反败为胜的绝招。只见一道身影,从杨梦同背后跃起,双拳双脚向杨梦同后心击来。纵然孔明一时法力全无,他锻体之功也颇为不凡,这一击,只怕杨梦同也消受不起。

    只见杨梦同脚下红光一闪,一朵红云托起他,转眼间就掠出十余丈,这孔明双拳双脚便落了个空。正待杨梦同准备着手反击之时,那孔明苦笑一声道:“杨师弟好手段,我认输。”

    这一仗委实精彩,杜子平对杨梦同那血蛟化形的神通也是颇为赞赏。这时却突然听见那凌休说道:“连天云师弟出场了,不好,对手居然是琼娘!”杜子平闻言,忙转过身去,却发现那北侧第一座擂台上站有一男一女两人。

    那男子是三旬上下的黄脸汉子,身上穿的是青云峰的服饰,应该就是连天云了。那女子一身白衣,正是琼娘。山风吹来,琼娘衣衫飘飘,肤色如雪,清艳不可方物,宛如九天仙子一般。登时将全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

    连天云施了一礼道:“青云峰连天云向琼娘师妹请教。”

    琼娘淡淡地说道:“连师兄有礼,万竹峰弟子云琼娘,今日向连师兄讨教一二。”

    连天云知道琼娘手段高强,不敢有丝毫大意,右手一捏法诀,一柄小幡飞到空中,射出八道血光,向琼娘缠了过去,口中又说道:“师妹小心”。杜子平微吃一惊,这连天云的法器与修为果然远在当年的陈升之上,丝毫不弱于琼娘。

    琼娘身上突然升起一团七彩霞光,裹着她向后急退,只是她退得虽快,那八道血光更快,眨眼间便已追上。杜子平暗道,她为什么还不动用飞剑?

    只见她捏了一道法诀,身上霞光更盛,脱体而出,形成一柄三尺多长的七彩光剑,在身前一卷,这八道血光登时便被绞个粉碎。那连天云脸色大变,这琼娘连飞剑都没有祭出,只凭法力幻化的光剑,就将他这八道血光尽数破掉!

    琼娘一声娇喝,那七彩光剑空中立即化为数丈长短,向连天云斩去。那连天云手中的小幡连晃,身前便多了三道血墙。

    “咔,咔,咔!”

    这三道血墙竟如同豆腐一般,被这一剑尽数劈成两半。也幸亏有这三道血墙挡了这么一瞬,连天云这才险之又险地避开。他脚下踏着一朵血云,飞到空中,心中惊涛骇浪,实在无法言表。

    只听得咝的一声,台下诸人均倒吸一口凉气,那连天云是此次夺冠的热门之一,众人心想,琼娘就算取胜,怎么也得大费周章,哪成想,就这么一瞬,连天云就败象已露。

    杜子平更是惊诧,他与琼娘相处近一年来,从未见过她有这般神通,莫非这是雷昊新传授给她的神通?想到此处,杜子平更是满嘴苦涩。只是他抬头望去,空中雷昊也是面露惊异之色。

    擂台之中,一朵七彩霞光也托着琼娘飞上了天空,在众人眼中,只觉她风姿绝世,在七彩霞光的映射下,更显得飘飘若仙。

    她用手一指,那道七彩光剑在空中一转,疾射而至,破空之声,宛如风雷,冲向连天云,速度之快,声势之猛,一时无两。连天云面色凝重,额头上汗水涔涔而下,显然是震惊于琼娘这手剑术的莫大威势。只见在一个瞬间,那光剑已冲到面前。

    连天云把手一扬,一道石墙突然出现在身前。台下弟子有识货的叫道:“神通符!”这连天云显然对自家的护身法器毫无信心。轰的一声巨响,那石墙在空中晃了两晃,终于还是屹立不倒,七彩光剑却立时碎裂,化为道道霞光,四散而去。

    连天云刚舒了一口气,却见琼娘在眼前消失不见,他大吃一惊,身体正欲横移开来,背后一道逼人的剑气,竟令他心头泛起一股寒意,这琼娘竟然到了他的身后,而他竟不自知。

    这时连天云已无暇多想,那柄小幡变成三丈多少,泛起血光,守在身后,同时又生成五道血墙。只听见轰的一声巨响,五道血墙尽数粉碎,那血幡与光剑直接撞在一起,一股巨大的冲击波浪迅速向四周扩散开去。

    台下站着的弟子顿时只觉得大风扑面,触脸生疼,附近的人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擂台周围的空地也同时扩大了一圈。杜子平刚才瞧得清楚,就在那七彩光剑撞在石墙碎裂之时,琼娘身体顿时消失,紧接着便出现在连天云的身后,一扬手,就是一道七彩光剑斩去。

    “这是风遁术,”杜子平自语道,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这琼娘何时炼成了这风遁术,倘若当时她有这般本事,第一次根本就不需要他去手相救,便能脱离那妖蛇群与墨龙飞鳞的攻击。

    琼娘不知何时又回到了擂台之上,身上的七彩霞光消失不见,面色无惊无喜。只是所有人都发现那连天云面如死灰。他缓缓抬起头来,正欲说些什么,只是一张嘴,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空中的小幡发出几声细微的咔咔之声,斩瞬便断为数截,哗拉一下,掉在地上。台下立时大哗,这一剑,竟然将连天云的血幡毁掉。

    连天云说道:“琼娘师妹道法精妙,佩服佩服。”说完,便慢慢地走下擂台,夕阳照着他的身上,地上现出一道长长的影子,竟似有几分佝偻。

    那孟如海眉头一皱,对云重说道:“云师兄,这羽衣神剑是你炼制的?”

    云重摇了摇头,说道:“这是她自己炼制的,否则她怎么能运用到这个地步?”

    孟如海点了点关,说道:“不错,想不到贤侄女的炼器水准高到这个地步,居然能炼制出巅峰的中品灵器了。若不是她亲手炼制,说什么也不能进行血炼的。”原来修士所使用的灵器,均需祭炼后方可使用。

    祭炼的方法有三种,一种是普通的祭炼手法,绝大多数修士均采用这种手段;第二种叫做血炼,是用自身的精血加以祭炼,通过这种手段祭炼,操纵灵器比第一种方法要节省大量的灵力,但这灵器必须是自己炼制的,这样法力才会与灵器完全融合。不过,这种方法还有一个缺点就是一旦灵器受损,修士也会受伤。

    这三种方法,是魂炼,是鬼道修士祭炼灵器之用,鬼道修士所使用的灵器,唤作魂器。魂器只能用鬼道之术,通过魂炼之法,才能被修士所掌控。

    本来杜子平那一战就已经令众人吃惊不小,但琼娘这次出手,立即将震憾了整个青云峰观战的弟子。任谁也没有想到连天云会如此不堪一击。台下楚容儿脸色惊疑不定,也不知道她心中想些什么。雷鸣却面色一然如故,似乎无动于衷。

    杜子平却突然记起琼娘所述,“炼制出百花羽衣,我的实力也大增,到时只怕你辛辛苦苦为我猎杀的妖禽,反而到成了你在宗门大比中的一大对手。”当下,他便运起真龙之目,定睛望去,这才发现琼娘那件轻纱般的白衣有些不同之处来。

    在真龙之目之下,那件白衣化为一件七彩羽衣,各个翎羽之间均用上等的天蚕丝串在一片青色鳞甲之上,上面泛着一层淡淡的白光,这七彩羽衣居然是一件中品灵器。

    杜子平暗道,这琼娘的炼器手段委实了得,那些妖禽几乎都是引气九层的修为,仅有一只火去雀是胎动期。即便是血魔宗的炼器大师也不过能炼成一件下品灵器,而且也不会炼制出一道白光来,将这件羽衣幻化为一件普通的白衣。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