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夜会琼娘(求收藏,求红票!)

    杜子平现在读了大量的典籍,早已不是当初刚进入血魔宗时的眼界,对炼器也颇为了解。他心头一动,莫非琼娘将那道玄阴神煞也炼制里去了?他又仔细观察了一下,那件羽衣上的白光虽然有极浓重的阴煞之气,但较玄阴神煞还颇有不如。

    他微一思索,便明白过来,这件羽衣定是经过了寒冰地煞的淬炼,才炼制出这道白光,而且也将这百花羽衣的品质提升一级。

    “那风遁术或许是百花羽衣之功效,但那七彩光剑又是何物呢?”杜子平又暗暗想道。在琼娘这一战之后,余下的几场斗法便显得没有什么看头了。杜子平也就是对落雁峰的弟子高看几分,多瞧了两眼,不过到也没放在心上。

    看看天色将晚,当日的斗法也已结束,在青云峰弟子的安排下,杜子平便住进了自己的房间。他修炼了一会儿,觉得有些心绪不宁,心中琼娘的影子翻来覆去,便径直推门而出,拟赏玩一下这青云峰风景。

    谁知举杯消愁固然是愁上加愁,但满怀心事独赏风景却更容易触景伤情。这时乌云已慢慢地爬上了天空,只是杜子平却浑然不知。这数日来,他未见到琼娘,本以为心情逐渐平复,哪知今日白天再见,登时又勾起一腔相思来。他一路上想得尽是与琼娘相处的时光,竟是不能自已。

    他猛一抬头,不由得一怔,居然是朝向万竹峰弟子的居所而来。他正欲离去,却见远处有一男一女肩然站在一起,竟然是雷昊与琼娘。他心中犹如一盆冷水泼下,立即凉个通透。

    他暗暗心想,论身份,那雷昊是掌门之子,又是琼娘名正顺的未婚夫;论修为,雷昊是胎动后期高手。自己不过是一个引气期的血魔宗冒牌弟子,哪里轮得到他在人家那里横插一手?

    念及此处,他便转身走了回去。他也不想回到房内,便信步四处游走。也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前面有一人,他一抬头,却见一个白衣女子俏生生地站在不远处,美目之间尽是幽怨,正是琼娘。

    他心头一热,走了上去,问道:“琼娘师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琼娘幽幽地道:“刚才我便发现你了,便将他劝走,赶了过来。”

    杜子平拉着琼娘的手张口欲言,却只是长长地叹了口气。琼娘凝目看着他,问道:“你后悔认识我吗?”

    杜子平急忙摇头道:“没有,我怎么会后悔?便是一切从头再来,我依然会如此。”琼娘听了,缓缓地将螓首靠在杜子平的胸前,一句话也没有说。

    杜子平双手紧紧将琼娘搂在怀中,过了半晌,只觉得琼娘的身体慢慢地火热起来,突然说道:“琼娘,你与我一起离开血魔宗,好不好?”

    琼娘摇头道:“不可能的,除非我父亲肯帮我,只是……反正这事情,是绝对不可能的。子平你抱着我,只怕等你进了云海,进阶胎动之后,咱们再也见不到了。”

    杜子平心中酸楚,紧紧搂住怀中的佳人,一字一句地说道:“琼娘,我在这里立下天道誓言,等我修为有成,一定把你从血魔宗接走。”

    琼娘闻言,将杜子平紧紧地抱住,一句话也不说,闭上双眼,两行珠泪从眼眶中流出。两人静静地拥在一起,似已忘去了身边一切。过了半晌,天空中已布满了乌云,空中一道闪电划过,这刹那间竟将整个青云峰照得通亮,随后“咔嚓”一声巨响,将两人震得清醒过来。雨点也稀稀落落地滴了下来。

    琼娘轻轻地将杜子平推开,说道:“下雨了,咱们回去吧。”说着,她取出一只玉瓶来,对杜子平道:“这是净息丹,对补充元气颇有助益,而且也有提纯法力之效。”

    随着两人的遁光消失,倾盆大雨哗拉一声,落到了青云峰上。在刚才杜子平与琼娘离去的地方,一个高大的身影矗立在其中,浑身已经湿透,正是雷昊。他紧握双拳,手指甲深深插入掌心之中,鲜血混和着雨水,滴在他的脚边。

    以他的修为,这大雨又如何能够浇得到他的身上?他脑海中只是反反复复地回响着适才与琼娘交谈的几句话,面上神色似痛苦又似愤怒,目光之中也尽是怒火,即便是这瓢泼大雨也无法浇熄。

    “雷大哥,我有些累了,要知道虽然我已经将百花羽衣血炼,只是它毕竟是一件中品灵器。而且那连天云修为着实不弱。表面上看起来我胜得轻松,实际上也是大耗法力。”

    “那好吧,琼娘你好好休息,我这里有一瓶净息丹,对你补充元气还是颇有助益的,而且还有提纯法力之效。”

    “那我就谢谢雷大哥了。”

    “咱们之间,还有什么可谢的?”

    事到如今,那是再也不用别人如何苦口婆心地劝告于他,琼娘已是移情别恋,那七分不象人,三分到似妖的杜子平正是他的情敌。刚才他几次想击杀杜子平,只是唯恐惹得琼娘伤心,这才一直隐忍。

    他长叹一口气,遁光飞起,转瞬消失不见。在一间房间里,雷昊现了真身,对面有一个年轻人,正是雷鸣。

    雷昊道:“你这次有几分把握可以夺魁?”

    雷鸣叹了口气,说道:“我现在已经是半点把握都没有。杜子平遁术精妙,肉身强悍,那天罡地煞血兽变的神通,我还没见识呢。现在琼娘的道法剑术居然到了这个地步,楚容儿、孙无等人尚未出手,也不知是否还有什么罕见的神通。这次宗门大比,我就连前三也没有多大把握。”

    雷昊道:“也不必那么悲观,我赠你一物,虽不敢说定会夺魁,但七八分把握还是有的。”说着,他递过来一个法宝囊来。

    雷鸣目光闪动,接过手来,打开一看,立时面露喜色,说道:“想不到竟是此物,只是若碰上琼娘……”

    雷昊淡淡地道:“你尽管出手吧,那琼娘有一件中品灵器,连连天云都轻松击败,你就算有此物相助,能否稳操胜券,也是两可之数。只是你必须进入前三,之后我要你为我做一件事情。”

    次日又有斗法,杜子平第一场感兴趣的却是阳群。一年不见,那阳群的修为反到从引气八层巅峰跌落到引气七层初期,身上的血煞之气也丝毫不见,瞧上去显得平和从容,毫无化血大\法所带有的凶戾之气。杜子平暗忖道:“这阳群果然天才,居然将修为提升到这个地步。”

    要知道阳群修炼的本是炼血诀,在外门中虽然一等一的法诀,但在内门却是稀松平常。尽管他在血池中补了根基,却仍逊色同级内门弟子许多,只不过多了一门根基神通罢了。

    如今他为了打磨根基,居然让法力降了一级,但根基较许多内门弟子更为雄厚,日后走的就会更远,而且能将法力刷落一层,实力反增,足以证明其现在所修功法的精妙了。

    他的对手是万竹峰的一名弟子。这名弟子名为周青,进入内门九年,已是引气九层的修为,实力颇为不凡,一口碧玉飞剑,幻化出十数道剑光,围绕着阳群顿猛攻。阳群则将血妖幡展开,生出一道血光,环绕在周身三尺范围内,将全身护得如铜墙铁壁一般,任对方剑光纵横,仍然稳如泰山。

    在引气期,剑气刀芒以及法器神通分化之术,总是华而不实,那幻剑诀也不例外。因此这万青的剑术与琼娘是一路,全是以快取胜,这十数道剑光,尽数徒有虚表,但如果你掉以轻心,说不定那道剑光便化虚为实,来一下狠的。

    阳群不急不燥,全力防守,这般应对之法正好对路,更何况对方的法力深厚还在他之上。那周青一时之间虽然攻不进去,却阳群的防御圈子不多时又被压缩了一尺。空中胎动期修士的席位上,那陈升说道:“这阳群入门才一年,就修炼到这个地步,确实是个天才人物,只可惜对手太强。”

    旁边坐的那人正是阳群的授业恩师范松,他呵呵笑道:“无妨,让他见识一番,也是好事,他现在采取的法术神通并无丝毫差错,落败乃是实力的差距,也怨不得他。”

    阳群也知道这般下去,自己必输无疑。他一捏法诀,那道血光在空中凝成一只背生双翅的血虎虚影。这头血虎一声长啸,虎尾一卷,将十余道剑光扫飞,紧接着把口一张,射出一道血光。

    这时周青躲闪不及,被这道血光罩住。只见他身上金光一闪,立时身上便浮现一副金色甲胄。台下有人叫出声道:“高级金甲符!”轰的一声,那道血光与金甲撞在一起,一阵刺目的光芒闪烁,随后血光消失得无影无踪,那头血虎的身影也黯淡了许多,不过,周青身上的金色甲胄也消失不见。

    周青把手一招,那柄碧玉飞剑发出一阵龙吟之声,十余道剑光空中一个盘旋尽数汇集在这柄飞剑之上。那飞剑在空中一抖,化为十柄,从四面八方攒刺过去。这十柄飞剑与之前剑光不同,每一柄飞剑均有他之前一击的一成威力。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