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楚容儿与龙飞(求收藏,求红票!)

    众人颇为不解,力分则弱,力聚则强,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先前剑光固然徒有虚表,但在幻剑决的加持下,极难辨清,稍有不慎便会乘虚攻入。这次虽然每柄飞剑均化虚为实,但威力大减,远远不如刚才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地有效。

    血虎在空中一抖,又化为一道血色光圈,将阳群护住。那十柄飞剑在空中一晃,均插在血色光圈之上,那血色光圈不停地闪烁,十柄飞剑却不能再进入分毫。

    周青一扬手,又是一柄金色飞剑从背后升起。他身体向前一跃,便与这柄飞剑合二为一,夹着震耳欲聋地破空之声,向阳群痴刺而去。

    “身剑合一!”台下众人吃一惊,纷纷叫出声来。杜子平也微吃一惊,这周青其实还算不得真正的身剑合一,但却是已将根基扎好,等进阶胎动期后,便可立即掌握这门神通。也因为这不是真正的身剑合一,周青才将第一柄飞剑分化为十柄,这样一来,固然他攻击力分散,但对方血妖幡的防御之力也分散开来。

    之后,他再施展这身剑合一,欲将阳群一剑斩下。只听得当的一响,一柄血盾在空中出现,将这一剑挡下。但身剑合一神通威力何等之大,再加上阳群的法力毕竟不及对方,虽有这等上佳的防御法器,依然飞出十余丈外,摔到在地,一张嘴吐出一口鲜血。

    那周青也是面色惨白,显然这身剑合一尚不能轻易施展。不过无论如何,他看上去也比阳群强得多。他身形一晃,手中握住那柄飞剑,向阳群斩去。阳群身形一晃,避了开来。这时台下众人都已经看出双方已是强弩之末。周青不敢再祭出飞剑,只是用剑光伤敌。阳群则更差,全仗身法躲避,连法器都不再使用。

    周青大喝一声,身体向前一冲,与阳群的距离不过数丈,一道剑气再次劈了过去。在这么短的距离内,阳群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的。只是眼前一花,阳群的身影突然消失,周青暗道一声不好,只觉背后挨了一击,顿时头重脚轻,晕倒在地。

    那阳群半跪于地上,背后生出一对血色翅膀,简直连站都站不起来了。原来,在周青全力一击时,阳群也将他的根基神通施展开来,这对血翅只是一闪,便飞到周青身后,再运起剩余法力,打出一道血芒,一举击败周青。

    “血翅神通,想不到阳群在血池之中也炼就了根基神通,倘若周师兄事先知道,正面作战,是绝对不会败的,”一名万竹峰弟子悻悻地说道。

    “啧啧,败了就是败了,说那些有什么用?周青入内门都九年了,阳师弟才一年,倘若再过一年,只怕阳群获胜要更容易得多,”一名玉龙峰的弟子反唇相讥。

    那名万竹峰弟子闻言大怒,正欲还击,却听见有人说道:“还是好好地看人家斗法吧,倘若不服气,不妨私下里再决斗。”这名万竹峰弟子抬头一看,只见一个龙首人身,遍体金鳞,背生双翅的人瞧了他一眼,正是杜子平。

    这名万竹峰弟子不敢再言,暗息腹诽:玉龙峰的弟子个个不似人类,杨梦同能幻化蛟龙,只怕是哪只大蟒蛇的后代,那阳群背生双翅,想必是一个鸟人,这杜子平则完全是一个妖兽。

    阳群此番获胜,范松大为高兴,待阳群下了擂台,他从空中落下,拿出一枚丹药,让阳群当众吞服下去。之后的斗法,便有些沉闷,直到一个紫衫女子走上台去,台下弟子哄地齐声喝彩。

    杜子平一看,这女子正是落雁峰的楚容儿,其实她上台也没有施展什么神通。只是她姿容俏丽,楚楚动人,令人一见便心生疼惜,走上台去袅袅娜娜,如风吹荷叶,当真是我见犹怜。台下的男弟子无不捧场,而落雁峰的女弟子更是不甘心落后,齐声为本门大师姐喝彩。

    当然也有例外,只见一个颇为秀气的女子,她容貌固然不及楚容儿多矣,倒也是一个罕见的美人。她眉头一皱,低声说了一句,“卖弄风情。”言下之意,颇有不豫之色,正是殷可秀。固然是她身为女子,对楚容儿颇有妒意,但台上楚容儿的对手才是她如此不满的重要原因。

    台上站在楚容儿对面的不是别人,正是殷可秀的未婚夫方怀真。只见楚容儿微施一礼说道:“落雁峰楚容儿,前来赐教,还请方师弟手下留情。”

    方怀真一眼望去,只见对方端庄秀丽,不知不觉中居然自惭形秽,又见一双美目瞅来,竟然手足无措。他喃喃地说了几句,谁也没有听清。那楚容儿嫣然一笑,说道:“既然方师弟不承先出手,当师姐的就抢先了。”

    方怀真口中道:“好、好、好”,他一连说了三个好字,却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连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只见青光一闪,他竟然视而不见,砰地一声,便跌落到擂台之下,连胁骨都折了几根,但方怀真仍是丝毫不觉,犹自望着那道倩影。

    那殷可秀本来来到方怀真的身旁,刚刚将他扶起,见了方怀真这般模样,心中大恼,一把推倒在地,足尖照方怀真的肋骨重重一踢,正踢在折断的胁骨上。方怀真这才觉得剧痛,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竟然伤了内腑。

    伤痛之余,方怀真这才意识到自己不但已经输了,而且众目睽睽之下,还出了大丑,又羞又痛,竟然晕了过去。见楚容儿只是轻轻随手一击,便将方怀真击成重伤,台下的弟子喝彩之声更是激烈。

    只是在杜子平等修为精湛的弟子中,无不心头暗懔。这楚容儿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均暗藏杀机,委实是一个极扎手的人物。

    左首第三座擂台突然又掀起一阵轰动之声,只见一个英气勃发、面貌清秀的锦衣少年,美冠华服,左手中握着一只玉箫,右手虚悬,颀长的身躯,挺得笔直,流转的目光,总带着几分逼人的傲气,顾盼之间,神采飞扬,竟似将台下之人视如无物。

    “落云峰的龙飞,总是这般盛气凌人,”陈升摇头道。那范松瞧了陈升一眼,说道:“上届大比,据说范师弟你略输半筹,败在他的手,这才未跻身于决战,才拿到大比第三,进入云海。”

    陈升点了点头,丝毫不以战败为耻,说道:“不错,此人的云雾诀委实难防。修炼的年头也远逊于我,但我依然不敌。不只是我,连万竹峰的琼娘与无极峰的孙无均败在他的手下,只是在决战中败于杨梦圜,这才排名第二。”

    范松一怔,说道:“琼娘资质过人,又是云师叔的爱女,居然也败在他的手下?那楚容儿、连天云与柴桂,与此人交手了吗?胜负如何?”这范松虽然早已进入胎动期,但除了阳群并无弟子,因此对历届宗门大比之事,也不热心,了解也是不多。

    陈升道:“琼娘虽是云师叔的爱女,但对琼娘并无特殊照顾,全凭自身修炼,否则,她早已进阶胎动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落在我的后面。而且上次大比,她修炼时间还不及这龙飞,所用的法器,别说龙飞这只紫府神箫,便是我那口化血刀也强于她,如果她有一柄上好的飞剑,龙飞能否与她交手,胜负也是未知之数。”

    他顿了顿,又说道:“当时楚容儿尚未进入内门,青云峰的连天云惜败于杨梦圜之手,紫阳峰的柴桂也提前淘汰,这几人之间并未交手。”

    站在龙飞面前的是一名绝色女子,她看上去有二十七八岁左右,一举一动之中带有几分成**子优雅的风韵。她柔声说道:“落雁峰花玉香向龙师兄请教。”她的声音虽然轻柔,但台下的男弟子们不由自主地心中荡起了一丝涟漪,仿佛春风吹过池水。再加上她媚眼如丝,立时便有数人呼吸急促起来。

    范松笑道:“想不到落雁峰除了楚容儿,还有这样一名出类拔萃的女弟子。”

    龙飞答礼道:“花师妹果然人如其名,当真是比花花解语,比玉玉生香,今日斗法,还得请郭师妹手下留情。”他说话的同时,那明锐的目光,上下向花玉香打量着,嘴角渐渐现出一丝微笑。

    花玉香也微笑着答道:“龙师兄过奖了,本门弟子中,谁不知龙师兄才是人之龙凤。”两人客客气气地说着,仿佛已将斗法忘记了一般。

    只是在两人谈话之际,擂台上却不知何时弥漫起一股白雾来。霎时之间,龙飞便隐入烟雾之中。杜子平运起真龙之目,向台上望去。却见白雾之中,涌出数十只狼虫虎豹等各类妖兽来,向花玉香扑了过去。那花玉香笑道:“龙师兄这云雾诀果然了得,居然达到虚实互化的境界了。”

    说话之间,她不躲不闪,身上飘起一股粉红色的烟雾,化做片片梅花花瓣,每一片都落到一头妖兽的身上。那些妖兽大吼一声,尽数掉头,反向龙飞攻去。龙飞一捏法诀,那白雾翻滚,将这些妖兽卷入其中,尽数化为无形。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