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诡异雷鸣(求收藏,求红票!)

    龙飞也笑道:“多谢花师妹谬赞,只是愚兄这点手段哪及得上师妹这手风吹花落,万物回首的神通,还有这天台媚音更是能杀人于无形之中。想不到师妹修行时日虽短,但法力精纯浑厚却不输于各峰首席弟子。”

    花玉香微笑道:“龙师兄渊博之极,小妹十分佩服,不过,我本也没想到用此小术便能占得上风。”只见那些梅花花瓣又凌空飞起,向龙飞旋转而去。杜子平身旁有一个落云峰的弟子口中喃喃地说道:“奇怪,这花玉香怎么能够发现龙师兄的真身。”

    花玉香的天台媚音虽然对龙飞没有作用,但龙飞施展法力抵御,灵力终于出现一丝波动,再加上刚才那些妖兽反水,立即让她发现了龙飞的真身。

    杜子平在台下暗忖,龙飞这手神通似乎与他的天罡地煞血兽变有几分相似,只是威力远为不及。他却不知,这手神通本来就是参详了天罡地煞血兽变而创出的,不过只学了天罡地煞血兽变的一些皮毛而已。

    龙飞将玉箫放到蜃边,吹出一首曲子,随着玉箫声起,那些梅花花瓣便围绕龙飞数丈外起伏飘舞,一片也不曾靠近。花玉香见了,双袖一抖,化做两条长虹,向龙飞卷去。她这两只衣袖却是一件顶级法器。

    龙飞曲调一变,箫声化做无形波浪,将梅花花瓣与双袖卷了回去。花玉香身体一转,立即幻化出数道人影,翩翩起舞。只见落英缤纷,雾气蒸腾,仙音缭绕,美人起舞,好一副仙家景象,这两人的斗法与之前大不相同,竟不带半分烟火色。

    花玉香的舞姿曼妙,美奂绝伦,不带有丝毫**邪引逗之意。只是台下弟子却感到血脉贲张,那些修为浅的,一股热力直透丹田,片刻后便面色通红,摇摇晃晃地向擂台走去。这擂台旁的老者眉头一皱,右手四指一弹,射出几道金光,没入这些弟子的体内。

    这些弟子身体晃了几晃,摔倒在地。随即人群中出来数人,将这几名弟子抬走。那老者冷笑道:“这万妙天魔舞威力虽然无穷,但这花玉香全部精力都放在龙飞身上,台下弟子只是略有波及,这几人就变成这般模样。平日里用功也不知用在什么地方上了。”

    看到这里,台下诸人再无半点小瞧这花玉香。龙飞依旧面带微笑,只是箫声越来越急,不多时,竟然发出海浪之声。这声音越来越大,到后来仿佛是海啸一般。众人只觉心动神摇,修为低的,急忙盘膝打坐起来,唯恐如之前那几人一般出丑。

    陈升叹道:“想不到这届大比,竟然出现这么多修为精湛的弟子。倘若上次大比,也是如此的话,杨梦圜只怕连前三都进不去。”

    龙飞这次参加大比,最初自认为他定会夺魁,只是杜子平一出手,就让他心中暗凛,后来见到琼娘的神通,更是骇然。到了第二日,又发现楚容儿的手段,似也不在他之下,如今又遇到花玉香这个劲敌。他长叹一声,暗忖道,到了这个地步还有什么可以隐瞒的,莫要一个闪失,反而落败。

    他脚下倒踩七星,擂台上的白雾立即化为一条大河,白浪涛天,向花玉香涌去。陈升大吃一惊,涩声道:“这已是胎动期的神通!”

    范松摇了摇头,说道:“这只是略具胎动期神通之形。不过以引气期的修为,能做到这一步,百里无一,这龙飞的确有过人之处。”

    这条大河水流湍急,汹涌澎湃,花玉香仅支持片刻,被浪花一卷,便被冲到擂台之下。她身形一飘,从河水中飞出,嫣然道:“龙师兄法力过人,小妹佩服之极。”龙飞见花玉香没有半分伤势,神态自若,更是忌惮之极,口中却说道:“花师妹承让。”

    在龙飞这场斗法之后,接下来的比试,水准自然就差了许多,各峰之间的较量中,反到是落雁峰获胜者居多。原因不过是落雁峰的弟子均是难得一见的美女,偏偏又修炼了化春诀,其余各峰,大多数为男弟子,自是吃亏。只不过再也没有出现类似楚容儿与花玉香这等的高手。

    只是玉龙峰的弟子却接连败北,再无一人获胜。直到雷鸣上台,杜子平这才认真地观看起来。隐约之中,他有一种感觉,这雷鸣很可能是他此次宗门大比的最强对手。

    站在雷鸣对面的弟子面带笑容,拱了拱手,说道:“在下万竹峰弟子吴昌,请雷师弟赐教。”

    雷鸣也拱了拱手,说道:“在下玉龙峰弟子雷鸣,见过吴师兄。”

    空中,范松道:“这个吴昌的实力好象也不弱,雷鸣未必能讨到好。”

    陈升道:“此人乃上届大比第四名,虽然实力不及连天云等人,但在这次大比中,已是万竹峰门下仅次于琼娘的弟子了。”

    擂台之上,吴昌点了点头,左手捏了一个法诀,右手在身前划过,“铮”的一声,一柄散发了红色光芒,几乎象是被燃烧的火焰包围的飞剑腾空而起。

    “此剑名曰赤火,以赤焰火竹所炼制,请雷师弟赐教。”吴昌如临大敌,整个人神色严肃,气度森然。

    台下弟子隔的虽远,但感觉到一股刚烈狂猛的炽热之气扑面而来。雷鸣右手伸出,五指伸开,掌心向上,一柄血色短刃,虚空悬浮在手掌上方三寸之处。

    这时,吴昌剑上的火焰飞剑腾空而起,暴涨十丈多长,象一条巨大的火蛟,剑身上的火光似已将整座摆台吞噬。雷鸣一声厉啸,化血刀化为一道长虹,夹着呜呜怪响,冲入火焰之中。

    吴昌将手指向赤火一点,那柄飞剑势不可挡地斩了下去,刀剑在空中相碰,发出霹雳般的巨响,两人的身体同时一震。

    两人不约而同地飞到半空之中,那雷鸣踩着一朵血云,吴昌脚下却是一只机关傀儡大鸟。两人在空中一错身,刀光火焰便撞击了数十下。那吴昌暗想,这雷鸣虽是掌门之侄,实力也算不弱,但却也不是那般罕见。

    又斗了片刻,吴昌仍未见到雷鸣施展出什么秘法,便有些按捺不住。只见赤火飞剑在半空中与化血刀重重一击之后,霍然飞回,吴昌右手疾伸,赤火飞剑便握在手中。在他的手掌与飞剑相触的那一刻,刹那间火光四射,吞没了他的身影。那赤火飞剑在空中一震,发出烈烈风声,扶摇上天,吴昌人与飞剑合二为一,冲天而起,直上青天。

    “只差一步,便是身剑合一,”范松在空中突然说道,语气之中不乏赞赏之意。那万竹峰的弟子见吴昌声势浩大,神通惊人,在台下更掀起一阵狂欢。

    雷鸣站在空中,两眼微眯,一动不动。那赤火飞剑来得好快,眨眼间便来到雷鸣的身前,剑气凌历之极,剑上的火焰已将距雷鸣团团围住。

    突然之间,那赤火飞剑在空中一顿,瞬间便坠了下去,砰的一声,落在擂台上,那吴昌也昏迷不醒,躺在擂台之上,手中犹自握着那柄赤火飞剑。台下万竹峰弟子的欢呼声陡然止住,随即大哗,任谁也无法接受这个现实。擂台旁边的老者也瞅了雷鸣几眼,宣布:“玉龙峰雷鸣获胜。”

    与其它引气期弟子不同,杜子平有真龙之目,却看一些门道。刚才在那一瞬间,一道人影从雷鸣身上纵出,双掌拍出两道血光,击在这赤火剑上,随即又飞回到雷鸣的体内,那吴昌立即晕了过去。只是这道人影是血红色的,在火焰的掩盖下,众人都没有看到。

    这时,空中一个胎动期修士向雷鸣说道:“引气期与胎动期的修士不能祭炼血煞魔尸,你又是从何得到的?”

    雷鸣听了,向这个胎期修士施了一礼,说道:“家叔知道我修为不够,便赐予这具血煞魔尸作防身之用。”那个胎动期修士面色一变,便住口不言了。

    杜子平闻言,吃了一惊,这血煞魔尸的实力可比他在寒冰地煞的山洞中所见到的要高得多,随手一拍,便将吴昌伤到这个地步,只怕它要全力施法,则有胎动期一击之力。他更进一步想道:那寒冰地煞山洞中所埋藏的血煞魔尸难道是雷鸣的?

    范松却喃喃自语,连道:“奇怪,奇怪。”他一连说了几句,却眉头紧皱,仿佛有什么疑问,百思不得其解。

    陈升问道:“范师兄有什么可奇怪的?”

    范松说道:“十几天前,雷鸣使用这具血煞魔尸时,我无意间看到,威力虽然不弱,但绝没有这等强大。这么短的时间内,雷鸣又用了什么手段,将这具血煞魔尸祭炼到这个地步?”

    杜子平正自沉吟,目光一瞥之间,看到一道倩影,登时便什么也不顾了,正是杜子平今日一直未见到的琼娘。那琼娘却抬头看了雷昊一眼,吹弹可破的玉容掠过一抹薄怒。杜子平见了这副神情,心中不由得一阵激荡。只觉得琼娘这薄怒的风情,竟然如此动人心魄,便是楚容儿全力施展媚术,也难及其万一。

    半空中胎动期弟子席中,雷昊的目光实际从未离开过琼娘半步,见了琼娘这副表情,虽觉也是魂不守舍,但随即有些心虚,心中同时又生了几分悔意,忙扭过头来,却见到杜子平的目光,又是一阵大怒,方才的悔意立即荡然无存。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