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第二轮(求收藏,求红票!)

    激战当中,那柴桂突然大喝一声,身体向后一翻,喷出一股鲜血,摔在擂台之下,昏了过去。那火焰化为一道火墙拦在身前,将一道白光拦下,随即又收缩成一团火焰,飘到柴桂身前三尺之处,闪烁个不停。

    紫阳峰其余弟子大惊,纷纷围了过去,将柴桂扶起,只是他依然昏迷未醒。擂台旁边一位老者道:“他虽然受了伤,但并无大碍,只需将养十天半月,便没有问题了。”

    杜子平大惑不解,向琼娘问道:“那柴桂最初丝毫未受对方诱惑,为何没过多久,便支持不住了?”

    琼娘道:“这幻春诀附带的神通是惑心术,这慕容清柔已将这惑心术修炼到颇深境界,在不知不觉中,就让人坠入彀中,成为行尸走肉,只听施术者的吩咐。这柴桂也真够狠,最后那一下,他宁肯自残,也不张口认输。”

    原来柴桂的伤势竟是他自己用化血大\法硬生生将自家击晕了过去,这才挣脱了惑心术的控制。杜子平叹道:“他这是不想留下心魔,以免日后结丹时遭到反噬。只是不知道那楚容儿与花玉香的惑心术到了什么境界。”

    琼娘道:“楚容儿的惑心术绝对在慕容清柔之上,那花玉香就算不及慕容清柔,也差不了多少。”

    杜子平道:“想不到首轮比试,就将青云峰与紫阳峰的夺魁热门给淘汰出局了。这两峰真是运气太差。”

    次日,大比进入第二轮。第二轮共有十六场斗法,分为两天进行,杜子平又是第一个上台。他的对手是一个身材苗条的女子。这女子长得到也颇为俏丽,她向杜子平笑盈盈地说道:“落雁峰弟子张巧儿,向杜师弟请教。”

    杜子平微一欠身,说道:“玉龙峰弟子杜子平,见过张师姐。”说完,他抬起头来,只见张巧儿极有趣地瞅着他。他略感尴尬,一拱手,正欲讲话,突然觉得对方目光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吸引力,心中一动,暗叫道,不好,这是惑心术。

    他刚想到这里,只见眼前金光闪动,一只金铃,疾若闪电,同时带起一阵大风,刮脸生疼,同时耳边传来叮当之声,极为细微,却令人忍不住仔细辨听。

    “摄魂金铃!”台下有识得厉害的弟子叫出声来。这摄魂金铃可攻可守,斗法中还会以幻音伤敌,在惑心术的配合下,威力又大了三分。杜子平在惑心术下本已慢了一拍,再加上这幻音又令他略有分心,一时竟未来得及躲避,眼看摄魂金铃眨眼间便冲了过来。

    只听嗤的一声,摄魂金铃正击在杜子平的胸前,只见他身影晃动,却消失在空中。“风遁术,”张巧儿吃了一惊,金铃倏地飞回到头顶,化为数丈大小,将她全身罩住。只听得当的一声,杜子平拳上包着一层血光,重重地击在这金铃之上,只震得她两耳嗡嗡直响,心中更是惊骇无比,情知方才稍慢一下,便会被对方一举击到台下。

    台下落雁峰的女弟子一齐娇声道:“哎呦,不好!”落雁峰女弟子们本来长得就极为艳丽,声音更娇脆无比,登时把其它擂台围观者的目光也吸引了过来。琼娘本来见杜子平开始被这张巧儿所惑,便心中不喜,这时更是皱起了眉头。

    杜子平开始时虽然吃个小亏,但本以为仗着这风遁术定能一举击败张巧儿,刚才他并未用双翅加速,而且也只是运起法力,击了这一拳,哪知却被对方挡下。他吐气开声,又是一拳击出。

    他一连击了十余拳,当当之声不绝于耳,暗想到,就算张巧儿能顶住,这般硬拼下去,最终也是必败无疑。突然之间,他只觉得脚下晃动,知道不妙,羽翼一展,便飞到半空之中。

    此时台上,他刚才站立之处,瞬间裂开一个大洞,一道青光射了出来,随后张巧儿也跃到台上。台下落雁峰的女弟子叫道:“可惜。”杜子平定睛一看,那道青光竟是一柄匕首,也不知那张巧儿用了什么手段,竟从钻入地下偷袭。

    张巧儿面带笑容,双手掐了一个兰花指的法诀,喝了一声:“疾!”只见一道金光,直飞上天,铃口处射出一道霞光,将杜子平罩住。与此同时,那柄匕首迅若闪电,向杜子平前胸疾刺过去。尚未及身,这匕首便激荡起一股劲风,将杜子平衣衫吹得猎猎作响。

    杜子平叫道:“来得好!”双拳一击,那道霞光便被击溃了开来。紧接着,他双手一张,两手之上布满血光,向前一抓,便将这柄匕首捉到手中,被一层血光笼罩其中。张巧儿一捏法诀,这匕首青光大盛,在杜子平的掌中打了个盘旋,却无法飞出。

    台下观者一片哗然,惊叹声不绝于耳。

    那张巧儿面色肃然,两眼精芒直射,但见她咬紧银牙,右手捏诀,左手曲伸,娇喝了一声,“镇神!”那摄魂金铃在空中一落,当的一声,便将杜子平罩在擂台之上。

    台下,琼娘微微变了脸色,相反,落雁峰的女弟子们却是喜气洋洋,喝采连连。

    “张师姐,做得好!”

    “好厉害!”

    “张师姐这应该是胜了吧!”

    只是台上的张巧儿面色并不轻松,她捏着法诀,口中念念有词,一道道金光加持在这金铃中。初时这金铃尚无异状,过不多久,却听见里面发出轰隆隆的惊天巨响,每一下响动,摄魂金铃的铃壁就会无端地凸起一大块。不过随着金光的落下,那铃壁的凸起便会恢复原状。

    台下众人都鸦雀无声,都紧张地向台上望去。

    那巨响越来越密集,金光的恢复速度就有些跟不上了。又听得数十声巨响后,这摄魂金铃就变得面目全非。

    张巧儿只觉得一股股大力撞来,正欲将摄魂金铃收回,却听着“轰隆”一声巨响,金光四射,那金铃竟硬生生地四分五裂了开来,杜子平“嗖”得从里面飞了出来。张巧儿如受重击,也蹬蹬地退了数步。

    杜子平一声冷哼,双手一搓,手中的青色匕首光芒迅速暗淡,紧接啪的一声脆响,便折成数截。

    “干什么呀,怎么能一下子毁了人家两件法器?”

    “就是,实力强横,也不能这样欺负人家嘛。”

    “这法器哪里是这么好炼制的,你知道,张师姐费了多大的力气,才炼了这么两件。”

    “切,毫无男子汉风度。”

    那落雁峰的女弟子们叽叽喳喳地埋怨起来,说起来,倒还真不能全怪这些女弟子们不讲道理。之前,落雁峰的女弟子落败,那些男弟子个个都保持风度,唯恐不能给这些女弟子们留下一个好印象来。不过,琼娘面上却微微露出笑容。

    张巧儿一见自己的两件法器被毁,心痛得无以复加,却也知道再也胜不了对方,哼了一声,纵身跃到台下。她这次斗法,可是吃了大亏,不但这两件法器被毁,而且之前她从地下偷袭,是用了一张土遁术的神通符,如今也化为乌有。

    杜子平此次交手,虽未用全力,但却是委实吃了几次亏,虽无大碍,也有些气闷。他只得奋力反击,方大展神威,却又得罪了一群娘子军。听这些女弟子的话语,只得闷声不语。听见那擂台旁边的老者说道:“玉龙峰杜子平获胜。”这才,跃下台来,站在琼娘旁边。

    那楚容儿却对他正色道:“多谢杜师弟手下留情。”

    杜子平也还了一礼。

    那落雁峰的女弟子们对楚容儿说道:“楚师姐,你怎么说他手下留情呢?”

    楚容儿道:“这杜子平与张师妹交手,你们可见他动用什么法器了吗?还有,他那天罡地煞血兽变,施展了吗?若不是张师妹把他逼急了,他也断然不会毁了两件法器。”那些女弟子一听,也觉得是这个道理,便不再言语了。

    琼娘低声道:“怎么搞的,在张巧儿那里居然还险些吃了大亏?”

    杜子平回道:“刚交手时,我一个慎,中了她的惑心术,这才闹到这个局面。”

    琼娘似笑非笑地说道:“只怕是见到人家是个美貌女子,便怜香惜玉起来,结果毁了人家两件法器,讨好不成,反而结怨,这才叫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杜子平一听,目瞪口呆,一时之间说不出来。

    琼娘白了他一眼,说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那惑心术,昨日你就知道厉害了,为什么今日还险些坠入其中?你用风遁术时,只要你再稍加上些速度,那张巧儿还来得及护住自己吗?还有,你的化血刀呢?天罡地煞血兽大\法呢?随便用上,也不会被这摄魂金铃困住。”

    听到这里,杜子平更是不敢接话,只得闭口不语,只是那楚容儿似是听到了什么,也明白了些什么,掩嘴一笑,向杜子平瞥了一眼。

    杜子平心中一凛,琼娘说这些话时,也不想让别人听到,用了传音术的神通。虽然这神通甚是普通,但同阶修士极难听到。他暗自寻思,这楚容儿的实力难道会这般强大?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