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万剑诀与分身之法(求收藏,求红票!)

    原来,刚才何清久战不下,已觉得法力消耗过巨,化血刀所蕴的潜力已大不如前。而对方的攻击一如斗法之初,云雾中幻化的妖兽仍层出不穷。于是他便行险一击,手中打出一道法诀,白雾之中无数道血光激射而出,将这云雾诀所幻化的妖兽尽数击碎,连云雾也被破开,露出龙飞的身影来。

    随即那些血光汇集在一起,化为一条血蛟,恶狠狠地扑去。那血蛟刚到龙飞身前三尺之处,就撞到一道无形墙壁之上,发出震天的响声,血光四散,又现出化血刀的本象来。何清正待施法,却有一片薄薄的云雾贴到身前。

    他只觉全身一麻,宛似受到雷震,一股似有若无的法力直入丹田,激得丹田内的法力向四外扩散。他大吃一惊,只是法力已不受控制,全身麻软欲倒。他只道这次定然重伤,不过这念头在脑海中一闪,陡然间那股似有若无的法力突然消失,体内法力也恢复正常,自然是龙飞手下容情,因此便张口认输。

    接下来,落雁峰的慕容清柔上台来,对手却是青云峰的一名女弟子。杜子平心中一乐,这幻春决再厉害,总不能对同为女儿身的弟子也有效果吧。哪曾想双方甫一交手,那青云峰的女弟也犹如着了魔一般,面红耳赤,隐隐地流露出春意来。

    这女弟子也知不妙,急忙稳固心神,潜运法力,试图从幻春诀中挣脱出来,只是双眼一瞧到慕容清柔的目光,便又晕晕乎乎了。在春风吹拂之下,她只觉浑身说不出的舒服,手上虽然还在施法,但威力已经大减。慕容清柔见状,玉手一指,一道霞光就将其击落台下。

    杜子平骇异之极,暗自忖道:“这幻春诀居然男女通吃,这还了得?”琼娘在旁似是知道杜子平心中所思,说道:“这幻春诀固然对男弟子威力无穷,但同样也可以唤起女弟子的情\欲,迷失其神智,只不过威力略差罢了。”

    接下来又比了两场,这四人的实力虽然不错,但还是不放在杜子平的眼里。他只觉这两场斗法,激烈有余,精彩不足。直到第三场,雷鸣缓步上台,这才令杜子平精神一振,那只血煞魔尸的威力,他也是急欲知道的。

    只是这雷鸣对手的实力不足,交手不过两三个回合,一道红光一闪而逝,随便又飞回雷鸣的袖中。这名弟子身体晃了两晃,摔倒在擂台之上,面色苍白,昏迷不醒。看样子他不但受了重伤,连精血都被摄取了许多。

    杜子平在台下瞧得清楚,那道红光就是那血煞魔尸,它只是一扬手,打出一道红光,便破了那名弟子的护体灵光,当真是动如疾风,快若闪电。杜子平本想通过此战窥测一下那血煞魔尸威力,却因那名弟子修为太差,除了“深不可测”四个字外,其余半点也没摸出来。

    琼娘道:“这雷鸣的修为虽然不错,但较龙飞连天云等人还有相当的距离,若没有这具血煞魔尸,你我轻易便可击败他。”

    杜子平点头道:“不错,雷鸣也不想让别人对这血煞魔尸过于了解,所以出手之际,只是一击便收回。”

    孟如海扭头对云重说道:“云师兄,贤侄女这次大比的真正对手,只怕就是这头血煞魔尸了。”

    云重说道:“这血煞魔尸威力虽然强大,正是小女琼娘百花羽衣剑的对手,但现在宗门人才辈出,她的对手何止一头血煞魔尸?”

    孟如海摇头道:“当然,下面这些弟子实力能与贤侄女一较高下的也有几个,如龙飞、孙无、楚容儿与慕容清柔等人,而且这些人也未必不能找到一柄与自身属性相合的中品灵器。但这些人炼器水准太差,无法血祭灵器。在这种情况下,这些人操纵中器灵器,也就是三五下,如何能与贤侄女抗衡啊?”

    云重道:“孟师弟少算一人,那杜子平实力极强,雷鸣即使有血煞魔尸,也未必准能获胜。”孟如海何尝不知道杜子平,但琼娘与杜子平这几日颇为亲密,他也看在眼中,自然认定杜子平不会扫了佳人的兴致,只是无法说出口罢了。

    他暗自想道:“云师兄话里提到杜子平,显然是说杜子平不会相让,那么琼娘与杜子平之间自然并非情侣。只是这能挡得住这血魔宗数百名内门弟子的眼睛,盖得住众人这悠悠之口吗?”

    不提空中孟如海暗地思索,擂台之上,那孙无面色凝重地望着对方。他的对手是万竹峰的一名弟子,名为钱洪。这钱洪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上一轮斗法,虽然获胜,也没有显示出什么与众不同来。

    孙无本以为会轻松击败对手,哪曾想这钱洪交待过场面话后,右手大袖一抖,便射出四道金光,落在地上。只见光芒闪动,这四道金光化为四个甲士,竟然是四个傀儡。从身上灵气波动上看,这四个傀儡均为引气八层,两个傀儡一手握刀,一手拿着一柄腰刀,另两只傀儡则手挽长弓。这钱洪站在中间,被四只傀儡包围着。

    这钱洪得了这四只傀儡,一直深藏不露,准备仰仗这手段来夺魁。他见孙无小心翼翼,一柄飞剑在空中盘旋,面上充满戒惧之色,心中便有几分得意。只见那手挽长弓的两只傀儡,一手将长弓托起,另一只手用力一拉,弓弦上便出现五支青色光箭。

    呜的一声,十支青色光箭,闪电般的向孙无射了过来。孙无头上的飞剑化做一道长虹,向前一卷,这十支青色光箭,立即就被绞个粉碎。只是这十支光箭刚被绞碎,又出现十支,不多时,但见漫天箭芒呼啸而至。

    孙无大喝一声,那剑光在空中一颤,蓦然寒光点点,犹如烟花一般飞散下来,漫天箭芒在空中一滞,换了个方向尽数投入这点点剑光之中,犹如泥牛入海,霎时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琼娘面色凝重,低声叫道:“这居然是万剑诀。”杜子平亦暗暗吃惊,单以这手万剑诀而论,这孙无的剑术实在他之上。万剑诀是剑术的一项神通,懂得这门神通之人极多,但修炼这手剑术神通的人却是极少。

    原因就是这万剑诀修炼到高深处固然威力奇大,却极为难练。万剑诀共分为九层,随为修为的清湛,威力也越发强大,只是许多人从引气期开始修为,到结丹后也不过是二三层水准,较其它神通大大不如,因此修炼这门神通的人屈指可数。

    不过,若是有天赋者修炼此门神通,威力便可达到不可思议的地步。曾经有人以结丹后期的修为将万剑诀第六层,居然越阶斩杀了一名元婴初期的高手。如今孙无的万剑诀虽然仅是第一层,但也是很难得的了。

    这漫天剑光在空中丝毫没有停顿,直奔钱洪而去,连台下众人都觉得剑气逼人,寒风袭体。那两只持有盾牌的傀儡将两只盾牌向前一竖,立即化为两丈多高,一丈多宽,宛似城门一般。只听得一连串的暴响,漫天剑光化为无形,那两只盾牌表面上也坑坑洼洼,显然也是受了创伤。

    余下两只傀儡拉弓向天空斜射过去,只见十道箭芒飞入空中,随即从孙无头上落了下来。孙无剑光在身前一绕,立时合二为一,化为一条惊天长虹,将这十只箭芒撕成粉碎,同时向钱洪斩去。“身剑如一!”台下有弟子叫了出来。

    “青光斩!”钱洪大叫一声,只见那四只傀儡身上浮现一层数寸长的光芒,耀眼之极。那两只盾牌、两把腰刀与两柄长弓一齐飞到空中,也发出各色光芒来。四只傀儡的光芒腾空而起,与这六柄法器融为一体,随即竟化为一柄淡青色的巨大光刃。这光刃从天空之中狠狠地劈了下来,似要将孙无连人带剑斩成两截。

    琼娘失声叫道:“这四个傀儡竟然是以分身之法炼制而成。”这时,光刃与飞剑却无声无息地撞在一起,发出一阵刺目的光辉。等光辉消散之后,只见孙无面色苍白,显然法力消耗极大,那光刃也消失不见,依然化为六柄法器,只是这六柄法器光芒黯淡,也是受损非浅。

    “分身之法?”杜子平闻言,也失声道。这分身之法炼制的傀儡可以作为自家的分身,因此,法力可以融为一体,受到的伤害也可以一同承担。只是这傀儡用分身之法炼制后,一旦被毁,必将反噬到主人身上。

    琼娘道:“这钱洪胆子真大,居然想出用这个方法修炼青光斩。”

    孙无须髯俱张,剑光大盛,映得他脸上罩了一层青气,一道青色剑光螺旋而去,夹着风雷之声,斩眼到了钱洪的身前。那两只傀儡用盾牌一挡,另一只手将腰刀一抖,放出两道刀光,与十只箭芒一齐向孙无射去。

    钱洪一捏法诀,那两道刀光与十只箭芒竟化为一个囚笼,将孙无困在当中。孙无在空中的飞剑掉转头来,围着这囚笼绕了一圈,咔咔咔数声,那囚笼被斩成数截,化为虚影,在空中闪了两闪,便消失不见了。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