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击败杨梦同(求收藏,求红票!)

    杜子平与琼娘互瞅一眼,均想这钱洪本身的修为没有达到这个地步,那青风斩还有刚才那手囚笼神通,完全是靠四只傀儡将法力合为一体,这才施展出来。那孙无却是完全以自家的修为硬抗。

    虽然这几下,两人半斤八两,看不出来谁占上风,但孙无的法力终有耗尽之时,而钱洪的傀儡完全靠玉晶驱动,时间一长,孙无定然不支。

    只见这四只傀儡凌空飞起,各占一角,将孙无困在中间。刀光箭芒劈头盖脸地向孙无击了过去,孙无将剑光护住全身,将周身三丈范围内布下一个光罩,任凭对方如何攻击,尽数接了下来,始终风雨不透。

    这时台下无极峰的弟子面色紧张,任谁这时都看得出来,这样消耗下去,最终的获胜者必是钱洪。果不其然,孙无的剑光光罩不断缩小,一晃半个时辰过去了,由最初的三丈范围收缩至一丈多些,那四只傀儡攻势更盛,瞬间又前进了数丈。

    又过片刻,那孙无剑光又缩回三尺,四只傀儡所发刀光箭芒更是密集。突然之间,在那漫天的刀光箭芒之中,一道剑光腾空而起,这道剑光是如此的耀眼,连四只傀儡身上都映出森森的碧色。

    那剑光从天而降,与孙无再次合二为一,向钱洪斩去。台下弟子一片哗然,又是身剑合一,这次不要说杜子平等人,便是空中的孟如海与云重面上都露出惊诧之色,一些胎动期的修士居然站了起来!

    身剑合一威力极大,本来引气期的弟子即使勉强可以施展一次,已是罕见的剑修天才了。这么短的时间内,这孙无居然施展两次,而且中间还在斗法,毫无休息的余暇!这等手段,以杜子平法力之深厚,肉身之强悍也自忖不过如此。只是这孙无的法力及肉身皆不及杜子平,可见其剑术修为的精湛了。

    钱洪大骇之下,措手不及,加之那四只傀儡的分散开来,距离过远,想要将法力合在一起,也是力所不能,只得一捏法诀,将那两只手持盾牌的傀儡挡在身前。一阵尖锐刺耳声音过后,那两只傀儡已被斩成数截。紧接着那钱洪发出一声惨叫,一口鲜血喷出,人也摔倒在地。

    琼娘叹道:“用分身之法祭炼傀儡,这个弱点简直致命。”

    孙无在擂台之上露出身形,面色发白,浑身大汗淋漓,心中也是暗叫侥幸,若这钱洪稳扎稳打,一心消耗孙无的法力,躺在擂台上的那就是他了。

    随着孙无的胜出,这一日的斗法已经结束,那琼娘低声对杜子平说道:“子平,我似乎对剑术有所领悟,咱们回去试一下可好?”

    杜子平自是答应,两人并肩走至后山一处空旷之所。琼娘在地上刻画一组奇怪的法阵,之后又在方圆数里之地,按东南西北四个方面插上四杆小旗,手中捧着一只圆盘,与杜子平走入其中。

    她向那枚玉盘中打了一道法诀,地上的法阵便升起道道白雾,这白雾四处翻滚,只是无法越过那四面小旗一步。片刻后,这白雾便将这数里之内遮挡个严严实实,但杜子平与琼娘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琼娘道:“好了,这样就不会有人看到,而且咱们试招时,也不会被外人所打扰,咱们的法力神通也不会波及在外面。”

    杜子平道:“好,琼娘你出手吧。”话音一落,化血刀腾空而起,在头上盘旋,一缕淡淡的血光,遥遥地将琼娘锁住。

    与此同时,琼娘那柄玉剑在空中一颤,化做万点寒星,暴射过来。杜子平叫道:“好一手万剑诀!”当下他不敢大意,化血刀化作一道长虹,首尾相接,画了一个圆圈。这万点寒星便没入其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杜子平说道:“琼娘,这万剑诀颇为了得,孙无若施展出来,我这一手神通绝难应对。”

    琼娘也点了点头,说道:“这万剑诀极为难炼,刚才那一下,只是形似,尚未得其精髓。我再琢磨一下,一会儿再与你切磋一下。”

    杜子平依言,盘膝坐在一旁,脑海中也不断推演这万剑诀。这万剑诀的修炼口诀,杜子平从云重的书房中获得。

    琼娘试演了多次,突然间,眼睛一亮,说道:“子平,咱们再来试试。”说着,玉剑在空中化为繁星,却依然没入化血刀的圆圈之中。

    杜子平道:“这下子有些进步。”

    琼娘道:“再来。”两人一连试了十余次,虽然琼娘每次都未能攻破那道血色光圈,但面上的喜色却越来越浓了。

    琼娘身形在空中一旋,叫道:“再来一次。”说完,空中便又升起寒星,只是这次杜子平面上陡然一变,这些寒星中,有几枚竟然隐隐有飞剑之形。

    杜子平自知难以抵挡,脑海中灵光一闪,化血刀在空中一顿,也飘洒出无数血芒,迎了上去。叮叮叮一阵脆响过后,杜子平向后飞出数丈,气血一阵翻腾,与琼娘一起将化血刀与飞剑收回。

    杜子平道:“琼娘,你这手万剑诀已踏入第二层,也在那孙无之上了。”

    琼娘道:“这万剑诀我也修炼过,虽然之前不及那孙无,但也算是颇有了解。今日见他施展,对如何进入第二层略有感悟,居然炼成了。不过,想不到你居然也炼成了万剑诀。”

    杜子平摇头道:“我这手万剑诀与你相差太远,不值一提。”

    琼娘道:“你这手万剑诀是以刀代剑,威力自然颇有不及,若你手中有一把合适的飞剑,这万剑诀也未必不及我。咱们歇息一下,再试试身剑合一。”

    杜子平大惊,说道:“这个就别试了,身剑合一,讲究的是勇猛无前,除非双方实力相关极大,只怕咱们会有损伤。”

    琼娘道:“哪个让你来喂招,刚才斗法之际,我看你也似有所悟,咱们互相交换一下心得,在这里随意试演一下而已。”

    两人在这里足足试了两个多时辰,直到琼娘觉得这身剑合一颇有进境,她这才收了法阵,与杜子平分手,各回洞府之中。这两个时辰当中,两人耳鬓厮磨,杜子平只觉得一阵阵淡淡处子幽香从她身上传来,不禁神魂颠倒,浑然忘记明日还要斗法。

    次日一早,杜子平是第一场斗法,他站在摆台之上,一眼瞅见琼娘一双妙目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心情极是欢畅。他抬头一看,这次的对手居然是杨梦同。

    杜子平不愿失了礼数,微一拱手道:“杨师兄,请赐教。”话音刚落,只见杨梦同背后升起一道血光,隐隐化为一条蛟龙,张牙舞爪地飞了过来。这杨梦同这才说道:“子平师弟,恭敬不如从命,我便先出手了。”

    他这么做,实在是与偷袭一般无二,再加上他上次取胜殊不光彩,这下子台下众弟子无不叫出声来,“无耻之尤!”

    “应该把他罚下擂台!”

    “不要脸!”

    “玉龙峰有这样的弟子,这脸面可被丢光了!”

    说时迟,那时快,这条血蛟转眼便到了杜子平的身前,巨口一张,将杜子平吞入腹中。杨梦同大喜过望,暗自寻思,这杜子平居然这般老实,毫无防范之心。

    琼娘本来一直笑吟吟看着斗法,她根本就没有想到杜子平会败在杨梦同的手上。只是这一下,她顿时花容失色,跌足道:“他怎么能这般不小心?”

    就在此时,那杨梦同脸色突变,只见那条血蛟在空中翻了几个筋斗,却不见杜子平出来。那血蛟陡然血光四射,轰的一声,便四分五裂,化为数团血气,杨梦同则口喷鲜血,昏倒在擂台之上。杜子平则在空中显出身形,身上覆盖着一层血芒。

    杜子平双手虚虚一招,那数团血气,便飞到他的身上,血芒融在一起,不分彼此了。那擂台旁边的老者道:“玉龙峰杜子平获胜。”

    杜子平飞下擂台,琼娘道:“刚才吓死我了,还以为你这一次重伤,修为至少要到退三年呢。”

    杜子平笑道:“哪能会这样,这完全是杨梦同自作自受。”原来,那杨梦同突然出手,虽然令他有些措手不及,但也不至于全无也防备。他运起天罡地煞血兽变来,杨梦同的血兽吞天虽然强大,却哪里及得上这化血大\法中第一神通?这一下不但破了他根基神通,还将杨梦同当年在血池所吸纳的血煞之气尽掠走。虽然这根基神通,他还可以重新修炼,但至少也废了他三年的法力。

    杨梦圜手足情深,亲自带人上台,把杨梦同扶下,下台之际,目光向杜子平瞥了一眼,闪烁着仇恨的光芒。

    台下众弟见杜子平反败为胜,因不齿杨梦同的为人,尽数欢呼起来,让杨梦圜的恨意又加重了几分。那龙飞、孙无、楚容儿与慕容清柔首次见杜子平施展天罡地煞血兽变,虽然未见全貌,但窥一斑而知全豹,对这门神通的强大也有了几分了解,心中暗自凛然。雷鸣仍神色不变,只是他双拳也突然紧紧一握。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