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意外(求收藏,求红票!)

    不多时雷鸣与楚容儿也先后上台。雷鸣的对手是紫阳峰一名弟子,法力颇为不弱,加上雷鸣似乎不愿意在人前展露这只血煞魔尸,两人足足斗了大半个时辰,才让雷鸣抓住一个机会,用血煞魔尸一击战胜。杜子平自然仍未能窥测出那血煞魔尸的深浅来。

    楚容儿的对手是青云峰的一名弟子,那名弟子一见楚容儿,就哀叹自身运气不佳,但也没有办法。此人一上台,便低着头,直到互相施了一礼,这才抬起头来,却是双眼紧闭,生怕瞧到什么可怕的事物一般,这是他苦思多日用来针对落雁峰女弟子的笨法子。

    台下立即就有几人笑出声来,杜子平心下疑惑,对琼娘说道:“闭上双眼,虽然不惧幻春诀,但同时也成了一个瞎子,哪里能获胜?更何况采用此法子的,实力只怕本来就不及对方。这么做,只会输得更快,此人难道有什么法子来代替双眼吗?”

    琼娘道:“据说这种法子很久之前有人用过,当然会采取一些手段来代替双眼,具体是什么手段,这个我也不知,不过那人最终还是败下阵来。”

    擂台之上,楚容儿嫣然笑道:“看来师姐这蒲柳弱质是入不了这位师弟的法眼了,不过,到也不至于面目可憎,会让人不忍直视吧。”

    她虽然面带笑容,但语音入耳,却有一股莫名的幽怨之意,令人无来由地感到心中一痛。那名弟子闻言,心中一动,面色却是一变,一柄血红色小幡飞到身前,化为丈二长短,立时将一道霞光挡住。台下发出“咦”的一声,显然是众人对此感到意外。

    原来那楚容儿说话之间,悄悄放出一道霞光,这霞光无声无息,却仍没有瞒过这名闭着双眼的弟子。楚容儿又接连发出数道法术,有火球、风刃、水箭,皆悄然无声,但都被那名弟挡下。

    杜子平瞧了半晌,忽然道:“此人身上暗藏一十三道符箓,按照一种奇怪的法阵布下,可以感知到周围的灵气变化,这应该是他代替双眼的手段。”

    琼娘道:“这是十三化魂符,有了这种符,周身二百丈之内灵气变化,皆了如指掌,难怪他肯闭上双眼。”她心中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杜子平能看到这种符箓?她自是知道,杜子平不会将此事当众告诉他,因此便没有问出来。

    擂台之上,只见楚容儿身影翩翩,一道道法术发出,口中娇笑连连。那声音悦耳之极,但台下众弟子到有一大半面色柔和,眼中充满怜惜。那名弟子苦苦用法力相抗,但仍数次想睁开眼睛。

    杜子平道:“这楚容儿到现在也没有使用她的法器,而且她的法术威力虽然不错,但威力也属正常。可她的对手却只守不攻,似乎仍然中了惑心术。”

    琼娘道:“不错。化春诀中的惑心术极是难防,无论你是目中瞧见,还是耳内听到,甚至在你进阶胎动期后生有灵识,用灵识感知到,都会深受影响而不自知。”

    只见擂台之上,那名弟子面色却越来越柔和,那杆血幡在空中飞舞的速度也是越来越慢,全身大汗淋漓,显然法力消耗过甚。楚容儿咯咯一声娇笑,那名弟子再也支持不住,睁开双眼,只见眼前一个弱不胜衣的美人,这血幡说什么也无法再挥出。随着一道霞光击在胸口,那人飞出擂台,摔落在地上。

    片刻后,另一座擂台也分出了胜负,随后那孙无身形一晃,便飞了上去。他的对手是万竹峰的一名弟子,名为董明,一样也是剑修。只见两柄飞剑在空中矫若神龙,相互攻击在一起。杜子平瞧了两眼,说道:“这董明的剑术也不错,居然能在孙无手下支持这么久。”

    琼娘摇摇头道:“董明剑术虽强,但绝不可能撑这么久,这孙无是拿他试剑,看一下幻剑诀的威力,为下一场与我交手做准备。”

    杜子平道:“孙无难道知道你不会动用百花羽衣剑?”

    琼娘道:“那孙无肯定看得出来我剑术已到了一个瓶颈,做为剑修,他会明白我的选择。”

    二人在台上已经斗了小半个时辰,孙无固然是神态从容,那董明却也是法力悠长之辈,也不见有什么异色。孙无斗到这时,觉得再斗下去,也不会对幻剑诀有更深的理解。他长啸一声,飞剑在空中一颤,化为百十点剑光,直落过去,正是万剑诀。

    虽然限于他的修为,这万剑诀威力还不大,但这般密密麻麻的剑光,也绝不会是引气期弟子的护身金光可以挡得住的。那董明把手一挥,一道符箓便贴在身上,立即在体外生成一个金色光罩来。

    杜子平吃了一惊,“这是上品的金刚护体符!”

    那孙无喝道:“疾!”空中百十道剑光合为一体,化为一柄飞剑,疾斩而去。噗的一声,这飞剑便没入光罩之中,只是这速度慢得惊人,不过仍一寸一寸地向前斩去。

    片刻后,金光一闪,那金色光罩立刻被劈成两半,化做两张半截的符箓,向地上飘落,这两张半截的符箓尚未落地,便无风自燃,化为灰烬。董明趁此机会,身形向旁边一移,那柄飞剑擦身而过。

    还未待孙无再次施法,那董明突然大喝一声,一道丈许长的金色光芒霍然亮起,耀眼辉煌,竟然映得周围数十丈内竟是金色,孙无的剑光也被淹没。金色光芒之中,只见一柄金色飞傲然升起,在它身后,那董明面色微微发白,捏着一个法诀,这飞剑便迅捷无伦地向孙无斩去。

    那孙无大吃一惊,“这是灵剑!”当下,他矮身斜窜到一旁,飞剑从头顶斜斜掠过,一大片黑发从空中飘落下来。孙无斗法经验也算是丰富,他刚窜到一旁,便腾空而起,果然一道剑光从他的脚下掠过,只要他慢了半拍,只怕这双脚就会被削断。

    杜子平也吃了一惊,对琼娘说道:“这人也会炼器,居然用的也是一柄上好的中品灵剑!”

    琼娘摇了摇头,说道:“此人不是炼器师,只是凭法力驱动这灵剑,只要孙无躲得过去,董明的法力便会耗个精光。如果这灵剑是经过血炼的,第一剑,孙无就躲不过去。”

    两人说话间,那孙无又极险的避开了三剑,尤其是第二剑,从他胸前划过。不但衣衫被割了个大口子,胸口也流出血来,想必是被剑气所伤。

    孙无万万没有想到这场斗法会到这个地步,楚容儿、雷鸣与琼娘均轻松击败对手,他在这里却险象环生,稍有不慎,不是开膛剖腹,就是斩手断足。不过,这三道剑光之后,董明却似乎顿了顿,孙无立即明白,对方法力消耗过大,也渐渐不支了。

    董明又打了一道法诀,耀眼的剑光升起,威势似乎还胜过最初,只是他身体发抖,面色白得可怕,显然已经用尽全力。这一击,看来只要孙无避开,不用动手,那董明也就输了。

    只见孙无脚下升起一青一红两道光芒,身形猛地飞上了天空,竟然越拔越高。董明已是支持不住,大喝一声,那飞剑腾空直追过去,转瞬间便追个首尾相连。孙无在空中突然一个盘旋,便避开了这一剑。董明身体晃了两晃,摔倒在擂台上。

    杜子平皱眉道:“这孙无的遁术居然这么精妙,刚才在空中躲避,身法之灵活,速度之快捷,居然不见那引气九层的雪玉鸟之下。”

    琼娘道:“这一次,也把孙无的一张底牌逼出来了。孙无的遁术固然不错,但刚才主要还要他脚下那双靴子的功劳。那双靴子名为风火流星,是极为罕见的飞行法器。”

    孟如海站在空中,说道:“到今日为止,宗门大比的前八名已经诞生了,明日便是四强的角逐,共有四场,因此不会再出现同时斗法的情况。”

    第二天,杜子平依然是第一个上台的,阳光照在他的身上,面上的金鳞闪闪发光,背后的双翅更是耀眼夺目,显得他分外的狰狞。片刻后,一个妖娆之极的女子也走上台来,正是慕容清柔。

    这两人一个极丑,一个极美,形成强烈对比。慕容清柔瞧着杜子平那金色的瞳孔,心中不由得一寒,对那以往战无不胜惑心术在那片刻间似乎失去了信心。慕容清柔毕竟是落雁峰出类拔萃的弟子之一,刹那间便收回心神,微笑道:“落雁峰门下弟子慕容清柔,请杜师弟赐教。”话音一落,身后升起一只菱花镜,发出淡淡的五彩光芒。

    杜子平打量了对方一眼,拱手道:“玉龙峰门下弟子杜子平,见慕容师姐。”然后,他左手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那柄化血刀在掌心上方三寸处化为一道血芒不停地盘旋着,身上也冒出了一层寸许厚的血色光芒。

    那血色光芒是如此凝重,竟然令化血刀也黯然失色,其中更有一百零八头妖兽在不停的游动,栩栩如生。

    天空中,孟如海道:“瞧杜子平这样子,那天罡地煞血兽变似是已到了第二变的边缘,只是由于修为不够,这才一直停留在第一变境界中。”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