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销魂仙舞(求收藏,求红票!)

    台下的琼娘心下也是颇为担忧,只不过表面上瞧不出什么。虽然她深知杜子平的实力,当远在慕容清柔之上,但慕容清柔幻春诀实在是伤人于无形之中,更是隐隐地克制了杜子平的化血大\法。

    慕容清柔玉指一点,一片五彩光芒,似缓实急地向杜子平洒了过来。这五彩光芒看似轻柔,实则压力巨大,未到地面,便已经发出咯咯响声,杜子平附近一丈方圆地面陡然间下陷一寸左右,只见光芒闪动,已将他笼罩其中。

    台下弟子无不吃惊,落雁峰的女弟子此前斗法,一直是运用惑心术,把人迷得五迷三道,然后再配合其它神通取胜,因此出手之际向来温柔可人,从未出现今日这般声势。

    杜子平身上的血芒暴涨,化为一堵晶莹如红玉的血色墙壁,将那片五彩光芒拦住,掌中的化血刀带着尖锐的呼啸之声,迎面而去。慕容清柔娇声喝道:“疾!”那片五彩光芒分出一道来,将化血刀抵住。

    空中那道血墙立即化为一道血光直逼过去,慕容清柔腾空而起,五彩光芒将她全身笼罩其中,隐约中一道幻影,向杜子平迎了过去。杜子平陡然间看到慕容清柔那张柔媚之极的脸庞近在咫尺,鼻端更是传来隐隐幽香,一双剪水清瞳,竟泛着五彩光芒,不觉心意动摇。

    这一瞬间,他微一迟疑,手下略松,那慕容清柔身形微微一晃,便已避开。随即空中五彩光芒似鲜花一般绽放,在鲜花绽放的中央,一道淡绿色的倩影亭亭玉立,在五彩光芒的映射下,更显艳丽无双。

    也不见她如何作势,身形化为五道,在银绿黑红黄五色之中各居其一。但见她眉目含情,嘴角含笑,翩翩起舞,举手投足之间尽展风情。更要命的是,在五色光芒照耀下,她的衣衫竟似透明了一般,诱人的身材呼之欲出。

    在这一刹那,台下一片寂静,众弟子竟不约而同的屏住呼吸,目光之中尽是痴迷之色,目不转睛地瞅着那五道曼妙的身影。不过,其中有一人例外,他仍然盯着杜子平,即便慕容清柔的翩翩起舞,双眼未曾离开杜子平的身影,仿佛杜子平才是倾城倾国的绝色,而慕容清柔才是妖兽化身。

    此人正是玉龙峰的大弟子,上届大比夺魁者杨梦圜。楚容儿与花玉香也注意到了这一点。那楚容儿道:“这杨梦圜这十年来修为大进,连清柔师妹这手神通都不能动其分毫,这可比龙飞强得太多了。其实,花师姐,你要不是修炼心有千千劫的神通,偶尔伤了元气,至今未复,第一轮就会把龙飞刷下。”

    花玉香道:“龙飞的实力其实不弱,清柔师妹获胜多多少少有些侥幸,即便我元气尽复,修成心有千千劫,对上龙飞,也不敢说一定获胜。不过,这杨梦圜确实有些深不可测,似乎之前大家对他的评估都太低了些。化血大\法果然是宗中的镇派绝学,就算没有杜子平,咱们落雁峰中的引气期弟子只怕无人能胜得了他。”

    楚容儿说道:“任它杨梦圜如何了得,杜子平真龙之身怎生厉害,倘若师姐前些日子不修炼那心有千千劫的神通,他二人如何能是对手?”花玉香只是微笑不语。

    空中,慕容清柔身影舞动,片刻间已绕过杜子平身侧四周,只听一声娇喝:“起!”她身影经过之处亮起道道霞光,以杜子平为中心,飞舞缠动,竟将其困在当中,连身影都丝毫不见。

    慕容清柔真身在外,其余四道身影却投入光幕之中。她手里捏了一个兰花指状的法诀,虚空点了三点,霞光化作一个巨大光球,并不停向内压去。不多时,光球便缩到直径八尺大小,五彩光芒闪动,却再也不能向内压缩进去。

    光球内部,杜子平只觉得数道不同的压力直逼过来,有的犹如烈焰炙烤,火热异常,有的又似泰山压顶,沉重无比,有的好似万刃加身,痛楚之极,有的仿佛巨浪涛天,令他站立不稳,还有的还如无形触手一般,要将他紧紧缚住。

    这些压力固然可怕,不过一层血光已将那五彩光芒牢牢挡住,但更令杜子平不安的是那四道身影。这四道身影与慕容清柔的真人一般无二,在霞光中起舞。随着身形的舞动,她们的衣衫缓缓地滑落,露出了她们曲线玲珑、莹白如玉的身体,不多时,已身无寸缕。

    那晶莹修长的**、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细腻滑\嫩的皮肤、秀美绝伦的面庞,再加上那妩媚神情,动人的舞姿,令杜子平腹下登时生起一团烈火。这种事他并非没有经验,当年他身为九五之尊,按宫中的规矩早已经临幸数人。他既然已尝过这种滋味,又值年少,对此定力便有不足,因此。他虽然勉力控制心神,额头已是汗水涔涔。

    台下,楚容儿突然扑哧笑道:“这杜子平居然在**仙舞下坚持了这么久,只怕是眼福不浅。”她的声音虽然不大,却恰好传到琼娘的耳中。琼娘自然明白她话中的含义,她面色依然不变。她自是知道,那万妙天魔舞与**仙舞都是幻春诀中顶级神通,最是能魅惑人心,心下不由得更是担心。

    光球中,这四道身影,将头上的玉簪拔下,漆黑的长发,流云般落下,落在白玉般的胸膛上,那两点嫣红微微颤抖,春葱般的玉手也不停地向他呼唤。片刻后,她们的面颊也渐如桃花般嫣红,星眸微扬,樱唇半张,胸膛起伏,发出了一声声命人**的**。

    杜子平灵台之中尚保持一丝清明,知道不能不出手了,否则再挨个一时半刻,只怕就会输掉这场斗法。他运起冥王诀,法力在体内一转,立即头脑清明,他身上的血芒也似亮了一下。只不过,在这当口,他并没有留意。

    他法力随即换成化血大\法,一层血芒向四周涌去,血芒中隐隐传出妖兽的吼声。这血芒与他体外的血光融合在一起,威力大涨,那五彩光芒,瞬间便削弱了一层。

    空中,慕容清柔的面色突然变得苍白,那捏着兰花指状法诀的手指也微微颤抖起来。台下楚容儿与花玉香面色也变得难看起来,琼娘的眼中却闪过一丝喜悦的光芒。

    慕容清柔右手又是一点,却见那光球内部发出一阵大吼,犹如万兽齐鸣一般,光球四分五裂,一道红芒涌了出来。慕容清柔那四道身影也被吞没其中,瞬间便化为飞灰,空中那枚菱花镜咔的一声,裂为两半,慕容清柔也是一个趔趄,再也站立不稳,一个跟斗从空中坠落下来。

    楚容儿与花玉香吃了一惊,双**起,接住慕容清柔的身体。慕容清柔借势站起,向杜子平说道:“杜师弟神通广大,佩服佩服。”这句话说完,嘴角一缕鲜血便涌了出来。

    杜子平也回了一礼,说道:“承认!”

    台下众弟无不失色,刚才明明是慕容清柔大占上风,怎么转眼就败了,不但法器被毁,人还受了伤。落雁峰的女弟子更是不忿,纷纷叫嚷了起来。

    “你怎么这么心狠手辣?”

    “为什么又毁人法器?”

    杜子平落到台下,一言不发。琼娘瞅了一眼,传音道:“居然斗了这么久,这下可看够了吧。”

    杜子平回道:“我下一场是楚容儿,此女法力犹在慕容清柔之上,我得体会一下这幻春诀的威力,以免被她打个措手不及。”

    琼娘冷哼一声,不过却没有再说什么,似乎认可了他的这种解释。

    杨梦圜见杜子平最终获胜,颇为失望,连下一场的雷鸣斗法都没有看,便挤出人群,飞回玉龙峰。他走进自己的洞府,推门进入一间密室,那是杨梦同养伤之所。

    只是他一进入屋内,却发现除了杨梦同之外,还有一人。此人五绺长髯,一脸正气,杨梦圜一怔,向前施了一礼,叫了声,“师父”。原来此人正是欧阳亭。

    欧阳亭看了他一眼,说道:“是不是杜子平又获胜了?”

    杨梦圜不知何意,只得应了一声,“是”。

    欧阳亭道:“梦同受伤,本来我不该责怪你们。只是你们这种做法殊为不智。梦同,你下手偷袭,即便胜了,也落下一个不齿的名声,而且以你现在的实力,不可能在大比中再进一步。”

    他又转身向杨梦圜道:“梦同刚入我门,许多事情还不晓得,你这个做兄长的,为何也不提醒一下?你难道忘记了,我告诉你,尽量与杜子平交好,不要得罪他吗?”

    杨梦圜道:“师父,梦同之前与他结怨非浅,难以化解,而且他这次又得罪了雷师叔。纵然他天资绝顶,在血魔宗只怕也难有立足之地了。”

    “你知道什么?”欧阳亭厉声喝道,“你以为雷昊把杜子平杀了,你们兄弟就没事了吗?雷师叔掌握本门多年,你以为他真的连雷昊、杜子平、琼娘这三人之事,丝毫不知吗?你以为,云重云师叔就真的拿杜子平没有办法吗?还是以为他骄纵女儿?”

    欧阳亭又接着道:“杜子平身怀凛血寒晶,却无人再却向他讨要,你以为知道的人不多吗?还是杜子平奸诈,将此事推了出去吗?”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