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掌门之争(求收藏,求红票!)

    杨梦圜头低得更低,低声说道:“弟子知错了,请师父教诲。”

    欧阳亭冷哼一声,说道:“知错了,你知道你错在哪了吗?”

    杨梦圜道:“按师尊所说,那杜子平背后靠山极硬,只是弟子不明白,他的靠山是何人?他入门才一年,是如何搭上的,难道是云师叔祖不成?”

    欧阳亭面色稍霁,说道:“你还不算笨到家。他背后的靠山是朱九穆朱师叔,不是云师叔。不过云师叔态度暧昧,也不知道他真正的意图是什么。”

    他叹了口气道:“你们都知道我与玉道人结怨,其实这里面内情极为复杂,远非你们所了解的那样。当年我也是年轻,不知轻重,被人利用,才闹到这个地步。”

    杨梦圜跟随欧阳亭日久,却从未听过此类话语,心下惘然,抬起头来,望着欧阳亭。欧阳亭却似陷入回忆当中。

    良久,他接着道:“此事牵扯到掌门之争,血魔宗的掌门历来只能有玉龙峰峰主担任。当年朱师叔争夺掌门之位以微弱之差落败,心灰意冷之际,却发现了玉道人。那玉道人惊才绝艳,年纪又小,朱师叔便有意栽培他,让他角逐下任掌门。”

    “那时雷昊尚未出世,我虽修为最强,但天资不及玉道人,而且年纪又大,而雷师叔退位时间又远,因此掌门之位,我机会甚微。朱师叔只道这次是十拿九稳,却没有想到出现后来的事情。我与玉道人斗法,坏了玉道人的根基,惹得朱师叔大怒。只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其中居然是雷师叔安排的诡计。”

    杨梦圜微一沉吟,暗忖道:“好一个一石二鸟之计。这一来坏了玉道人的根基,令他修为受阻,角逐下任掌门的优势便少了许多,为雷昊的成长留下了空间;二来令朱师叔祖与师祖交情破裂,分化了对手实力。”

    欧阳亭道:“那朱九穆为人极为护短,加上又将大量心血寄托在玉道人身上,最后你师祖答应重罚于我,并赔上一粒金元丹与一粒净元丹,这才勉强罢手。”

    杨梦圜吃了一惊,道:“是对结丹大有助力金元丹与固本培元的净元丹?难道师祖与花师叔祖两人联手,也敌不过朱九穆?”

    欧阳亭道:“不错,那朱九穆的实力极其了得。当日我见他施展神通,委实可惊可怖,若非掌门亲自出面,后果不堪设想。那两粒丹药,你师祖也只是各有一粒,那玉道人服用了净元丹,根基仍未补足,只得出外寻找机缘,若不是那金元丹被朱九穆拿去,我又何至于现在还不能结丹。”

    “那玉道人出去寻找机缘,花了数十年时间,仍未回来,朱九穆早在玉道人出去后一年便闭关修炼,准备突破结丹后期,所以他不知杜子平的事情。倘若他出关,得知有这么一个资质绝佳的徒孙,定然会大力培养,所以那么多胎动期弟子纵然知道杜子平手中有凛血寒晶,也不敢打他的主意,否则……”

    听到这里,杨梦圜说道:“弟子明白了,也知道以后该如何处理了。”

    躺在病榻上的杨梦同忍不住说道:“那杜子平勾引琼娘,掌门与雷昊能咽下这口气吗?杜子平只怕是非死不可了。”

    欧阳亭看了杨梦同一眼,目光之中竟有着嘲讽之意,仿佛看着一个弱智一般。

    杨梦圜叹道:“弟弟,这你还想不明白吗?杜子平做了这种事,掌门与雷昊于情于理都不会放过他的,那朱九穆就算再霸道,这种事情,能找上门去吗?只是他这口气又撒向何处呢?还不是在中间煽风点火,暗中帮着雷昊打压杜子平的人承受朱九穆的滔天怒火?”

    欧阳亭道:“梦圜,以后那杜子平有什么事情,你就尽量帮他一把,但也不要过份,其中这个度,你要自己把握好,以免惹得雷昊不满,为师当年已经得罪了朱九穆,倘若这次再得罪雷昊与掌门,咱们在门中就过得很不如意了。”

    “还有,云重师叔的态度很是暧昧,令人大惑不解。云重师叔修为高深,便是掌门师叔也颇为忌惮,所以雷昊与琼娘结为道侣,也是掌门师叔的意思。因为这样一来,朱九穆就算在雷昊接任掌门之事上从中作梗,也会多一层顾忌。云重师叔不会因为惧怕朱九穆的缘故,而放任不理。他精通太乙神课,莫非看出什么了?”欧阳亭又道。

    欧阳亭又拿出一枚玉瓶,对杨梦同说道:“这里面有三粒丹药,对你的伤势有好处。以后不要再做这种蠢事。”说完,他走出洞外,飞上云霄。只是他的思绪也同时远远地飞走了,数十年前的往事,斗然间纷至沓来,一幕幕在心头闪过。

    “那天,我刚刚巩固了胎动中期的修为,心情极为欢畅,出得洞府,却听说掌门师叔刚刚生了一个儿子,据说根骨奇佳,是一个修炼的好苗子。师父带着我前去祝贺,在那里,我见到了灵云师妹。虽说灵云师妹入门已有相当的时间,只是我一直忙于修炼,不曾留意过她。”

    想到这里,欧阳亭不由得轻轻地叹了口气,但面上却露出温柔之色。

    “当时正是春天,桃花盛开,她站在桃花中,阳光斜射在她脸上,她眉目清秀,肤色白里泛红,竟然比桃花还要艳丽。我一眼瞧去,居然有几分痴了。当下,我求师父提亲,哪曾想灵云师妹居然有心上人了。”

    “那天,我心绪不佳,随意乱走,却无意间遇到了掌门师叔。他态度和蔼之极,更有一种令人信服的感觉。唉,金丹期高手神通就是这般了得,随意便控制了你的心神,你的情绪。只是后来我才明白这一点,而且遇到他只怕也是他故意安排。”

    “掌门师叔道:‘你们年轻人的事情,不应该我来管,而且你与玉无痕都是我玉龙峰的优秀弟子,我也不能偏坦。不过,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你要是诚心追求,终会感动灵云那个女孩,而且你这般样子,对道心磨炼不佳,对日后进阶金丹莫大障碍。’”

    “掌门师叔的话其实道理也是平常,但却令我精神一震。掌门师叔门下大弟子吕焕与我交情不错,又替我出了那个主意,以至于让玉道人根基受损,我也大获全胜。”欧阳亭想到这里,在空中微微叹了口气,口中喃喃地道:“最终的结局却是我们两败俱伤,十几年后雷昊展现惊人的天赋,我这才明白,当年之事是中了人家的算计。”

    杨梦圜见欧阳亭走远之后,面色阴晴不定,半晌无语。杨梦同忍不住道:“大哥,这杜子平的事情就这么算了不成?”

    杨梦圜冷笑一声道:“你还想如何?师父的话说得这么清楚了,你还想阴奉阳违不成?再者说来,那杜子平自身的实力现在绝不在我之下,你以为还能奈何得了他吗?”

    擂台之上,楚容儿缓步下台,这次的对手虽然不弱,但仍然未能挡得住惑心术,与前几次一般无二,被一道霞光击落到擂台之下。之前雷鸣也在斗了小半个时辰后,让血煞魔尸一击获胜。

    到现在,今日只剩下琼娘与孙无的最后一场斗法了。这两人为引气期的最强剑修,本来台下的弟子,无不希望能够看上一场酣畅淋漓的斗剑。只是琼娘的七彩光剑实在过于犀利,没有人看好孙无。

    琼娘与孙无施礼完毕,一道剑光从背后飞起,化为千点百点寒星,流星雨一般地落向孙无,只是在这流星雨中有几点寒星隐约显露出飞剑的模样。

    “万剑诀!”

    “琼娘的万剑诀居然到了这个地步!”

    “她居然没有动用七彩光剑!”

    孙无眼睛一亮,头顶盘旋的飞剑同时飞起,也化作千点百点寒星,里面也隐隐有几柄飞剑在闪动。漫天的寒星碰撞在一起,犹如烟花一般璀璨。这一个回合,双方平分秋色。

    孙无用手一点,空中飞剑缓缓劈出,一道森寒的剑气直逼过去,琼娘顿时觉得一股沉重的压力,竟将牢牢困在原地,让她动弹不得。剑气尚未及身,但已让她觉得仿佛有万千道钢针刺入肌肤。

    擂台下,杜子平面色微变,孙无的紫金破山诀胜在刚猛浑厚,便是修为相同,法力相当的对手,硬接硬架,也会吃亏。而琼娘的幻剑诀优势在于变化无方,迅捷无比,这般硬碰硬实非其所长。

    一道白光飞起,正是琼娘的飞剑。叮的一声,孙无的飞剑微微一顿,又向下斩去。琼娘的飞剑倒卷而回,她反手将飞剑握住,娇喝一声,冲天飞起,飞剑也化做了一道飞虹。她的人与剑已合而为一。

    “身剑合一!”琼娘身在半空,锋锐的剑气便已将那沉重的压力撕个粉碎,直取孙无。孙无长啸一声,身体向空中一纵,刹那间也合二为一。

    这两个引气期最强的剑修,仅仅在第二个回合便施展出身剑合一,这几乎已是生死之争!这在此次宗门大比中,还是第一次出现!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