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惨胜(求收藏,求红票!)

    两道光芒在半空中撞到一起,即互相弹开,露出两人的身影来,琼娘面色苍白无血,孙无嘴角流出一丝血痕。双方似是均受不轻的创伤。两人一言不发,两柄飞剑又飞了过去。

    半空之中,两道剑光飞来纵横,每一次碰撞,都发出轰轰巨响,声声如晴天霹雳,震耳欲聋。台下的众弟子无不变色,均想难道剑修之间的斗法都是这么激烈吗?孙无的目光充满了火热,碰上琼娘这样的对手,他也是欢喜不尽。与琼娘一样,限于修为,他的剑术也已经到了瓶颈,只有找到实力相近的剑修斗剑,方可提升自家的剑术。

    这时终于看到这两人剑术的不同来。琼娘与孙无二人此刻都已踩着飞行法器飘浮至半空之中,琼娘的飞剑在空中飞舞,剑光灿烂,疾如闪电,仿佛数十柄飞剑一般,极尽变化之能事;反观孙无,剑光厚重如山,移动虽缓,却将琼娘的剑光尽数封在外面,丝毫不落下风。

    琼娘心中暗暗叫苦,她万万没有想到,孙无的法力竟如此浑厚。两柄飞剑每一次相撞,她全身就剧震一次,到后来似乎连五脏六腑都震得翻腾起来,这紫金破山诀的威力已是尽展无遗。但看着前方孙无却丝毫没有什么异样,飞剑在他的操控之下,光芒越来越盛,威势越来越大,竟无丝毫减弱。

    其实她这里苦不堪言,对面孙无也是极不好受,飞剑每次撞击,他虽然没有象琼娘这般难受,但幻剑诀力道之诡异,每次撞击,他都要多费上一丝法力。初时尚看不出来什么不适,但若不能将尽快将琼娘击败,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法力便会消耗殆尽。

    两柄飞剑在空中又是一撞,琼娘身体微微一晃,飞剑在空中也是一顿。孙无趁机用手一招,那柄青色飞剑便飞回到手中。他仰天长啸,刹那间青光四射,吞没了他的身影,剑身一震,发出巨响,冲天而起,孙无再次施展出身剑合一。

    剑光从空中飞落,化为一条剑河汹涌而来,犹如九天之上的银河倾泻而下,这一次身剑合一,较之前任何一次声势都要浩大得多。杜子平见了,不由得大吃一惊,这孙无的剑术居然到了这个地步!

    琼娘柳眉一挑,飞剑落入掌中,娇躯腾空而起,赫然也是身剑如一,只是这次剑光若有若无,转瞬间便投入剑河之中。杜子平暗暗点头,这次孙无剑势太强,若是还如上次那般硬接,琼娘只怕立时就会受伤落败。如今她身剑合一,凝成一缕,正是以点破面之法。可见琼娘果然是一个罕见的剑修胚子,斗剑到现在,对身剑合一的了解居然又深了一层。

    饶是如此,琼娘奋力上攻,但觉敌人每一道剑光,都如一座小丘碾压过来一般,逼得她法力运行不畅。她暗暗叹了口气,暗自想道:终于要输了吗?不过,琼娘毕竟修剑多年,这颓废之心刚起,便立即驱除到脑海之外,鼓足余勇,飞剑微微一颤,发出龙吟般的啸声,但见剑光一闪,势如破竹,那道剑河到她身前三尺之处便被分成两半。

    琼娘的剑光却也慢了下来,但依然丝毫没有停顿,直奔剑河中央!这时,别说台下的杜子平,便天空中的云重一改之前的轻松之态,面色变得沉重起来。

    那孙无却觉得对方的剑光凌厉无比,即便以他法力的雄浑,紫金破山诀的厚重,兀自抵挡不住,剑光每一次相触,他胸口都犹如被利剑刺入一般,疼痛入骨,他心下知道这是自家法力消耗过大的缘故。看到琼娘驭剑过来,正合他意,当下一声大喝,也迎了上去。

    轰的一声,如天际惊雷,震得众人两耳嗡嗡作响,空中两道人影也分了开来,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向地面坠去。在距地面不过三两丈时,这两人身体一扭,斜斜地落在地上,手中的飞剑同时插在地上,将身上这股巨大的力道卸于地下。

    那孙无面无血色,单膝跪地,左手握着剑柄,右手抚胸,鲜血从胸口处流了出来,瞬间便将他整只手掌染得通红。琼娘面色与他一样苍白,却双脚仍站在地上,身上并无伤势,她轻咳一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不约而同,两人又抬起头来,对视一眼,同时一捏法诀,两道犀利之极的剑光再次撞击在一起。剑光分开,两人身体大震,一声长啸,两人又一齐飞到空中。

    琼娘站在空中,脚下升起一团七彩霞光,双手捏了一个奇怪的法诀,空中的飞剑一分为五,如开屏孔雀一般,向孙无飞射而去。这五道剑光有虚有实,虚可化实,实亦可化虚,令人难分真假,是幻剑诀的神通之一。

    这手剑术,倘若两人交手之初施展出来,那孙无便是不能破解,料想也能躲开。但在此刻,孙无身受重伤,身体腾挪之间,灵活性大减,是万万不能避开的。

    孙无眼见无法分辨之五道剑光的真伪,竟然不管不顾,一剑直奔中宫飞来,竟是两败俱伤的打法。琼娘现在伤势也不轻,也生怕躲避不开,只得五剑合一,拦住这一剑。叮的一声,琼娘在空倒飞一丈多远,那孙无却仅退了七八步。琼娘毕竟是仓促接招,因此吃了些小亏。

    孙无一咬舌尖,喷出一口精血,落在飞剑之上,那飞剑在空中一震,大放光明,当头向琼娘斩去!“居然有本命精血摧动飞剑!”天空中,孟如海眉头一皱,“这样即便获胜,至少也得养上一年半载的伤势。”

    琼娘十指连弹,半空之中,只见一道白光,千变万幻,将孙无的飞剑缠住。只是对方剑光越来越盛,已将她的飞剑全面压制。琼娘银牙一咬,粉脸生煞,全身衣衫无风自飘,飞剑冉冉飞起,散发出耀眼的白光,与琼娘合为一体,化为一道寒芒。这一瞬间,即便孙无以本命精血摧动的飞剑也不免黯然失色。

    “又是身剑合一!”台下有人叫出声来。众弟子无不大震,引气期的剑修斗法中能施展一次身剑合一,本已是百里挑一的人才,若是能施展两次,天资之高,更是千年难遇。如今琼娘居然一场斗法施展三次!

    但杜子平却发现,琼娘施法的那一瞬间,面色又苍白了一分,身体也微微颤抖。而且这次身剑合一,表面看上去漂亮之极,但杜子平已发现明显不及前两次,显然已是强弩之末。只是终归比本命精血摧动飞剑要好上一些。

    孙无脸色大变,一声大喝,飞剑化成了一道银虹,破空飞去,与那道寒芒在空中一碰,发出了一片断金夏玉之声,但见银光泻地,孙无那柄飞剑从空中坠下,插入了地面,剑柄兀自颤动不休!但琼娘在空中只是一顿,瞬间便来到孙无的身前,剑光直迫对方眉睫。身剑合一毕竟威力奇大,即便孙无以本命精血摧动飞剑,也无法抵挡得住。

    孙无刚才那一击,已用全身法力,在空中维持中身形已是勉强,哪里还躲得开?他刚闭上双眼,对方的剑气触到了他的肌肤,让他觉得全身冰冷。就在这时,一道灰光一闪而过,将孙无斜斜地带到一旁。琼娘那一剑顿时走了空,又飞出十余丈,这才一个盘旋,显露出身形来。

    那道灰光也在空中停了下来,现出一人,正是那擂台旁边的老者,他冷冷地瞧了孙无一眼,说道:“你其实应该早些认输。”他转过头来,向台下说道:“无极峰的人呢,把他接回去吧。”

    “万竹峰门下弟子琼娘获胜。”随着那老者这句话出口,台下万竹峰的弟子一阵欢呼。随着琼娘的胜出,今日的斗法全部结束,琼娘与杜子平、雷鸣、楚容儿一同并列四强。

    那老者刚宣布琼娘获胜,云重从空中飞了下来,取出一粒丹药,递给琼娘,摇着头道:“你这孩子,早些用百花羽衣剑,哪里会受伤?”

    琼娘服下丹药,偎依在云重身旁,笑着说道:“不是有爹爹的灵丹妙药嘛,这点伤势定会药到病除,能算得了什么?”

    云重道:“治你的伤肯定是没有任何问题,不过你下一场斗法,实力只怕会因此稍减一二。碰上楚容儿还好些,倘若是雷鸣与杜子平,只怕会影响你的名次。”

    孟如海看着擂台之上的杜子平、琼娘、雷鸣与楚容儿四人,说道:“本来你们四人是此次宗门大比的四强,应该由掌门亲自接见你们。不过非常不巧,掌门师兄自三年前起就一直闭关,直到现在仍未出关,只得由我出面了。”

    “由于今年这次大比,优秀弟子频出,为了鼓励后人修炼,所以我们几个老不死的商议了一下,将此次大比的奖赏做了一些调整。前四强,也就是你们四人,均可进入云海。前三甲还另有奖赏,夺魁者可获得血灵丹一枚,外加一枚由胎动期妖兽本命精血炼制而成的净血丹,第二名可获得血灵丹一枚,第三名可得净血丹一枚。”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