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对战楚容儿(求收藏,求红票!)

    台下弟子一阵窃窃私语,显然对这次调整奖赏大感意外,便是空中的胎动期修士也面面相觑。有人说道:“这次玉龙峰又占便宜了,他们有二人进入前四,这次进入云海便十足十地多了一人。”

    另一人道:“这是什么占便宜,玉龙峰的弟子向来表现极好,上一次也是两人跻身三甲,一样是两人进入云海。”

    在这些奖赏中,对引气期弟子而言,血灵丹的价值自然不是净血丹可比的。但进入胎动期后,血灵丹的用处有限,净血丹不但可以增加法力,还可以净化血煞之气,进而令法力更加精纯,因此,极受修炼化血大\法的修士的欢迎。

    孟如海顿了顿,说道:“当然,修炼非化血大\法一系的弟子,可以换取同等价值的丹药或其它物品。下面开始抽签,决定下一轮的斗法。在那个法宝囊里有四枚玉牌,分别刻有一、二、三、四四个数字。抽到一号的弟子与二号弟子比试,三号与四号比试,胜者进入决赛,争夺首名,败者争夺三四名。”

    杜子平率先抽签,说来也巧,他又抽了一号。等四人抽完之后,孟如海问道:“你们四人把玉牌拿来,我看一下。”

    “杜子平一号,楚容儿二号,云琼娘三号,雷鸣四号。明日杜子平与楚容儿交手,然后是云琼娘与雷鸣斗法,”孟如海扫了一眼玉牌,大声说道。

    夜色已深,月已将圆。云重看着琼娘说道:“灵丹再好,也需要时间,明日一战,你的实力只能发挥八成。如果觉得胜不了,就不要勉强,我用太乙神课算了,你进阶胎动的机缘就在近日。”

    琼娘一怔,说道:“我如果进入决赛,要求的的肯定是碧云丹。只是一枚碧云丹还不能让我进阶胎动,难道爹爹你有伐毛洗髓的灵药吗?”

    云重摇了摇头,说道:“卦相显示,与一个年轻人有关,似乎是杜子平。更多的,我也算不出来。”

    落雁峰弟子所居之处,在一间密室之中,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美貌妇人,对身旁的楚容儿说道:“明日一战,你要小心,那杜子平修为精湛,若是不敌,认输就是了,千万莫要受伤。你现在已可以进入云海,倘若斗法中受伤,未能获得覆云芝,耽搁了你们三人进阶胎动,就得不偿失了。”

    次日一早,在最后一道朝霞散去之时,杜子平与楚容儿站在擂台之上。楚容儿依旧一身紫衣,阳光照在她那白玉般的面庞上,泛着一层淡淡的金光,更显得晶莹剔透,清纯秀雅。在杜子平施礼后,她微一欠身,娇声道:“杜师弟道法精炒,神通惊人,一会儿动上了手,还望手下留情。”

    杜子平亦笑道:“楚师姐的幻春诀在引气期中不做第二人想,这番话也太客气了。”说完,他双翅一展,飞到半空之中,化血刀飞到头顶吞吐刀芒。“请楚师姐赐招!”

    楚容儿身上升起一团粉雾,迅速聚集在脚下,化为一团粉红色的烟云,托着她那若不胜风的娇躯,也飞到了空中。须臾间,她右手金光大盛,其内亦有一柄弯月般的飞刀悬空而立。

    只听得楚容儿道:“此刀名为残月,以落雁峰中特有的七星砂所制,锋利异常,杜师弟还望小心一二。”

    台下弟子这还是在此次大比中,首次见到楚容儿的法器。杜子平心头一凛,暗忖道:“这楚容儿一直深藏不露,之前斗法,从未动用过法器。今日不但主动拿出,还将此刀的特性告知于我,只怕其中另有玄机。”

    楚容儿身体流云般的飞了过去,到途中身体一折,便化为两道身影,随即二化四,四化八,瞬间化为六十四道身影,将杜子平围在当中。残月飞刀在空中一个盘旋,也化为数十道刀光,当头向杜子平斩去。

    只见数十道倩影长袖曼舞,一张张似喜似嗔的俏脸,在面前晃来晃去,楚容儿趁机将惑心术陡然施展,那杜子平似已受到魅惑,全然忘了头顶的飞刀。

    叮的一声,化血刀向下方激射而出,与下方某物撞在一起,正是那残月飞刀。原来杜子平头上的数十道刀光竟无一是真,楚容儿早已将那残月飞刀暗自从身下发出,暗自偷袭。楚容一击无功,心中凛然,暗忖,杜子平不受惑心术迷惑早在她算计之中,但他能一眼辨出飞刀的真伪,却是大大出乎意料之外。

    就在此刻,杜子平从众多人影中穿出,一拳挥出,带着一道长长的残影击向楚容儿。那楚容儿更是吃惊,这周围有数十道幻影,无一不能以假乱真,却居然让他一眼认出真身。

    这一拳刚猛之极,距楚容儿尚有丈许距离,拳风激荡之处,已将楚容儿的衣衫震得猎猎作响。楚容儿身体急忙向后飞去,却听啪的一声,楚容儿束发金环断成两截,一头长长的秀发向后直甩了过去。这一拳的威力,实不下于上品法器的一击!

    杜子平双翅一展,那一拳并不收回,径直追了过去,两人一前一后,在空中绕了一个圈子,距离迅速缩短,那只拳头距楚容儿的玉面只有半尺。眼看这一拳就将击在楚容儿的脸上,将那张惹人无限怜爱的玉容打个稀烂,她口中突然娇喝一声,“疾!”那柄残月飞刀陡然出现身杜子平身后,直插后心!

    原来楚容儿兜了这个圈子之后,残月飞刀距离她不过数丈,这柄残月飞刀已经被她祭炼得通灵如意,在这个距离内,已达到了言出法随的地步。这一下形势逆转,杜子平双手突然冒出一层血芒来,身体在空中向后一转,两掌便把这柄残月飞刀合在掌中!

    “咦”,孟如海低声道:“这杜子平刚才这手反抓竟似世俗界的武艺,只是世俗界的武艺如何能练到这个地步?”原来杜子平那一手用上了龙神拳的招数,他修为未到,这一手仍是世间武学范畴,但龙神拳何等威力,即便是武学,也足以抵得上引气期修士的法术。孟如海作为一个金丹期的修士,自然是目光如炬,一眼就瞅了出来。

    与此同时,杜子平身上血光升起,化为一朵血云,向楚容儿身上罩去。这血云速度奇快,两人距离又近,其中妖兽张牙舞爪的形态,也被楚容儿看得清清楚楚。这正是杜子平的天罡地煞血兽变神通。

    楚容儿不慌不忙,衣袖一扬,一条白色丝帕飞到空中,红白两色光芒交织在一起,竟将那血云挡了下来。

    忽地,红光一闪,远处传来一声尖啸,转瞬就到了近前,啸声亦由小及大,最后竟然震耳欲聋,让台下众弟子再也听不到其它任何声响。那柄化血刀化为一道巨大血色光柱,一刀便将楚容儿斩成两截。

    只见楚容儿已经不见,空中缓缓地飘下两张半截的符纸。“替身符!”有人低声道,“真是奢侈啊,这样一场斗法,居然动用了替身符。”

    楚容儿花容失色,万万没有想到杜子平法力如此雄厚,居然能分心三用,掌控飞刀,施法天罡地煞血兽变,摧动化血刀,一气呵成,让她不得已浪费了一张替身符。

    孟如海面色一变,说道:“这杜子平真是让人吃惊啊,他的魂魄之力竟如此强大,竟不弱于胎动期的修士。若是他进阶胎动期,灵识之强大,更是令人不可思议。”他哪里知道,杜子平修炼冥王诀,虽然仅是引气九层,魂魄之强大,便是普通的胎动期修士也要逊色三分。

    台下的慕容清柔看到杜子平这几手神通,更是心中佩服之极。原来她昨日虽败于杜子平之手,但总觉得相差不多,哪知今日一见,以楚容儿之能,那惑心术对他竟然丝毫无用,想是昨日手下留情。

    岂知她这般想法,却也是高估了杜子平。杜子平的实力远胜于她到是不假,但若非之前几次斗法,他逐渐适应了惑心术,今日不会如此轻松。同时,楚容儿那数十道幻影,在杜子平的真龙之目下,一眼便瞧穿,丝毫没有起迷惑的作用。

    楚容儿双手捏诀,那残月飞刀便在杜子平掌中振动不停。杜子平倒也觉得无法控制得住,双掌斜斜一甩,身体一偏,那残月飞刀便贴身而过。那飞刀飞出一丈多远,一个盘旋,又向杜子平斩去。

    杜子平一捏法诀,化血刀横在胸前,将那残月飞刀击飞了出去。随后,身体一旋,与化血刀合二为一,化为一道数丈长的螺旋血芒,似龙卷风一般,直斩过去。“人刀合一!”有人叫出声来。本来在见识了之前琼娘与孙无的剑术后,众人不应如此诧异,但杜子平成名绝技是其天罡地煞血兽变,万万没想到刀术也这般惊人。

    透过刀光,杜子平见到楚容儿那张怯生生地俏脸,面露惊骇之色,却说什么也不肯让步,一咬银牙,那条丝帕便迎了过来。看到这里,杜子平不由得心中生出一股怜惜之意,刀光便慢了一丝,楚容儿身形一晃,趁机避开。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