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摄魂大法(求收藏,求红票!)

    台下众人只见到杜子平刀光微微一滞,接着便与楚容儿擦身而过。那楚容儿面露感激之色,低声说道:“多谢杜师弟。”杜子平与她目光相接,这一刹那,他只感到一种异样的感觉,竟令自己难以克制。

    楚容儿见如此情形,知道时机已至,当即美目发出两道摄神的光芒,身子也靠上前去。杜子平心中一荡,竟似不知身在何处,他总算修为深厚,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猛然醒悟,只是对方那双目光,带了一股极大地吸力,仿佛三魂七魄,都要离体而出!

    这一霎那,他不由大吃一惊!当下狂吼了一声,化血刀激射而出。楚容儿身子就势向外一飘,如一云片似的飘了出去,她娇声笑道:“杜子平师弟,你上当了!”

    杜子平感到一阵心血澎湃,但这口血总算没有喷出来,同时在识海深处,仿佛一个焦雷接着一个焦雷地响起,令他一阵恍惚,险些心神失守!他强吸了一口气,运起冥王诀,努力地压住了识海的异动,尽管如此,他身子却禁不住大大地晃动了一下,只觉得一阵头昏眼花,险些摔了下来。

    “摄魂大\法!”这是幻春诀里记载的一项神通,专伤人魂魄,与惑心术相配合,哪怕是胎动期修士,在无防之下,也难免丧生!幸好杜子平有冥王诀护身,只是受了些轻微的损伤,并无大碍。

    楚容儿本以为这手神通定然会一举成功,见杜子平仍然无恙,顿时又是惊骇,又是可惜。她猛地转身飞纵出去,杜子平此次大比,何尝吃过这样的亏,恨声道:“楚师姐果然好本事,不过,你还走得了吗?”

    哪知楚容儿身形方退,残月飞刀便落到掌中,散发出一道淡淡的光辉,将她全身罩住。瞬间便合二为一,化为一道长虹,凌空向杜子平斩去!“人刀合一!又是人刀合一!”台下众人现在已经有些麻木了,这几天来,这些引气期的弟子所显露的神通,无一不令人震惊,已经颇有些不以为意了。

    在这么短的距离内,杜子平刚才又中了摄魂大\法,根本也来不及施展人刀合一加以对抗,只得将化血刀一摆,一道刀光化为一条血蛟,摇头摆尾地迎了过去。但见血芒四射,这条血蛟转瞬间就被斩成粉碎。随即双刀撞在一起,杜子平人飞了出去,半空中身体一扭,楚容儿的刀光贴身而过,即便隔着一身鳞甲,杜子平也感到了那股森森的寒意。

    孟如海见了,又说道:“这杜子平的神通是如何修炼,刚才那条血蛟,居然隐隐有几分灵性,着实下了一番苦功,否则那楚容儿这一刀,他根本挡不住。”

    半空之中,杜子平朗声说道:“来而不往非礼也,你再接我一刀人刀合一!”只见空中刀光一闪,一股血芒将杜子平笼罩其中,在空中一旋,化身为一道血色光柱,直劈过去。

    这一刀威势极大,刀光虽然尚远,所激荡起刀风竟宛如利刃一般。只听嗤嗤数声,那楚容儿身上的外衫衣裙瞬间粉碎,只剩下贴身的小衣。那楚容儿又羞又恼,却也无法,这一刀去势极快,力道极强,这也就罢了,更令她难以抵挡的是,刀光之中,隐约含着一股吸摄之力,令她体内的精血翻涌,面色登时变得如桃花一般艳丽。

    楚容儿全身晶莹洁白,容颜俏丽,身材窈窕动人,台下的年轻弟子,无不血脉贲张,即便是杜子平也不免有些心动神摇。楚容儿轻咬嘴唇,残月弯刀在胸前一竖,化为数尺长的长虹,这一举动众人见了,无不又怜又爱,但杜子平的刀光却无半停滞,一点怜香惜玉之意都未到。

    当的一下,双刀撞在一起,这回楚容儿凌空飞起,杜子平手下更不留情,双翅一展,追上前去,又是一道螺旋状的刀光斩去。

    当当当,一连八\九刀,楚容儿只觉得那螺旋状的刀光仿佛是通往九幽之地的通道,所含吸摄精血之意越来越强,再也忍耐不住,俏脸顿时泛起一股血红,“哇”地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几乎在身前成了一道血雾。只是这些血雾瞬间犹如长鲸吸水一般,全部依附到化血刀的刀身上,片刻便消失不见。

    擂台旁边的老者面色一变,身体腾空而起,一扬手,一柄圆色铜盾架住了杜子平的刀光,同时一把扯住楚容儿,瞬间飞出十余丈外,喝道:“住手,这次斗法,玉龙峰门下弟子杜子平获胜。”

    这时落雁峰飞上两名女弟子,从这老者的手中将楚容儿接过,另一人还拿出一件衣衫,将楚容儿裹住,又双双恨恨地瞅了一眼杜子平,这才飞到台下。

    见杜子平下得台来,琼娘低声问道:“你怎么样?真想不到,那楚容儿居然还炼了摄魂大\法。这次是她运气不好,抽到了你,倘若碰上雷鸣,纵使那血煞魔尸威力无穷,在惑心下与摄魂大\法之下,率先支持不住的,八成不会是她。”

    杜子平摇了摇头,说道:“我并无大碍,只要休息一晚,便能恢复过来。你接下来与雷鸣心斗法可要小心一些,你也知道那血煞魔尸威力无穷,可要千万小心。”

    琼娘见他话语之中,关切之意甚重,微微一笑,娇声说道:“我知道了。”只见她身形一飘,便上了擂台,宛如九天仙女御风而行一般,台下众人见她人美胜花,飞上擂台姿势美妙,登时喝彩之声如雷声响起。

    那雷鸣却老老实实走上台去,右手向腰间一拍,一道红光闪过,落地一个三尺多长的血影,这血影见风就长,瞬间化为两丈多高的巨汉,正是雷鸣的血煞魔尸。此次大比到了现在,众人才真正地看清楚了这血煞魔尸的样子。

    只见这血煞魔尸浑身血红,左上半身**,粗壮的胸肌高高隆起,左手握着一柄暗黑色的短斧,右手宽大有力,手指却是修长,还留着近半尺长的指甲。它赤足站在地上,双脚脚趾似钢钩一般没入地面,五官到是端正,只是那一双绿眼,缓缓地移动,给人以阴森可怕的感觉。身上还散发着淡淡腥臭之气味,浑身散发的气息若有若无,诡异之极。

    孟如海对云重说道:“从气息上看,这血煞魔尸似是随时都可以进阶胎动,而且此人生前似乎就是一个炼体士,肉身颇为强大,又被人以施以秘法,并用灵药灌注,即便是普通胎动初期的修士,它也能抗衡一二。”云重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他自是也看得清楚,心下不由得为琼娘有些担心。

    看到这里,台下有人窃窃私语道:“这血煞魔尸看起来极是不凡,琼娘师姐还真未必可以取胜。”

    “你难道不知道琼娘是雷师叔的未婚妻?别人或许不在意,这雷鸣是雷师叔的堂弟,只怕还是心存顾虑。”

    “雷师叔的未婚妻?你也不看看这几天的形势,这婚约能否算数,都难说得很。”

    这些话声音虽小,但又如何能瞒得过杜子平,但是他也的确无言以对,只得装聋作哑。天空中云重面色如常,但孟如海却是明白,那云重已是颇为不悦,只是在青云峰上,不便出手惩戒。他冷笑一声道:“些许无知小辈妄言,云师兄不必放在心上。我日后定要严加惩处。”

    他一面说着,一面用灵识下探。那几个方才讲话之人,只觉得脑中轰鸣一声,身体摇摇欲坠,体内气血翻涌,均吃了一惊,忙用法力恢复伤势。待这道灵识退去,这几人耳鼻之间流出几缕鲜血来,旁边众人见了,立时明白这是有人出手惩戒,哪敢多言,纷纷退后,惟恐受到牵连,这几人周围马上就现出了一片空地。

    云重见了,叹道:“多谢孟师弟,不过这几人修为至少需要三年才能恢复,就不必再惩罚了。”

    琼娘与雷鸣两人见礼完毕,又客套了几句,便各展神通斗了起来。琼娘右手在空中一点,左手捏一道法诀,一柄三尺多长的七彩光剑瞬间成形,只一闪,便到了那血煞魔尸的头顶数尺之处。就在此时,血煞魔尸突然间大吼一声,声音淒厉之极,令人心烦意燥,忍不住想要遮住双耳,那短斧黑气蒸腾,黝黑的光芒与那七彩光剑撞到一起。

    一声巨响,黑色短斧与七彩光剑各自弹回,琼娘身体一晃,那血煞魔尸纹丝不动,却不退反进,右手五指射出五道血光,左手接过短斧,一道黝黑地斧芒直劈过去。琼娘腾空而起,七彩光剑化为一道彩虹,屈身向前,转眼便将血光斧芒吞没其中。

    那七彩光剑发出一声闷响,在空中微微一顿,血光斧芒在其中隐约一闪,便消失不见,琼娘娇躯却又是一晃。其实琼娘的百花羽衣剑威力丝毫不弱于那短斧,法力也不低于对方,只是那血煞魔尸肉身强悍,反震之力丝毫没有影响,而她却是血肉之躯,自然不免相形见绌。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