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百花羽衣剑对血煞魔尸(求收藏求红票)

    那血煞魔尸直飞冲天,短斧脱手而出,化做门扇大小,凌空斩下。琼娘在空中一旋,身上七彩霞光大盛,瞬间让开巨斧,却直奔雷鸣而去。她人尚未近前,七彩光剑已呼嘨而至。

    杜子平暗暗点头,琼娘这个战术颇为得当。那血煞魔尸难缠,不如先取雷鸣,击败雷鸣,那血煞魔尸便不成问题。就在此刻,却见血光一闪,那血煞魔尸竟后发先至,拦在雷鸣身前,短斧光剑再次撞在一起,一声巨震,霍地分开。

    琼娘眉头一皱,暗暗吃惊,这血煞魔尸也不知用得是何种遁法,速度居然还在她的风遁术之上。看来不击败这只血煞魔尸,是休想击伤雷鸣了。琼娘玉手一点,那道七彩光剑便一分为七,化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柄光剑,将方圆百余丈尽数笼罩其中。

    本来以琼娘的修为,施展这么大威力的神通,实在有些勉为其难。只是她这百花羽衣剑奇妙异常,其飞剑并无实质形态,便可随意分化,这时便占了便宜。那血煞魔尸身上涌了一片血光来,将七柄光剑全部吞没。

    “这是蚀血魔光!”台下玉龙、青云与紫阳三峰的弟子立即认了出来。这蚀血魔光除血魔宗太上长老血煞祖师外,至今无人修炼。它不但可以吞噬生灵血肉,而且还有**法宝灵器之能,端的是厉害异常。幸好那百花羽衣剑并无实质形态,未受这蚀血魔光的影响。

    饶是如此,琼娘还是觉得飞剑有些运转不畅,当下运起法力,震散血光,七柄飞剑再次合一,化为一柄七彩光剑,疾射而去。血煞魔尸短斧一横,仰天长啸,声动四野,径直迎了上去。

    剑光短斧一触即分,那血煞魔尸右手向前一抓,手臂暴涨数丈,那只大手在空中也化为丈许大小。琼娘只觉一股腥臭之味直冲鼻端,头脑不由得微微一晕。她吃了一惊,这大手居然还蕴有剧毒!

    琼娘身上生出一股淡淡的香气,立时将这股腥臭之味驱除,体内那一点不适也消失不见。那百花羽衣剑采集百花香露,不但可以解百毒,并有清神醒脑之效,同时还助于修练。同时,她又升起一道七色霞光,凝成一朵七彩霞云,将那只大手托住。

    那大手五指指尖一亮,五只指甲化为五柄短剑,激射而出,嗖的一下,穿过这朵七彩霞云。琼娘见了,玉手一点,那七彩光剑立即分出一道剑光抵住。这雷鸣见了,一捏法诀,头上现出化血刀来,化为一道长虹,疾如闪电,奔琼娘后心击来。

    琼娘衣袖一甩,一道银绫飞出,化为十丈长短,迎空一卷,便将化血刀裹住。雷鸣暗捏法诀,化血刀毫无反应,心下吃了一惊。这时,那短斧黑光大盛,将七彩光剑的霞光压制下来,原来琼娘分心二用,便有些抵挡不住。

    她俏脸一板,十指连弹,七彩光剑陡然一震,霞光灼灼,发出龙吟之声,复又恢复不上不下的局面。那雷鸣趁机一摧法力,嗤啦一声,那化血刀破开银绫,飞回到他的掌中。雷鸣方才吃了一个小亏,到也不敢再次摧动化血刀,只是两手一拍,发出两道血芒,击向琼娘。琼娘身上七彩霞光流转,两道血芒一靠近周身三尺之内,便化为乌有。

    只是这样一来,她一面对抗血煞魔尸,一面又要提防雷鸣,不免就有些应接不暇。那雷鸣也就罢了,琼娘有百花羽衣护身,他换了七八种法术,也无可奈何。但血煞魔尸手握短斧,纵横开盍,造成的压力却越来越大,不多时,七彩光剑便退了七尺有余。

    又斗了片刻,血煞魔尸将短斧一抛,向琼娘直劈过去。接着,它全身咔咔作响,身体又拔高数尺,蚀血魔光脱体而出,化为一条血蟒,紧随其后,双臂暴涨,两只大手凌空抓来,琼娘只觉身上一紧,方圆数丈之内全被这双巨手笼罩其中。随后,只听得嗤嗤数响,十指指甲凌空射出,这血煞魔尸竟然同时施展四种神通!

    琼娘凌空而立,不肯有丝毫退让,左手捏诀,右手虚点,喝了一声,“疾”,空中七彩光剑陡然一亮,放出一层层霞光来,犹如在水中荡起一圈圈七彩涟漪,将短斧、血光、巨掌与指剑尽数挡下,血煞魔尸顿时大震,七窍中流出血来,随即落在地上。

    琼娘在空中站立不稳,直飞出去,重重地摔在擂台之上。雷鸣瞧出便宜,身形一晃,飞上前去,化血刀在空中划过,锋利的刀刃血芒流动,似一条毒蛇直取琼娘。

    只是他身体刚纵出去,便向后急退,化血刀被一道霞光击中,如一条被击中七寸的毒蛇,坠落到地上。他站稳身形,用手擦去嘴角的血痕,一脸骇然,望着站在擂台上的琼娘。这一刹那,他与血煞魔尸竟双双受伤。

    琼娘俏脸惨白,胸口急剧地起伏了两下,樱唇一张,喷出一口鲜血来。她玉手一点,七彩光剑在空中一闪,发出凤鸣般的吟啸之声。那血煞魔尸身上血光翻腾,与短斧合二为一,悍然迎了过去。

    随着炸雷一般的激斗之声响起,琼娘与血煞魔尸浮在空中。一人霞光万道,光彩照人,一人血光四射,魔影纵横,仿佛是九天之上的仙子与来自九幽深处的恶魔。

    这是此次大比至今以来最激烈的斗法,也是威力最强的斗法。台下众人震憾万分,各自盘算,若换了自己上去,能接下几合。杜子平心中暗暗担忧,雷鸣下手狠辣,毫无留情之意,难道他从雷昊那里得到了什么暗示?

    一声巨响,擂台的一角被短斧击中,轰然倒塌,这一击几乎已是胎动期的水准!只是血煞魔尸纵然凶悍无比,琼娘衣玦飘飘,七彩光剑有守有攻,却也丝毫不落下风。

    但杜子平心已经慢慢地沉了下去,他已看出琼娘必败无疑。那血煞魔尸除非受到致命之伤,否则伤势再重,对它的实力也丝毫无损。而琼娘则不可避免地受到伤势的拖累,这般斗法,表面上看来,琼娘不弱于人,实则极为不利。

    琼娘何尝不知,只是那血煞魔尸攻击犹如潮水般无穷无尽,只要稍落下风,形势便愈加不利,而且旁边还有雷鸣虎视眈眈。虽然前几次雷鸣插手,都闹了个灰头土脸,但此人实力到也不弱,倘若让他看出其中奥妙来,琼娘更是必输无疑。

    尽管仗着之前数次击退雷鸣的余威,让他不敢轻举妄动,但时间一久,终归会有震慑不住的时候。琼娘双臂一张,七彩光剑回撤,合而为一。

    杜子平面色大变,那百花羽衣剑是中品灵器,威力远非法器可比,身剑合一的威力更是惊人,只是对施术者的负担同样也大得惊人。琼娘这一剑已经是破釜沉舟!

    血煞魔尸不躲不闪,身体一旋,生起一团犹如实质般的血雾,宛如魔神,短斧化为丈二长短,双手握住,狠狠地斩了下去。

    轰的一声,众人耳边仿佛响起一声焦雷,修为浅的,身体不由得摇晃了数下。血煞魔尸再也站立不住,身体被震飞了出去,琼娘也现出身形,身体如离弦箭一般,向擂台外飞去。

    雷鸣大喝一声,化血刀再次斩去,瞬间追上琼娘。琼娘七彩光剑一竖,将化血刀挡住。这样一来,她身体却再次向后飞去。雷鸣只觉得对方力道大减,心中大喜,知道琼娘已经力不从心,化血刀在空中一旋,再次斩去。

    一连三刀,琼娘身体落在地上,脚下又退了数步。雷鸣右手一点化血刀,正欲再次攻去,却听见身后一个威严的声音说道:“住手,你已获胜。”

    雷鸣一怔,这才发觉琼娘已飞出擂台,双脚已经落地,按照斗法的规矩,已然落败。当下,他收起化血刀,回到擂台之上,看了一眼了血煞魔尸,知道并无大碍,不会影响到下一场斗法,便收了起来。

    斗法结束,杜子平正欲上前,却见云重从空中飞了下来,只得止步。云重似是没有看到杜子平一般,询问了琼娘几句,便带着她远远地飞走了。旁边有人向杜子平脸上瞧去,但见阳光下金色鳞片耀眼之极,却看不清他的面色。

    夜色已深,杜子平在房间内打坐完毕,向窗外望去,只见月光如水,一道人影由远及近,正是琼娘。杜子平喜不自胜,急忙迎了出去,但见琼娘嘴角间浅笑盈盈,不由得心跳加快,想问她怎么出来了,却是说不出口。

    夜风习习,两人并肩坐在草地上,拣着不要紧的话聊来聊去,慢慢地就聊到今日斗法上来。琼娘说道:“今日我与那血煞魔尸交手,才知道这妖尸的厉害。当日我血炼了这百花羽剑之际,我爹爹说过,就凭这件中品灵器,即使是刚进入胎动期的修士,我也能抵挡一二。结果一交手,我还是败下阵来。”

    杜子平道:“那血煞魔尸虽然厉害,但若不是你上一次与孙无交手,伤了元气,今日本不应落败的。”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