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双姝斗法(求收藏,求红票!)

    琼娘摇了摇头说道:“即使我实力完全恢复,今日之战,仍是败多胜少。那血煞魔尸法力极为悠长,那柄短斧虽然不是灵器,但威力也是极大。它又精通多种大威力的神通,若不能斩下头颅或四肢,似乎无论多重的伤势,对它也毫无影响。明日你千万要小心。”

    杜子平道:“雷鸣的血煞魔尸委实不凡,那柄短斧早已与它合为一体,绝不能视为普通法器。它守时无懈可击,攻击时重若泰山,遁速之快更在你的风遁术之上,几乎毫无弱点。不过,今日之战,你若是实力完全恢复,以伤换伤的情况下,七彩光剑未必不能斩下它一条手臂,那样的话,它的实力便会大减,胜负便难以预料了。”

    杜子平话语一转,又问道:“你现在伤势如何,明天你还要与楚容儿交手,那楚容儿实力也非同小可,如果你伤势未复,只怕还要有些麻烦。”

    琼娘道:“我的伤势基本无碍,而且楚容儿的媚术对我来说,威力要差上许多,并不足惧。倘若她与你斗法时未施展摄魂术,或许我大意之下,会出现阴沟里翻船的局面。但现在我事先已经有防备,其效果也会大打折扣。”

    杜子平道:“那楚容儿的残月飞刀也不是俗物,她法力之深,绝对不在孙无之下。如果她还有底牌的话,也是一个劲敌,你可莫要大意。你明日斗法,最好先利用风遁术进行围攻,不要直接用羽衣神剑硬攻。”

    琼娘道:“想不到,你与我爹爹的看法到是一致。”

    杜子平道:“这就叫做英雄所见略同。”

    琼娘笑道:“老鼠上天平,自称自赞。你是英雄吗?便是狗熊也没你这般难看。对了,今天之事,你可不要埋怨我爹爹,毕竟我与雷昊有婚约在身,咱们太过亲密,让他也实在难办。”

    杜子平道:“我哪里敢记恨泰山大人?”

    琼娘啐道:“胡说八道,哪个是你的泰山大人?不过,你进入云海后,立即进阶胎动,然后马上离开血魔宗,一来是寻找解除你这怪模怪样的法子,二来也得避开雷昊。此外,你离开宗门后,万不可松懈,尽快提升修为,我在门中等你……”

    说到后来,她垂下头来,声音却越来越小,最后几乎微不可闻。杜子平心中一荡,握住她的手说道:“琼娘,你放心,解除这怪模怪样的手段,我想到法子了,应该问题不会太大。至于修炼,我更不会让你失望。”

    琼娘抬起头来,面露惊喜之色,问道:“那化龙诀你有线索了?”

    杜子平正要将自己已经修炼化龙诀,以及玉道人之事告知,念头一转,又将话咽了回去。这正是他当年做皇帝时养成的谨慎习惯,任是再亲近之人,也不肯全然托底。

    他说道:“当年我师父玉道人留给我一份藏宝图,宝藏里面就有化龙诀的功法。”

    琼娘面露不信之色,说道:“你师父会那么好心,把藏宝图给你?”杜子平知道琼娘冰雪聪明,却也只能硬撑到底,说道:“我也不清楚啊,他走之前留给我的,还说会回来找我,只是他一去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琼娘沉思片刻,说道:“你可要小心,这藏宝图只怕不是这么简单。”

    擂台之上,楚容儿一身淡紫长裙,凌空悬立,大风从空中刮过,衣玦飘飘,仿佛要将她吹走一般。只见她肤色白腻,面如芙蓉,当真是惹人怜爱之极。她望着对面的琼娘,不禁微微叹了一口气,心中暗忖,只有这样的女子,才能让雷昊颠狂至此,也只有这样的女子,才能让杜子平甘冒生死之险,也不肯退让半分。

    琼娘脚下踩着一朵七彩霞云,身上白衣如雪,静静地矗立在空中,恍若来自亘古不化冰山中一朵雪莲,美的让人惊心动魄,但她那温柔的眼波又似将万古冰山融化。她望着眼前的楚容儿,不禁生出一丝怜惜之意。只是这一瞬间,她心头猛然醒悟,这惑心术果然了得,连自己都险些着了道。

    楚容儿娇笑道:“素闻琼娘师姐之名,今日与师姐同台较技,委实荣幸之至。”她口里说着,一轮弯月飞到了空中,洒下清冷的光辉,竟似将周围三丈之内的阳光也尽数驱逐在外。

    琼娘衣袖一抖,一道七彩剑光,飞射而出。楚容儿将那条白色丝帕祭出,将这道剑光抵住。两下甫一交接,楚容儿不由得咦的一声,原来这七彩剑光的力道,远不及她的预期。只是琼娘却又飞到她的身后,又射出一道剑光来。

    不过,片刻工夫,琼娘在楚容儿前后左右,上上下下,已经发出数十道剑光。楚容儿两手十指翻飞,打出数十道法诀,却也全部挡了下来,不但没有丝毫手忙脚乱,偶尔还能反击一两下。台下众人无不惊异,这楚容儿在这七彩光剑之下,居然撑得下来,还有攻有守。

    本来以琼娘那柄七彩光剑的威力,只怕全力一击便会将楚容儿击败。但她听了云重与杜子平的建议,便利用风遁术速度的优势,采取游攻,每一道剑光均未用足全力。

    只是这数十道剑光之后,她心中略有不耐,这楚容儿未见有什么其它压箱底的手段,是不是爹爹与杜子平太过谨慎了?尽管如此,她也依然没有改变策略,因为她可以无视杜子平的建议,但云重的建议则不容她不再三掂量一二。

    只见空中剑气凛冽,霞光飞旋闪耀,缭绕交织,仿佛一只七彩光茧将楚容儿团团裹住。楚容儿玉手捏着法诀,不住地后退,防御圏子也逐渐收缩。她却依然笑靥如花,仿佛毫不在意,琼娘心中焦燥之意却是越来越盛。

    空中云重也觉察出不对来,琼娘修炼以来,云重一直告诫她,要诫焦诫燥,做到石落潭中水不惊。琼娘虽然没有达到这个地步,但在平心静气方面,远胜于同阶修士。今日为何如此沉不住气?

    就在楚容儿全面处于下风之际,她突然轻喝一声,“疾!”双目闪过一阵光芒。琼娘心中一凛,“摄魂术!”她虽然之前早有防备,但也不敢大意,用法力护住识海,但仍感觉头部微微一晕。

    与此同时,琼娘心中那股烦燥之意再难抑制。她口中发出一声嘹亮高昂的清啸,宛如鸾凤一般,响彻云端。空中的七彩剑光也立即汇集在一起,形成一柄一丈多长的七彩光剑,直劈下来。

    云重面色微变,但却仍一言不发。那孟如海说道:“想不到这楚容儿的摄魂术与惑心术居然达到这个地步。”原来这摄魂术与惑心术虽然都是幻春诀的神通,而且两相配合,威力奇大。但同时修炼,难度也是极大,因此,落雁峰千百年来,也难见一人同时修炼这两种神通。

    这摄魂术霸道之极,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将对手魂魄摄走,令其成为行尸走肉,就算侥幸保住魂魄,识海中也会受到重创,轻则要养伤三五年,重则成为白痴;而惑心术却是施法于无形之中,让敌人在不知不觉中便拜到石榴裙下,成为忠心不二之臣,或是将对手心中负面情绪放大。

    因此,在全力一击的情况下,通常是以摄魂术进行攻击。但楚容儿不愧是落雁峰罕见之极的人才,她先用摄魂术攻击琼娘,在琼娘全力防范之际,陡然加大惑心术的威力,竟然出现了类似摄魂术的效果,急速将琼娘心中的急燥之意激发。

    琼娘之前与楚容儿交手,惑心术已经慢慢地发挥些作用,倘若没有楚容儿之后这一击,她到也完全能够压制得住。这时陡然间受到惑心术一击,她便不顾一切,全力击下。

    眼见这道七彩巨剑当头斩下,楚容不惊反喜,一声娇叱,右手一抖,便向琼娘急速抛出一枚拇指大小的金色圆珠来。这枚金色圆珠刚一抛出,那道七彩巨剑在空中一顿,随后便紧跟着这金珠,向琼娘射来。

    “引剑珠!”台下有数名弟子叫出声来。这引剑珠是将元磁精煞用秘法提炼制成的,顾名思义对飞剑有强大的磁力,故而在与剑修斗法时,此珠往往会起到逆转乾坤的作用。这元磁精煞是吸摄一切金属性的物品,只是数量过于稀少,极为难得,因此有修士创出一种秘术,用极少的元磁精煞来吸摄飞剑。

    只是这样一来,引剑珠对其它金属性的法器灵器作用便小了许多,独对飞剑吸力极大。而上次与杜子平斗法时,杜子平的化血刀一来不是飞剑,二来化血刀用料奇特,不含金铁之物,因此毫无作用。

    杜子平这才醒悟,那琼娘最初时剑光一触即退,引剑珠当时抛出,以琼娘的修为,定能控制好飞剑,纵然一时忙乱,楚容儿也未必有机会将其击败。于是在她惑心术重击之下,诱使琼娘全力出手,这才趁机施展这道杀手锏。

    楚容儿头顶的残月飞刀一个盘旋,洒下一道清光,与她身体合而为一,闪电般地向琼娘斩来!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