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决战(求收藏,求红票!)

    琼娘身体一偏,右手捏了一道法诀,口中喝道:“散!”那七彩巨剑登时散于无形。只是这时那楚容儿人刀合一,已到了琼娘的身前。琼娘身上七彩霞光泛起,娇躯向后急退。那残月飞刀与七彩霞光甫一交接,遁速立即慢了下来。

    两人一前一后,瞬间在空中飞了十余丈,这时那引剑珠波的一声碎裂开来,化为金粉随风飘散。原来引剑珠并非法器,属于一种消耗性宝物,有着使用次数的限制。琼娘面露喜色,双手在胸前一合,便又出现一柄七彩光剑。

    七彩光剑刚一形成,便与那残月飞刀撞在一起。叮的一声,琼娘在空中又滑行了数丈远,那楚容儿腰肢一扭,向后一翻,倒纵出数丈开外,体内一阵气血翻涌。她心头大骇,琼娘这百花羽衣剑的威力还在她预计之上。

    楚容儿急忙喝道:“且住,我认输了。”她心下明白,这一剑,琼娘只是顺手而为,尚未来得及激发全部威力,而自己人刀合一,已是全力一击,两相高下已分。在没有引剑珠的情况下,她毫无胜算。

    琼娘下得台来,也是惊出一身冷汗,此战她胜得也是侥幸之极。若非她的百花羽衣剑特殊,虽含金铁之物,但无形无质,这才轻易散去,摆脱了引剑珠的吸引;而且百花羽衣剑防御惊人,又令她可以施展风遁术,否则她也不可能在引剑珠失效之前避开那一刀。

    午后,此次宗门大比最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到来。杜子平与雷鸣站在擂台之上,那血煞魔尸与雷鸣并肩站在一起,与昨日一般无二。它与琼娘恶斗所受的伤势,一夜之间竟然尽数痊愈。杜子平心下明白,尽管血煞魔尸恢复能力惊人,但如果没果灵丹秘法,这也是绝对做不到的。

    这两人同是玉龙峰的弟子,修炼的都是化血大\法一系列的功法,那血煞魔尸更是经常吸摄精血,这二人一尸站在擂台之上,将气势提升到巅峰,血腥之味极为浓厚,擂台下站得稍近的弟子无不闻之欲呕。

    待准备完毕,二人一尸几乎同时飞上了天空,杜子平的化血刀在空中划过,化为一道长虹,似一条血蟒,直冲过去。然后,他身上血芒飞起化为一朵血云,直罩过去。血煞魔尸将短斧祭起,挡住化血刀,整个身体直冲入血云当中。

    这血煞魔尸早与雷鸣祭炼得如同一体,透过血煞魔尸,他感觉到这血云之中有一种极强的吸摄之力,纵然隔着血煞魔尸,也引起他体内血液流动加快,不禁令他骇然之极。要知道这血煞魔尸有蚀血魔光神通,他本人也有化血大\法护身,居然还到如此地步,这天罡地煞血兽变的威力可想而知。

    这时,血云之中,浮现出三只妖兽,分别为一条血龙、一只血凤,一头血猿。三只妖兽张牙舞爪,与化血刀一齐向血煞魔尸杀来。那血煞魔尸短斧飞舞,方将化血刀拦下,血龙趁机将它紧紧缠住,那血凤的双爪也扼住了它喉咙,血猿一双巨手也到了它的眼前!

    血煞魔尸大吼一声,身体迅速一旋,将血凤甩开,双臂一挣,立时将血龙挣成数段,手指尖光芒流转,十只手指甲,化为十柄短剑,激射而出,击在血猿身上,将这头血猿刺成一团血雾。这时化血刀将短斧迫开,劈在血煞魔尸的前胸。

    杜子平这时的修为远胜当初在血河里与水魅交手之时,这血煞魔尸的肉身硬如法器,远胜当时水魅,却仍被斩出一道两寸多长的口子。那血云见到鲜血,犹如恶狼见到鲜肉,吸摄之力顿时大增,那血煞魔尸的伤口立即涌出一股血液来。

    雷鸣大吃一惊,虽然这血煞魔尸的法力几乎可以说是无穷无尽,但这精血却是其法力与生命的源泉。倘若精血被吸摄得干干净净,不但法力被消耗一空,这血煞魔尸的生命也就被终结了。

    那血煞魔尸右手布满血芒,在胸口的伤处按去,立时将血液止住,这时那血龙数截身体又合而为一,那团血雾也又生成一头血猿。这血云里的妖兽竟然是杀不死的!雷鸣倒吸一口凉气,这时血云中又生出十几头妖兽来,不多时,血云中的妖兽出现百十头来。

    那血煞魔尸见势不妙,将身体一躬,顿时又长了近丈,短斧一拉,也化两丈多长的巨斧,身上也生出一层数寸长的黑毛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覆盖了全身。它变身之后,将巨斧舞动,如风车一般,那些妖兽竟然没有一只能靠近它周身三丈之内,连化血刀也只能在圈外盘旋,伺机而攻,无法逼近。

    杜子平暗自诧异,《化血真经》里可没有记载血煞魔尸有这般神通。空中孟如海看到这里,说道:“这血煞魔尸生前居然是蛮族炼体士,潜力可是不小啊。”

    擂台下,有一名年长的修士凝视半晌,说道:“这血煞魔尸施展的似乎蛮族秘传的魔神变神通。”旁边有修士问道:“蛮族是什么?魔神变又是什么?”

    那年长的修士说道:“我也是在一部典籍中看到的,在玉龙帝国东北部深处,有一片沙漠酷热无比,唤做赤炎沙漠,鲜有人烟,在那里生有一些怪人部落,唤为蛮族。这些蛮族人多数身高丈二以上,金发碧眼,据说不是纯正的人族,是人妖混血。普通蛮族就力大无穷,若是蛮族修士更是可怕。”

    “那天神变神通就是蛮族修士的天赋神通,据说与血脉之力有关,别的修士是无法修炼的。这神通修炼到高深处,据说身高万丈,手可摘星辰,力大无比,肋夹高山而身跨大海,更兼有许多不可思议的神通。当然,以这具血煞魔尸的修为,那是根本无法相比的。”

    那血煞魔尸虽然大占上风,但杜子平的天罡地煞血兽变神通与化血刀两下相攻,到也能抵挡得住。雷鸣心下明白,这血煞魔尸这天神变神通最多只能维持半个时辰,时间一到,便回打回原形,而且到时实力大减,届时便凶多吉少了。

    杜子平双翅一展,嗖的一下,飞到雷鸣身前,一拳挥出。雷鸣亦将化血刀祭出,一声巨响,杜子平这一拳正击在化血刀的刀背之上。那化血刀发出一声哀鸣,斜飞了出去。雷鸣身体急晃,又急将血煞魔尸召回。那杜子平第二拳又击了过来。

    雷鸣急忙祭出一只白骨盾,挡在身前。这白骨盾只是寻常法器,远不及那化血刀,只一击,盾上便生出一道裂纹。杜子平反手又是一拳,那白骨盾哗啦一声,被击成数片。这时杜子平的第四拳又击了过来。

    这血煞魔尸身上又挨了血云中妖兽数击,这才脱身出来,拦在雷鸣的身前,也是一拳挥出。砰的一声,杜子平身体远远地飞出,好似断了线的风筝。那血煞魔尸飞身赶上,又是一拳击下。

    杜子平躲闪不及,只得双拳迎上。只是这两拳之中竟似夹有雷光,又是一声巨响,那杜子平身体再次飞出,但血煞魔尸却浑身电芒闪烁,颤抖不已,显然也是颇不好受。

    “咦,这杜子平居然还修炼了雷系法术!”孟如海面上再闪露出惊异之色。

    杜子平稳住身形,将化血刀召回,那血云再次将血煞魔尸罩住。这时,他才觉得双臂疼痛无比,似乎臂骨都已折断。他定睛一看,双臂鳞甲裂开,渗出血来,伤势竟似不在当日与那只刚进阶胎动期火云雀交手之下。

    雷鸣远远望来,面露微笑,但心内却犹如惊涛骇浪一般,施展了天神变神通后的血煞魔尸实力之强,别人不知,他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当日雷昊对他说,这血煞魔尸肉身之强悍,绝对远胜引气期炼体士,倘若施展了魔神变的神通,威力则直追胎动期修士。

    杜子平双臂生出一层金光,转瞬间手臂上的伤口便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起来。雷鸣见了,更忌惮不已。

    杜子平两番抢攻,均先胜后败,当下却不气馁,反而心中一松。这血煞魔尸固然强横,但较那只初进阶胎动期的火云雀仍相差颇远,自己虽然不能将化龙诀与斩龙诀的手段尽数施展,到也未必会输。

    他右手一点,化血刀夭矫飞舞,直冲入血云之中。那雷鸣身上突然亮起一层蓝光,杜子平口中也发出“咦”的一声。原来杜子平暗施天遁迷音,他本以为雷鸣修为较弱,定然抵挡不住,哪知天遁迷音传去,那层蓝光一起,便似受到什么阻滞。

    雷鸣见了,暗自想道:“昊哥果然大有先见之明,事先赠我这蓝光佩,逃了这一劫。”原来,雷昊从杨梦圜口中得知当日金氏兄弟莫名败在杜子平手上,猜想到杜子平身怀神识攻击类的宝物,便赠给雷鸣这蓝光佩护身。杜子平一击无果,身子一旋,宛如一条金龙也扑入血云当中,与化血刀合而为一,向血煞魔尸斩了过去。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