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夺魁(求收藏,求红票!)

    那血煞魔尸将巨斧舞动,在空中呼呼作响,似震雷一般,本来将血云中众多妖兽与化血刀尽数逼得远远的。但那化血刀与杜子平合而为一之后,登时声势大涨,与那柄巨斧斗个不停,不让寸步。

    杜子平连人带刀化为一条血蛟,血芒之中隐约还放出金光来。这血芒奇诡邪异,金光堂堂正正,本来这两种神通相互克制,但在杜子平人刀合一之下,竟然互不侵扰,虽未达到正邪合一的地步,却也出现融合之势。

    那巨斧宛若一座小山,每一击都令台下众人感到透不过气来,但化血刀守得风雨不透,虽然全面处于下风,却也尽数抵得住。转眼一柱香过去,化血刀上的血芒越来越浓,所到之处,那巨斧有时亦被逼退。杜子平也由初时的只守不攻,已渐渐扳回劣势,变为三分攻,七分守来。

    众多妖兽也慢慢地围将上来。雷鸣初时见杜子平施展人刀合一,本是暗暗欢喜,但到了现在,也不禁有些担忧起来。

    围观众人暗暗称奇,要知道人刀合一,那是雷霆一击,对身体负担极大。即便之前孙无与琼娘也施展过数次,但即便加在一起,也没有这般长久。杜子平神通惊人,但谁也没有料到他的刀术也达到这个地步。

    其实杜子平在刀术剑术上的造诣也就是与琼娘孙无二人相仿,只是他肉身强悍,便可撑得时间久些。不过,饶是他有化血刀相助,与巨斧每一次撞击,也震得浑身骨骼隐隐作痛。只见激斗当中,那血煞魔尸巨吼一声,一连三斧,当当当三声巨响,将化血刀撞击到数丈开外,紧接着巨斧一抡,划了个圆圈,将靠近身前的数只妖兽击成几团血雾来。

    就在此刻,只听见一阵尖锐的爆鸣之声,一道血芒快若闪电,迎面斩来。原来是杜子平趁此机会,驭使化血刀,寻隙攻来。那血煞魔尸身体向后一飘,退出十余丈,速度之快,竟似不在杜子平双翅之下。随后,它反手一斧,劈在血芒之上。

    那化血刀一声哀鸣,倒飞了出去,与此同时,一道金光从化血刀上飞起,钻入血煞魔尸的防御圈内,正是杜子平。他右手臂一伸,暴涨数尺,一拳向血煞魔尸头部击去,拳头之上,噼啪作响,雷电缭绕。那血煞魔尸闪避不及,虎吼一声,前胸与手臂上的黑毛激射而出,化为一大片细如游丝的飞针,同时也一拳挥出。

    杜子平身体一拔,这些飞针尽数击在颈部以下的身上,只听“叮叮叮”一阵急响,如暴雨敲砖,这些飞针已钉在他身体之上,尚有半寸露在外面,发现嗡嗡的响声。与此同时,两拳相交,砰的一声,杜子平身体被震飞了出去。

    那血煞魔尸将杜子平击飞出去,却不追击,反而如同害了疟疾一般,身躯抖个不停。杜子平右臂鳞甲再次开裂,骨痛欲折。但他在空中一个盘旋,身体一抖,那些黑毛所化飞针尽数脱落,竟无一枚穿透他身外的金鳞。随即他又落到血煞魔尸的身后,竟然对手臂上的伤势毫无顾忌,反手又是一拳。

    那血煞魔尸转过身来,一拳挡下,只是它身体转动之间,竟有些迟缓。两拳相交,杜子平在空中又翻了一跟斗,又落到血煞魔尸的身后,单掌一点,空中顿时出现一小片乌云,落下三道拇指粗细的闪电来,击在血煞魔尸的身上。那血煞魔尸大吼一声,从空中坠落下去,身上焦黑数片,发出阵阵焦臭的味道。

    这时台下众人个个矫舌不已,雷系法术威力虽然均有耳闻,但万万也没有想到有这般厉害。其实雷系法术固然是魔道功法、鬼系道法与炼尸的克星,但血煞魔尸在炼尸中排名也是第一流的。杜子平的雷系法术威力虽强,也奈何不了它。但它与杜子平两次双拳相交,全凭肉身力量,未用护体神通,雷系法术直接轰入体内,它如何抵挡得了?

    这也就是那血煞魔尸灵智未开,雷鸣经验不足,才造成这等局面。其实也不能全怪雷鸣,修炼雷系法术的修士本来就是千里无一,而血魔宗为了避开玉龙三大派,引气期弟子鲜有在外行走之人,历炼上便少了一些。

    这血煞魔尸接了杜子平两拳之后,只顾驱除体内的雷电之力与调理伤势,无力护身,那杜子平借此机会,一道雷电接着一道雷电击了下去。雷鸣正在犹疑之中,血云中几只妖兽又扑了过去,在血煞魔尸身上体又填了几道伤口。

    只见血云红光闪烁,血煞魔尸伤口中射出几股鲜血来,瞬间被被血云全部吞噬。雷鸣这才醒悟过来,连声叫道:“助手,快助手,我认输了。”他之前得到雷昊的嘱托,无须一定击杜子平,只要获得进入云海的名额即可,但这血煞魔尸可不能受到过重的伤势。

    空中孟如海眉头紧皱,说道:“这杜子平在雷系法术造诣非浅,为何入门时,大家都不知晓,这可有些古怪了。”

    杜子平收了神通,雷鸣急忙收来到血煞魔尸身旁,仔细检查了一番,发现并无大碍,这才放下心来,将它收起。

    孟如海落到擂台之上,正色对杜子平说道:“杜子平,我先恭喜你在此次宗门大比中夺魁,只是我有一个疑问,这雷系神通你是何时学会的?又是从何人所学?”

    杜子平在施展雷系法术时,早已想好说辞。他说道:“我一年前变身如此,便自然而然地学会了雷系法术,经过一年的修炼,终于达到这个地步。”

    台下众人这才醒悟过来。上古传闻,龙行动之际有风雷相伴,自然会雷系法术,这杜子平身具真龙血脉,居然也因此学会了雷系神通,真是令人羡慕。孟如海闻言,面色稍霁,说道:“原来如此,这就是你的造化了。”

    他转过身来,对台下弟子说道:“此次宗门大比结束,玉龙峰囊括了前两名,杜子平夺魁,雷鸣屈居次位,无极峰云琼娘排名第三,落雁峰楚容儿第四,恭喜四位!”此言一出,擂台下面响起稀稀落落的掌声,连欢呼声都显得有些有气无力。

    本来玉龙峰门下认为此次参加大比的弟子正处于青黄不接的阶段,对结果未抱有什么希望。哪知先有杜子平闪亮登场,后有雷鸣横空出世,居然包揽了首两名。这本是大喜之事,但杜子平从雷昊手中横刀夺爱,众人均避之不急,哪肯为他助兴?而他又出身于玉道人门下,除陈升外,再无第二个真正同门,所以玉龙峰门下尤其显得冷清。

    万竹峰琼娘百花羽衣剑威力惊人,落雁三姝实力不俗,此二峰的弟子均对此次大比抱有极强的信心,孰料成绩也差强人意,兴致也不太高。其它各峰更是惨败,尤其是青云峰占有地利,哪知败得最惨,因此更是垂头丧气。

    见此情景,孟如海也只能苦笑。他又说道:“杜子平、雷鸣与云琼娘,你们三人过来。”杜子平等三人猜想,多半是要发放前三名的奖励了。

    果不其然,孟如海从袖中取出五只玉瓶来,递给杜子平三只,雷鸣与琼娘各一只。他又说道:“这是你们三人的奖励。按之前所说,杜子平获得血灵丹一枚,外加一枚由胎动期妖兽本命精血炼制而成的净血丹,雷鸣获得血灵丹一枚,云琼娘获得净血丹一枚。”

    他又说道:“杜子平入门才一年,便在宗门大比中夺魁,是我血魔宗数千年来首见,因此,按照规定,额外奖励锻骨丹一枚。这锻骨丹有强化骨骼的效用,即便是胎动期的修士,也颇为渴求。而且此丹药倘若与净血丹一同服用,不但在强化肉身、净化血脉与提纯法力方面,有不可思议之效,一旦修为突破,还有助于稳固境界。”

    台下弟子听了,更是眼热,不少人心中更是嘀咕,这杜子平只怕也是风光不了几日了,早晚要毁在雷昊的手中,这些宝物,岂不是都落到雷昊的手中?这杜子平色胆包天也就罢了,那琼娘为何也看上他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这真是好端端的一块肥羊肉,居然落到了狗嘴里?有人转念又一想,这三粒灵丹又何尝不是肥羊肉?

    不提台下众人胡思乱想,杜子平接过三只玉瓶,向孟如海施了一礼,走下台去。他一时按捺不住,揭开一看,这三枚丹药分为两红一金。那金色丹药是锻骨丹,两枚红色丹药,颜色鲜红的是血灵丹,暗红色的是净血丹。

    这锻骨丹与净血丹,对胎动期的修士亦有效果,而血灵丹虽然可以伐毛洗髓,但进阶胎动期后,到是毫无用处,因此这三枚丹药散发的灵力波动却也大体相仿。这时,他听到孟如海说道:“你们四人七日后可来到青云峰大殿,我会派人领你们去云海。这七日你们可以回各自的洞府,也可以留在青云峰上。”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