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准备(求收藏,求红票!)

    青云峰大殿后,有一间不起眼的石屋,石屋的前后各有一株大枫树。这石屋一眼看上去极为普通,但仔细观察,便会发现这石屋竟然是有一块大石,中体凿空所制成。倘若有识货者更会认出,这块大石名晶玉石,虽然不能炼制灵器,却有平心静气之能,在其中修炼,大有裨益。

    那两株大枫树,叶红似血,名为血枫,是青云峰的特产,看这年头,少说也有数千年,那玉道人的赤血幡的幡杆,便是用此木提纯炼制的。若有阵法师便会发现这两株大枫树居然散发着淡淡的杀机,显然其内暗中布有厉害之极的阵法。

    这间石屋便是青云峰主孟如海的修炼室,他以那两株大枫树为核心,布下一座足可击杀结丹期修士的大阵,名为血杀两极阵。平日里,这间修炼室,除他之外,鲜有人进入,不过,此刻室内竟然多了三人。

    孟如海与一名三十上下的女子面对面地坐在屋内。他旁边躬身侍立着一人,正是第一轮便被淘汰的连天云。而那女子旁边站着一名二十七八岁的妇人,修为是胎动后期,正是数日前,叮嘱楚容儿宁肯认输也不能受伤之人。

    这两名女子风致嫣然,相貌极美,看上去竟似姐妹花一般。只是坐着那名女子修为赫然是金丹期。看起来这两名女子的关系颇为密切,十有八\九不是师徒,就是主仆。

    孟如海向那年纪略大的女子道:“陆师妹,如今你也如愿以偿,令楚容儿成功获取进入云海的名额。只是其它四峰峰主虽然限于承诺,无法反悔,但定是有些不甘心。等雷师兄出关,只怕还会有些纷争。”

    那陆师妹微微一笑道:“雷师兄出关又怎样?一来扩大奖赏之事,不是我落雁峰首倡,而且是我等六峰峰主全体无异议的认同;二是玉龙峰的人多得了一枚血灵丹与净血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听这话,这陆师妹居然是落雁峰峰主陆横波。

    孟如海叹道:“在第一**比之后,你来找我,要求让我提议扩大大比奖赏,还真是让我吃了一惊。不过,这事情其它四峰峰主当时就有所怀疑,虽然想不出来是什么缘故,但到现在,只怕都已经猜出你我之间达成了什么一致。”

    陆横波笑道:“猜出来又如何,等楚容儿进入云海,取了那只覆云芝,我可以炼制出补髓固元丹,便可以令你那宝贝徒孙进阶胎动期了。”

    原来,上次进入云海时,落雁峰的一名弟子,在其中发现一株覆云芝,当时没有成熟,就没有采摘下来,并布下禁制护住。陆横波知道后,详细询问,又推算了一下,知道覆云芝成熟时间就在这次大比前后,而且份量足够炼出四枚补髓固元丹,足以令楚容儿之类的弟子四人进阶胎动期。

    不过,如果此次不能进入云海,那么至少也得再等十年。对于落雁三姝而言,提前十年进阶胎动,日后在修仙路上走得更远,对整个落雁峰日后的影响也颇大。

    最初陆横波认为落雁三姝实力至少有一人可以跻身三甲。但大比第一轮过后,那杜子平、雷鸣与云琼娘的实力,令她颇为惊讶,而且花玉香的败北,更是令她感到忐忑。不过,看到连天云一战败北,她便有了个主意。她找到孟如海,以一粒补髓固元丹的代价,让孟如海提议将今年的奖赏扩大,给予四个进入云海的名额。

    这样,一来可以拉扰青云峰;二来青云峰是此次宗门大比的东道主,孟如海提议身份最是适合,谁也不会想到是她的主意而加以反对;二来是连天云已经出局,其它各峰明显又占了便宜,自然通过的可能性也会大增。

    那连天云深得孟如海的喜爱,此次大比第一轮就被刷了下来,孟如海正在沮丧之际,有此机会,自是一口答应。第二日,他便向诸峰峰主提议,诸峰峰均觉得这可以增加自家弟子进入云海的机会,便也都同意。

    不过,诸峰峰主是何等人物?连天云已经出局,孟如海提出这个建议,自然是对他别有好处。他们均瞧得出来,也不愿被人利用,便打着公平的名义,要求前三名所增加的奖励由第四名所居山峰负责提供等价的玉晶或材料等物资。那陆横波心中暗恨,但到了此刻,也不容许她不答应。

    其实此事早已敲定,只不过是在前四名人选胜出后,才对外公布。

    玉龙峰山脚下,在雷鸣的洞府中,来了两位不速之客,一人身材高大,虬髯戟张,正是雷昊,另一人五十上下,身材瘦长,一面精干之色,却是那田化镜。雷鸣虽然知道雷昊会来,但看到田化镜却颇感到意外。

    雷鸣上前向二人施了一礼,在旁静候。雷昊说道:“之前我曾告诉过你,进入云海后,你还要为我办一件事情。”

    雷鸣说道:“请昊哥吩咐,但凡用得着小弟之处,定当尽全力而为。”

    雷昊双拳紧握,咯咯作响,恨声说道:“好,我要你在云海之中,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杜子平杀了。其实,若不是此次他待在青云峰不下来,我早就亲手将他碎尸万段了。”

    雷鸣吃了一惊,看了一眼田化镜,又向雷昊说道:“昊哥,那杜子平修为清湛,宗门大比上,我虽有血煞魔尸相助,仍旧败在他的手中,不是我不肯,而是这实在难办得紧。更何况,本门禁门下弟子互相残杀。”

    田化镜闻言,捻须笑道:“雷师侄,此事我与雷师弟早就商量好了,你不必过虑。你不说,我不说,雷师弟更不会说,有谁知道此事?”

    未等雷鸣答话,雷昊说道:“你放心,田师兄也是极恨致杜子平,想置他于死地。那琼娘与杜子平发现的那处寒冰罡煞,本来是田师兄在其中培养血煞魔尸的,结果被他们破坏了,连那几头培养多年的血煞魔尸都给灭杀了。而且此事还须田师兄相助,方可成功。”

    雷鸣听到这里,便再也不作声了。血煞魔尸进阶极难,经地煞培育之后,可大大加快进阶进程。只是地煞本就难得,品阶还要相符,若是品阶过低,效果甚微,品阶过高,血煞魔尸不但不能受益,反受其害。他那只血煞魔尸若非经过合适的罡风地煞培育,仅凭幽冥血玉决计达到不了这个地步。

    雷昊说道:“我知道在宗门大比的时候,那杜子平击败你那只血煞魔尸,不过,我有办法让这只血煞魔尸在云海中进阶胎动期。这样,你就会轻松将其斩杀。”

    雷昊从袖中取出一只玉匣,说道:“这里面有一枚玉简、十二枚封血针与一只由龙涎香炼制的摄魂香。这玉简里记载着一幅地图与封血针的用法。你按照这地图,便可找到一只化血参,给血煞魔尸服用,不出三日,它就能进阶成胎动期。”

    “不过,这化血参有一只胎动中期的妖兽,碧眼妖狐守护。这就需要这只摄魂香了,此香是龙涎香所制,那碧眼妖狐嗅了,一定会昏迷三天三夜,你就可以趁机捕获它了。记住,你不要把它伤了,更不要把它给斩了,要用封血针将它封住,这样它就无法醒过来,一直昏睡,而且一年内对它不会造成任何伤害。”

    “还有,杀了杜子平后,他身上会有一大块凛血寒晶。你把这碧眼妖狐与凛血寒晶带出来,交给田师兄。记住,你在距离化血参十里之处,就要将这摄魂香点燃,否则这碧眼妖狐若是提前发现了你,不等你点燃这摄魂香,这条小命就会被那碧眼妖狐给收走了。”

    “除了那凛血寒晶之外,杜子平身上一切宝物,都归你所有。这样你有两枚血灵丹与一枚锻骨丹,进阶胎动的可能性极大。即使这样你还是没有突破的话,那只化血参,血煞魔尸用不了那么多,你还可以留下一半来,这样你进阶胎动期的机率高达九成。”

    雷鸣听到这里,抬起头来,眼中充满火热。田化镜暗暗点头,进阶胎动期对雷鸣这种引气期弟子来说,诱惑委实无与伦比。

    杜子平在他青云峰所在的房间内,看着面前的琼娘,一股喜意,即便隔着脸上厚厚的金鳞,也透了出来。他原本以为,云重定会将她领回万竹峰,哪曾想她会出现在这里。琼娘虽然无法瞧见他面上的喜色,但杜子平那火热的目光,又如何能瞒过她的双眼,只一眼便瞥见,不由得心下暗喜。

    但她口中却仍淡淡地说道:“我爹爹给了我一份云海的地图,里面记载着各种珍稀药材与矿藏地点,还标注了安全地区。虽然七日后,宗门也会发一份云海的地图,但无论是详尽程度,还是准确率,均远远比不了这份。但由于云海之中也有妖兽,再加上多次开采,很多药材与矿藏已经空无一物了,因此这份地图还是有许多谬误。”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