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准备(下)(求收藏,求红票!)

    她从怀中摸出一枚玉简,递给杜子平。杜子平伸手接过,另一只手臂就势便环在她的腰上,将她揽入怀中。琼娘吃了一惊,微微挣了两挣,见无法挣脱,也不再抗拒。她偎依在杜子平的怀中,闻到对方身上强烈的男子气息,不禁心神**。

    杜子平但觉琼娘身上幽香阵阵,又见她不十分抗拒,不觉心魂俱醉,低头便往她唇上吻去,过了良久,这才松开。琼娘看了他一眼,双颊晕红,又低下了头。

    这时,杜子平脑海中不由得又浮现出幻境中,与卢婉的欢爱,渐渐地卢婉与琼娘身影合二为一,霎时间情\欲如潮,伸手就去解琼娘的衣衫。那琼娘本已意乱情迷,突然耳边传来一声冷哼,好似惊雷一般,蓦地惊觉,那杜子平的手已触到她胸上的肌肤。她急忙用力挣脱了他的怀抱,说道:“不能这样。”

    那杜子平也突然觉得脑海中似被钢针刺了一下,剧痛无比,一下子清醒过来,运转冥王诀转了三转,这才将这股剧痛驱逐出去,却听见“咦”的一声惊叹。这一下,他顿时情\欲全消,呆立不动。

    琼娘见了,又拉起他的手,塞入他手中一枚玉牌,说道:“这是同心玉符,你我进入云海之后,可以根据此物来感应到对方。咱们进入云海后,便会分开,若无此物,你我极难相见。你进阶胎动期,可就没有人护法了。”

    她又抬头来,说道:“时候不早了,我得快些回去了,不然,爹爹会发现的,那就不好了。”言罢,便匆匆离去。

    杜子平望着空中那道倩影一闪而去,过了良久,转身回房间,犹自恋恋不舍,手中的那枚玉简,似乎还带着淡淡的香气。他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琼娘如何能够瞒过云重?难不成这枚玉简是云重故意透过琼娘交给他的?还有刚才是谁施加暗算,难道也是云重?

    七日时间转眼即到。杜子平等四人来到青云峰大殿,只见殿门大开,里面有十数人,想必都是青云峰门下。见他们四人进来,一名老者迎了上来,说道:“你们四人先在这里等着,师尊马上出来。”

    杜子平一眼认出这老者,是当日他与雷鸣决战时的擂台守护者,不敢怠慢,施了一礼,在一旁恭候。

    过了片刻,门外走进一位五十上下的老者,正是孟如海。他看了一眼四人,杜子平只觉对方的目光扫过,竟似刀锋一般锐利,也许是错觉,他觉得孟如海的目光似乎在楚容儿身上多停留了片刻。

    只听见孟如海缓缓地说道:“你们四人今日就要进入云海了,我先告诉你们进入这云海的一些注意事项。所谓云海,就是指血魄山六峰所环绕的地带,玉龙峰是云海的中心。不过,云海的入口却在青云峰。”

    “据说,这血魄山数万年前为天台派所有,天台派当时声望之隆,一时无二。只是花无百日红,天台派实力达到顶峰之后不久,却出现分歧,最终导致内讧,当时的掌门清羽真人激发护山大阵,整个天台派一同毁灭,便形成了这片云海,后来咱们祖师爷血天真人在此建立山门,创建了咱们血魔宗。”

    “这云海虽然经咱们血魔宗数万年来的发掘,得到了天台派许多传承,但仍有许多地方没有尚未探明。天台派护山大阵本就极为了得,再加上其中各个修士洞府也各有奇妙阵法,那天台派灭亡之后,这些阵法不但没有彻底毁灭。反而云海中形成各种奇怪的禁制,这些禁制奇妙莫测,危险之极,有的甚至无形无质,极难发现,这是你们要注意的第一项。”

    “云海中要注意的第二项是妖兽,这云海的妖兽与外面不同。也许是天台派豢养的妖兽本身就知道这云海中的禁制,或是这里妖兽在其中待得久了,对禁制早已熟悉,便把这禁制一代代传下来。因此这些妖兽不但比外界更为凶残,多精通一些诡异神通外,还会利用这云海中的禁制,你们碰上了,可要小心。”

    杜子平听到这里,心念一动,暗自想道:倘若是这样,血魔宗可以捕获一些妖兽,来彻底探明云海,为什么却无人想过这个方法。

    孟如海似是看透杜子平的想法,接着道:“你们不要以为捕获几头妖兽,便可以了解这云海的禁制了,本门早已经试过多次,根本无法驯服。而且用搜魂之术也一无所得,从云海中带出来的妖兽卵,也从未孵化成功过。后来宗门决定,将进入云海做为本门弟子奖赏,因此已探明区域宗门就不再进行发掘了。”

    “这妖兽与禁制固然威力强大,但与第三项注意事项相比,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那天台派修士死后,许多人的魂魄居然不去幽冥地府转世,却全留在云海之中,成为厉鬼。虽然本门消灭了不少厉鬼,但门内修士也有不小伤亡,再加上其中妖兽的魂魄,这些居然也都化为厉鬼,因此,云海中厉鬼数量还是相当可购,它们对修士肉身极有兴趣,一旦遇上,便是不死不休的结局。”

    “除了这三项之外,里面还有一些其它可以致你们于死地之物,如傀儡、鬼物等等,你们都要小心。当然这云海虽然危机四伏,但宗门也不是没有为你们准备一些应对之法。我这里有四枚玉简,里面记录得云海已经探明的地图,到时你们每人一份,有了它,你们就可以保命了。”

    说到这里,他右手一张,掌心升起一枚玉简,在空中一个盘旋,便射出一道霞光来。霞光中显示出一份地图来。这地图上分为四个区域,分别为蓝、金、红、白四色标出。其中还有许多光点,那些光点分为三种,一种是圆形,一种是方形,还有一种是三角形。

    孟如海指着地图说道:“蓝色区域是你们引气期弟子活动的范围,金色区域是胎动期弟子活动的范围,红色区域是金丹期弟子活动的范围,至于白色区域嘛,是尚未探明的区域。”

    “虽然那白色区域允许金丹中期以上的修士前去探测,但实际上,数万年来都是本门太上长老为了规避元婴之祸才会进入其中,而且多数太上长老进入之后,都一去不返,魂灯也尽数熄灭。”

    “你们只要在蓝色区域内活动,所接触的禁制、妖兽与厉鬼,只要小心,均可应付。不过,倘若以为有地图在手,便无所畏惧,也一样有陨落的风险。”

    “金色区域,你们就不要去了,若是一不小心进去,立即退出,越快越好,否则随便一个妖兽、厉鬼与禁制,就有可能会把你打得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至于红色与白色区域,就不要想了,你们根本就无法穿过金色区域,不可能到达的。”

    “那些光点,也各有含义,这些光点都表示其中有宝物的地点,或是原来天台派弟子的洞府。圆形的光点,表示已经有人去发掘过了,禁制也完全破坏掉,相当的安全。同样,里面的宝物基本上已被席卷一空,当然也有可能有未被发现的宝物,或是当时尚未长成的灵药等等。”

    “方形光点表示,其中有宝物的地点,或是原来天台派弟子的洞府,但里面有的区域没有探明,或有的禁制没有破掉,危险就大上许多,但得到宝物的机率也大得多。”

    “三角形的光点表示,这里面完全没有被发掘,这就表示这里面的禁制威力极大。因此极为危险,而且虽然说其中宝物没有被发掘,但也有可能一无所有。这里面还有一些没有被发现藏宝地点,看你们的运气了,一般情况下,在蓝色与金色区域中,很少有这种场所,尤其是蓝色区域。”

    听到这里,杜子平暗自比照了一下琼娘赠予的地图,这两张地图标注的方法完全一致。不过,琼娘所赠予的地图,蓝色与金色区域明显更大,而且光点也多上许多。他暗自心想,看来之前进入云海的人,向宗门公布地图时,均留了一手。这雷鸣是掌门雷九峰的侄子,那楚容儿也深得落雁峰峰主的喜爱,只怕手中也有一份不同的地图。

    孟如海袍袖一甩,飞出四枚玉简,落到杜子平等四人手中。他说道:“这就是那云海地图,这四份与刚才我显示的那份完全一致,没有任何区别。虽然天台派的传承主要由无极峰与万竹峰继承下来,但地图均是一般无二。”

    “进入云海之后,你们所有的宝物均归自己所有,无须上交给宗门。不过,若是得到自己用不到的,可以上交宗门,换取相应的血晶或灵药,或者是前往功德殿,看看所得宝物是否满足其中悬赏的任务,用来交换自身所需之物。还有,在云海中不要过于贪心,以往进入云海的弟子,都得到了相当不错的宝物,但有的人贪念大炽,蹈身赴险,最终损落其中。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