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进入云海(求收藏,求红票!)

    孟如海说完,袍袖一抖,一柄浓黑如墨的小幡飞出殿外,距地面约有一丈多高,迎风一展,化为半亩大小,在空中微微起伏。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人已经站在这幡面之上,扭头说道:“你们都上来吧。”

    杜子平等四人依言飞上这柄墨黑色的小幡之上。只是他一脚触到这幡面,体内天晶珠突然微微一动,却是那只置放赤血幡的玉匣在其中翻滚了一下。他暗吃一惊,悄悄查看一下,发现再无半分动静,这才定下心来,向其余几人望去。

    孟如海见杜子平面色有异,还道他第一次见到法宝的缘故,便微微一笑道:“这是我的法宝墨云幡,当年我拿着赤血幡斩杀了阴山九魔,以及数十只他们所培育的妖兽,这才一下子进阶。这阴山九魔修炼的毒血真诀,连培育妖兽的精血都蕴有剧毒,变成黑色,我那赤血幡进阶后,才变成这个样子。”

    杜子平闻言忙道:“弟子首次见到法宝,故而有些失态,望师叔祖见谅。”他心下却想,原来这是赤血幡进阶的法宝,赤血幡的异动八成是这个原因,只是为何有如此异动,他并不明白,却也不便深究。不过,他到是因此而安下心来。

    在玉龙峰后山深处有一处山谷,整座山谷被一层五彩霞光笼罩着,平日里寻常弟子是无法进入这处山谷的,全被这五彩霞光挡在外面。这层五彩霞光名为五绝阵,威力极大,内部有一座青石洞府。

    洞府里有数间石室,其中一间石室中,有两个三十上下的青年正在施法打扫房间,这两个青年修为都是胎动初期,五官之间颇有相似之处,一眼望去,便知应有血缘关系。在这间石室墙壁上镶着几条黑黝黝的金属条,排成八卦图案。

    在杜子平体内天晶珠出现异动之际,那八卦图案中的巽位突然亮了一下。其中一个青年吃了一惊,对另外一个青年说道:“哥哥,你看到了吗,这玄铁八卦刚才亮了一下。”

    另一个青年说道:“不错,我也看到了,是巽位。”言罢,两人走上前去,捏了一个法诀,那玄铁八卦巽位又亮了一下。二人互望一眼,点了点头。先前说话的那名青年说道:“师父闭关前嘱咐过咱们弟兄两个,玄铁八卦若有异动,便记录下来,等出关后立即告知他老人家。”

    另一人道:“是的,他老人家说了,如果是巽位出现的异动,更要注意。”这一切,正在前往云海的杜子平当然是一无所知。

    杜子平等四人站在山颠的一块巨石之上,向云海望去。那云海面积极广,本将血魄山六峰与玉龙峰隔开,但后来被血天真人用莫大神通凌空开辟出六座极宽的石桥,将玉龙峰与其余六峰相连,同时也将云海划分为六块。

    杜子平等四人向下俯视,看见的是漫无边际的云彩,自身宛如临于大\海之滨,波起峰涌,浪花飞溅,惊涛拍岸,竟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迎面而来。他们正自骇然之际,却见在阳光的照射下,那云海散发出五色光芒,色彩斑斓,景色极为艳丽。

    孟如海用手一指数十丈外的一座石窟,说道:“那里面有一座传送法阵,会将你们传送到云海。这传送阵一次只能传送一人,而且传送地点并不固定,有可能你们四人相隔极远,也有可能就在身边。不过这个传送阵可以保证你们不至于传送禁制之中,或是胎动期以上的修士所在之处。以免你们刚进入云海,便立即送命。”

    他又摸出四枚淡紫色的玉佩来,递给四人,说道:“这四枚玉佩,你们拿好,三个月后,它会自行将你们带回到这里。倘若这玉佩损坏或遗失,你们就别想回来了。下面杜子平第一个进入传送法阵,雷鸣第二个进入,云琼娘第三,楚容儿第四。”

    杜子平接过玉佩,跟随孟如海走入石窟。石窟面积不大,只有在中间有一座方圆二尺有余的圆形传送阵。只是这传送阵虽然小,但刻画的法阵极为复杂,上面还闪着耀眼的灵光来。杜子平骇然,这灵光都是由玉晶发出的,瞧这样子,定是上品玉晶无疑。

    孟如海瞧他一眼,似是知道他的想法,说道:“数万年来,宗门也没有想出设置定点传送阵的法子。只是建立这样一个传达阵。但这里的传送阵哪是这么好建立的,不但要规避里面各种禁制的干扰,而且还要保证你们的安全,所以必须要动用上品玉晶。”

    听到这里,杜子平这才知道进入这云海一次,血魔宗花费的成本委实不小。他按照孟如海的吩咐踏入传送阵中,顿时就被一道霞光裹住,接着眼前一花,便出现到另一处场所中。

    杜子平向周围打量一番,自己正站在一块大石之上,身边还有一些前所未见的怪树奇花,应该是一处灌木林。在距地面数十丈高的天空中,云雾滚滚,下方虽也有云气飘来荡去,但明显要少得多,视线大受影响,十丈外的树木花草便已经模糊起来。

    不过,他拥有真龙之目,在这方面倒是丝毫不受影响。这时,一阵微风吹过,他突然闻到一缕淡淡的花香,令他隐约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他把眼望去,只见十数丈外一片的乱草丛中,开着十几朵不知名的野花,花瓣呈紫黑色,诡异非常。

    “紫血曼陀花!”杜子平心中一喜,这紫血曼陀花是炼制血灵丹的主要材料之一,即使生服,也会大大加快化血珠的生成。虽然他身体已经经过了伐毛洗髓,但化血珠的凝炼还需要一段时间,此花正是他目前所需,单凭这些紫血曼陀花就不虚此行。

    这紫血曼陀花六十年一开花,而且无法移植,将种子在血魄山上种下,成活率又是极低,所以数万年来在血魔宗内一直供不应求。杜子平见到这些紫血曼陀花,便知道了自己处在一个名为魔云谷的区域。

    根据琼娘给予的玉简地图,只有魔云谷处的紫血曼陀花可采摘。虽然还有两处地点也有这种花,但都未到开花之时。不过在玉简中,还记载着魔云谷中有生有一些毒虫,它们不仅含有剧毒,而且通常还有其它的特殊神通,极是难缠。如浑身坚硬无比,法器难伤的铁甲蜈,生有双翅,行动快如电闪的飞云蝎;口喷火焰,而且成群结队而行的绿火蚁等等。

    念及此处,他运起真龙之目,四下扫视了一番,到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处。只是他却不敢有丝毫地掉以轻心。这魔云谷,他并不熟悉,而那些毒虫生活在这里,只怕早有隐藏气息的手段。他一步步地走了过去,法力布满全身,隐现红光,那天罡地煞血兽变的神通一触即发,化血刀也笼在袖中。

    片刻之间,杜子平就上前八\九丈,虽然仍无动静,但他却突然觉得不妙,一股莫名的不安情结浮上心头。他停上脚步,斜眼向右前方望去,那里正是令他不安的源头。他运起真龙之目,上下左右认真看了一遍,这才发现出异处。

    只见花丛中有两条数尺长短的黑影,与那周围环境融为一体,丝毫不见半分异状。这两条黑影,是那浑身法器难伤的铁甲蜈。这两只铁甲蜈见杜子平离得近了,便准备攻击,这才露出不同的气息,让杜子平察觉。

    还未待杜子平动手,这两只铁甲蜈却似也发现了不对之处,登时腾空而起,向杜子平扑来。这两条铁甲蜈身子尚在半空,便张喷出一股五彩烟雾来。这五彩烟雾色彩艳丽,杜子平只觉得一股腥臭之味扑鼻而来,竟然微有昏晕之感。

    杜子平见这五彩烟雾毒性猛烈,哪里敢沾上一丝一毫,连天罡地煞血兽变的神通都未敢动用,生怕这烟雾毒性太猛,将天罡地煞血兽变法力所幻化的神通都沾上毒性,收回时不免就会中毒。

    他大喝一声,一拳挥出,带着一道雷火之光劈了过去,登时将这五彩烟雾击散,那道雷光便击在那两只铁甲蜈身上。一声巨响,这两只铁甲蜈在空中一个翻滚,飞了出去。杜子平见这龙神拳配合雷系法术,果然神妙异常,不禁大喜。

    只是转瞬间他的面容便凝固在脸上,原来那两只铁甲蜈落在地上,弹身而起,再次扑了过来,那两道雷光竟然未造成任何伤害。杜子平双翅一展,凌空飞起,向左后方急退。就在此刻,他身后的树上又飞出两道青光,迅捷无伦地向杜子平击来。本来他距这树较远,只是他这一后退,立即便拉近了许多,仿佛自家凑上去一般。

    杜子平袍袖一展,化血刀飞出,化为一道血光,矫若蛟龙,直迎了上去。叮叮数声之后,那两道青光露出身形,竟然是两只背生双翅的青色蝎子。这两只青色蝎子较那铁甲蜈还大上一两分,两只尾钩散发着青渗渗的光芒,正是那飞云蝎。杜子平方才化血刀一击,便是被这两只尾钩拦下。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