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商议(求收藏,求红票!)

    第九十五章商议

    杜子平一见是四只毒虫,便知须快刀斩乱麻,否则时间一久,只怕这魔云谷中妖兽会越来越多。想到这里,他也顾不得这四只妖兽的毒雾可能会沾染天罡地煞血兽变的神通,身上登时涌出一道血光来,向这四只毒虫罩去。

    那四只毒虫张口一喷,滚滚毒烟便迎了过去,这时便显示出这天罡地煞血兽变神通的威力来。这四只毒虫任何一只都就引气期第九层巅峰的修为,而且在云海中生活多年,法力雄厚犹在普通同阶修士之上,其毒雾更是犀利。不过却无法挡住那血光,节节败退。顷刻间,这四只毒虫便被血光笼罩其中。

    只是这四只毒虫也非凡物,将毒雾将全身护住,在血光之中,兀自拚死抵抗。那血光之中,涌出百余头妖兽,什么蛟蟒龙蛇,虎豹狼虫,鹰隼凤鹏,应有尽有。虽然个个有形无神,但却似是有形无质,一触到毒雾,不一刻便化为一团血雾,随后便又化为妖兽扑来。饶是这毒虫释放的毒烟威力颇强,不过小半个时辰,也已经暗淡了许多。

    这四只毒虫见势不妙,便四处乱撞,准备逃离血光之中。只是尽管飞天蝎来去如风,铁甲蜈坚逾法器,实力均远非普通引气期九层的修士所能敌,但在这天罡地煞血兽变中,那百余头妖兽,杀之不死,驱之不散,将这四只毒虫牢牢地困在当中。

    杜子平站在血光之外,却没有出手,他唯恐全力攻击之际,再出现几只毒虫,打他个措手不及。饶是如此,这四只毒虫处境也是岌岌可危。铁甲蜈所喷的毒雾越来越稀,身上也挨了数击,亏得它浑身坚硬,没有受伤,但也只能不住地低声吼叫。

    那两只飞云蝎身上虽然没有受到打击,但明显已经没有战意,浑身的毒雾只剩下薄薄的一层,在血雾中飞来飞去,一心要逃离。要知道飞云蝎本来是以速度取胜,防御本就不及铁甲蜈,因此看上去较那两只铁甲蜈更加不济。

    又过片刻,这四只毒虫更是不支,一头血龙一爪拍去,正击在一只飞云蝎的身上,登时将它身上的毒雾击得四散开来。斜刺里一只血鹰趁机一爪抓去,那只飞云蝎躲闪不及,便被击飞了出去,紧接着十余只血兽一拥而上。这飞云蝎身上便出现几道伤口,须臾间,血肉便被吸摄得干干净净。

    就在此刻,杜子平心头又生出一股危险的感觉,一眼斜睨过去,却见一道金光从左侧向他扑来。当下他不及思索,化血刀一挑,一层血光罩在身上,立即施展人刀合一,斩了过去。只听见一声充满疼痛之意的巨吼,露出一只金色怪蚕的身影来。

    这怪蚕金光闪耀,竟然有一尺多长,背生四翅,口中还生着两颗金色獠牙。只不过一颗獠牙折下大半截来,落在地上。杜子平也是暗暗吃惊,刚才人刀合一,仅仅斩断这金蚕一颗獠牙,它身上居然连一道伤痕都没有。

    当下,他更不迟疑,化血刀化做一条血蟒,直逼过去。那条金蚕身子一弓,向旁闪开,把口一张,喷出一股金色液体来,化作一道金光,向杜子平射来,距杜子平尚有丈许距离,一股淡淡的甜香扑鼻而来。杜子平闻到这股甜香,身体竟然有些发软,不由得心头一震,急忙运转法力,将这股气息逼出体外。同时,他在空中将身体一转,便绕到一旁。

    只是他斜眼望去,却发现这只金蚕腹部一数寸大小部位一呼一吸之间,起伏不定,似是颇为柔软。他心头一动,几只血魔刺便射了过去。那金蚕又发出一声大吼,身体倒飞出去,进入天罡地煞血兽变所化的血光中,片刻后,一身血肉又被化得精光。

    这期间,另一只飞云蝎早已被众多血兽困住,身体已肉眼可见的速度瘪了下去。再过片刻,那两只铁甲蜈也被血光吞噬个干干净净。杜子平将血光收回,不过进入体内之时,却极为小心,一丝一缕地收到体内,直到确认这血光没有被毒雾所染,这才放下心来。

    他正待采摘那十几朵紫血曼陀花时,却脚步一停,扭头向右侧说道:“什么人鬼鬼崇崇地藏在那里?”

    只听“咯”的一声轻笑,在杜子平右侧六七丈处的空地上,凭空现出一个婀娜的身影,居然是楚容儿。她娇声说道:“杜师弟果然不凡,一个人就斩杀两条铁甲蜈、两只飞云蝎与一只金光毒蚕。宗门大比夺魁果然绝非幸致。”

    杜子平见到楚容儿,也是颇感意外,口中说道:“想不到是楚师姐,刚才看到小弟陷于困境,也不来帮一把。”

    “杜师弟太自谦了,你哪里是处于困境?分明是大展雄风,以一敌五,轻松克敌嘛,”楚容儿说道。“这五只妖兽是你一个人击毙的,所以这十几朵紫血曼陀花也是你一个人的战利品,师姐我可不能厚着脸皮分得一杯羹。”说罢,她抿嘴一笑,风情无限。

    杜子平被她说中,哈哈一笑道:“楚师姐快人快语,我就不矫情了。不过,楚师姐在一旁这么久,难道想空手而归吗?”

    “杜师弟是个聪明人,我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我知道一处洞府,里面有些藏宝。外面的阵法禁制,我可以破开,但里面有几只傀儡,我一人对付不了。因此,我想请你帮我这个忙,”楚容儿道。

    “宝藏虽好,但也要有命才能享用。这洞府有傀儡护卫,只怕师弟我也无能为力啊,”杜子平一口回绝道。

    “杜师弟,你先别急着拒绝,据我所知,那洞府中有一件名为紫灵液的宝物,对你大有用处。这紫灵液可以与你的血纹琼玉一起炼制成血灵宝玉。这血灵宝玉可以令你的化血大\法在胎动期修炼速度提升一成,与血纹琼玉在引气期的效果一般无二,”楚容儿说道。

    杜子平听到这里,不由得心中一动。楚容儿见他意动,又劝道:“傀儡的实力其实不难对付,只是它们隐匿神通了得,不易被人发现。刚才你与这五只毒虫斗法,两次受攻击前,都有所警觉,而且准确地判断出方向位置,这说明了两点:一是杜师弟现在已形成灵觉,仅差一步就形成灵识,这才会如此感应。”

    “第二点,杜师弟要么具有特殊神通,要么身具灵眼之类的特殊灵体,这样才会准备地发现异常。因此,我才想到找你帮忙,当然那里面有一件宝物,也是我志在必得的。那是一块雾灵铜精,可以将我的残月飞刀提升至上品灵器,这样才有可能进阶成法宝。”

    “要知道这残月飞刀是我亲手炼制的法器,提升至上品灵器后,我便可以将其炼化为本命灵器。至于这洞府内其它宝物,咱们平分,你看如何?”楚容儿又说道。

    杜子平微一沉吟,说道:“不是我不信任楚师姐,只是楚师姐又如何对这洞府了解这般清楚,连宝物与傀儡居然都了如指掌。”

    楚容儿道:“其实原因也没什么,十年前,我一位师叔进入云海,却被厉鬼重创,一路上又接二连三被妖兽所伤。她逃到洞府附近,便进入其中养伤。孰料,她重伤之后,一个不察又受到那里的傀儡致命一击,无奈之下,只得舍弃肉身,仅余下一缕残魂逃出。”

    “她逃离那座洞府时,便暗暗留了一下心,虽然时间不长,但以她胎动期修为,对那座洞府虽不敢说了如指掌,却也是知之甚详。后来家师知道此事,把这座洞府之事便告诉于我。杜师弟若是肯与我合作,我可以事先将血灵宝玉的炼制方法传授于你,”楚容儿又说道。

    此时,在距离魔云谷东处数百里的一处森林中,雷鸣仔细打量着周围,确认了位置之后,取出一柱一尺长短的紫色细香点燃。这紫香刚一点燃,便飘出淡淡的香气,远远地送了出去。过了半晌,只听远处传来一声尖啸。

    这声尖啸尚未结束,一条白影就已经窜了出来,正是一只浑身雪白如玉的狐狸,只是双眼碧绿,泛着鬼火般的光芒。它甫一露出身形,雷鸣就觉得一股威压降临到身上,竟似较雷昊也差不了多少,这妖狐赫然就是雷昊口中胎动中期的碧眼灵狐。

    它瞧了一眼面色发白的雷鸣,目光中流露出些不屑的神色,身子一纵,一爪抓了过去,速度奇快,瞬间便到了雷鸣的身前。雷鸣尚未来得及反应,那狐爪已触及到他的胸前!雷鸣从那只妖狐的眼中甚至都看到了他面上的恐惧之色!

    就在这生死一瞬间,那妖狐却突然身体一软,摔落在地,昏睡不醒。雷鸣见了,大喜过望,右手一伸,掌心便出现一只玉盒。他将这玉盒打开,里面放着十二枚细若发丝、三寸长短的血色钢针来。

    雷鸣更不停留,下手如风,片刻就用那十二枚血色钢针,将这只碧眼妖狐封住,放入一个口袋里。做完这一切,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只觉手脚无力,连后背的衣衫也已经湿透。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