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8章 慕容剑

    血无极悠悠醒来,闻听此言,一口鲜血又喷了出来,顿时晕了过去。 可众人一听,均耸然动容。这天罡地煞血兽变的大名,在云海门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血无极这门神通居然修炼有成,本就是一大奇事,但就是这样仍不是杜子平的对手,那就更令人生畏了。

    西宗那个高瘦老者见杜子平一连胜了两局,眉头微皱,暗暗思忖下一个派谁上场。这时,只见人群之中飞出一个彪形大汉。此人身高一丈有余,浑身肌肉高高隆起,杜子平一眼瞧出,此人居然是一个炼体士。

    那瘦高老者一见此人,心中暗道:“也就是他了,此人或许会出其不意。”

    在云霄大陆,炼体士几乎没有到金丹期的,杜子平这是首次见到元婴期炼体士,心中到是颇有几分跃跃欲试。毕竟他的化龙诀也算得上半个炼体术。

    只见此人向杜子平一拱手,瓮声瓮气地说道:“在下胡刚,向杜师弟请教。”说完,他手中出现一根金大棒,向杜子平当头打了过去。

    这条大棒尚在空中,便化出千万条,立时形成一片棒海,将杜子平淹没。东宗的修士见了,有识货的立时叫出声来,“这是流晶铜,胡刚这小子可真走运。”

    这流晶铜是一种奇异的金属,炼入法宝当中,可令法宝任意变化,端的是神鬼莫测。炼体士神通主要以力量为主,变化却相对少了些,这流晶铜正可以补足炼体士这一缺点。

    杜子平却是身体一晃,身体仿佛与虚空融为一体,似真似幻,立即从这片棒海中脱离开来。那瘦高老者哼了一声,却没有说话。东宗那边,有人说道:“据说杜师弟得了天龙逸士真传,看来不假,这正是天龙逸士龙神拳法的独有身法,不过似乎还有掺有了幻术。”

    杜子平闻言却是微微一怔,这人的眼力委实毒辣,这一手正是龙神拳的身法,外加龙神拳的幻术神通。

    只是识货的显然并不只是这一个人,那胡刚也是其一,而且他双目发出幽黑的光芒,也是一种灵目神通,杜子平的身形刚飞了出去,漫天的棒海立即化为一条长棍,向杜子平直点过去。

    杜子平身上雷光闪烁,身体在空中划了一个半圆,正是神雷九闪,避开了这一击。可这时,那胡刚脸上露出一比狞笑。杜子平立知不妙,可这时,面前却出现了一座山峰,当头压了上来。

    这胡刚的灵目神通如此了得,居然也看破了神雷九闪,率先在此布下一击,可是这座山峰能瞒过杜子平的灵识,想来绝非凡品。

    杜子平双拳击出,面前出一片由寒冰组成的冰镜。轰隆隆一阵巨响,山峰将这些冰镜尽数压个粉碎,瞬间化为一片寒冰之雾。那山峰下落的速度骤然放缓,这片冰雾的阻力居然如此之大。

    那山峰缓缓地落下,杜子平深吸一口气,双臂伸出,硬生生地将这座山峰托住!就在众人目瞪口呆之际,那条金的大棒化为一柄长矛,向杜子平后背刺去!

    杜子平虽然将这座山峰托住,但全身也挪移不得,眼见这长矛便要刺中。他吐气开声,双臂一轮,将这座山峰甩出,撞在那长矛之上。

    一阵巨响,杜子平身体飞出,那长矛与山峰停在空中,胡刚一脸懊丧之,原本以为这必杀的一击,居然还是落空。

    众人瞧目眩神摇,这几下攻得急若闪电,威如雷霆,避的却是精巧诡异,如风如火,于不可能之处行不可能之事,当真是令人大开眼界。杜子平的身法与力量,胡刚的迅捷刚猛,在同阶修士当中均为罕见之极。胡刚看似卤莽,却是心机深沉,暗中布下精妙的杀局,而杜子平见招拆招,也是难能。

    那胡刚心下更是骇异,暗道:“这化龙诀当真了得,此人的力量居然如此之大,便是我这个炼体士似乎都有所不及。”

    杜子平喝道:“来而不往非礼也!”他反手一拳击出,一条火龙飞出,向胡刚扑去。胡刚嘿的一声,大棒摆开,将火龙迫开,只是这条火龙却没有消散,仍在旁边围绕。

    胡刚微吃一惊,这已经是法有元灵的境界了,这杜子平剑术了得,法术也这般犀利!却见杜子平身体在空中消失,那胡刚斗法经验极为丰富,立知不妙,大棒回扫,果然又一只冰凤被迫开,仍未消散。

    杜子平身体再次消失,再出现时,便是一条雷蛟,片刻之间,胡刚身前便围着一条火龙,一头冰凤,一条雷蛟,一只金雕,一头木魅,一头水猿,一头土狼,一只幻狐。个个都是法有元灵。

    不知道怎么回事的,还在莫名其妙,暗道:“这法有元灵固然奇妙,但杜子平布下这么多,那得耗费多少法力?只要胡刚挡上两三下,这杜子平就只有认输一条路。”

    那瘦高老者面大变,叫道:“住手,我们西宗认输!”

    杜子平闻言,把手一招,这八只法力所化的灵兽尽数飞入掌心,消失不见。

    那瘦高老者对唐飞说道:“唐师兄,你手段了得,做兄弟的十分佩服。”本来西宗这么多年来苦心培养几位身手不凡的修士,想一举将东宗掀翻在地,哪知道开始这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却突然冒出一个杜子平,却把形势逆转,他只道杜子平是唐飞暗中布下的一个后手,故而如此说来。

    唐飞明白这瘦高老者误会了,当然不会说破,只是微笑道:“慕容师弟,手段也是不一般啊。”他心中却大呼侥幸,若不是阴差阳错招来杜子平,这次东宗会一败涂地。

    那姓慕容的瘦高老者道:“西宗这次落败,本门掌门之位仍由东宗掌握。”东宗修士闻听此言,发出一阵欢呼。瘦高老者说完,便转身离去,那西宗的修士,也尽数飞走,刹那之间,便一个不剩。

    那唐飞道:“子平,你这次为东宗立下大功,我要重重地奖赏,不知你要什么?”

    杜子平却躬身一礼,说道:“身为东宗弟子,这本是应做之事,掌门言重了,小弟也没有什么可求的。”

    有知道杜子平急缺贡献点的修士暗自奇怪,这等机会,杜子平居然会让过?哪知,那唐飞微微一笑道:“你立了这样的大功,怎能会这样了结,这样,你有一个双修伴侣,一直差着三万点贡献点,才能入门,这次就直接让你这双修伴侣入门,所差的贡献点,东宗便为你补上了。”

    东宗经此一胜,都是大喜过望,众人庆祝之后,倒也都散去了。杜子平替琼娘取了云海门令牌后也回到洞府,琼娘从龙渊壶中出来,此后,她便可以光明正大地行走于云海门与天河大陆。

    那雪玲却问道:“公子你为何不向那唐掌门要求给琼娘姐姐一个身份,万一唐飞装个糊涂,或是就此下坡,你上哪里找那么多的贡献点去?”

    琼娘道:“唐飞是一派掌门,这种事情还这般小家子气,成什么体统?子平那是以退为进,不过,这种手段若是在小门小派中,只怕会弄巧成拙。不过,子平到时话峰可以一转,来一个但是,便转回来了。”

    杜子平道:“还是琼娘知我,我之所以这么做,其实也有试探唐飞之心。唐飞对咱们云霄大陆之人现下虽看不出什么恶意,但我看整个云海门对咱们都有瞧不起之意。唐飞如今这么轻松同意,只怕是东宗形势不妙。”

    琼娘道:“怎么?”

    杜子平道:“元婴中后期的修士上,东宗或许不弱于西宗,但元婴初期的修士却差了许多,别说那曹无忌,便是血无极与后出来的胡刚,东宗的元婴初期修士能敌得过的,只怕也是鲜见,尤其是那血无极,炼了天罡地煞血兽变,便是曹无忌,都要忌他三分。”

    琼娘美目闪动,说道:“你是说,唐飞若不拉拢你,五百年后,东西宗斗法,西宗会大胜?”

    杜子平点头道:“不错。否则,纵然唐飞不是那种小家子气的人,见我无所求,也不敢轻易许诺。这三万贡献点,对于东宗虽然不是拿不出,但也绝非小数目。”

    两宗斗法之后,杜子平便又是闭关苦修,只是到宗门换取了大量的修炼资源,不过都是金丹期,以及有助于结婴之物。

    这日里,杜子平刚才丹阁回来,却见远处飞来两人,一个正是无妄道士,另一个却是他从云岛中救出的慕容老人。

    这时,他修为大进,一眼瞧出,这慕容老人修为已经是元婴中期顶峰,只差一步便达到元婴后期。

    那慕容老人见了杜子平,道:“我听说从云霄大陆里来的人叫做杜子平,还道是同名,哪想得到果然是小兄弟。”要知道杜子平当时只是金丹期修为,如今不但结婴,实力还般了得,任谁也不敢完全相信是同一人。

    杜子平又惊又喜,说道:“慕容前辈,你怎么来这里了?”

    无妄道士道:“我还是介绍一下慕容师叔的身份。慕容师叔真名叫做慕容剑,是云霄大陆孤魂谷谷主。”...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