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读心术

        旗木朔茂,暗部代号白牙,是活跃于第二次忍界大战时期的顶级强者,善用一把发光的查克拉短刀,人称“木叶白牙”,在原著之中,他旗木卡卡西的父亲,是一个悲情英雄,虽然与他相关的剧情并不多,却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李瞳还处在发懵状态,左眼中的类似于“角色信息”的数据他虽然看的清楚,却有不知道这些文字是从哪里来的,下意识的抬手在自己眼前晃了一下,当他的手挡住他的视线时,那些数据也同时消失了。

    “这是什么……”李瞳来回晃了晃手,又看向另一名身穿马甲的忍者。

    ——

    姓名:沉河(加藤木)。

    身份:火之国木叶隐村暗杀战术特殊部队刑讯忍者。

    声望:5199点。

    ——

    “沉河……是他的暗部代号……加藤木……是他的本名……真的是身份信息吗?我这只眼睛,为什么会看到这些信息……”李瞳低声自语,呆呆的,他感觉自己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穿越本就已经够离奇了,可这个火影世界,为什么还有些不一样?

    此刻的李瞳的举动很奇怪,时而抬手在自己左眼前晃,时而晃头视线诡异的观察审讯室内的两个人,嘀嘀咕咕的,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旗木朔茂眼神淡漠的看着瘫坐在草垫上的大男孩,对于大男孩的举动,他见怪不怪。

    木叶暗部,对于敌人来说,这里是一个很可怕的地方,旗木朔茂虽然担任暗部队长时间不长,但他真的是什么人都见过,有些犯人疯起来,甚至会活吃了自己。

    “能回答我的问题吗?”戴着面具的旗木朔茂沙哑问道。

    “嗯?”李瞳将视线再次聚焦在眼前的忍者身上,喉头动了动道,“那,那个……什么问题?”

    “该死的小鬼,又开始装傻。”一旁的沉河口气不爽的嘀咕。

    “这次雨忍村一共派出了多少像你一样的小鬼忍者,你们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旗木朔茂声音平缓,很认真的问。

    “呃……这个嘛……”李瞳用力眨了眨眼,眉头微蹙。

    很努力的回忆!

    既然是穿越俯身,那么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记忆,是有可能存在的,当然也可能不存在……李瞳脑海中闪过了一些片段,就像是剪辑过的电影画面一般,一幕幕飞闪而过,他什么也看不清。

    李瞳不说。

    因为他真的想不起来!

    “小鬼。”旗木朔茂又淡漠开口,“你应该知道,如果你能给我提供重要情报,那你就可以不用死,甚至,如果你愿意脱离雨忍村,你这种年纪的忍者,是可以加入我们木叶村的……但如果你什么都不说,死扛到底的话,那么……”

    旗木朔茂话音一落,审讯室内顿时冷了几分。

    旗木朔茂他就站在那,一动不动,眼神平静,却好似变成了蛰伏着远古巨兽的黑雾深渊,让人不寒而栗。

    “我……那个……等等……”李瞳的心完全提了起来,虽然很多事情他还没搞清楚,但有一点他是明白的,他如果不说出些什么,可能会处死!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是雨忍村忍者,被木叶抓了,审讯……

    情况倒是简单,可李瞳,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真的不想说吗?”

    “我失忆了!”

    “什么?”

    “我失忆了!”李瞳大声重复道,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晃了晃头,“我,我记不得了,真的,想不起来,我可能……”

    “狡猾的小鬼!”沉河发出冷笑。

    “失忆……”旗木朔茂念叨了一句,又沉吟无言。

    吱呀!铁门突然又开了,两名忍者鱼贯而入,一个是之前领命离开的黑袍忍者,另一个,则是他找来的医疗忍者。

    李瞳用目光扫了他们一下,黑袍忍者暗部代号为猎手,医疗忍者暗部代号为青索,都是木叶暗部忍者,声望也相差不多,一个七千多,一个五千多。

    “队长!”青索恭敬招呼。

    “没事了。”旗木朔茂向后微微抬手。

    青索看了一眼李瞳,虽然身上还有一些伤势,但都是小问题,什么也没说,对旗木朔茂行礼后,匆匆离去。

    旗木朔茂看着李瞳又问道:“如果你坚决不说的话,那么我只能处死你!你这种年纪,人生还未开始,你不觉得可惜吗?”

    “我真的失忆了!”李瞳快速道。

    “我不信。”旗木朔茂道。

    “你……你们……”李瞳真的急了,作为一个穿越者,刚穿越就被砍死,没有比这更可悲的事,说好的主角光环呢?

    “噢对,对了!”李瞳像是想起了什么,眼睛一亮,“你们,你们这里,不是有山中一族,会,会查看记忆,对吧?来,来看我的记忆!我让你们检查。”

    “哦?你知道的还不少?”旗木朔茂颇为意外,可腔调却变得有些怪异,“可是,你不是说你失忆了吗?你怎么记得这些呢?”

    李瞳脸色一僵,肩膀顿时一耷,垂下了头。

    完了,解释不清楚了!

    吱呀!沉重的铁门又开了,这次却只开了一个缝隙,冷风吹入审讯室,却见掠影一晃,一道身影便出现在了白牙身侧,低沉道:“队长,我回来了。”

    “任务顺利吗?”旗木朔茂歪头问了一句。

    “嗯。”来人点了点头。

    李瞳抬头看向旗木朔茂身边的人。

    ——

    姓名:鬼心(山中鬼一)。

    身份:火之国木叶隐村暗杀战术特殊部队第二小队长。

    声望:19788点。

    关系:恶意。

    ——

    “山中一族……暗部的小队长……”复杂的思绪在李瞳脑海中飞闪,他眨了眨眼,猛然站了起来,随着锁链哗啦啦的声音,他激动大叫:“我真的失忆了!真的!不信你让人来检查我的记忆,我真的失忆了!相信我!”

    作为一个魔术师,李瞳的舞台表演能力极强,此时他不敢直接说让谁检查,因为他无法解释为什么知道对方身份,只能以这种方式,谋求一线生机。

    “失忆?”鬼心目光一闪,歪头看向白牙。

    “刚好,那你就给他检查一下吧。”白牙淡漠道。

    “读心术?”

    “嗯。”

    “可是……你也知道,读心术对天赋的要求太高,目前我们山中一族中,也只有我能勉强施展,却也有失败的可能,一旦失败,冲击到他的意识,他会变成白痴的。”

    “无所谓了,反正这个小鬼什么都不说。”

    “那好!”鬼心点了点头,身体一晃,便鬼魅一般出现在李瞳身后。

    李瞳不及反应,便感觉肩膀被拍了一下,直接双腿一软坐在了地上,狂暴的气流自鬼心身上升腾而起,他探出右手按住了李瞳的头顶,闭上了双眼。

    这一刻,李瞳内心无比紧张,第一,他担心自己会变成白痴,第二,他担心如果对方真的成功了,会不会探查到他穿越前的记忆?

    “叮!发现脑域感知入侵,宿主意识守护屏障被迫开启……已屏蔽宿主前世记忆……已加固宿主脑域意识空间……”冰冷的电子音再次出现在李瞳脑海,而这一次,李瞳是清醒的。

    “什,什么声音?”李瞳失声叫了出来,突然听到奇怪的声音,显然是一件很惊悚的事。

    “嗯?”抱着肩膀的旗木朔茂微微眯眼,不懂李瞳怪叫什么,他听到了什么?

    鬼心却没受影响,依旧是双目紧闭,手掌按在李瞳头顶,探查李瞳的记忆。

    忍法·读心术!

    这是山中一族的a级秘术,也可以说是禁术,禁术都是有危险性的,而读心术的危险性并不在于会伤害自身,而是会伤害被施术的目标,这就导致在修炼这个术的过程中,会干出一些伤天和的事,总不能依靠一次次将人弄成白痴来修炼,当然也有稳妥的方法,但如果太小心的修行,成长会非常缓慢。

    这是山中一族极少有人会修行这个术的原因,天赋不够,浪费时间,害人害己。

    山中鬼一虽然掌握这个术,却也说不上精通,所以他很小心,如果不是必要的话,他不会把任何人弄成白痴,这是山中一族的忌讳。

    李瞳瞪大眼睛,支棱着耳朵,却再听不到那奇怪的声音。

    如此,足足过了十几分钟。

    山中鬼一缓缓睁开双眼,拿开了按着李瞳头顶的手,对旗木朔茂道:“脑域曾受到过强烈冲击,记忆碎片化,受损严重。”

    “嗯?也就是说,他真的失忆了?”旗木朔茂道。

    “对!”山中鬼一点头。

    旗木朔茂将目光转向李瞳,沉吟,目光上下打量,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好一阵才开口:“将他送到**牢房。”言罢,旗木朔茂身体一晃,便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

    深夜,木叶暗部驻地深处,**牢房。

    又湿又冷的小房间,没有窗,唯一的光线来自于牢门上的小窗,那是外面走廊里火把的光。关在这里已经有数个小时,李瞳无法入睡,靠坐在墙角,瑟瑟发抖。

    他发抖不是因为恐惧,不是因为冷,而是因为……太脏了!

    他感觉自己正泡在满是**的泥潭中,就没有干净的地方。

    凌晨零点。

    “叮!提醒宿主,宿主还有觉醒礼包没有使用。”冰冷的电子音突兀出现在李瞳脑海。

    “嗯?”精神高度紧张的李瞳愣了一下,但这次他没叫出来,而是深吸一口气,低声问道:“什么声音?”

    寂静。

    没有回应。

    “你……你是谁?”李瞳又问。

    “叮!我是卡皇精灵,很高兴为您服务。”

    “卡皇……精灵……我日!”李瞳险些跳起来,因为他知道“卡皇精灵”是什么,那是他穿越前所玩手机游戏《卡皇》的智能客服。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