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杀掉他!

        纲手,初代火影千手柱间孙女,与自来也、大蛇丸合称木叶三忍,其内柔外刚,可称木叶第一女汉子,或木叶第一暴力狂,并嗜赌成性,逢赌必输,被忍界诸多赌徒视为头号大肥羊,而在原著中,她还会在木叶六十年后,猿飞日斩死后,成为木叶的五代目火影。

    其实这对大多数火影迷来说都是次要的,原著中纲手最为耀眼的特点是……身材!

    漩涡玖辛奈的姑姑是纲手?是吗?

    李瞳不确定,因为原著中没有提到过这层关系,不过,纲手与漩涡玖辛奈肯定是有关系的,纲手本身就有漩涡一族的血脉,她奶奶正是漩涡水户,而漩涡玖辛奈来自漩涡一族。

    所以,纲手可以是漩涡玖辛奈的姑姑,不是亲姑姑而已,排排辈分,叫纲手姑姑似乎也没什么不对。

    “纲手嘛。”李瞳嘀咕了一句,转念问道:“现在是什么时间?”

    “清晨六时半。”沉河道。

    “不不,我说的不是这个时间,是哪一年?”

    “哪一年你都不记得?”

    “是。”

    “木叶三十二年,四月。”

    “三十二年……”李瞳念叨,“纲手木叶十年出生,今年二十二岁,漩涡玖辛奈木叶二十四年出生,现在八岁……第二次忍界大战会在这年全面爆发,目前执掌木叶的是正值壮年刚刚四十岁的猿飞日斩……”

    “走吧。”沉河目光扫了扫穿好衣服的李瞳,“我带你去住的地方。”

    ……

    清晨,沉寂了一夜的木叶隐村再次开始了新一天的喧嚣。

    闹市街头,人来人往好不热闹,路边的小店已经开张,迎接新一天的第一批食客,推着小车的小商贩在叫卖,挎着竹篮的木叶普通居民正与杂品店掌柜讨价还价,还有成群结队的忍者,来来往往。

    李瞳随着沉河走在闹市街头,张望看着,迎向他的却是诸多异样的目光与窃窃私语。

    “看那个小子,双色瞳。”

    “真好看。”

    “好看什么,那么怪异。”

    “竟然有暗部的大人跟他一起,他是谁?”

    “木叶忍者?我怎么不认识他?”

    走过闹市,李瞳确定了两件事,第一,他是木叶唯一的双色瞳忍者,由于这个特征太明显,他是雨忍叛忍的事情会很快暴露,第二,暗部忍者非常受敬畏,走在大街上,一些声望值远远高于沉河的忍者,也会主动绕开,给沉河让路。

    离开闹市街区,沉河带李瞳走入了林间小路。

    “你投靠过来的时,不会隐瞒太久。”沉河再次开口,“暂时你只能一个人生活,我们会安排人暗中保护你。”

    “保护吗?”李瞳眉头抖了一下,他明白,那绝不仅仅是保护,还有监视!

    “吃饭的问题需要你自己解决,还有,你尽量不要与人冲突,你的身份会使你遭受诸多刁难,你需要忍耐,不会太久的,只要你在木叶建立了足够的功勋,你就会成为一个真正的木叶忍者。”

    沉河说完话时,李瞳便已经看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前方小路的尽头,是一片开阔地,开阔地上有一座小湖,小湖边则有一栋木屋。

    “就是这里了。”沉河带着李瞳停在木屋外的长椅前,“以后你就住在这里,日常用品都给你准备好了,这座湖连通着地下河,是活水,日常用水在湖里取就可以,还有……”

    沉河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布包,巴掌大,递给了李瞳。

    “这是你这个月的生活开销,算是救济金,以后我每个月都会给你送来救济金,持续一年。”

    李瞳接过小布包打开,里面有一些金属钱币,还有两张纸票。在火影原著中,是有银行的,可那是木叶六十年,而现在才木叶三十二年而已,银行还没发展起来,李瞳对这些钱的购买力也不太了解。

    “我走了,祝你好运。”沉河交代好一切,转身离去。

    李瞳看着沉河离去背影,目光定了定,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好一阵才回身向木屋走去。

    听到后面开门声,刚走到树林边缘的沉河微微回头瞥了一眼,随即结印,凭空消失。

    距离木屋百余米远的树林中。

    沉河凭空出现在树杈上。

    呼!呼!呼!呼!呼!

    五道黑影先后窜到了沉河身边,齐声恭敬道:“大人。”

    “你,你,你,你们,去监视他!”沉河快速吩咐,“你们俩,可以开始散播消息了。”

    “是!”

    五人领命,同时闪身消失。

    沉河又扭头看向了木屋的方向,面具下的双眸泛着复杂的神色,最终一叹,结印消失离去。

    ******

    木叶三十二年,四月十五日,木叶村三代目火影猿飞日斩决定,再次开始纳降计划,雨忍村叛忍李瞳投靠木叶,成为新纳降计划的第一步。

    这条消息,在这一天上午,如风一般传遍了整个木叶村,引发了广泛的议论,没人敢去反对能够一言而决的三代目火影,但几乎所有人都不看好这个计划,因为这个计划已经不是第一次启动,而每一次,都是以失败告终。

    失败的原因许多木叶忍者也是了解,因为这种被木叶抓获后投靠木叶的忍者,手上都沾有木叶忍者的血,投靠木叶,也必须背叛原来的忍村,因此,他不仅仅要承受来自木叶之外的刺杀,在木叶内部,也很可能会被下黑手。

    这天中午,日向一族聚集地。

    大宅深处,巨大的室内练功场。

    脚掌一次次蹬踩地板发出刺耳的摩擦声,身穿白色和式武道服的少年在练功场内闪转腾挪,长腿如鞭,拳重如山,脚风似刀!

    练功场周围,十二名日向一族成年忍者如守护者一般站在那,看着场中少年,表情恭敬。

    呼!

    练功场门前突然卷起旋风,一高瘦日向忍者凭空出现,单膝跪地道:“日差少爷。”

    场地中的少年骤然停下了动作,双臂垂下,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随即才转头看向高瘦忍者,目光冷然道:“怎么?”

    “杀害凯阳大人的小鬼被暗部放出来了,火影大人决定吸纳他为木叶忍者。”高瘦忍者恭敬道。

    日向日差顿时皱眉,微微眯眼,想着缓缓握紧了拳头,脸上的肉皮抖了抖。

    日向凯阳,日向一族中忍,日向斥候部队成员。

    在日向一族内,日向凯阳属于天赋一般的存在,并无名望,也不重要,但在十年前,日向凯阳曾担任过日向一族宗家少族长日向日足与分家少族长日向日差的老师。

    十年前日向日足与日向日差才四岁,他们初涉修行,是日向凯阳悉心教导了他们,为他们今后的修行之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日向一族是一个等级森严的部族,但不等于没有感情。

    日向日差就很认可这个老师,并对其颇为照顾,为了防止日向凯阳死于战争任务中,他甚至去请求了父亲,将日向凯阳调入了木叶巡防大队,日常工作不过是在木叶周围巡逻而已,这样的工作,可谓危险度极低。

    可就算是这样,日向凯阳还是死了!

    死的突然!

    就在一天前,他死于雨忍村暗杀者的刺杀,那暗杀者后被暗部抓了,日向日差本是在等暗部将其处死的消息,没想到却……

    “杀掉他,让阿南去做。”日向日差思量过后,淡淡吩咐道,“三天内,我要看到他的尸体挂在村口的旗杆上。”

    “是!”高瘦忍者毫不迟疑的领命,结印消失。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