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空手套白狼

        在原著中一直保持年轻外貌的纲手实际上已经是五十多岁的老女人,可在这个世界,木叶三十二年,纲手只有二十二岁,是真的年轻!

    “你们这群混蛋,今天就等着输给我吧!真以为我是大肥羊……”带着极度不爽的表情,纲手脱掉鞋走上榻榻米,盘坐在了靠门的位置。

    伊藤等人连忙赔笑,虽然他们都将纲手视为大肥羊,但他不会因此忽视纲手在木叶村里的身份,也就是纲手赌品好,输了不会拿人出气,借钱也会还,要不然他们还真不敢跟纲手赌钱。

    “纲手大人,瞧您这话说的。”伊藤咧嘴谄媚笑着,“不过话说回来,输赢全凭运气,您可别觉得我们骗您。”

    “是啊纲手大人,咱也都是熟人了,我们刚刚那话,您可别往心里去。”

    “这个月纲手大人已经连输了几场了,总该赢了一回……”

    “行了行了。”纲手不耐烦的打断他们的话,姿势颇为霸气的一挥手道,“我们开始吧,不要耽误时间,晚上我还有事。”

    “好嘞!纲手大人,您说玩什么?桥牌吗?”伊藤笑道。

    “行!”纲手干脆点头,随即自怀里一掏,掏出了一大把钱票,大略数了数便放在了身前白布上。

    伊藤拿起桥牌,开始洗牌。

    其他人也都在掏钱,李瞳眼睛都快看直了,这群家伙……玩的到底有多大?最少的那人,也掏出了数千两钱票,纲手拿出的最多,至少也得是几万两,其中一万两面额的钱票,就有三张。

    “咦?小鬼,我怎么没见过你?”纲手终于注意到了李瞳,十一二岁的年纪,长得又瘦又小,是个半大孩子,但也勉强可以称为少年忍者,在忍界,十六岁可就算成年了。

    “呃……我叫李瞳……刚刚成为下忍……”李瞳硬着头皮道,心头揣揣不安。

    “纲手大人,这位小哥是刚刚来的,以前没来过,带他一个,没问题吧?”伊藤笑着解释道。

    “嗯。”纲手点了点头,便挪开了目光,随口道:“有钱就行。”

    她不认识李瞳!

    李瞳心头一阵庆幸,今天上午,关于雨忍叛忍投靠木叶的事便在木叶村里传开了,半个多小时前,闹市街区李瞳还杀了人,但纲手不知道……也不奇怪。

    “纲手大人,您,刚刚完成任务回来吗?”李瞳谨慎问了一句。

    “中午刚回来。”纲手随意回了一句。

    “怪不得。”李瞳心道了一声,纲手中午才回来,这才刚到下午,便来赌钱,估计也没见过什么人。

    “纲手大人,您这次任务,拿了不少佣金吧?”洗好牌的伊藤笑问道。

    “一个小任务,十五万两。”纲手说着便一脸晦气的样子,“不过还账还掉了一些,现在只剩下不到五万两!”

    伊藤顿时笑的更灿烂了,与其他几人对视一眼,相互交流了隐晦的眼神。

    果然是超级大肥羊啊!

    “好!纲手大人,今天我们尽兴!”伊藤将桥牌一拍,又向自己怀里一掏,抓出了一大把钱票,其中万两钱票就有几张,至少也是几万两。

    李瞳的脸颊在抽搐,他觉得自己来错场子了,在这里玩,他们都拿出几千两几万两,而李瞳钱袋里一共只有不到九两。

    会不会被打呀?

    “这位小哥,你的呢?”伊藤注意到李瞳没把钱袋里的钱掏出来,提醒道。

    “呃……我能不能先看看,不知道你们玩的是什么规则……”李瞳故作镇定的道。

    “没问题。”伊藤无所谓的一摊手,其实他就是随口问问,今天这场赌局的目的是宰大肥羊,这个小忍者既然来玩,也就是个凑数的。

    而且伊藤就喜欢这种什么都不懂的新赌徒,这样才好赢他的钱!

    “我先坐庄!”纲手拿起了那一摞桥牌,其他人没意见,直接开始压住。

    洗牌、发牌、配牌、比牌!

    过程非常简单,李瞳看了几局牌,就差不多明白了规则,每人发四张牌,配牌……比点数。

    其他人只与庄家比牌,同样大小的牌,庄家大半点赢。

    前六局,纲手小输两千两。

    第七局,李瞳从钱袋里很小心的抽出了一张钱票,这是他钱袋里最大面额的钱票——五两!

    “我能不能,先试试?”李瞳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没人知道他钱袋里有多少钱,但拿出五两确实是太少了,其他人多次压钱,最低也是一百两。

    “随意。”纲手回了李瞳一句,她是庄家,她说了算。

    重新发牌。

    连续发四圈,李瞳身前多了四张牌,拿起了一看,似乎并不能配出太高的点数,但李瞳一点也不担心,他也不需要出老千……因为纲手是大肥羊!逢赌必输是原著对她的设定!

    五两变十两,十两变二十两,二十两变四十两,四十两变八十两、一百六十两、三百二十两、六百四十两……

    短短半个小时,李瞳将自己的五两钱,变成了两千多两!

    赌运逆天!

    伊藤已经不仅一次对李瞳说“小哥运气真好”之类的话!

    真的是赌运吗?

    当然不是!

    实际上在第一次拿牌后,李瞳就已经开始出千了,拿过四张牌,但只还回去三张,另外一张……没人看到李瞳藏在哪里了。

    其他人与纲手比牌是有输有赢的,只是赢多输少,所以总体是赢的。

    只有李瞳,一次都没输!

    纲手已经开始注意李瞳,李瞳一直赢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李瞳只拿出了五两,之后一直没拿过本钱,就是在空手套白狼,这种事对任何一个赌徒来说,都是很不爽的!

    然而,李瞳出千是没有任何心理压力的,因为出千的不止他一个人,除了纲手外的其他五人,有两人也曾出千,或者说,他们只要下大赌注时,就一定会出千,除了老板伊藤外,另一个出千的名为“江川”,是一个年近六十岁的小老头。

    赌术嘛!

    其实并没有真正光明正大的赌术,赌术既千术!赌术高手的巅峰对决,其实就是千术的对决,从这个角度来说,因为双方都出千,也是相对公平的。

    纲手输掉了一万两后,下庄!

    轮庄制,纲手下庄后,坐庄的正是坐在她左侧方的江川,赌局继续!

    李瞳开始变得小心,因为江川会千术,虽然他能看出来,但也是极为高明的千术,洗牌的是江川,这是他的优势,李瞳最多只能换一辆张牌,就算他的千术远远超越江川,却也无法抹平这种优势带来的影响。

    时间流逝。

    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了!

    李瞳已经赢了五千多两,刚刚坐完庄的伊藤赢得最多,将近一万两千两,而纲手输的最多,差不多一万五千两,其他人也是各有输赢。

    终于轮到李瞳坐庄!

    “小哥,你这钱不够吧?五千多两,还不够我们一把压的,也该把本钱掏出来了吧?”伊藤拍着李瞳肩膀道,语气颇为诡异。

    现在所有人看李瞳的眼神都不对劲了,一直在赢!

    “不够吗?”正在洗牌的李瞳晃了晃脑袋,“刚刚江川君也是用几千两坐庄的吧?你们尽管下注,如果不够赔给你们,我自然会掏钱。”

    “你说的!”伊藤咧嘴一笑,歪头隐晦对江川打了一个眼色。

    李瞳坐庄第一局,纲手只压了五百两,江川与伊藤则都下了两千两,算入其他三人的赌注,一共五千五百两,如果这次李瞳牌特别差,会一把输光!

    洗好牌,发牌!

    屋内陷入了短暂的寂静,所有人都拿起牌,看牌配牌。

    “呀!”突然一声惊呼,来自纲手。

    所有人都看向纲手,纲手已经变得极为兴奋,脸蛋红扑扑的,这是她进赌场第一次露出笑容,非常甜美!

    配好牌的纲手目光一扫在场众人,哼哼着将牌亮开拍在白布上,大笑道:“哈哈哈哈!天九点!最大的牌!哈哈哈,小鬼你叫什么来着?你旺我啊……哈哈哈哈!”

    纲手很激动,对于一个赌徒来说,尤其是对纲手这种逢赌必输的赌徒,能拿到最大的牌,绝对是一件值得激动的事。

    “恭喜纲手大人,看来是要转运了。”伊藤对纲手笑着说了一句,便又隐晦看了江川一眼。

    他们一点都不关心纲手这一局拿到多大的牌,因为纲手不是庄家!所有人都是要与庄家比牌的,纲手赢,也是赢庄家的。

    “小鬼!哈哈哈,给钱给钱!我天九点!”纲手兴奋的有些过头。

    “咳!那个……”李瞳轻咳了一声,将捏着的牌缓缓捻开亮在白布上,“不好意思,我也是天九点,庄家大半点,所以……通杀!”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