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拜我为师

        纲手身上的味道,似乎是某种花香,也不知道她是擦了什么,还是身体本身就是这种味道,后者是不科学的,但火影世界的存在本来就不科学!

    “那个……阿嚏……”李瞳想说什么,却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他还是无法适应纲手身上的味道,对于一个有洁癖的人来说,很多香味,都是会被划分为异味的。

    “怎么样小鬼?”纲手超级亲切的搂着李瞳,可能是因为李瞳是半大孩子的关系,而纲手本身也是女汉子的性格,所以她并不觉得这样抱着李瞳有什么问题。

    李瞳却很不适应!

    “你能不能……阿嚏……能不……阿嚏……能……”李瞳想说话,就是说不出来。

    “怎么了小鬼?”纲手歪头看了看李瞳的眼睛,嘴角含着笑意,却隐隐有威胁之感,“你最好不要跟我装傻,我纲手三岁就与人对赌,到现在,已经快要二十年了,你出没出老千,我不需要发现什么,也能判断的出来……”

    “你……你……阿嚏……”

    “我什么我?”

    “你……能不能离我远一点?”

    “什么?”

    “离!我!远!一!点!阿嚏!”

    李瞳感觉自己要废了,那香味,真不是他能承受的。

    纲手脸都绿了,李瞳的话不仅仅是一种冒犯,更是对她人格的侮辱,整个木叶,都没有第二个人敢对她说出这种话!

    “小鬼,你找死啊?”纲手用力的勒了一下李瞳的脖子。

    李瞳的连顿时迈入了纲手胸前的柔软中,眼前一黑,差点没被熏的昏死过去,他感觉自己已经无法呼吸,一方面是味道,一方面是因为闷住了!

    林间小路两侧,树林深处,隐藏在暗中的多名暗部忍者全都是一脸惊悚的样子,紧接着又对李瞳一阵佩服,竟然敢对纲手说出“离我远点”这种话,真是作的一手好死!

    只有沉河微微皱眉,他正在考虑,要不要出手拯救一下李瞳。

    救的了吗?

    就凭这几个人,绑在一起也不是纲手对手,而且纲手那不讲道理的暴脾气,真是没人拦得住。

    可如果不出手的话,万一这小鬼被纲手扭断了脖子怎么办?

    死的好冤啊!

    “呜呜呜……”李瞳身体扭动着挣扎。

    “小鬼,你很嚣张啊?”纲手稍微放开了一些,阴恻恻的道。

    “我,咳咳咳……我过敏!香味过敏!咳咳咳……”李瞳趁着机会快速解释道。

    “哦?”纲手一愣,眨巴了两下眼睛,回想一下李瞳之前一直打喷嚏,便放开了勾着李瞳脖子的手,还向后退了一步,双臂抱胸对李瞳扬了扬下巴,“原来是过敏,你早说呀。”

    “咳咳咳!咳咳……你给我说的机会了吗?咳咳咳……”李瞳捏着自己喉咙一阵咳嗽,是被纲手勒的不舒服。

    “行了!不说这个!”纲手一挥手道,对李瞳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小鬼,你就招了吧!提醒你,十赌九诈的道理我懂,所以你骗不了我。”

    李瞳终于舒服了很多,抬手蹭了蹭鼻子道:“你既然知道十赌九诈,为什么还跟他们赌?”

    “因为这是公平的,他们可以耍诈,我也可以!就看谁本事高!”纲手对李瞳一摊手,“只不过,我还是不太会出老千,怕被看出来。”

    “白痴。”李瞳心里鄙夷了纲手一句,表面上却对纲手露出了微笑,“既然这样,那么……首先我并不承认我出老千,然后……”

    李瞳说着,从怀里掏出了所有钱票,快速捋了捋,然后从里面拿出了一半,大约四万两,折叠好向纲手一递道:“给你!”

    “你什么意思?”纲手没接,瞥眼看了看钱票,又看向李瞳问道,“坐地分赃吗?”

    “不要算了。”李瞳耸肩道,正要收回手。

    纲手比李瞳更快,闪电出手,将那四万两钱票抽走了,很自然的揣到了自己怀里,然后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抱胸看着李瞳。

    “很好!就这样!”李瞳一边说一边开始向后退,“现在我们应该没有任何纠纷,任何矛盾了!你不欠我的,我也不欠你的,那么……再见!”

    话音一落,李瞳猛的转身,闷头大步走!

    纲手嘴角抽了抽,歪头看着李瞳远去,一双美目亮晶晶的,像是看到了什么极为有趣的东西,没错,这么有意思的小鬼,她从未遇到过!

    李瞳已经走远了。

    “有意思!”纲手念叨了一句,露出了笑容,随即暴起化为掠影。

    刹那之后!

    纲手出现在了李瞳的身侧,一把勾住了李瞳的脖子,用力一勒道:“小鬼!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教教我怎么样?”

    “阿嚏……”

    “哦,不好意思,忘了!”

    纲手又放开李瞳,略微一侧身体,拦在了李瞳身前,不怀好意的微笑道:“怎么样?你教我赌术,我会给你报酬的!”

    纲手是在微笑,不怀好意是李瞳自己感觉出来的。

    “纲手大人,您就放过我吧!”李瞳揉着鼻子有气无力的道。

    “你觉得可能吗?”纲手笑的更好看了,这就是明目张胆的威胁!一点也不掩饰!

    李瞳的心里已经在抓狂,表面上却强挤出笑容,勉强道:“好吧!其实,也不是不行。”说着李瞳心里一动,顿了顿又道:“没错,我确实是掌握你所说的赌术,而且,我敢说,整个木叶,没有人赌术比我更强!但是!这样的技艺,我不能随意传授给任何人,您说对吧,纲手大人!”

    “当然对!”纲手很理解,拿捏的腔调满面笑容,像是一个魔女,“不过我也说了,我会给你报酬,开个价吧!”

    “不是报酬的问题!”李瞳表情变得严肃。

    “那是什么?”纲手反问。

    “你得拜我为师!”李瞳极为认真的道!

    ”嗯?“纲手双目一瞪。

    静!

    寂静!

    树林里似乎连风都停了,纲手盯着李瞳,气氛有些窒息。

    两侧树林中,四名暗部忍者已经做好了随时逃离的准备,一旦纲手开始发飙,救人的问题是不用先考虑了,还是先考虑能不能在冲击波摧毁这片树林前,从这里逃出去。

    李瞳表情依旧是严肃认真,他虽然也有些紧张,但并不后悔。

    因为他是故意这样说的,为的不是真收纲手为徒,那是不可能……正因为不可能,李瞳才说!纲手是现在三代目火影的弟子,根本就不可能拜其他人为师!更何况是为了赌术这种对忍者无益的技艺。

    她不答应,这样才能免去了之后的麻烦,免得纲手纠缠。

    李瞳与纲手对视着,态度极为坚决,他就在等纲手拒绝。

    “好!我同意!”纲手突然道。

    “噗!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李瞳险些喷出血来,捂着胸口剧烈咳嗽。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