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离他远一点!

        “咳咳咳咳咳……”李瞳剧烈咳嗽着,佝偻着腰,人已经快要跪了。

    他不服啊!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嗜赌如命?所以才会为了赌术而放下身段,甘愿拜一名年仅十二岁的小鬼下忍为师?李瞳不懂,纲手这人实在是太迷了!

    “不过……我虽然可以拜你为师学习赌术。”李瞳咳嗽,纲手拖着长音又道,“但是,我必须得先检验你的赌术,你说你掌握最强赌术,你得向我证明,还有,我与你的关系不能公开,我也不会向你执弟子礼!”

    剧烈咳嗽的李瞳猛然站直了,表情严肃道:“我拒绝你提出了任何条件,不学算了!”

    说完话,李瞳便绕开纲手,大步离开。

    纲手回身看向李瞳,嘴角咧了咧,闪身消失。

    “小鬼,你真的很嚣张啊!”纲手突然出现在李瞳身前,李瞳撞在他身上,又弹出去一米才站住,纲手双手掐着腰,气势汹汹的样子。

    李瞳翻着死鱼眼看着纲手,一副“你到底想怎么样啊”的样子。

    “小鬼,我提醒你……”纲手似笑非笑盯着李瞳,才开口说话。

    哗!

    一道身影凭空出现在纲手身后,单膝跪地垂头语速极快的道:“纲手大人,火影大人叫您过去!”

    是木叶暗部忍者,在木叶村内掌握极重权柄的木叶暗部忍者,见了纲手,也得跪下说话!

    “哦?”纲手扫了一眼这暗部忍者,淡漠道:“我知道了!”

    “火影大人希望您能马上过去。”这暗部忍者又道,随即闪身消失。

    纲手又看向李瞳,扬了扬下巴,不怀好意的笑道:“小鬼,今天算你运气好,在赌场的时候,你说你叫李瞳对吧?嗯,我记住你了,我会再去找你的!再会!”

    纲手对李瞳挤了一下眼睛,随即结印消失。

    李瞳站在原地许久未动,看着纲手消失的位置,好一阵才吐出声音:“我也是日了狗了!”

    他整个人都已经不好了!

    ******

    夕阳西下,天边晚霞如血。

    木叶村深处,一座守卫森严的朴素宅院,装点的古色古香的厅堂内,烛火已经点燃,昏黄的烛光照射在白牙冰冷的面具上,散发着特殊的光晕。

    旗木朔茂恭敬站在厅堂里侧的长木塌边。

    长木塌上,一张小方桌,上面摆着一壶茶,两个杯,还有十余个还未打开的情报卷轴。年约四旬的中年男人跪坐在方桌旁,下巴上留着胡子的他显得极为英武,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不怒而威。

    此人便是当今木叶村的首领,木叶村三代目火影,整个忍界最具权势的男人之一,猿飞日斩!

    “火影大人,需不需要我去与日向一族交涉一下?”白牙恭敬道。

    “交涉?”猿飞日斩斜了白牙这个自己最信任的心腹一眼,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茶,沉吟了一下才道:“不必了!他杀了日向一族的忍者,日向一族向他复仇,这件事无论怎么说,日向一族都有理!就算你现在代表我去与日向一族交涉,日向一族口头上答应,暗地里……他们真的会停手吗?”

    “可是,这个孩子要比之前吸纳的那些叛忍都要完美,他失忆了,没有过去,我们只要给他一些恩惠,他必然真心为我们效力,如果还出意外的话……”

    “那就是他自己的问题了。”猿飞日斩摇了摇头,声音越发低沉,“其实我很希望他活下来!只有这样,才证明纳降计划有可行性……”

    “可您又……”

    “你不懂!”猿飞日斩将茶杯放下,手指在桌面上敲了两下,“纳降计划是我与团藏商议制定的,高层会议上并未通过,是我动用了火影的权利,一票通过……他们并不认可这个计划,在这件事上他们不支持我,如果我真的去警告他们,对我来说,并不是好事,这个孩子,也不值得我这么做……”

    白牙默然。

    其实在前几个被吸纳忍者被杀时,白牙就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木叶毕竟是由一个个部族构成的,那些部族,尤其是像日向一族这种大族,族规是大过木叶律法的。

    就比如,日向一族宗家族长,可以决定任何一个日向分家忍者的生死,可以不经过木叶直接审判,木叶却无权干涉!

    而如果是日向一族的忍者被杀了,日向一族也不需要向任何人打招呼,直接复仇!天经地义!

    猿飞日斩确实是可以去警告日向一族,以他与日向宗家族长的关系,绝对能把这件事压下来,但是!并不值得!为了一个小鬼,让日向一族心有芥蒂,有仇不能报,就算是火影,也不能这样做!

    凭什么?!他们向你效忠,向木叶效忠,你却不仅仅不维护他们,还要他们打掉牙向肚子里咽?

    白牙是懂这个道理的!

    但这也是他不理解的地方,既然如此,那这个计划还有什么意义?难道真指望那个小鬼能抵挡住日向一族的一次次刺杀?别说是他,就算是精英上忍,也扛不住日向一族的报复,这是不可能的!

    明知道他会死!

    这一切真的还有意义吗?

    哗!

    厅堂内突然卷起旋风,保持双手结印动作的纲手凭空出现,敢用瞬身术直接出现在火影房间里的人,整个木叶也没几个。

    猿飞日斩见纲手来了,顿时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这是他几名亲传弟子中,唯一的女弟子,从小带到大,颇为疼爱。

    “老师,您找我。”纲手风风火火的样子,两步跑到木塌边,对猿飞日斩行礼,又看了一眼戴着面具装扮神秘的白牙,拍了一下白牙肩膀,“白牙大人也在!”

    纲手仅仅比白牙小两岁而已,两人是同一代人,自由相识,虽然关系一般,但熟的不能再熟。

    白牙站在那没吭声。

    “刚刚有人向我报告,你又去赌场了?”猿飞日斩声音一沉,收敛了笑容。

    “呃……这个……老师……其实您也知道我……戒不掉的……”纲手有些尴尬。

    “我并不是反对你赌钱,我知道你戒不掉。”猿飞日斩连道,“我要说的是,你是不是在赌场里,遇到了一个双色瞳小忍者,十一二岁……”

    “您说李瞳?”纲手一愣,眨巴眼睛道,“他,您知道他?他只是个小忍吧?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他今天才成为木叶下忍!”

    “嗯……刚从忍者学校毕业吗?”

    “不,他之前不是木叶忍者!”

    猿飞日斩说着话,从小方桌下拿出了一个卷轴,递给了纲手。

    纲手眼神疑惑,接过卷轴快速扫视,脸色很快便变了!那卷轴上是关于木叶收集到的关于李瞳的全部信息,包括他来自雨忍村,杀过日向一族忍者,以及失忆与投靠木叶的事,最后还有关于纳降计划的一些情况。

    “离他远一点!”猿飞日斩又喝了一口茶水,淡淡道。

    “什么?”纲手放下挡着脸的卷轴,“为什么?他不是已经投靠木叶了吗?而且他失忆了,十一二岁的话,有可塑性,我们可以同化他……”

    “日向一族要杀他,你不要插手这件事。”猿飞日斩打断道。

    纲手又一愣,想了一下才道:“他投靠之前杀了日向忍者,日向忍者要复仇,可老师您的计划他们不知道吗?您既然已经接纳他成为木叶忍者,日向一族怎么还……”

    “我只是不让你插手,我会安排人保护他,至于他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他自己了。”

    “您……这样……那为什么还不让我接触他?”

    猿飞日斩没有马上回答,很多事情,他能对白牙说,但真不想对纲手说。

    “纲手,你是火影大人的亲传弟子。”白牙开口道,“如果你出面保护李瞳,可能会引发火影大人与日向一族的直接冲突,日向一族复仇天经地义!整个木叶所有部族都看着呢,你也该明白火影大人的难处,所以在这件事上,也只能这样了……”

    纲手微微张着嘴,呆愣了一下才道:“那他不是死定了?”

    “嗯。”白牙点头,下意识瞥了猿飞日斩一眼。

    他突然觉得,这件事绝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火影大人究竟要干什么?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