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火影的城府有多深

        白牙大步走到无头尸体前,目光扫了扫,又看了一眼那人头。

    “队长!”沉河走到白牙耳边,低声快速说明了情况。

    “嗯。”白牙听了点了点头,又吩咐道:“尸体送回基地进行详细尸检。”说完话,白牙又看向李瞳,抬手指了指远处小树林,“那边说!”

    沉河安排将尸体运走。

    李瞳跟着白牙走入林间小路。

    “你能找到在村里的雨忍奸细?”白牙淡漠问道,面具下的双眸古井无波。

    “是的,白牙大人!”李瞳连道,“只要让我看到对方的脸,我就有可能回忆起一些与之相关的片段,而且,雨忍村的忍者,总是会很不同,那毕竟是一个残酷的地方,从那里面出来的人,会有些特别!”

    “嗯。”白牙应了一个鼻音,又歪头看了李瞳一眼,“那,如果是换成其他忍村来的奸细呢?你能否看得出来?”

    李瞳一愣,这白牙,太看得起人了?

    虽然李瞳确实是可以轻易认出其他忍村来的奸细探子,但那是依靠真视之瞳,白牙是不可能知道这个到,抛开这个不说,想要通过对方的行为举止来判断对方的身份,这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

    不是说完全不能做到!

    而是说,需要极强的观察能力与分析能力!

    “这个,不好说。”李瞳顿了顿道,“虽然奸细探子都有同一种特质,但认错人的概率很大,我不敢保证。”

    “无所谓,我就是随口问问。”白牙马上回道。

    两人顺着小路在树林中越走越深。

    “白牙大人,关于日向阿南的事,火影大人怎么说?”李瞳又问。

    “死无对证!”白牙淡漠道,“日向阿南死,身上没有任何可以指证他人的证据,他试图暗杀你,可能是日向一族高层的意思,也可能是他自己的想法,所以,此事只能到此为止!”

    白牙完全是在应付李瞳!

    李瞳感觉的出来,虽然白牙说的很有道理,确实是死无对证,但是日向一族不同于其他部族,规矩极为森严,日向阿南如果不是得到上面的命令,根本就不可能擅自动手!

    确实是让一些人说中了,与日向一族相比,李瞳不过是一个外来的小鬼,就算日向一族真杀了他,除非被暗部直接抓到人,否则火影也不会把日向一族怎么样。

    “不过,火影大人已经找日向族长谈过。”白牙又突然开口,“日向一族会收敛一些。”

    “收敛?是什么意思!”

    “自己去想。”

    收敛无非两个意思,要么是收手,要么是做的更加隐秘,白牙没直接告诉李瞳,李瞳感觉的出来,白牙是在提醒自己。

    “白牙大人,关于纳降计划,究竟是……”李瞳话音一转问道。

    “你只是一个开始!”白牙瞥了李瞳一眼。“吸纳策反俘虏,招收其他忍村的叛忍,木叶方面必须拿出诚意来,让那些人相信,木叶是真的肯接纳他们,而你……将是一个例子!一个成功的例子,只有你在木叶生活的好,没死,局面才能打开。”

    “那我究竟是重要,还是不重要?”这才是李瞳真正想问的。

    “重要,也不重要!”白牙连道,“说你重要,是因为你是计划重要的一环,说你不重要,是因为……可以换人!你并非不可替代!”

    “好吧……”李瞳耸了一下肩膀。

    “以后如果你再发现有雨忍奸细在村里,如果你能直接杀掉,我不反对,如果你不能,可以向暗中保护你的暗部忍者请求支援。”白牙说着停下了脚步,回身看向李瞳,“别说我没提醒你,切记不可贪功,有些有名号的顶尖斥候,不是你能够战胜的,要小心!”

    “我明白,白牙大人!”

    “好自为之吧!”

    白牙一叹后,便闪身消失在李瞳身旁。

    “这家伙,究竟什么意思?”李瞳嘀咕着,又回头看了看野湖的方向,随即快步离去。

    就在李瞳的身影消失在小道前方尽头后。

    呼!呼!

    白牙与沉河一前一后凭空而现,望着李瞳离去的方向。

    “队长,就这样放任这小子随意斩杀雨忍奸细,恐怕不妥吧?”沉河低声恭敬道,“万一他杀错了人,会是大麻烦!而且,那些下忍中忍奸细,虽然知道的情报不多,但总归是有一些价值的……”

    “一个小时前,日向一族多名上忍秘密离开木叶,他们携带有最新的黑市邀请信。”白牙淡淡道。

    “哦?”沉河一愣,不知道白牙为什么会突然说这个。

    “这次日向一族去黑市办事,除了办正事外。”白牙声音一顿,“……很可能还会雇佣黑市杀手来解决李瞳这个麻烦。”

    “这……”沉河一惊。

    据他所知,整个木叶村能够得到黑市邀请信的部族,只有三个!分别是两大顶尖部族日向一族与宇智波族,还有就是火影猿飞日斩的部族,猿飞一族!

    黑市极为神秘,每次开市的地点都不同,如果拿不到黑市邀请信,找到黑市的可能性极低。

    为了解决李瞳这个麻烦,日向一族竟然要去黑市请杀手?

    值得吗?

    沉河有些不信。

    “不要小看日向一族杀李瞳的决心!”白牙好似看穿了沉河的心思,“日向阿南死在李瞳手里,这件事已经在村里传开,李瞳如果不死,会打击日向一族的名望!”

    “可这……”沉河还是有些理解不了。

    “去吧,盯紧李瞳。”白牙道,显然是不想说下去了。

    “是!”沉河恭敬领命,结印消失。

    白牙依旧站在林间小路上,独自一人,负手看向了远方的天空。

    比起沉河的不理解,白牙更不理解猿飞日斩,他是暗部队长,是猿飞日斩的头号亲信,却不明白猿飞日斩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关于李瞳杀死日向阿南的消息,是火影猿飞日斩下令主动传播的。

    他似乎是想要故意让日向一族脸上难看,找日向族长谈话的也是他,警告日向族长不要在村里对李瞳动手的还是他!

    这分明就是在逼日向一族寻找外力解决麻烦!

    火影的城府有多深……

    号称史上最伟大的三代目火影猿飞日斩,是一个白牙完全无法看透的人!

    “自求多福吧。”白牙又一叹,便身体一晃消失在了原地。

    他给李瞳随意击杀外来奸细的权利,还问李瞳能不能认出来自其他忍村的奸细,就是希望李瞳能够尽可能的自保,他真正的目的并不是让李瞳杀奸细,而是为了能让他在黑市杀手的刺杀下活下来!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