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我要他死!

        “啊!抱歉抱歉!不好意思,咳咳咳……”喷了李瞳一脸水的纲手手忙脚乱,想用袖子给李瞳擦脸,却因为喷水时被呛到了咳嗽个不停。

    “我没事!”李瞳又向一边挪了一步,躲开了纲手,抬手用力抹了抹自己的侧脸。

    猿飞日斩的眼神已经很不善,连对纲手瞪眼。

    这家伙在这里就是在添乱!

    “你们聊!”纲手注意到猿飞日斩眼神,果断背过身去,端着水杯走开,一副“都别看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没干”的样子。

    她没离开,而是走到了一旁沙发前坐下,装作透明人,却一副支愣耳朵听的模样。

    猿飞日斩也没再管她,又看向李瞳,手指下意识在桌面上敲了敲。

    “呛水?”猿飞日斩低沉问道。

    “对!他呛水了,我抓住了机会。”李瞳万分肯定道。

    无解的回答!

    只要是人,都可能在水下潜水时呛水,无论有这人有多强的实力,都有可能,逻辑上没一点错误,虽然这样一个理由很脑残,但确实是无懈可击。

    “你觉得,我应该相信你吗?”猿飞日斩横眉冷眼。

    “火影大人,这不是您相不相信的问题,而是事实就是如此,你们说那刺杀者是精英上忍,当时我并不知道,是白牙大人告诉我,我才了解,他并没有对我展现出与精英上忍相匹配的实力,呛水嘛,无关实力的,只要是在水下,谁都有可能,不小心不经意……就比如刚刚纲手大人,她只是在喝水,就呛水了,纲手大人……要比一般的精英上忍强吧?”

    李瞳发现自己真他妈是一个天才!这番话说完,他都有点佩服自己。

    猿飞日斩眯眼,转头看向纲手。

    纲手马上抬头看天花板,似乎那上面有什么有趣的图案。

    “既然你坚持这样说,那我就当事实就是如此。”猿飞日斩又看向李瞳道,这话说的很巧妙,他表达出了自己不相信,但又不想在这件事上追问下去的心思。

    李瞳听懂了,就当没听懂。

    “看来,你已经有足够的自保能力。”猿飞日斩说着声音一遁,又道:“我决定!从今日起,取消暗部对你的保护,你可以以木叶下忍的身份在村内自由活动,也可以接取任务!希望你能努力,为木叶村多做贡献!”

    “是!火影大人!”李瞳领命,心中已经乐开了花。

    终于甩掉了暗部那群没用的家伙,这大半个月,多次生死危机,都是李瞳自己解决的,一直以来,暗部都没在保护他这件事上起到什么作用,只是在监视他。

    “没你的事了,去吧!”猿飞日斩敲了下桌子。

    “是!”李瞳应声,转身快步向外走。

    当李瞳走到门口刚刚打开门还未出去时,坐在沙发上的纲手一下子站了起来,跟着就要出去。

    “纲手,别胡闹!”猿飞日斩冷斥了一句。

    “是是是,知道啦!”纲手回头笑嘻嘻的说了一句,还是紧随着李瞳离开了办公室。

    猿飞日斩无奈一叹。

    “这小鬼身上有秘密,以他自身的实力,杀掉精英上忍的可能性很低。”进门后便一直沉默的团藏沙哑道,“但从另一方面来看,他极有可能是一个有着超凡天赋的天才,杀精英上忍对他来说有极高的难度,但如果只是上忍的话,他还是有些机会的。”

    “杀上忍?”猿飞日斩看向团藏。

    “对!”团藏点头,“来的路上,我试探了他的实力,他不仅仅能够施展b级忍术,还能施展出一种近战攻击型忍术,是a忍术,他声称是自己自创的,这很不可思议,但就算不是他自创的,能在这个年纪掌握a级忍术,也是绝非一般!”

    “a级忍术,他恢复记忆了?”猿飞日斩皱眉猜测。

    李瞳来自雨忍村,所以他掌握的术应该都是在雨忍村所学,可他明明已经失忆了,就算他之前就掌握a级忍术,也应该是恢复了记忆,才知道如何施展。

    “火影大人。”白牙突然插话,“我还是觉得,有人在暗中保护他的可能性很高,如果真有这样一个人存在,那这个人一定与他接触过,只有这样,他才能在失忆的状态下,重新掌握那些忍术。”

    “嗯……”猿飞日斩沉吟。

    “这是一个祸患,如果他只是一个下忍,那还好说,可现在……”团藏眼底闪过冷光,“我看,还是尽早除掉他,免得将来麻烦。”

    白牙看了团藏一眼,没说什么。

    猿飞日斩依旧在思考。

    办公室里寂静的好一阵。

    “白牙!”猿飞日斩突然开口。

    “属下在!”

    “加派人手,监视日向一族,宇智波族,两族有任何异常行为,全部记录在案!此任务为绝密!”

    “是!”

    “去安排吧!”

    白牙对猿飞日斩行礼致意,随即闪身消失。

    “你真想以这个小鬼为突破口?”团藏摘掉了面具,随手放在了桌子上,歪头看向猿飞日斩,“日斩,你这是在玩火!如果让宇智波、日向两族知道你策划的这一切,你知道后果的!”

    猿飞日斩起身,负手走到了窗前,凝望窗外的繁华木叶。

    “浩劫就要来了!内忧不除,忍界大战何以取胜?”猿飞日斩叹声道。

    “比起日向一族,宇智波族才是真正的祸患根源,只要把他们……你若同意,这件事可以由根来负责做,我可以保证,在这次全面战争爆发前,解决所有问题!”团藏走到猿飞日斩身侧,也看向窗外。

    “那以后呢?”猿飞日斩瞥向团藏,“宇智波族若就此衰落,日向一族一家独大,到时候,他们的权势,恐怕会超过我这个火影吧!”

    团藏沉默,猿飞日斩说的没错,强盛的两大部族可以相互制衡,可若其中一个衰落了,一家独大,不仅仅不利于控制,甚至可能会威胁到火影的统治地位!

    尤其是日向一族这种古老名门,族内规矩森严,宗家族长可以代表整个部族的意志,很多时候,木叶的律法都管不到日向族内的事务,族长就可以掌握其他族人的生杀大权,这放在其他小部族,是不可想象的事。

    “可这个小鬼,他很不稳定。”团藏再次沙哑开口,“他用拙劣的谎言欺骗我们,如果我们不能完全控制他,他可能会使局面失控。”

    “不要太高看他。”猿飞日斩马上回道,“他杀死精英上忍的消息已经传开,暗部不再保护他,宇智波族必然马上介入拉拢他,将他当作打击日向一族的筹码,而日向一族,则会对他展开新一轮的刺杀,夹在两大族之间,他必死无疑!既然他会死……也就无所谓了。”

    团藏再次沉默。

    猿飞日斩斜了团藏一眼,其实他知道,团藏不是对那个李瞳有多大意见,他只是不赞同自己的计划。

    团藏很敌视宇智波族!他认为在大战前解决木叶内部矛盾的方式,是直接打击宇智波族,而不是设计宇智波族与日向一族正面冲突,好给火影打压惩治他们的理由。

    所以团藏希望李瞳死,只要李瞳死了,猿飞日斩的计划就会被迫终止,他不得不启用团藏的计划。

    “不过,就怕……”猿飞日斩再开口。

    “怕什么?”团藏马上问。

    “怕那小鬼背后真的有人,这样,不确定性太大。”

    “可以试试他!我安排人去刺杀他,看能不能引出他背后的人。”

    “如果没有呢?”

    “那就将他打晕带回暗部,就说在他昏迷后被暗部忍者所救。”

    “嗯……”猿飞日斩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道:“可以,你去安排吧!”

    ******

    不多时后,木叶村某处,根组织基地。

    光线昏暗的阴森石窟中。

    穿黑袍戴面具的团藏凭空出现在石窟石壁前,一旁的巨大火盆燃烧着熊熊火焰,火舌跳跃扭动,将他的影子拉的斜长,犹如鬼影一般不断扭摆。

    “鬼七!山甲!”团藏森然喝道。

    呼!呼!

    两道装扮神秘的身影凭空而现,皆单膝跪地垂头冰冷道:“属下在!”

    “传火影大人命令,鬼七前往佯装暗杀最近刚刚吸纳入村的雨忍叛忍李瞳,尝试引出暗中保护李瞳的忍者,山甲隐秘跟随监视,若无其他人现身保护李瞳,将李瞳打晕带回暗部,若发现暗中保护李瞳者现身,鬼七死战,山甲返回向我报告!”

    “是!”两根忍者领命。

    “等等!”团藏叫住了刚要离开的两人,“下面是我的命令!若没发现有其他人保护李瞳,就杀掉他!伪装失手!我要他死!明白吗?!”

    “是!”两名根组织忍者再次领命!

    猿飞日斩并没有直接调用“根”的权利,虽然猿飞日斩可以将任务交给团藏,团藏再让“根”去执行,但在“根忍者”心中,首领团藏的命令,才是真正的命令!当猿飞日斩的命令与团藏的命令冲突时,他们会以团藏的命令为准!

    “去吧,给你们一个月时间,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把握住机会!”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