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魔术师最强能力!

        幽静的林间小路,李瞳一脸日了狗的表情走在前面。

    “精英上忍,我十六岁的时候还打不过精英上忍呢,你十二岁就做到了,小鬼你告诉我,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喂!小鬼,你吃饭了没有?我还没有吃,要不要一起去?我请你!”

    “喂!小鬼,你喜欢吃海鲜吗?”

    “小鬼你怎么了?哑巴了?”

    “死小鬼,我跟你说话呢,站住!”

    李瞳猛然停下了脚步,他感觉有八百只苍蝇在飞,面无表情回身看向一路喋喋不休的纲手,一叹道:“喂!大姐,你能不能别跟着我,我要回去洗澡,你想要一起吗?”

    “哦?”纲手一愣,马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好啊!一起洗!”

    李瞳肩膀一耷,他算是服了这个臭不要脸的女人了,他明明已经将“我很嫌弃你”写在了脸上,怎么就装作看不出来?

    “我走了,你请便!”李瞳转身垂着头向前走。

    “喂!不要这么垂头丧气嘛。”纲手快跑了几步,一把勾住了李瞳的脖子,浓郁的香气将李瞳笼罩,李瞳差点背过气去,脸色发苦。

    “咦?”纲手很惊讶,“这次你怎么没打喷嚏?”她是故意的。

    “快被你治好了。”李瞳对纲手翻了一个死鱼眼。

    “这么神奇?”

    “不过我还是建议你换一种香水,这种味道太烈了,我在八百米外就能闻到。”

    “有吗?”纲手右手勾着李瞳,抬起左臂袖子嗅了嗅。

    “喂!你能不能别这样抱着我?我们不熟的好嘛!”

    “小鬼!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纲手眉头了扬,又用力勒了一下李瞳的脖子,挑衅道:“你能把我怎么样?”

    “看这里!”李瞳声音极快,同时打了一个响指。

    纲手的注意力在这一刹那被李瞳的响指所吸引,看向李瞳举起的右手,李瞳右手再一翻,手心垂下了一个绿色吊坠,穿着黑色的丝线,丝线缠绕挂在李瞳右手食指上。

    吊坠犹如钟摆一般来回晃动。

    “你累了,你需要休息,闭起眼睛来!舒舒服服的闭着眼睛,保持内心清静,除了我的话以外,什么都别想,你觉得双臂双脚都很重吧,放松,放松全身,你会觉得更加放松,更加舒服,更加舒服……”

    纲手似乎被定格了一般,盯着那晃动的吊坠。

    李瞳的话就像是有魔性一般,引导着她的意识,引导着她的内心。

    身为世界顶尖魔术大师的最强能力——催眠!

    催眠是真实存在的,只是因为成功率太低的关系,极少会有魔术大师会在舞台上表演催眠观众,因为一旦表演失败,将再没有登台的机会,声望名誉都会毁于一旦,而且,这种类型的魔术,很容易被人主观认为,被催眠的观众只是一个配合魔术师表演的“演员”。

    前世的李瞳从未公开表演过催眠。

    他倒不是成功率的问题,他施展催眠成功率非常高,但是,他会非常累,他需要用自己的双眼,时刻注意着被催眠者的眼神变化,他需要控制自己的语速语调,需要靠声音来寻找一种能够催眠的共鸣,通过对方眼神变化来确定是否有共鸣,而因为人与人是不同的,会被催眠的语调,也是不同的。

    每一个音节的错误,都可能导致催眠失败。

    这就导致,这是无规律可循的,催眠只能靠临场发挥,临场调整。

    在前世,私下里李瞳每一次成功施展催眠,都会极为疲惫,需要充足的睡眠才能恢复过来,这是一种极为耗费心神的能力。

    “……你看到了什么?你看到了海,看到了宁静的海,微风徐徐,你享受这种静谧,温暖的阳光将你包裹,睡吧,睡吧……”

    最后一个音节结束,纲手闭上了双眼。

    李瞳动作很小心的挪动肩膀,微微蹲下,绕开了纲手勾着他脖颈的手,一点一点将自己与纲手身体接触的部分,全部挪开。

    纲手像是一个雕塑,双目紧闭,额前的金发还在随风轻轻晃动。

    “白痴女人!”李瞳捏了捏眉心嘀咕道,又看向手里的吊坠。

    这吊坠不是他的,是他决定催眠纲手前,顺手从纲手身上拿到的。

    “是那个会带来厄运的吊坠?”李瞳突然想到,在原著里,这个吊坠本是初代目火影千手柱间的遗物,纲手曾把这个吊坠先后送给自己的弟弟千手绳树以及初恋加藤断,结果这两人全部死于战争中。

    不过,这个吊坠的最后一任持有者却没死,因为那是原著主角漩涡鸣人!一个动不动就开挂的天命之子!

    “唉,希望她别再来烦我!”李瞳一叹,将吊坠挂在路旁的树杈上,随即快步远去。

    半个小时后。

    宇智波美琴带着两名宇智波族上忍沿小路行来,远远的便看到站在那不动保持奇怪姿势的纲手,疑惑眨眼道:“咦?那是纲手大人,她在做什么?”

    “可能是某种独特的修行吧。”

    “纲手大人不愧是火影大人的亲传弟子,还真是刻苦。”

    两名上忍先后猜测道。

    “这样吗?那我们小声些,别打扰到纲手大人。”宇智波美琴压低声音。

    三人全都放轻脚步,绕着从纲手身边走过。

    咔啪!

    宇智波美琴不小心裁断了一根较粗的枯树枝,发出清脆的断裂声,站在路中间一动不动的纲手霎时间睁开了双眼。

    “呀!纲手大人,真的很抱歉打扰您!”宇智波美琴马上鞠躬致歉。

    “我怎么……怎么会……奇怪……这里是……”纲手还在迷糊,双眼有些迷茫,看了看宇智波美琴,又看向周围。

    当她看到挂在树杈上的吊坠时,一些记忆入潮水一般涌入她的意识。

    “死小鬼!该死!对我做了什么?这不可能,我竟然……”纲手瞪大了双眼,一把摘掉了树杈上的吊坠,闪身消失。

    “纲手大人她……”宇智波美琴有些懵,也不知道纲手是怎么了。

    “小姐,还是去找李瞳那个小鬼要紧,纲手大人不会为难我们。”右侧的宇智波上忍道。

    ******

    湖边木屋,浴室。

    李瞳泡在装满温水的浴桶中,很惬意的摇头晃脑,嘴里还哼哼着怪异的曲调,兴致来了,他甚至在浴桶中站了起来,转圈扭啊扭的。

    李瞳刚扭了一圈。

    呼!

    纲手鬼魅一般凭空出现在浴桶前,盯着李瞳冷幽幽的问道:“小鬼,你对我做了什么?”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