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报复纲手

        因为坑挖的很大,所以哪怕是两个人,也不显得拥挤。

    纲手的手力道很重,被她捏着左手的李瞳,扯了扯嘴角,随后抬起右手一晃,手心垂下了一个连着黑色丝线的绿色吊坠!

    又是那个吊坠!

    “嗯?”纲手皱眉,快速在身上一摸。

    不见了!果然是她的。

    “你什么时候拿走的?”

    “刚刚呀,你跳下来的时候。”

    “你骗我!”

    “喂!我哪里又骗你了?你知道我会赌术的,我的手很快的!”

    纲手板着脸,又瞥了一眼那吊坠,随后道:“这件事稍后再说,先说催眠的事,现在你已经不能用查克拉,来!催眠我,如果你做不到,哼!”

    李瞳眼中闪过精光,晃了晃手:“看这里!”

    纲手很配合的看向那摇摆的吊坠。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纲手瞪眼看着,没一点被催眠的样子。

    李瞳则注意着纲手的眼神,突然开口:“喂!你得配合我吧?你不配合我怎么催眠你?就算是写轮眼幻术,也得盯着写轮眼看才能起效吧?你刚刚可不是这种状态。”

    “好啊,你说让我怎么配合你?”纲手撇着嘴角道,“但如果你还是不能把我催眠,你就死定了!”

    她根本就不信李瞳,只是想要戳穿李瞳的谎言。

    “好!听我的,我需要你放轻松,你太警惕了,我上次催眠你,你可不是这样,放松自己的内心,深呼吸,对,就这样,深呼吸,眉心放开,不要皱眉,肩膀放松,对,很好,我在看着你的眼神,不要不耐烦,打起精神放轻松,不要懒散,对,好……看这里!”

    啪!

    李瞳打了一个响指,展开手,吊坠垂下,摇摆!

    “看着吊坠,看着它晃动。”

    李瞳不再说话,因为这次催眠与上次完全不同,难度高了许多,所以他需要更多时间来铺垫准备,纲手还是不够放松。

    纲手双眼看着吊坠,眼珠轻微的跟着吊坠晃动。

    李瞳盯着纲手双眼,观察着纲手的眼神变化。

    纲手确实是在配合李瞳,完全配合,她不相信自己会被催眠,所以没有戒心,她不知道这样配合的后果。

    时间流逝。

    李瞳身体突然缓慢移动,垫脚靠到纲手耳边,发出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

    “现在你就要发现你要放松……你所要做的就是听我说,你就会放松……听我的声音,非常的放松……我的声音将渐渐的使你愈来愈放松并且安详……只要仔细的听我的放松声音……你会感觉到很快乐……愈来愈放松且平静……宁静……风……浪……你正躺在一条小船里,倘佯在湖中……你正躺在柔软的垫子上……天空是蓝色的,时而飘过片片白云……湖边能看见稀稀落落的小树丛……河边偶而激起一些小小涟漪……你感觉到小船随著轻轻的摇摆……你想要睡了……你闭上了眼睛……”

    坑中的环境非常适合催眠,因为坑里很昏暗,大部分阳光都被遮挡,周围都是不会动的泥土,会少许多干扰。

    李瞳右手的中指在微微抖动,这样可以确保吊坠会永远处于摇摆状态。

    李瞳可以控制吊坠的摇摆频率,这也很重要。

    纲手的眼皮已经开始打架。

    “你累了,你需要休息,闭起眼睛来!舒舒服服的闭着眼睛,保持内心清静,除了我的话以外,什么都别想,你觉得双臂双脚都很重,放松吧,放松全身,你会觉得更加放松,更加舒服,更加舒服……”

    摇摆的吊坠渐渐停止,纲手也在同时闭上了眼睛。

    催眠成功!

    她这么配合,李瞳不成功干脆一头撞死好了。

    但这还没完!

    现在任何稍脆的响动都能惊醒纲手,虽然李瞳可以叫醒纲手,他已经完成了证明,但他还没报仇!

    上一次,李瞳只是将纲手催眠进入浅睡眠状态,在浅睡眠状态下,人是很容易被惊醒的,而且会做梦,多数在刚醒来时,都能回忆起梦境,甚至一些人,能在梦中就知道自己在做梦。

    而这次,李瞳打算将纲手催眠入深睡眠,并且是最深层次!以达到类似于喝醉酒失去意识的状态!

    在这种状态下,人会丧失对外界的一切感知,不会做梦,很难被吵醒,甚至身体上轻微的疼痛刺激,都不会使其醒来。

    值得一提是,一些正常人,也是能在自然睡眠中达到这种最深层次的深睡眠的,而其中一些人,都会患上“迷症”,也就是俗称的梦游症!

    很多人都认为,梦游是发生在浅睡眠状态的,其实不然,那是深睡眠,正因为在深睡眠,完全丧失意识,所以才不会记不住在梦游时做过什么。

    而一些治疗梦游的药物,其原理就是通过延长患者的浅睡眠时间,缩减深睡眠时间,已达到治疗效果。

    “呜嗡嗡……呜啦啦嘀……”李瞳在纲手耳边哼唱起了一首只有旋律没有歌词的催眠曲。

    这首曲子是他自己编的。

    其将人从浅睡眠快速引入深睡眠的效果极其biantai,李瞳在前世已经是多次验证过。

    时间飞逝。

    已过去二十分钟。

    纲手这才有进入深睡眠的征兆,若用在其他普通人身上,只需要三分钟,只能说,纲手的潜意识警惕性太强大,忍者都有这种潜意识,若不是被催眠或中了幻术,很少会进入深睡眠,因为只有浅睡眠状态,才能保证在外出任务时听到一些细微响动就能马上醒来。

    终于。

    纲手的身体似乎失去了支撑,一下子软了下去,捏着李瞳手腕的手也无力放开。

    李瞳一把将纲手勾住,转为横抱,这种大幅度的动作,都没使纲手醒来。

    “你大爷的!我让你活埋我,活埋是吧,死女人……”

    李瞳又将纲手放下,手抓住泥土,先抹纲手的脸,又扯开纲手衣服,向里面塞了一把泥巴,再拎开纲手的袖子,向里面塞满,最后干脆向纲手身上扬土,黑褐色的泥土洒满了纲手全身。

    纲手像死了一样,还是没醒来。

    “对对对,头发!金色头发了不起啊?”李瞳又将纲手的头发铺散开,全部抹上泥巴。

    他有洁癖,但为了报复纲手,他已经无所谓了!

    纲手被搞成了一个泥人。

    “哼!”李瞳跳到了土坑边,看着下面的纲手,掐腰冷哼后,却又一叹。

    唉!也只能这样了!

    李瞳不敢真的把纲手怎样,如果他真的伤害了纲手,那就只剩下叛离木叶,然后被木叶暗部满世界追杀这一条路可走。

    “睡死你!”李瞳又恶狠狠的说了一句,扬了扬手转身向浴室走去。

    再一次洗澡!

    李瞳之前储备了大量干净新衣服,倒是不缺衣服换穿。

    半个小时后,李瞳清清爽爽的走出浴室,到了坑边看了一眼,泥人纲手还在睡,呼吸均匀。

    李瞳又踢了一脚土下去,随后快步回到了木屋里,乔装打扮,收拾行囊!

    他要跑路!

    当然不是叛逃,而是去接任务,猿飞日斩已经同意他接任务,只要他接了任务,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离开木叶,先躲着点纲手就是了。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