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完美!

        纲手笑的很嚣张。

    被踹入湖里的李瞳却没站起来,脑袋埋在湖水里,仅背部露在水面上,一副浮尸的样子。

    “诶?”纲手觉得不对劲,眨巴眼睛,“不会直接呛死了吧?”说着她向前一步,就要去捞人,却又马上停下脚步,惊诧的瞪大眼。

    湖里的李瞳身体已经开始融化,迅速化为了水流,与湖水融为一体。

    “水分身!你!什么时候?不可能!”纲手大吃一惊,猛然回身张望四周,以她实力,竟然没发现异常。

    “都跟你说过八百次,你身上的味道,我在八百米外都能闻到。”真正的李瞳从木屋后走出来,一边说一边揉鼻子,“你就不能换一种香水?你这样怎么出去执行任务?潜入人家忍村窃取情报,才到门口就会被发现吧?”

    李瞳纯粹是在吐槽纲手,他对味道敏感,不等于其他人也这样。

    “你的水分身怎么可能那么完美?”纲手问道,有些不服气。

    丢人了!

    本想搞个偷袭耍人,结果一脚踹水分身上,被人耍了。

    “因为我是天才!”李瞳一摊手理所当然的道,这当然是胡扯的,真实情况是,他的忍术是靠吃卡获得的,卡牌赋予他的忍术或许不是最强最精深的,但其基础构成绝对是完美的。

    “小鬼,你很嚣张啊!信不信我揍你!”纲手捏了捏拳头威胁道,两人认识时间并不长,却变得非常熟络。

    “别废话了,我亲爱的纲手大人,还记得昨天的赌约吗?来!教我掌仙术。”李瞳说着走到了纲手身边。

    “你应该先教我催眠吧?快快,教我教我。”

    “为什么是我先教你?”

    “少废话!”纲手一把勾住了李瞳的脖子,威胁道:“你不先教我,我就熏死你!”说着,她又用力一勒,迫使李瞳的脑袋都埋在了她怀里。

    或许是因为李瞳年纪的关系,纲手并不觉得这样的举动有什么不对。

    “呜……我……我教……放开……”李瞳挣扎着发出沉闷的声音。

    “哼!”纲手冷哼着露出了胜利的笑容,放开了李瞳。

    “唉!”李瞳叹了口气,一摆手,“跟我来。”

    带着纲手进屋,不大的厅堂,李瞳先将窗帘拉上,又将桌椅挪到了角落里,拉上窗帘的房间本就昏暗,角落里更暗。

    两人相对而坐,李瞳一抬手,绿色的吊坠便从他手心垂了下来。

    又是那个吊坠!

    纲手下意识再自己身上摸了摸,真的又被拿走了,不过这次她没问李瞳是什么时候拿走的,只是嘀咕了一句:“小偷!”

    “看这里!”李瞳拿出了一副老师的做派,很是认真,“之前我跟你说过,催眠术,其实是一种精神引导术,详细来说,人的精神,是很容易被引导的,比如,人在听歌曲时,如果歌曲是哀伤的,那么人就会感觉哀伤,如果歌曲是恢弘大气的,人会感觉心潮澎湃。”

    “只要将这种引导运用到极致,那么使人昏睡,甚至使人问什么就回答什么,也是可行的……”

    “说起来简单,实际上,想要练成这种催眠术,非常困难,这种催眠术的初级阶段,对于所处空间、光线、温度、气味、被催眠的目标,都有苛刻的限制……”

    这一天,李瞳其他什么都没做,一直在教导纲手催眠术入门。

    他是真的在教,很无所谓,催眠术的施展,限制太多,就算是现在的李瞳已经掌握最高级,也是无法确保百分百成功,对环境与目标都有要求,比起这个,宇智波族的写轮眼才是真的强大,还有一些催眠幻术,都要比李瞳所掌握的催眠术更容易施展成功。

    甚至,就连掌仙术都有致使人昏睡的效果,要比催眠术来的更直接!

    当然,催眠术也有不可替代的优势,那就是任何人都能学,任何人只要学会了就都能用,不需要查克拉!

    可这个优势,多数时候,也是没卵用。

    整整一天,李瞳都在向纲手讲理论,纲手是兴趣十足,也不觉得烦,也没要求马上实践。

    日落西山。

    黄昏,天边晚霞如血。

    嘭嘭嘭!

    “喂!”李瞳用手敲桌子,大声抗议,“一天了,整整一天了?我要吃饭!都快饿死了!”这已经是李瞳今天第五次抗议。

    是的,他一天都没吃饭。

    不仅如此,他昨天也没吃。

    以他这来自雨忍村经过残酷磨练的身体,一天不吃饭不是大问题,可这已经两天了。

    “好啦好啦,吃饭去,我请你!”纲手笑着安抚道,起身伸了一个懒腰,“波涛汹涌”的曲线让李瞳的目光定格了一刹那。

    不多时后。

    树林中,李瞳与纲手并肩而行。

    “你似乎很闲,没事做吗?”李瞳问道。

    “上一个任务才结束没多久,估计下一次任务,至少也要在十天后吧。”纲手回道。

    闹市街区。

    黄昏时分正是木叶村最热闹的时候,到处都是人,纲手带着李瞳走向她常去的餐馆。

    “纲手大人!”

    “纲手大人!”

    “纲手大人!”

    一路走来,时常有人与纲手打招呼,至少也是上忍,那些中忍下忍虽然都认识纲手,但根本不敢与纲手说话,甚至得绕着走。

    频频有目光落在李瞳身上。

    他们都很好奇,这小鬼是谁?也不是纲手的弟弟千手绳树,更不是那个与纲手很亲的漩涡玖辛奈,这种年纪的小鬼,还有谁与纲手私交好?竟然一边走一边还会小声交谈。

    没人认出李瞳。

    因为李瞳戴了墨镜,而且一直没遇到“熟人”。

    “为什么要带着镜子?很有趣吗?”纲手突然探手摘掉了李瞳的墨镜,带在自己的眼睛上试了试。

    “喂!”李瞳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

    “双色瞳!”

    “是那个李瞳!”

    几名正对李瞳身份好奇的忍者发出了惊呼,随即街头便更加喧嚣。

    “李瞳?是他?你确定?”

    “他不是被纲手大人活埋了吗?怎么会与纲手大人走在一起。”

    “天啊,纲手大人对他做了什么?”

    “嘘!小声些,不要命了?”

    嗡嗡嗡,好像几千只苍蝇在飞。

    李瞳瞥了纲手一眼,很是不满的眼神。

    纲手眼中闪过了然之色,她终于懂李瞳为什么要戴墨镜了,她将墨镜摘下,又卡在了自己头顶……没有还给李瞳的意思。

    “死女人!”李瞳心里默默骂了一句。

    乐威拉面,一家门面不大环境一般的小餐馆,在被纲手带着走入这家拉面馆时,李瞳的内心其实是拒绝的,因为他觉得这里很脏,但他忍住了,什么都没说,便硬着头皮跟纲手走了进去。

    他不想在大街上与纲手产生什么分歧,那样会更引人注意。

    进入面馆后,李瞳眼神变得惊奇,目光来回扫了扫在这里就餐的食客。

    他有些吃惊!

    在这里吃饭的食客,绝大部分竟然都是高级忍者!精英上忍便看到了不下六个,还有两个声望达到巅峰上忍的存在。

    “纲手大人!”

    “纲手!”

    “来这边,要一起吗?”

    又是一大群忍者与纲手打招呼,其中有的更是直呼纲手的名字,显得很熟悉。

    “你们吃,我们谈点事。”纲手笑着与几个相熟的忍者打招呼,指了指李瞳,便带着李瞳向里面的位置走去。

    两人在窗边落座,点了两碗拉面几碟小菜。

    餐馆内响起了嗡嗡的议论声,很多人都向李瞳投去诧异的目光,他们当然知道这个双色瞳小忍者是谁,也听说了纲手将其活埋的事,虽然熟悉纲手的忍者都不相信,纲手会干出这样惨绝人寰的事,但两人竟然会一起来吃面,是他们不能理解的。

    “吃完饭回去,你该教我掌仙术了吧?”李瞳低声道。

    “嗯!”纲手点了点头,笑的古怪,“一天哦,别忘了我们的赌约。”

    “我当然不会忘。”李瞳说着心头一动,又道:“就怕你反悔。”

    “我?”纲手指着自己鼻子,“我想是这种人吗?”

    “像!”李瞳很认真的点头。

    纲手撇嘴笑了,手指敲了敲桌面,猛的站了起来,高声道:“我宣布一件事!”

    齐刷刷的,餐馆里所有人都看向了纲手,一些高级忍者更是放下筷子,一副要认真聆听的样子。

    “这个名叫李瞳的小鬼!”纲手指着李瞳,“就是他,他与我与打赌,说一天之内就能学会a级医疗忍术掌仙术,如果他做到了,我可以答应他任何事,就这样!”

    齐刷刷的,所有目光又都投向李瞳,全都是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

    “这小鬼疯了?”

    “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说完纲手就坐下了,对李瞳一摊手,一副“满意了吧”的模样。

    李瞳也对纲手一摊手,挑着眉角道:“完美!”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