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纲手!别跑!

        越来越多人赶到现场,警务部队到了几个小队,已经将街道两段封锁,木叶守备军团也赶来了一些人,来维持秩序。

    倒塌的几栋商铺都被扒开了,从里面抬出了不少人,有骨折的,断手断脚,有被打破头划破手的,但真正重伤垂死的,只有长崎一郎一人。

    附近还有一栋旅店,五楼外墙曾遭受攻击,一侧外墙破了一个很大的洞,里面一片狼藉。

    已经有不少忍者跑上去,查看里面的伤亡情况。

    纲手三人快速跑过街道,来到了废墟前。

    长崎一郎周围,聚集了十多名忍者,松松散散围成了一个圈,他们非常安静,一动不动的看着。

    嗡——

    纲手听到了熟悉的声音,这是掌仙术施展时产生的查克拉震动声,纲手松了口气,看来已经有能够使用掌仙术的医疗部精英忍者先到了。

    “掌仙术的气息。”纲手右侧,脸色苍白神情冰冷的年轻人淡漠道。

    “没事了。”纲手右侧,身材高大的白发年轻人笑道,一脸轻松的抬起手抱在后脑,又向周围张望了一下,街道破坏还不算太严重,救援人手也充足,似乎已经用不上他们了。

    “还好,没出现大的伤亡。”纲手也是松了口气,从街道的破坏情况来看,只要有会掌仙术的忍者到达现场,任何伤患都能治愈,当然不包括直接死了的。

    而且,现场已经到达了十多名医疗忍者,看起来是忙得过来的。

    “要天黑了。”白发年轻人看了一眼夕阳,又笑着看向纲手,“一起修炼吗?”

    “不了!”纲手掐着腰,露出了很玩味的微笑,“我得去找那个死小鬼,检查他有没有学会掌仙术。”

    “不可能啦,你那不是耍他吗?”

    “当然知道不可能,可这是他自己说的,我又没强迫他!跟我吹牛,哼!”

    “你好无聊,一个小鬼,有什么好跟他纠缠的,好蠢啊。”

    啪!

    纲手跳起来一巴掌敲在白发年轻人后脑上,白发年轻人被打了个踉跄,随即抱着头蹲下。

    一言不合就动手!

    “自来也,你说谁无聊?骂谁蠢?”纲手又踢了白发年轻人一脚,气哼哼的道,她是没对其他说过关于催眠术以及赌术的事,前者是她是想先学会,后者则是根本就不能说,不然就没人跟她赌钱了。

    “我错错,错了!”自来也一副受气包的样子,抱着头不敢站起来。

    “没事我先回去了,修炼!”冰冷年轻人道。

    “好啊,大蛇丸,我们一起!”自来也一下子跳了起来,很热情的勾住了冰冷年轻人的脖子,又很小心翼翼的瞥了纲手一眼。

    “走吧,我也要去找那个死小鬼了。”纲手扬了扬手。

    “明天下午见。”

    “好!”

    三人同时转身,纲手先西走,自来也与大蛇丸向东走。

    “我们先去喝酒吧,我知道一个好地方,嘿嘿……”自来也勾着大蛇丸脖子,声音很低的说道,笑的古怪。

    “不去。”大蛇丸冷冷的回了一句,又瞥了一眼自来也,“你也要节制。”

    自来也会去喝花酒的事情,在木叶可是出了名的。

    “诶?诶诶?”两人后面突然响起了纲手接连的惊疑声,纲手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两人同时回头,见纲手站在那边,看着废墟前聚集的人群。

    呼!呼!

    两人同时突进,化为掠影,刹那之后,便到了纲手左右,他们顺着纲手的视线看过去。

    聚集的人群,多是忍者,有暗部的,有警务部的,他们松散围聚,透过人与人只见的空荡,能够看到人群中有满身是血的伤者躺在地上,而在那个伤者身旁,还蹲着一个年约十一二岁的小忍者。

    这小忍者手上亮着幽蓝的光,按压在伤者的伤口上。

    掌仙术!

    就是这个小忍者用的!

    “不,不可能,这不可能!”纲手喃喃自语,猛的冲了出去,自来也与大蛇丸也马上跟上了她。

    三人来到人群外围,挤了进去,被挤开的人都是被不可抗拒的力量推开,但他们都没看是谁在挤自己,视线始终看着都没离开那个正在给伤者治疗的小忍者。

    都惊呆了!

    沉河的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彩,这件事情必须得向暗部队长白牙,不,应该直接向火影大人汇报,一天学会掌仙术……他要看完,看完整个救治过程,才好做出准确的汇报。

    宇智波美琴一脸呆滞,她感觉整个世界都疯了,不然不该发生这样的事。

    那个李瞳要一天学会掌仙术的传闻,她自然听说了。

    “我要回去向父亲汇报,你留在这里。”宇智波富岳回过神来,声音极低快速吩咐,“李瞳可能会成为我们极力争取的目标,你态度好点。”

    宇智波美琴愣了愣,回头看向宇智波富岳,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宇智波富岳便结印消失在了原地。

    人群另一侧,纲手自来也大蛇丸三人,一个脸色木然,一个脸色古怪,一个依旧冰冷。

    “这么小年纪就学会掌仙术,真是个天才,医疗天赋恐怕不比你差多少呢。”自来也低声笑言,瞄了一眼纲手,注意到纲手的状态很不对劲,皱了皱眉,想了想,猛的瞪大了眼睛。

    他想到了!

    纲手情绪极度失常,肯定跟这个小鬼医疗忍者有关系,但十一二岁掌握掌仙术,纲手可以惊叹,也不该是这副样子,毕竟,十一二岁的医疗忍者至少也该有修行六七年了,只要天赋高,一切皆有可能。

    可看起来,纲手显然不认可这种可能。

    所以……

    是那个来自雨之国投靠木叶的双色瞳小鬼!

    自来也没见过李瞳,而李瞳此时带着墨镜,他也看不到李瞳的双眼颜色,但他能猜到!

    一天学会掌仙术?

    “不,不会是那个……”自来也用非常不确定的口气问。

    纲手没回答,暗自捏紧了拳头。

    她已经在考虑要不要一拳将李瞳打死,这样就不用履行赌约了,这个赌注太大!

    李瞳能让她做任何事情,她必须答应!

    这件事可是已经在木叶村里传开了,谁都知道。

    “咳!咳咳咳!”长崎一郎突然剧烈咳嗽,他要醒了,腹部的伤口已经基本愈合,这虽然是贯穿伤,但并未伤及骨骼,没有元素、毒素等伤害,只是血肉伤,掌仙术完全可以治愈。

    “呼……”李瞳长出了一口气,手上了光亮隐去,他满头汗水的站了起来,拿出手帕擦了擦鬓角的汗水,“可以了!”

    虽然只是基础运用了掌仙术几分钟,但李瞳还是消耗了自己将近80%的查克拉,有些疲惫。

    周围的气氛非常诡异。

    纲手就站在李瞳身后不远处,目光一闪,她开始向后退,小心翼翼的样子,她很担心李瞳看到她后,会当众提出非常无理的要求。

    一些注意到纲手就在现场的人,都用诡异的眼神看纲手。

    “纲手,你去哪里?”自来也问了一句。

    纲手真想一巴掌拍死他!

    李瞳听到了,猛然回身看去。

    纲手转身撒腿就跑!

    “纲手!别跑!纲手你给我站住!死女人!你别跑!”李瞳马上便反应了过来,“混蛋,你是不是想要赖账?给我站住!臭不要脸!”

    “帮我拦住他!”纲手的声音瞬息拉远,仅留下了几个残影,便消失在了街头。

    李瞳刚刚从人群里冲出来,便有人猛的拉住了他,手臂勾住了他的脖子,很是自来熟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压低声音笑道:“小鬼!你赢了,那赢来的赌注转让给我怎么样?我给你十万两!”

    李瞳眼神一瞥,是一个身材强壮满头白发眼睛下方有红痕的男人。

    自来也!

    “十万两都不够?”自来也见李瞳不回应,马上又热切笑道:“那就二十万两!一口价,二十万两怎么样?”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