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对啊,我就是耍你!

        “喂!我们认识吗?”李瞳斜眼瞥着自来也道,“麻烦你放开我,我们不熟。”

    “我叫自来也,你应该听说过!”自来也勾着李瞳脖子向前走,一副多年老朋友的样子,“走走走,我们去那边酒馆坐坐,慢慢谈,小鬼,哦不……李瞳是吧?哈哈哈哈,李瞳桑,我觉得我们很有缘啊,哈哈哈哈……”

    又一个臭不要脸!

    纲手已经跑的没了踪影,自来也又死拽着李瞳装自来熟。

    “警务部!警务部!这里有个人死了!”二十多米外那栋旅馆五楼出,有忍者从五楼墙上的破洞探出头来,大声呼喊。

    这街道上已经来了几十名宇智波族忍者,听到动静,离得近的全都直接窜了上去。

    宇智波美琴也反应过来,飞奔了过去。

    她虽然在警务部的职务不高,但在宇智波族内的身份极高,而警务部是由宇智波族组建的,因此,她可以无视职务的影响,来对现场的宇智波族忍者进行指挥。

    李瞳不由朝着旅馆的方向看了一眼。

    自来也马上将他的头扭了回来,又拍了拍他的肩膀,大笑着道:“哈哈哈哈,怎么样?李瞳桑,二十万两,你将迎来的赌注转让给我,相信我,你绝对不会吃亏的,纲手那家伙,赖账是出了名的,她会一直躲着你,所以,还不如,嘿嘿……”

    李瞳完全是被自来也搂着向前走,被迫的。

    他想要反抗,但并没有什么卵用,自来也的实力绝不比纲手弱,甚至综合战斗力要高于纲手。

    不过,他的声望并不比纲手高,低那么一点点,主要是因为,纲手的实力声望,包含了医疗忍者能力。

    “我们不熟!”李瞳是拒绝的。

    好色仙人之名,李瞳可是如雷贯耳,虽然现在自来也才二十二岁,比原著里那个好色仙人年轻几十岁,但其对纲手存在非分之想之事,李瞳是知道的。

    如果李瞳真的将迎来的赌注转让给自来也,自来也说不定会干出什么。

    “我知道我们还不熟,但可以熟的嘛。”自来也拐带着李瞳向西走,笑的脸泛红光,“找个酒馆,我们聊聊,哈哈,一定要好好聊聊!”

    脸色苍白黑发如墨气息冰冷的大蛇丸抱着肩膀跟在两人身后,这里本来没他什么事,但他似乎也来的兴趣,目光始终都在李瞳的后背上。

    李瞳如芒刺在背。

    被大蛇丸盯着的感觉,很不舒服。

    “站住!”前方,英姿飒爽的身影从高出翻身跃下,瞪眼看着李瞳,“小鬼,你不能走!跟我回警务部!”

    是宇智波美琴!

    在宇智波美琴之后,又有六七名宇智波族忍者从高处跃下,其中两个还抬着一个血肉模糊的尸体,他们是从旅馆五楼刚下来。

    “好啊,赶紧逮捕我,快!”李瞳马上伸出手,比起被自来也纠缠,他更喜欢去警务部观光一下。

    自来也猛的拉了李瞳一把,制止了他上前的举动,甩了下头发抬头看向宇智波美琴,咧嘴笑道:“小丫头,今天有多少损失,由我来承担好了。”

    “自来也大人。”宇智波美琴马上恭敬垂头,快速道:“恐怕已经不是赔偿损失的问题,我们发现了一名死者,所以必须带他回去。”

    “死个人而已,值得大惊小怪吗?”冰冷的声音响起,一道身影闪烁出现在自来也与李瞳身前。

    竟然如此漠视生命。

    “你——”宇智波美琴猛的抬头,刚要反驳,却脸色大变,吓的后退了一步。

    “大,大蛇丸大人!”宇智波美琴恭敬招呼了一句,又垂头。

    周围的气氛顿时一冷。

    三代目火影猿飞日斩三位亲传弟子,纲手是外冷内热,只要不冒犯她,她还是很讲道理的,而自来也是出了名的好说话,跟谁都嘻嘻哈哈,大蛇丸则是……很冷!非常冷!手段狠辣,冷酷无情,让人畏惧!

    呼!

    附近一名宇智波族精英上忍见情况不对,闪烁挡在了宇智波美琴身前,他知道宇智波美琴年轻经验少,不足以处理这种问题。

    “大蛇丸大人!”这精英上忍快速道,“李瞳在阻拦逃犯的过程中,当街释放大范围攻击忍术,不仅给村里造成大量财产损失,还致使数十人受伤,其中一人当场死亡,我们需要带他回去协助调查,此事我们会呈报给火影大人,请大蛇丸大人,不要干预。”

    “对对,不要干预,放开我!”李瞳马上接话,跟着肩膀一抖,挣脱了自来也的手臂,一闪一跳,便到了宇智波美琴身旁,伸出双手道:“逮捕我,快!”

    周围宇智波族忍者都像用看精神病的眼神,看李瞳。

    就没见过杀了人主动要求被逮捕的!

    大蛇丸瞥了李瞳一眼,什么都没说,转身便走。

    “纲手说的真没错,这小子果然脑子有病!”自来也嘀咕了一句,也跟着大蛇丸走了,才走几步,他有回头对李瞳摆了摆手道,“李瞳桑,我还会找你的!”

    事已至此,不走也做不了什么,毕竟是李瞳主动要求被逮捕的。

    直到自来也与大蛇丸消失在街头,那宇智波族精英上忍才松了口气。

    “哼!小鬼,认罪态度不错,不过你还是死定了!杀人偿命!”宇智波美琴凶巴巴的道,拿出了铐链,就要将李瞳锁上。

    “眼瞎的死丫头!”李瞳很作死的骂了一句。

    “你!你骂谁眼瞎?”宇智波美琴直接炸毛了,头发都飘了起来。

    “当然是你喽?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杀人了?”李瞳理直气壮的。

    宇智波美琴快要被气疯了,如此厚颜无耻的人真是太少见,她手都有些发抖,指着那刚刚抬下来的尸体,怒叱道:“尸体就在你眼前,你还敢不承认?我告诉你,你杀了人,无论你有什么理由,你都完了!”

    “哦?你说那个呀。”李瞳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瞥了一眼那血肉模糊的尸体,又很惊奇的道:“欸?那不是那个逃犯吗?我阻拦击杀逃犯,还有罪?”

    “啊?”宇智波美琴一下子懵了。

    逃犯?

    这尸体就是那个逃犯?

    宇智波美琴不知道,周围其他宇智波族忍者也不知道,因为当时追击这个逃犯的宇智波族忍者,就几个人,宇智波美琴他们都是后赶来了,自然不知道逃犯是什么样子,何况人都被螺旋丸打的血肉模糊了。

    一旁宇智波族精英上忍皱了皱眉,抬头呼喝道:“谁当时在现场,过来!”

    在远处帮助维持秩序的宇智波利听到身影,火速跑了过来。

    “这是那个逃犯?”宇智波美琴指着尸体快速问。

    宇智波利蹲下身看了看,虽然尸体被打的血肉模糊,但服装鞋子装备都没变,正是那个黑丸,宇智波利上下扫了几眼,便起身道:“对,是他!我还以为他跑掉了呢,没想到已经被击杀了。”

    当时浓雾笼罩,李瞳将黑丸打飞,可是没人看到。

    宇智波美琴出离愤怒,瞪眼看向李瞳。

    “没错吧?”李瞳摊了下手。

    “你耍我!!”宇智波美琴尖叫了出来,她一个远近闻名的淑女,已经快被李瞳气疯了。

    “对啊,我就是耍你!”李瞳撇嘴耸肩,其实他只是想要摆脱自来也的纠缠。

    宇智波美琴气的快要咬碎了一口银牙,没有无辜者死亡就真没多大事,最多也就是赔一些钱。

    “这些钱给你,应该够赔偿了。”李瞳又从怀里掏出了一叠钱票,差不多两万两,都塞给宇智波美琴,“没事我走了!”

    言罢,李瞳便脚下一震窜跳而起。

    一跃到二层楼的高度,李瞳脚蹬着旅馆外壁,连续两次借力,窜到五楼从那个破洞钻了进去。

    旅馆五楼,一片狼藉。

    那黑丸被打进来时,撞翻了诸多摆设,又撞穿了客房的墙壁,滚到外面走廊里才死的。

    李瞳跑到走廊里,在黑丸的最终死亡之处,收起了五张卡牌,又转身向外跑。

    这五张卡牌自然是黑丸死后掉落的,正常来说,卡牌是应该悬浮在尸体上方的,但如果尸体被挪走,卡牌并不会动。

    第一次从武士身上获得获得开牌,而且还是实力堪比中忍的武士,也不知道具体会获得什么。

    回去看。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